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据点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7本章字数:2620字

    罗翔宇再次来到幻城,已不复当年模样。三年以前,或者更久以前,罗翔宇被杀圣万鹏掳走,也曾来过幻城。在幻城的那些日子,罗翔宇无时无刻不想着逃出万鹏的魔掌。奈何万鹏到底是一个厉害角色,岂是未经世事的罗翔宇所能对付。几番折腾下,罗翔宇那颗逃跑的心开始渐渐沉淀。他本想隐忍下去,等到时机成熟,再作打算。哪里想到,他最终还是被迫进了三十三天。

    三十三天那段炼狱般的生活几令罗翔宇胆寒。他时常想,要是没有万鹏施加在他身上的缚神之力,只怕他罗翔宇有十条命,他也早进了阎罗殿,呜呼哀哉了。然而,也是那缚神之力禁锢了他的灵魂,令他的影子之名传遍九州。

    罗翔宇不是那种嗜杀成性的人,他本是神村一个单纯的孩子。可是,也不知道那杀圣万鹏是怎么想的,竟是将罗翔宇掳走,倾力培养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杀手的生活是怎样的呢?罗翔宇想着就觉后怕。

    影子的生活就像人的影子一样,随处可见其扭曲、病态。罗翔宇有时候也突然觉得,要是那段影子的杀手生涯里,他没有被万鹏控制,只怕他也极难活到今天。有时候,他会对万鹏有一个全新的认识,归根到底,他的能力是万鹏强行灌输的,然而他曲折的生活也是万鹏给的。罗翔宇当然知道,上一次因为手软,没有乘机杀了万鹏,如今万鹏逍遥自在,他再要下手,已然困难。现在,他对万鹏的杀心倒不如王烈一般强烈,但是若有机会的话,他罗翔宇也不会手软的。

    只是,寻找那样的机会何其艰难。罗翔宇现在仔细想来,或许那次鲁民等人刺杀万鹏那次,那在中州重伤逃到三危山躲起来的,也不是万鹏的真身。万鹏号称杀圣,其手段如何,罗翔宇自然极为了解,现在的他自以为还不敢直撄其锋。罗翔宇自从摆脱万鹏的控制以来,在九玄神功修炼之上,也是大下苦工,道行大涨。然而,随着他对九玄神功更深一步的认识,他越是惊奇九玄神功的精绝。在他看来,或许万鹏当初对九玄神功的形容并不过分。

    九玄神功,枯涩艰深,却是妙用无穷。虽说当初万鹏在传给罗翔宇的时候,对九玄神功做了手脚。不过,就连万鹏也不知道,他所动的手脚却是被江南雁传给罗翔宇的无名经文给补得七七八八。

    当然,罗翔宇还不完全知道这些,他只知道,他修炼九玄神功,一面也依照无名经文修炼,竟是觉得两者有相辅相成之效。这当然是好事,因为随着他的修炼,他发现一个惊人的秘密。当然,对这个秘密,他其实还不确定真伪。

    罗翔宇踏入幻城的领地,那种置身于冰天雪地的感觉却并不明显。他上次来到幻城的时候,道行低微,在这里吃了一些苦。要不是整天生活在万鹏的魔掌下,精神紧张,顾不得其他,只怕那时候还会大病一场。那时候,随着他体内寒毒的加深,他已经觉察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不过,这些寒毒或许对那时候的罗翔宇会造成威胁,但对万鹏来说可谓小菜一碟。而他体内的寒毒就是万鹏去除的。想到万鹏,罗翔宇不禁嘴角抽搐。那一幕幕往事,罗翔宇真的不愿回顾。

    所谓往事不堪回首,不回首也罢。

    罗翔宇走在大街上,再次打量现在的幻城,其实,在那些建筑规划上,依旧那般模样。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只是罗翔宇敏锐的感觉到,在街道的各个有利位置都站着一些特别的人。仔细想来,那些人怕不是正在搜索他的人。

    罗翔宇现在是一个大汉模样,就是依照那去追杀自己的人所易的容。所以,他现在的身份是幻城里的一名守卫。他也不管其他人如何动作,只是暗暗留心。

    罗翔宇往前走了一段路程,此时街上的行人都还很多。他再往前走一段路,便是一个三岔口。罗翔宇想也不想,就往右边走去。幻城街市繁华,正直极光事变,明里暗里的守卫遍布。罗翔宇在人群中穿行,穿过一条小巷,远离闹市,来到一栋小屋门前。这座小屋装饰简单粗陋,尚可遮风隐雪,坐落在这里却不显得格外。

    罗翔宇走到门口,伸手推门,门开了。然后,他闪身进屋,把门带上。在带上门那一刻,分明有一道身影闪身而至,来到这个小屋边缘藏匿着。似乎确定小屋里没有动静,那道身影立马横掠过来,来到小屋门口,一边凝神戒备着,一边猛然抬出手推开门。

    门开的那一刹那,那人也将凝聚在手上的法力扔将出去。小屋里面并不黑暗,反而还算敞亮。他的法力扔进去以后,小屋里根本没有人接,十分安静。当然,这安静是被那法力破坏了的。法力凝聚着巨大力量,瞬间划破空间打在对面墙上,整个小屋也一时间有些摇晃起来,那被法力所击的墙片刻间露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那人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已然闪身来到小屋里面。他看着空荡荡的小屋,惊疑不定。

    小屋里确确实实没有人。

    小屋里的陈设可谓简单至极,一床一桌一椅。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看着这个空荡荡的小屋,那人却没有半点放松。他打量着那张唯一能够勉强藏人的床,一步步移过去,眼睛也直盯着那床。小屋本就不大,两三步就来到近前,就在他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在他头顶上方突然从无到有,幻化出一道人影,一时那到人影双手交织,挥掌拍下。

    那人明显有所察觉,随即做出反应,一边退后一边挥掌向上。

    轰,两掌相击,那人却是连退数步。而空中出现的大汉,也就是罗翔宇却似很轻松,慢慢降落,站在地上。

    两人互相打量。罗翔宇看着来人,此人身材魁梧,一身本事想来了得。他望了望对方,一面又微微笑道:“昔年杀圣曾在这里设下据点,想不到还是被你冰宫给铲了。也好,这里现在就是我的了。”

    来人见对方识破自己身份,眼睛一眯,想不到对方竟然是三十三天的人。既然他是三十三天的人,那么他来这里定然另有所图。要是这样的话,首先得将消息传出去。因为从刚才的那一交手来看,对方道行高强,自己只怕对付不了。

    这样想着,他便心生了退意。而罗翔宇是三十三天杀圣万鹏培养出来的,对敌经验可谓丰富。罗翔宇见那人这么快就心生退意,心下一忖,已然了然。他颇为玩味的看着对方,淡淡道:“看来,这幻城今时正是多事之秋,不然也不会派你这样的小角色来驻守了。若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里我也不想要了。不过,”罗翔宇话音一转,盯着那人,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的命我却是须要的。”

    话音一落,罗翔宇已经欺身而上,手握冥剑,竟有破空之声传出。

    那人正要大声呼救,一时又想着逃出生天。然而,在听见那破空之声的时候,他到口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因为只在一息之间,一柄短剑已经划破他的喉咙,一时又见血花四溅。而那人的身体却是半点也挪不动。在他意识模糊的那一刻,他仿佛看见那个被他法力打出的窟窿已经合上。随着他意识的逐渐消散,他才知道,他始一进屋,便已经进了罗翔宇所设的禁制,成了罗翔宇的瓮中之鳖。

    一闪身,罗翔宇站在墙角,头也没有回。他看了看手中短剑,挥挥手,这片空间自由开来。仿佛所有压抑的东西也在他挥手的瞬间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