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暗流(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8本章字数:4673字

    王冲是一个修道多年的高手,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罗翔宇都不是他的对手。然而,今日里,王冲带领韩云王轩王岳三人围杀罗翔宇,却是并未成功,反而是在罗翔宇的反击之下,韩云三人都受了重伤。就连那封锁法阵也在罗翔宇的计划之下,利用玉盘与冥剑将其破了。

    要知道,封锁法阵其实极其稳固。一般兵器法宝自然是很难破阵。但是,王冲所使用的玉盘堪比神兵。而罗翔宇手里的短剑竟是连玉盘都能伤着,自然也非凡物。王冲自然还不知道,那短剑实际上就是冥剑。所以,在罗翔宇的诡计之下,借助玉盘与短剑就那样将封锁法阵给破了。

    王冲作为一个冰宫高手,修炼时间不知道比罗翔宇多多少倍。然而,却如今被罗翔宇摆了一道,想不到自己一点点的疏忽便被罗翔宇钻了空子。看来,现在的罗翔宇比之三十三天的影子,强大了太多。想到这里,王冲脸色阴沉如水,气不打一处来。盛怒之下,他再不藏拙,尽施手段,只片刻间就把罗翔宇给打得晕头转向。若无意外,这样下去,罗翔宇不死才怪。

    虽说修炼一途,越往后越是难比登天。但是,王冲在漫长时间累积下,他的道行比之罗翔宇高了很多。而且,王冲本来就是这世间一等一的高手,罗翔宇哪里是他的对手。之前只是有赖于迷影之术绝妙的隐身技艺与御空能力,由此展开了一系列的手段,才从封锁法阵里挣脱出来。

    现在,罗翔宇眼看着王冲连连打击,已然极为头疼。他几次欲施展迷影之术,却是那王冲知道迷影之术的绝妙,更不迟疑,强行干扰,生生将罗翔宇逼出虚空。由此一来,罗翔宇便在王冲绝对的实力下,吃了大亏。

    罗翔宇一边全力应对着王冲的攻击,一边又在脑海里不断思索,要如何摆脱王冲的攻击,或者如何战胜王冲。甭看他罗翔宇几次从王冲的手里逃走,那不过都是罗翔宇玩了个小聪明。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罗翔宇当真不是王冲对手。

    不过,既然之前罗翔宇能够凭借迷影之术对围杀的四人进行反击,现在只面对王冲一人,罗翔宇自以为还能够应付,只需要一个完美的计划。

    下一刻,王冲的玉盘拳头皆已临身。这次罗翔宇没有刻意躲避格挡,而是举起冥剑就往王冲小腹刺去。这一幕咋看上去无论如何也是两败俱伤玉石俱焚的形势。然而,王冲可不在乎,就算罗翔宇真的伤着自己,而那时候罗翔宇也被自己所伤,甚至就此殒命也说不定。所以,王冲也不顾罗翔宇突然的反击,反而脸上露笑全力而上。

    然而,下一刻,罗翔宇的身影却是淡淡,消失不见。王冲大怒,连忙收手,一跺脚,这片空间立马震荡起来。仿佛间,一个身影在虚空中沉浮,却还是就此消失了。

    王冲一想,方才知道自己在全力击出以后,要想收手已然极为困难。虽然自己道行高深,强行收手,再要用绝对实力将刚刚隐身虚空的罗翔宇逼出来,到底是晚了一息。

    一息并不长,短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而这一息对于绝大部分修士来说,有时候就是一次生命。

    一息之间,或能生死立判。

    王冲神识大放,仔细感应每一片虚空。便在这时候,从北方赶来的韩唐等人已经来到近前。而三十三天的人也由青璃子带领,来到了幻城城外。

    既是冰宫援手以及三十三天的人都赶到了,那么罗翔宇究竟还能不能破开如此绝境,令人升不起半分信心。不过,未来之事又有谁说得清。如此,我们暂时不表罗翔宇,却说当今九州各世家各门派都已经行动起来。一时九州大地,暗潮涌动。表面看上去,九州势力各自安静,实则都在忙碌着准备着,仿佛在筹划一件大事。

    话说如今九州西北有一处森林里,虽有凶禽猛兽肆虐,但对于修士来说,一般的凶禽猛兽对他们却是造不成生命威胁。所以,在这大片森林里,其实不时有人出入,或是捕猎,或是寻找奇异物种等等。总之,此时的森林里依然有许多人。

    随着进入森林深处,却是有一座草屋。草屋看着简陋,风雨可侵,然则草屋周围却是没有半点凶兽迹象,反而给人一种安静平和之美。

    也是在这时候,草屋后似有脚步声响起,一个女子走将出来。女子身负长剑,一袭白衣若雪,青丝如瀑。秋水盈盈,春山淡淡。双眉弯如新月,双目妙如明珠。脸衬朝霞,肌凝瑞雪。仪态温柔似水,姿容美丽万方。峰峦起伏杨柳腰,凌波微步金莲脚。起落处风华绝代,回眸间亦如九天仙女下凡。真个是绝世美女。

    女子漫步,来到草屋门口,一边又伸手推门。吱呀一声,屋门推开,外面的光线从门口打进去,里面黑暗也似被驱赶了一般,退避一旁。

    女子一边拾步走了进去。草屋内陈设简单,除开一张木床外,便只有一桌两椅,桌子上还有一副茶具,再无其他。而若细看屋内陈设,木床寂寂,桌椅上还似乎有一层灰,想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没有人住了。

    女子进屋后,地上或有灰尘,却没有留下她的脚印。而看着屋内模样,女子微一皱眉,似乎有些疑惑。然后,她一挥袖袍,按说这一挥之功可以忽略不计,就算是道行高深之辈,怕是要带起不少灰尘。然而,她这一挥之下,灰尘倒是溅起不少,不过那些溅起的灰尘如有灵性一般随风而舞,如一股清流往草屋门口流了出去,并没有四散丝毫。

    而在她这一挥袖之下,原本或有灰尘的草屋内,桌椅俱是干净锃亮,光可鉴人。然后,女子往前两步,来到桌椅旁,一面又是看着桌上茶具若有所思,缓缓坐下。

    此时正值午后,在这个森林里,草屋四周却都极为安静。女子坐在草屋里,也没有喝茶或是做什么,就像是入定一般,又好似在思考,或是在等待。

    久久。

    或是她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便在这时候,她忽地眉头一皱,然后,她慢慢转过身,站了起来。她看着草屋外,盯着那些从枝叶间打下的细碎阳光,仿佛那阳光里有什么极为精彩的东西。

    四周还是一无动静。但是,那打下的阳光明明在某一刻正在发生着诡异的变化。只见那一束束阳光像是活了一般,堪堪蠕动起来。一束扭着一束,几束几十束扭在一起。这一幕无论是谁看到,都会感到惊奇,感到不可思议。

    女子看着那些纠结在一起的阳光,看着那一束束阳光最终纠缠在一起,幻化成一个人形,她在最初的皱眉以后,便再无表示,只是看着。而也是在这个过程中,那些扭在一块的阳光渐渐扭成一个男子模样。随后,像是女娲造人,拿着泥人仙气一吹,就此成人。

    这是一个俊美得一塌糊涂的男子,宋玉之才,潘安之貌。回眸间风流倜傥,举步时玉树临风。男子现身以后,看到女子似乎等了有一会儿,当下堆下笑来,说道:“师妹,让你久等了。不过我刚才在林外看见了那个王华,只不知道他怎么还在这里?”

    看来来人正是女子的师兄,却不知道他们如今归属何门何派。

    而女子听男子这样一说,随即眉头又是皱了起来。只听她说道:“师兄,你说那王华还在林外?”

    男子笑容不减,一面往前走,一边又回答道:“是啊,我来的时候明明就看到昆仑王华在林外,想是在寻找什么。我见他找得着急,所以我暗中跟了他一会儿,仔细一想他或有所图,如此我才来迟的。师妹,你说这王华道行不怎么样,对你倒是很执着呢。你说当初吧,王华凌云二人追杀你不成,王华反而身受重伤,一只手臂就此断了。而那凌云更是不知下落。但这事儿都过去这么久了,王华却还死盯着你。师妹,要我说,干脆将王华这厮杀了得了,免得日后麻烦。”

    这时候,女子不再皱眉,对于男子所说也表示淡淡。只是听到王华断了一只手臂,眼角一跳,似乎想起了某个人。片刻后,男子再要说话,女子却似从深思中醒悟过来,对着男子说道:“师兄,王华自有人对付。”

    “有谁对付,”师兄听师妹如此说,似乎有点不悦,那一直堆下的笑容也淡了一分。不过,在别人看来,那不过是他故意摆出来做做样子的吧。只听他继续说道:“老实说,王华这人或有仇家。但是,便宜别人还不如留给自己还要来得痛快呢。你说呢,师妹?”

    女子,也就是他师妹看了他一眼,却是又将目光移向别处。一时又听她问道:“你可还记得失踪的凌云?”

    师兄明显一怔,然后似是仍有几分疑惑,试探着问道:“你是说,那凌云难道……”

    女子师妹点点头,一面又说:“师兄,此次玄界门户——也就是世间传说中的幻月门户开启,各方势力都准备充分。为何我神殿却只是派我二人前往?师兄,你可知道这其中缘故?”

    见师妹问到这个问题,男子师兄也在一瞬间退去笑容,脸上满脸郑重之色。他看了看眼前的妙年女子,心里不知想着什么。而此时,女子似乎见师兄没有回答,禁不住回过头来,回眸中百媚生,倾国倾城。有那么一刻,男子竟是痴了。只是,那双眼睛明明带着冷淡。

    然后,男子咳嗽一声,一面迎着她的目光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殿主只要我师兄妹二人闯那玄界,自然有他的深意,我们一闯便是。”

    女子此时已经转过身去,想来是师兄的回答不尽满意。她眼忘东方,幽幽说道:“世间传说玄界乃六道之一的阿修罗界,只怕此去颇多变故啊!”

    男子见师妹多有伤感,走上前去,一面又笑出声来,说道:“这你可想多了,师妹。要知道,凭你我二人的实力,就九州大地上除开遇到那些老妖怪,否则便可以横着走。什么青影万鹏,都不在话下。”

    “咦?”男子刚说完,似乎有想起了什么。他望着自己这个颇为冷傲的师妹,疑惑道:“师妹,我真的好奇,当初你与剑影一战是如何受伤的?按说那时候你虽然禁制未解,本身实力只怕只发挥出三四层。但是,对于你来讲,发挥三四层的道行也足以打败甚至击杀剑影了。怎么到后来你反而被王华二人追杀的?”

    “因为那次,万鹏出手了。”

    女子似乎不想在这件事儿上多说,还没有说完,便已经举步向前走去了。而身后的师兄却是一怔,眼内厉色一闪而过。他望着前面的身影,心里似乎正在痛恨着某人。他说道:“万鹏为何出手,那时候你的身份可没有公开?”

    “我也不知道,反正他是出手了。”女子说到这里,顿了顿接着说道:“眼下王华自有人对付,而我听说万鹏手下一号战将影子竟是真的判出三十三天。师兄,你可知道影子的来历?”

    女子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师兄。师兄见师妹停下脚步,他也停了下来。一边又说道:“影子,真名罗翔宇,原神村无法笑人罗啸天收养的孤儿。父母不详,从小由罗啸天带大。不知什么原因走出神村,被万鹏掳走,欲图培养成为一把杀手锏,为日后三十三天攻打神村提供有力助力。只是,万鹏没有想到的是,这罗翔宇在三危山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或者是得到了什么机缘,竟是将他施加在罗翔宇身上的缚神之力给解了。从此,罗翔宇叛出三十三天,恢复自由。不过,师妹你也知道,三十三天可不是一般的门派世家。自从罗翔宇的缚神之力被解以后,三十三天几次三番派出如青璃子这样的高手进行追杀,却是无果。直到在北疆那次,万鹏亲自出马,设计使其死在王晨手中。”

    女子仔细听着,似乎不想落下一个字。等师兄说完,她才幽幽问道:“他真的死了吗?”

    师兄闻言一怔,听语气,师妹似乎有些关心那杀手影子。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位眼高于顶的师妹会在乎一个杀手。当然,他摇了摇头之后,便认为那不过是师妹随口一问罢了。

    他说:“不一定吧,毕竟不是万鹏亲自下的手。那时候万鹏已经被我们神殿护法半尘道人击退。杀影子的是三十三天的王晨,虽说王晨道行在年轻一辈之中颇高。但是,影子修炼有三个元身,或许那王晨所杀的两个都是影子的元身也说不定。”

    女子听师兄说得似乎有理,也不再停留,继续往前走去。随着他们的脚步一步步往前,他们的身影渐渐开始虚淡,很快消失不见。只余那个女子说话的声音幽幽传开:师兄,却不知中州姬家派出哪些人……

    而随着这声音终于消失。却是在这时候,那森林中一处所在,一个窈窕的身影一闪走将出来,却是一个美丽女子。看他艳丽打扮,谁曾想到,这竟是昆仑消失许久的女弟子凌云。

    此时的凌云无论从气质上还是从其他方面看,与当初的凌云几无区别。要说真的有区别的话,那就是现在的凌云较之前要漂亮了许多,媚态横生,几可以颠倒众生。

    凌云舞动脚步,款款而行,似乎她所过之处,花开鸟叫。便是连那风也变得温暖了。仿佛她的身上有一种神秘的香味,香去了很远很远。远到连森林边缘的王华也凑着鼻子,嗅嗅这里,闻闻哪里。

    然后,下一刻,一个妩媚动人的身影来到王华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