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章王冲VS罗翔宇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7本章字数:3724字

    北极冰宫群楼深处,此时一道翔影一闪而没。也是在这个时候,冰宫高层人物俱都聚集到了议事厅,等候来人报告。

    刷的一声,那到翔影划过高空,到一座高楼前停下,现出人的真容,却不是许思思是谁。许思思知道事情紧急,也不计较报告规矩,尽自来到楼群深处才停下。然后,她又疾步往前奔去。不一会儿,她来到门口,正要举手敲门,却又听见有人说道:

    “进来再说。”

    许思思再不想其他,推门进去。门内却是一个宽阔大厅,轻纱帷幔,金碧辉煌。大厅里依次坐着冰宫高层人物。正对面摆着镂空雕龙汉玉白椅,上坐一个男子,看着有四十多岁,面现沉稳严肃,更有许多霸道与决断。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冰雪点缀青紫袍,登着青缎粉底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虽笑时亦含威,即怒时亦带笑。既是坐在高位,想是冰宫宫主无疑。

    两边往前几步也坐落着两张椅子,只是椅子上并没有人坐着。

    再往前是台阶,过了台阶,右边上首坐着一个老者,约莫六旬之龄。鹤发童颜,又作道士打扮,执一根拂尘,以为是一个得到仙人。你看他穿着灰衣道袍,头顶束发插着木簪。眉凸眼凹,鹰钩鼻,木叶唇。仔细一看,才觉“童颜”之下颇多老态。这却是大长老韩晨。

    往下第二个看上去却要年轻许多,不过也当有半百春秋。只见他国字脸上着一对锐眼,鼻翼微缩,浓眉灰白。紧领素衣,衣衫上绣有冰山图样。端坐靠椅,脚踏虎尾靴。正是二长老韩唐。

    往前第三个是个中年男子,稳坐如松。就是坐着,这人却是比二长老也要矮些,不过他的身材就要比韩唐魁梧得多。脸上横肉堆积,油光满面。就是在这北疆地界,看着稀松打扮,以为盛夏来临。一对眼睛已经被挤得小了,眉毛淡淡。那只鼻子就像一座小坟,躺在肉山之间。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横肉轻颤,倒像米勒活佛。三件三色彩丝攒花衣衫紧紧套在身上,袒胸腆肚。当是三长老笑面菩萨许乾。

    左边却只有一个人,便是靠门坐着的一个中年妇女。另外两个椅子都空着,想是有长老没有赶到。妇女着粉红紧身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面如桃花,肤若凝脂。小巧琼鼻如玉雕琢,淡淡柳叶眉如用月光描绘。那双眼睛里精光四溢,隐隐有万千风情。想是那六长老王芸。

    许思思进入以后,先是反身将门关上,再向各位长辈行礼道:

    “晚辈拜见宫主,拜见师伯师叔及各位长老。”

    其他人都挥挥手,以示免礼。坐在上首的冰宫宫主也挥挥手,嘴里一面又说道:“思思,你快说说究竟是什么情况?”

    许思思抬起头来,看了看众人一眼,眼里满是悲色。她一时又想起惨死的冰宫同仁,想起惨死的二哥许磊,悲从中来。

    但是,许思思知道,现在不是她该哭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将情况如实报告给宫主长老,再由宫主派出人马,支援四长老,希望能够将那个罪魁祸首擒拿斩杀。

    冰宫宫主等人眼看许思思脸面苦悲,已感不好。待要追问,听许思思开口说道:

    “宫主,各位长老。此次我冰宫收集极光,在我们被极光反噬受伤之际,却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个自称风宇的人不仅杀了我们的人,还追杀韩云去了。而极光就在韩云那里。四长老知道此间事后,说韩云危在旦夕,极光又事关重大,他便立马追了过去。他叫我赶紧回冰宫,请宫主即刻派人增援,说此事十万火急。”

    听到这里,在座各位都是大惊。他们惊的是竟有人敢打冰宫极光的主意,惊的是韩云为什么没有往冰宫方向逃回。

    宫主立马问许思思:“韩云往哪个方向逃了,他为什么没有往我冰宫总坛逃命?”

    许思思也是纳闷,要说逃跑,韩云定应该往冰宫总坛这方逃,这样生机方大些。保不定就遇着四长老王冲,如果联合韩云与四长老的道行,想来在风宇底下逃命还是可以的。但如今不仅王长老途中没有遇见韩云,反而着急追了上去,而冰宫暂时也没有韩云的消息。也不知道韩云是怎么想的,又是逃向了何处。

    许思思见宫主问起。连忙说道:“弟子不知,只见王长老火急火燎的往幻城方向追去了。”

    冰宫宫主听如是说,眉头紧皱,他有意叹息一声,奈何心里一肚子闷气。他也知道此时不是追问的时候,于是他连忙叫二长老说道:“二长老,我冰宫若论飞行,数你最快。烦请你带领几人,速速前去支援王冲,定要将那个风宇捉来。”

    那二长老起身领命,也不迟疑,就此迈步出门,挑人追踪而去了。这时候,这间屋子里却只有五人。许思思也无心打量屋中各色物件奇珍,又听冰宫宫主说道:“思思,你且将前后经过仔细说来。”

    许思思领命细说不提。

    却说二长老韩唐带领座下三个弟子寻王冲所留踪迹追踪而去。而这厢里,王冲与罗翔宇两个缠斗在一起,已有百数十回合。

    王冲虽然道行高些,但他几次使用波罗密天生大法,在元气上,难免力不从心。他两个这番赌斗下来,倒战个势均力敌。至此,王冲对罗翔宇的道行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若在平时,这番赌斗下来,王冲早将罗翔宇擒拿镇压。然而如今却是不同,一来自己元气消耗厉害,每每施法,便有滞碍,后劲颇为不足。二来这罗翔宇当真是个厉害角色,而且他又是三十三天的人,在杀伐隐匿方面,往往会出其不意。有时候甚至会给王冲来个回马枪,或者来个水中捞月,让王冲几次措手不及。

    王冲想归想,动作却是丝毫没有停下。他一面催持法力,将个明晃晃的玉盘丢将出去,直朝罗翔宇的面门。

    罗翔宇见玉盘来势汹涌,气势如虹。他也不顾其他,右手挥剑就要格挡。而他的左手,此时却是紧握法决,随着口内咒语念完。但听铮的一声巨响,却是短剑与玉盘两相碰撞,金石之声竟然有震耳发聩之效。

    旁边站在一边观看的韩云更是用双手捂着耳朵,想来也是不好受。虽是这样,那韩云一对眼睛却也睁得老大,一时又听他惊呼“小心”。

    原来,那罗翔宇用短剑格挡住玉盘,他竟是一心两用。在短剑玉盘相撞那一瞬间,他的左手法决一引,随后向着王冲推了出去。

    王冲当然也是看到了罗翔宇的伎俩,他不用韩云提醒,便在间不容发之际,闪身而走,再出现时已站在罗翔宇的身后。而此时,罗翔宇也将左手往后一缩,再又倒转拍了出去。同时,他的右手也不停留,握剑刺出。

    王冲见罗翔宇当真是一个战斗经验丰富的高手,眼看来不及召回玉盘,他便只得用双手硬接。这番对上,结结实实,王冲那对上短剑的左手不禁受伤,几滴殷红的鲜血就此滴落。

    这一回合下来,王冲隐隐占了下风。

    两人即碰即离,各占岗位。

    罗翔宇气喘吁吁,而王冲也是吁吁喘气。

    王冲右手一招,收回玉盘拿在手中。这一刻,王冲的心已经骇然。原来,他的玉盘从中心处开始,一道突兀崭新的裂痕已蔓延到边缘。适才剑玉相撞,王冲便已感觉到不妙,隐隐感应到玉盘受损。他没有想到,玉盘竟然几乎崩裂。

    王冲脸色变幻,看着罗翔宇手里的短剑,不可思议。要知道,他这玉盘传说乃是上古某一上仙的法宝,堪比神兵。当初他甘冒奇险,到一处险象环生之地,九死一生,才将之拾得。玉盘伴随了他大半辈子,已近通灵,随他大小战斗数百,多少刀剑伤不得分毫,却如今伤在一柄普通短剑之下。王冲望着罗翔宇的短剑,惊疑不定。好在玉盘虽为他所用,却不是他的本命法宝,否则此番交手,王冲定已重伤。

    他哪里知道,罗翔宇手中的短剑来头可不小。罗翔宇手中的短剑乃是昔日他潜入徐州江家,冒险盗来的冥剑。冥剑本来就属神兵系列,哪是那堪比神兵却不是神兵的玉盘能比的。

    当然,既然你手中的短剑能伤玉盘,那说明这短剑定然至少堪比神兵。想到这里,王冲脸色一沉。再一思想这番苦斗,只怕自己要败。因为自己再三耗损元气,虽有一身道行,却发挥不得。想到这里,王冲也不得不打算暂时拖延时间,等待支援。

    罗翔宇当然也知道冰宫的追兵很快就要再来,到时候自己若想逃得性命,只怕难比登天。可是,现在自己一个人对上王冲都力有不殆,加之王冲救活了韩云,韩云在一边虎视眈眈,随时有可能插上一手,将自己斩杀。想到这里,罗翔宇叫苦不迭。

    罗翔宇一边在脑海里绞尽脑汁,一边凝神对敌。想那王冲几次被自己占了上风,却都没有拿出杀手锏,颇有拖延时间之意。这下如何是好。

    他却是不知,王冲没有拿出杀手锏,那都是在提防他的太初之力。早在极北之地时,王冲已听得许巍等人说那风宇有一招厉害神通,可杀人于无形。这般思想下来,王冲并不敢妄动,甚至因此处处提防,才让他略占上风的。

    只是,他两个个个提防着对方杀手锏,如此越斗越酣。随着时间的拉长,两人剑来人往,又是百数十回合下来。渐渐的,那王冲到底道行高深,却是占了上风。

    这下风不占还好,一旦处于下风,罗翔宇便觉四面楚歌,处处受敌。当下,他再不迟疑,眼睛开合之间,一道白光望王冲而走,射将出去。

    然而王冲早有防备,就在罗翔宇闭眼的那一刹那,王冲已然隐身遁形。

    噗,一声脆响。却是王冲到底没有躲得及时,肩头一块骨肉就那样被削了下来。一时血流如注。

    看到这一击并未给王冲带来多大伤害,罗翔宇不免遗憾。可是,现在哪里是他遗憾叹息的时候。

    只见王冲始一现身,立马向着罗翔宇攻击而来。嘴里还厉声说道:“纳命来。”

    罗翔宇原本就没有完全恢复,此番再用太初之力,已是精疲力竭。在王冲冲来那一刻,他只是下意识的躲避。但王冲来的何其快,人未至,玉盘已经滴溜溜冲到罗翔宇的胸前。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罗翔宇生生横移数寸。

    噗,玉盘从罗翔宇的手臂上穿过,带起一片血雾。而罗翔宇虽然避开要害,身体却是跟着一带,几乎倒下。

    也是在这个时候,王冲冲到罗翔宇的近前。只见王冲变掌为刀,朝着罗翔宇当胸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