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噩梦代表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2126字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到底是什么声音?好像就在床边。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窦子萍抱紧被子,缩成一团。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那声音正在靠近,已经贴近耳朵了,声音忽然变得很大——

    “啊——!”窦子萍想发出惊悚骇人的尖叫,但是发不出声。

    幸好就在此刻,梦醒了。

    因为害怕黑,所以晚上熄灯之后窦子萍都会把窗帘拉开一些,让窗外的亮光照进卧室。不知道是月光、星光还是灯光,总之是窗外的亮光救了她。

    窦子萍拿起床头的矿泉水瓶喝了一口水,这才想明白为什么会在梦里出现那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昨天晚上为了赶一个稿子,窦子萍9点才从报社出来。本来不管她弄到多晚,薛仲乾都应该比她更晚离开,因为薛仲乾是她的领导,得审她的稿子,审过才可以发。可是昨天的稿子太小了,才300多字,薛仲乾说他晚上有事,相信她的水准,而且已经联系了组版编辑,让窦子萍直接发稿,结果到窦子萍走的时候,平台上已经没人了。

    离开办公平台的时候,他们这层走廊里的灯照例不亮。因为报业不景气吗,报社在最大限度降低成本,所以除了编辑出版那层楼,其他楼层走廊里的灯是不准开的。关掉办公平台的灯以后,窦子萍只能借窗外的亮光摸到电梯旁,按下按钮。

    就在窦子萍走向电梯的过程中,听到斜对电梯的卫生间,或者是卫生间旁边的开水间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难道还有没走的同事吗?窦子萍看了一下对面的办公平台,大门已锁,黑漆漆的,不可能有人。或者是哪个兄弟也和她一样正要离开,在离开之前去卫生间办点事儿?可是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很诡异,同事到底是在做什么才会发出那种声音呢?窦子萍有心问一声,可是那个卫生间是男生用的,她张不开嘴。窦子萍已经来到电梯前,那个声音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不大不小,若隐若现,她感觉到自己心脏蹦蹦地跳。

    正在这个时候,电梯到了,哗啦一声打开门,电梯中的灯光特别亮,好像一下子从地狱到了天堂。窦子萍一步迈进电梯,电梯中还有两个楼上其他公司的人,虽然不认识,但是却很壮胆儿。去他的吧,管他是什么声音呢!

    从那时起窦子萍就没再想那个声音了,没想到竟然在她的梦里重又出现,而且渲染得那么恐怖。都怪薛仲乾!如果不是他早退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他能有什么正经事?还不就是约会喝酒!自己也是财迷,为了一篇300字的稿子弄一噩梦回来,真是报应!窦子萍恶狠狠地批评与自我批评一顿,然后把抱枕挤压到严重扭曲的程度,闭上眼睛,很快又睡去了。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雾霾也恬不知耻地赖在天空。近来大家对雾霾这个词已经非常熟悉。

    昨天下班前公司办公室通知今天上午开大会,何慕早早就到了,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的时候,那里还没几辆车。

    开会之前何幕也问过几个人这次大会的内容是什么,可是被他问到的人都说不知道,他也不好像疯狗一样四处打听,不过他隐隐觉得这个会应该和公司干部提拔相关。

    本来何慕指望在关总退休之前一切都能搞定,而且有关他提拔的事确实已经上了日程,何慕也做好相关工作,该打电话拉票的打电话了,该请喝酒的也喝了,该上礼的更是早有铺垫,本来十拿九稳的事,却被即将继任的高总给搅黄了。何慕这个气呀!

    可有什么办法,人家高总熬了几十年,终于要当老大了,怎么能让关总最后再送一把人情,提拔起来一大批与高总不相干的人,关总倒是还了愿,高总以后怎么工作?这个道理何慕当然懂,可是他跟关总跟得太紧,太明显,公司里上上下下谁都知道他就是关总的人,关总提拔他大家会认为天经地义,现在高总登基了,他怎么可能愿意提拔一个前朝的宠臣?

    就差那么一步!为此何慕在心里没少骂关总:你早干什么去了?就不能提早把我安排了吗?反正你都是退,还装什么不好意思呀!

    何慕向往的这个官场就是这样,他知道事到如今怨关总也没有用,现贴高总也来不及,而且以他的年龄和竞争对手的情况来看,这次上不去,以后就难说了。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块吊在空中的肉,命运不由自己主宰。

    果然,会上说的就是提拔之事,走的第一步叫群众推荐。和以往程序相同,领导们讲讲群众推荐公司领导的重要性,让大家负责任地投出自己神圣的一票,然后就是人力资源部门发放选票,大家各自划票,投进红纸糊的投票箱。一切进行得都很快,因为大家都明白这只是个程序而已,与结果没多大关系。

    可是对于何慕来说,这个过程也许并不重要,但是这件事本身却决定着他的前途和命运。拿过选票他首先划了自己,然后又划了一些绝对没有可能被提拔的人,而真正与他有竞争能力的人一个都没划,他知道那些人也会同样这么做,所以毫无愧疚感,对于他来说这“神圣的一票”就是应该这么个投法。

    随着人群离开会议室,何慕赶紧找个没人的地方给关总打电话。关总从集团老大的位置退下来后被安排在一个闲职,还能再做3年。从语气中何慕明白关总已经知道投票这件事,没有办法,既然死跟了关总那么多年,逢年过节,大事小情,他都像儿子一样该出钱出钱,该出力出力,现在到了要劲儿的时候,不管怎么样都得要求关总把自己推上去。当然关总也是明白人,他何尝不希望何慕能上去,在目前的管理团队中多一个自己人,怎么都会比较舒服。

    收了线何慕心想,老头子会马上采取行动。他刚刚离开老大的位置,屁股上还有余温,谁都得给他点面子。这会儿自己也不能闲着,虽说高总对他不怎么感冒儿,可是其他几位副总还是可以做做工作的。何慕继续拨电话,在通讯录中寻找能帮上忙的哥们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