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幻魔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7本章字数:3873字

    许巍连续施展幻术,早在收集极光的时候他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经此一番折腾,许巍伤势越加严重,压抑不住,喉咙一甜,就此一口血喷了出来。许巍是这趟收集极光的冰宫门人的领头,他先前勉力支撑,时时警惕着风宇,是希望给其他护法长老与门下弟子等人喘息的机会。

    如今,他为了将风宇再次逼入幻境,妄图用幻术将风宇囚困,让其在幻术的侵蚀下丧命。虽说成功了,自己也再把持不住,受不了那反噬之力的攻击,还来不及调理就晕了过去。

    冰宫这边才见许巍晃荡一下就倒下了,还以为他出了意外。几个恢复一点元气的人连忙跑过来,查看许巍的状况。一时又有几人睁开眼睛,要询问许巍情况,脸现急切。

    而许氏兄妹更是惊呼:“大哥!”

    等那最先冲到许巍身旁查看伤势的许磊皱眉抬起头来,见他一股脑儿将怀里丹药往许巍嘴里灌。一些人忙问道:“怎么样,许长老没事儿吧?”

    许磊摇了摇头,叹道:“我大哥刚才勉强施展千幻无情术,虽说将此子困住。但他之前又受了重伤,加之幻术反噬,只怕他一时半会醒不过来了。”许磊看了看众人,又说道:“现在再无人,大家赶紧调理,等所有人可以动身了,我们便先回冰宫再说。”

    许磊话还没有说完,眼睛却已经盯着风宇那痴呆的身影了。许磊看着风宇时而癫狂,时而嗤笑,心下一狠。然后,他拿起手中折扇,朝风宇攻击而去。

    那一刻,风宇正在天人之间挣扎。他本来在发现自己陷入更深层次的幻术之后,以他多年来杀手的经验,将之前准备好的防备手段施展出来,打算一举解开幻术。可是,就在这时,许巍竟然看出端倪,几乎毫不犹豫便再凝术法,堪堪将风宇逼入幻境。

    风宇见自己解开幻术失败,一时又有幽冥鬼王缠绕而来,怕不是要将自己撕咬绞碎了。便在这时候,一段悠远的道音响起,一个蕴含万千柔情的声音立时从不知名处传来:

    “宇儿,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我也不会放弃。宇儿,你说过,你要‘用宝马香车装运我的善良,用整个神界的光辉修饰我的美丽!’宇儿,你不认识我了吗?”

    风宇转过身来,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美艳得不可方物的女子,女子眼里满含柔情,又有几缕凄艳,外加几丝怀疑与不甘,楚楚可怜。看着女子风华绝代,那一张吹弹可破的脸上,就算泪痕渍渍也一样美若天仙的容颜。风宇连退数步,嘴里还惊慌道:“不可能,不可能!”

    而随着他脚步往后退,那个女子脸上的神情更显暗淡。然后,女子长叹一声,道:“宇儿,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叶儿啊,我是你的叶儿啊!”

    风宇看着那个自称是自己的叶儿的女子,心里百感交集。可是,她可是自己心里最温柔的所在呢。风宇在心里长叹一声,他不再后退,反而是向前走了上去。几乎就在风宇举步向前那一刻,女子笑了,笑得很开心很开心。如果细看的话,那开心的笑容里面还有一丝狠戾。

    噗。

    下一刻风宇往前就要抱住女子,却在这时候,他右手摸出短剑刺了过去。随着血花散落,众人才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场中,风宇一手握着短剑刺中许磊前胸,鲜血汩汩流出;一手抓着许磊挥着折扇而来的右手。

    风宇看着许磊脸上惊疑痛苦的神色,看着他不可思议的表情,他微微一笑。然后,在许磊左手要有所动作之前,右手再一用力,搅动一圈退出短剑。随即左手一甩,就那样将许磊给扔了出去。

    砰,许磊落在远处雪地上,溅起许多冰屑。同一时间,那边原本有些木然的许思思又是一声惊呼道:“二哥!你,你……”她用手指着风宇,一时气血激荡,噗的一声血雾漫天。

    而原本安安静静躺在雪地上的许巍也是大呼一声,啊的一声醒来,痛苦至极。许思思听闻如此,才扭身关切的望着许巍。

    许巍醒来以后,气喘如牛。他也顾不得身上剧痛,迎头看向风宇,一颗心立刻沉了下去。随着内伤越重,他说话的声音也带着沙哑:“你究竟是谁?竟然连我的千幻无情术也困不住你。”

    原来,许巍两次对风宇施展千幻无情术,他重伤之身施展这门神妙幻术,已然极为勉强。此番风宇破除他的幻术,令他再受术法反噬,莫大的痛苦竟然将他从昏死状态唤醒。

    风宇以为自己佯装深中幻术,给许磊来个措手不及,从而一举将之击杀。却不曾想到,幻术一解,许巍也被痛苦的给唤醒过来。他本来在同北极村村民斗法的时候,被他们逼迫使出太初之力,虽说击退了众人,更是击杀不少。然而,这太初之力最是奇妙,修炼得极不容易,要一点一点的积累。使用起来也不是那么随心所欲。至少,对于现在的风宇,一旦使用太初之力,短时间的爆发以后,他便会陷入绝境。也是因此,他才会假装做出气喘吁吁,却打算蓄势待发的样子,迷惑敌人。而因为他本来极为疲惫,气喘吁吁自然是真的,但那蓄势待发却是外强中干,犹如纸老虎,一点就破。好在那时候,极光现世,北极村村民与冰宫的人汇合收集极光,因为这样,风宇才逃过一劫。

    然而,趁冰宫的人收集极光的时候,风宇也在抓紧时间恢复元气。而在他恢复的过程中,他看着极光那绚烂的光芒,却是感觉有几分熟悉。对,他感觉极光与太初之力竟是有五分相似。于是,他一边调息,一边如修炼太初之力一般静下心来感悟。这不感悟还好,一旦闭眼,运转无名经文,他的身周像是有海量灵气滚滚而来。几乎在极光消失那一刻,风宇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那么风宇为什么拥有如罗翔宇一般的太初之力呢?说到这里,我们的读者只怕要嫌我啰嗦了。读者肯定会说:谁不知道呢,风宇就是罗翔宇吗。

    对,风宇就是罗翔宇。当初罗翔宇与青璃子一起被神殿的人布下奇阵困住,更是将他俩手中的兵器青光剑与神棍夺走。本来,但凡被这奇阵困住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可是,在奇阵笼罩而下,半尘道人“缚”之一字吐出的那一刻,青璃子反应过来,用一具元身代替自己一死,从而逃出生天。同样,既然你青璃子可以用元身,他罗翔宇自然也是可以的。而且,罗翔宇做得更为精细,只因为他在元身的修炼方面要比青璃子要优秀得多。也因为,罗翔宇此时面对的是神殿和三十三天两方对手,而不是如青璃子一般只要提防神殿的人。

    由此,在那千钧一发之际,罗翔宇将收好的元身召唤出两具来,一具自然是明面上被神殿的人困住了的罗翔宇。当三十三天的人与神殿的人不死不休的时候,因为双方高手俱都受伤,再这样下去,只怕两败俱伤,反而便宜了就要赶来的冰宫。形势如此严峻,他们不得已离开。

    可是,就算所有人离开了,也并不会有人相信那由杀圣亲手培养起来的三十三天一代高手,影子会这样轻易丧命。杀圣最是了解影子,他就是与神殿的半尘道人彼此对峙着退走了,也安排了人过来。这样一来,另一具隐身于雪地之下的元身便有了用处。

    罗翔宇此番设计,可谓绞尽脑汁,只要让三十三天的人确定他死了,那他罗翔宇就真正自由了。在罗翔宇看来,若无意外,三十三天的高层,甚至于杀圣都已经认为自己身死道消了。于是,他更名换姓,叫风宇。至于为什么改这个名字,倒是与雷宇阁有关。当日罗翔宇初入雷宇阁,不知不觉闯入二重天,却不曾想,那二重天却是诡异非凡,好似一个人的记忆。而那个人就应该是叫风宇。

    罗翔宇也不是吃饱了撑得慌,非要给自己取个死人名字。可是,他闯二重天的时候,那一幅幅生动的画面,那一段段惊天的记忆竟是激起他灵魂深处的涟漪,让他一度以为,自己就是风宇。风宇,这样一个人在他的脑海里捆绑了太多问号。他有心去问拳皇,然而拳皇却也不知所谓,甚至拳皇对于二重天的存在意义也有了怀疑,连带着对他罗翔宇的身份也有了一定疑问。因为,就在罗翔宇闯完二重天以后,二重天就此消失不见了。

    其实,他离开雷宇阁以后,一直都没有放下自己脑海中的疑问。现在的罗翔宇再想想拳皇当时打量自己的表情,拳皇应该也是看出了那二重天就像是一团记忆一般,被收进了罗翔宇的脑海深处禁锢着。而拳皇建议他来北疆寻找北冥,却是据说北冥又有真实之海的称呼。所谓真实之海,就是可以映照出真实自我的海。据罗翔宇在三十三天的时候,所翻阅的典籍来看,这世间究竟有没有真实之海尚还未知,只在传说之中归墟之地或有也说不定。

    所以,究竟北冥是不是真实之海,罗翔宇抱得还是怀疑的态度。当然了,拳皇所说应该有相当一部分来至于传说,毕竟北冥颇为神秘,就连《神州志异录》这样的书籍也介绍不多,只说:北冥,相传乃北方之大海也。水深而黑,无边无际,四季日光不到,在九州最北端。其中有鱼,身形巨大如岛,化而为鸟,是为鲲鹏。然数千年来,奇人异士辈出,或深入北疆,终不见北冥踪迹。或说,北冥者,北幽也,太阴圣皇之陵寝。然太阴圣皇实是神话时代的人物,是以九州修士,大多都并不知有北冥。

    《九州图志》记载:北冥,即北方的大海。传说北海无边无际,水深而且黑,一年四季阳光几乎照射不到,在九州最北端。更有传言说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也是根据《九州图志》的记载,人们才有了鲲鹏神鸟之说。说这神鸟鲲鹏乃开天之初第一批灵兽,精于变化,有神鬼莫测之威。

    相较《九州图志》的记载,《神州志异录》所记载的北冥所提到的太阴圣皇的陵寝,更让修士心生向往。

    当然了,这些可不是现在风宇——或者更应该说是罗翔宇能多想的时候。因为就在罗翔宇分神这一刻,那边许巍竟是颤颤巍巍坐了起来。然后,只见许巍口内念念有词,一时那颗幻魔珠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手中。只见他噗的一声突吐出一口鲜血,洒在幻魔珠上。那些鲜血还没有喷到幻魔珠上,幻魔珠竟像是有灵智一般腾起缕缕幽光,将所有血雾包裹吸收。

    吸收了许巍鲜血的幻魔珠比之刚刚拿出来的时候,要深沉的多。此时看去,幻魔珠更像是有生命一般幽光闪闪,将许巍笼罩着。而许巍在被幽光笼罩的那一刻,他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一般站了起来。然后,在所有人大惊失色的情况下,那幻魔珠幽光升腾,将方圆十丈距离都笼罩着。

    也是被幽光覆盖那一刻,罗翔宇从思绪里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