• 第53章拳皇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6本章字数:4311字

    第五十一章 拳皇

    “什么?”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所见,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一个人,灭掉了一个世界,而且看那牌匾上明明写着:神界。这还是人吗?就算是幻境,那也太匪夷所思了。

    八角楼上,一个个人目瞪口呆,不敢也不愿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幻境之中,七彩光球当头砸下,将整个展现出来的世界击碎,一片片落下。而那个幻境之中的罗翔宇随着七彩光球的幻灭,他也显出身来,临空而立。这时候,拳皇才再次止住身形。幻境之中,展现出来的世界在片刻间消失于无。呈现在众人面前的,只有那个幻境,以及幻境里,那个依旧寂寂而立的青年,或者更应该说是一个男子。罗翔宇的脸上,豆大的汗滚滚往下落。看着衣衫,也尽都湿透了。一时气喘如牛。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两股战战,就要行动。就连拳皇也似有张弛,一双手攥着拳头,随时都要闯进幻境之中,救出罗翔宇来。只是,此时已经风定天清了,幻境之中的罗翔宇除了外表看着十分疲累外,似乎并没有受到了什么伤害。可是,拳皇知道,或许这时候,罗翔宇已然命悬一线了。他赶紧召集众人,吩咐一声。然后,他如一阵风一样,消失不见,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站在幻境之中,罗翔宇身旁了。

    八角楼上,所有人看着拳皇进入幻境,想是要将罗翔宇给从幻境里救将出来。便在拳皇出现在罗翔宇身旁的时候,幻境之中,画面再变,几令拳皇措手不及。拳皇一捞手,要将罗翔宇拎在手里,准备离开幻境。或许,在所有人的眼里看来,就是拳皇自己也觉得,此时的幻境里十二分危险,一不小心,可能性命堪忧了。

    然而,正当人们以为,拳皇出手,志在必得,完全可以将罗翔宇救将出来的时候。画面逆转,却是再次现出沧海来。一时又有万丈波涛,接天连地而来,波浪滔天,几个翻滚之间,已经将罗翔宇卷入浪潮,拳皇只摸着他一角衣衫。拳皇见着罗翔宇在千层浪潮之间翻滚,也不顾及自己身处幻境,凶险难当,他竟是飞身而去,要强行将罗翔宇带走。然而,在这幻境之中,拳皇的飞行速度似乎根本就没有波涛来的凶猛,或者说,这里的时空已然换位。因为,就在这时候,沧海之上,波浪滔天之间,也不知道出海几千亿里,但见一个天坑横空出现,一时又有九天玄气激射而出,席卷天地。

    此时,拳皇竟是不能动了。他定定的看着那个天坑,看着罗翔宇缓缓从浪潮之中站起身来,望着那个天坑,脸上沧桑无尽。接着“卍”字当头,又有阴阳八卦从天坑里慢慢升起来。这一切,早已经注定,不是拳皇所能挽救得了的了。

    拳皇死死的盯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听着那些深奥枯涩的语言,已然如在幻境之外一般,不知所云。只是,他眼看着罗翔宇被那一群人带走,与八卦边缘出现的锁在牢笼里的女子分别。久久,这一切才在那电闪雷鸣之中平静下来。拳皇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抬起头来,望着沧海,那里,一个天坑依然还在。只是,在片刻间,又消失了。而当此风平浪静之时,沧海之上并没有罗翔宇的半点身影。

    拳皇打量着四周,苍茫的大海之上,除了有几座小岛分别错落四方,再没有什么。而九天之上,似乎还有毫光。他当即飞身往上,要追寻毫光而去。

    幻境之外,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再不能闭上,生怕这一闭,又将拳皇也给跟丢了。他们随着拳皇的行进路线,直上九天。九天之上,拳皇但见那道毫光转眼即逝,他连忙加快速度,跟了上去。可是,随即,等待他的却是一张天网,天网恢恢,当头打下,让他进不得半步。拳皇几番努力,终究破不开天网,可是他始终不甘,便在他再次运转玄功,轰砸天网的时候,就在他的面前,一个巨大的光球从天网之中挤了出来。

    这个光球越往下降,越现真容,越是巨大,几乎又是一个世界。按照拳皇的估计,只怕这光球比那幻境还大。当然了,幻境是可以随时将空间拓展开的,却不知这光球又当如何。

    拳皇望着光球里面,成千上万的人围着一个人,那个人披头散发,衣衫褴褛,还有滴滴血迹,触目惊心。一时又见那个人抬起头来,看清真容,却不是那罗翔宇又是谁?拳皇大惊,怎么回事儿,只这么片刻功夫,罗翔宇竟然束手就擒了。看那气势,怕不是那些人在审判他呢。

    拳皇知道,若是此时不救,罗翔宇铁定死无葬身之地了。他运转玄功,抬手就攻击光球,一拳打下,那光球竟是纹丝不动,或者就像是打在空气中一般,没有感觉。当然了,他打出去的力道却又像是被什么牵引一般,很快消失于无了。他一时竟是前进不得,救援不得。

    正当他万分着急的时候,身后几道身影飞来,拳皇反身一看,却是海霞鲁民等人也进了幻境。拳皇见他们赶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光球,陡感力不从心。

    海霞鲁民等人赶来以后,看着光球,看着拳皇的表情,知道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将是白费力气。这时候,身后再来一人,却是海棠。海棠来了以后,也如其他人一般盯着光球里面的审判,一时眉头皱了起来。然后,她仿佛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对其他人说道:“怎么会这样,这还是原来的二重天吗?”

    ※※※※

    光球之内,罗翔宇,或者更应该说是风宇,被人审判着。此时的他早已经没有了力气,唯一支撑着他的就是他那不屈的意志,以及那一个或许还有希望相见的人。他知道,这些人断然不会放过他的,他也没有要别人可怜他的意思。他早在杀向神界的时候,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然而,他可不能就此甘心这样被人给杀了,他还要抗争。他抬起头来,吼着沙哑的声音,一声长啸。整个光球都在动荡。

    看到风宇都死到临头了,他可还这么嚣张,那些审判他的人哪里还有一丝同情。一时所有人祭起各自的法宝飞剑都投向风宇,朵朵血花绽放。

    死了,所有人都放下心来,一个恐怖分子总算是给了结了。或许,这世间会就此平静下来吧。那一刻,时光静止,万籁俱静。久久,人们长吸了一口气,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如蒙大赦。

    而光球之外,拳皇等人看见,一颗心却都沉到心底了。

    可是,光球里面,随着那些法宝飞剑光辉慢慢散去,呈现在眼前的,却是一个孤高耸立的身影。那身影在一瞬间变得高伟了,坚毅了,永立而不倒。

    久久,那道身影之前不知怎么竟是凭空出现一道亮丽的身影,一个悲伤难抑的女子来到他的面前,泪如泉涌。

    这突然出现的人几乎没有将围在四周的人吓个半死。等他们看清来人,便要做出反应的时候,只见那个女子手握一把短剑,抬起手来,往她自己的脖子上一抹,一时又是血花四溅。随后,女子借着最后一丝力气,向男子拥了过去。在这最后,身死道消之前,姚叶逃了出来,拥抱着风宇,自刎而逝。

    仿佛九天之上,道音连连,禅唱不绝,都在为这两个人的死去哀婉叹息。一时又有七彩流光铺满天际,整个光球里面,都是七色彩霞。若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有两道混合在七色彩霞里的无色气流,在七色彩霞的包裹之下,一闪而过,消失在世人面前。

    随着七色彩霞将整个光球填充,慢慢又向着风宇与姚叶的尸体包裹而去。然后,慢慢的,慢慢的,七彩流光开始变淡变薄,消失无踪。跟着七彩流光消失的,还有那成千上万的人,以及那个自刎于风宇怀抱的女子姚叶。独留那道孤寂悲愤的身影屹立在那儿,仿似永远也不倒下。

    光球不见了,幻境也不见了,什么都不见了。那道身影也开始由最初的屹立不倒到慢慢倾斜,缓缓向后倒去。

    砰的一声,那道身影终于倒在地上,八角楼前,芳草萋萋,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是,那些站在八角楼上的人却个个呆若木鸡,眼睛睁得大大的,以为这一切不过就是一场惊人的梦幻。

    而八角楼前,拳皇首先反应过来,他打量一下四周,知道幻境已然解除了,或许就此再没有二重天了也说不定。他连忙抢上前去,将罗翔宇抱在怀里。在他心沉如水的时候,他一时竟是一惊,脚步也慢慢停了下来。怀里,怀里的罗翔宇分明还有呼吸。

    拳皇停下脚步,他已经对自己的道行有了怀疑。他紧张的伸出右手,缓缓伸到罗翔宇的鼻前,呼呼,呼呼,罗翔宇的呼吸是那样均匀。拳皇更觉不可思议,难道说在这幻境里面受伤了,只是假伤?可是之前的闯关之中,多少人伤在里面,几乎缺胳膊少腿了,可没有假。如今这罗翔宇明明被人给杀了,怎么还有呼吸呢。他一时又将手伸到罗翔宇的脖颈上,要探他的脉搏。正当他要那样做的时候,他才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连忙又运转玄功,右手拿着罗翔宇的一只手,一股真气度入罗翔宇的体内。

    旁边,海霞与鲁民等人忙赶了过来。他们看着拳皇怀里的罗翔宇,都以为罗翔宇就此死了。可是,当他们看到拳皇的古怪表情后,一时竟是不知所措。

    拳皇将罗翔宇的手慢慢放下,脸上由神情古怪慢慢转变的微微笑起来,看着像是松了好大一口气。又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竟是在今天,在他的面前发生了。

    海霞与鲁民张大了嘴巴,带着万分怀疑道:“万爷爷,难道他还活着?”

    拳皇看了看他们,点了点头。

    ※※※※

    噩梦连连,又像是自己亲身经历。从人间打入神界,又从神界打进归墟。经历生离与死别,然后,两个人都死了。自己死的时候,明明感觉到她也跟着自己,死了。那一刻,他好伤心好伤心,心里就像是有成千上万只毒虫在撕咬,钻心的痛。然后,那痛迫使自己活下来,三生七世,只为替你报仇。把最后一丝戾气也收集幻化,构成思念。

    思念,天空划过一道长长的思念。那思念是七彩颜色的,将那个倚在自己怀里的女子,那个自己深爱着的人层层包裹、封存,等待着自己去将她复活。对,无论付出怎样大的代价,也要将她,那个深深镂刻在自己灵魂里的人儿复活,共度嘉华。他努力睁开眼睛,要寻找那道思念的影子,却哪里还有半点踪迹。可不可以再次睡去以后,找到思念的影子呢!闭上眼睛,眼里的世界是那么的昏暗,什么也没有。那本来就是一个梦吗?可是,全身上下又是那么疲累。

    当罗翔宇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半个月以后了。他打量着自己身处的环境,十分陌生,而那个自己嘴里叫喊着的人也不在。他回想着梦里的一切,回想着之前,奔走于神界归墟,一时脑袋嗡嗡作响,疼痛难耐。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老人走了进来。老人但见罗翔宇大睁着眼睛坐在床上,不禁一怔,竟是笑了起来。他一边走近前来,一边对着罗翔宇说道:“小家伙,醒了?还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了?”

    罗翔宇但听见声响,就强自镇定下心来,看见老人走进来,他打量着老人,也不回答他的话,只是问道:“这是哪儿?”

    老人笑呵呵的说道:“小家伙,这么快就忘了,这里就是雷宇阁。”老人一边说着,一边也打量着罗翔宇,微微笑道:“看你那样子,刚才痛哭过,是哪儿不舒服吗?让我看看。”他一边又伸出手去,要拿罗翔宇的手,诊诊脉搏。

    只是,罗翔宇还不等老人将手伸到近前,他已经将玄功运转,一时一转再转,玄功九转,单手直朝老人面门拍去。老人不妨这小子还有这一手,连忙半收回手,又借势抢上,将罗翔宇的一只手抓在手里,嘴里还说道:“老实点,这里可是雷宇阁,不是三十三天。”

    罗翔宇但见佯攻得手,另一只手又要抢上,只是,还不等他动弹,他只感觉身上一麻,一股温和的气流由他的一只手传入体内,他一时安静了下来。他抬起头来,望着老人,缓缓说道:“你是拳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