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8、奇怪的传递效应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3本章字数:2016字

    由于薛仲乾全面配合,碎尸案的拼图很快变得完整,加上王丽对火凤凰宾馆案开始就没有太多保留,这个系列案终于告破。

    在案件移送检察院当天,公安这边召开新闻发布会,毕竟碎尸案曾经被媒体广为关注,现在可以给大家一个答案,顺便也把火凤凰宾馆的案子简单作了介绍。

    尽管没有公开渠道透露有媒体人涉案,但是本地的媒体全都知道薛仲乾被抓,而且大致了解他和凶手的关系。在无数个私下聚会的酒桌上,同行们早已为薛仲乾叹息过了。因为窦子萍是薛仲乾的部下,同行们在发布会前后看到窦子萍的时候也都露出讳莫如深的神情,假如大家知道窦子萍和薛仲乾曾经做过几天恋人,相信眼神还会更加悲悯一些,而眼睛后面到底藏着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赵刚作为主要办案人员出席了发布会,但是做发布的是他们领导,赵刚只在短短三五分钟的提问环节说了一两句话。这种发布会是不会安排太多采访时间的,毕竟案子还没判,谁也不想多说。

    发布会结束后,记者们都想再探点消息,大部分人转转悠悠不愿离开。只有窦子萍起身就走,她不需要再问任何问题,可是没走几步就被赵刚叫住了。

    “到我那坐会儿?”赵刚的声音很低。其实男生只要压低声音说话,嗓音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磁性。就算这个声音一点磁性也没有,叫她的毕竟是赵刚,窦子萍也不好意思不留下来。

    自从那天晚上在爸爸公司大厦前与薛仲乾分开,这些日子以来窦子萍整个人都有点昏昏沉沉。尽管当天是她给赵刚打的电话,也不过是帮助薛仲乾自首,无论是赵刚还是薛仲乾都没有认为她出卖朋友。

    其实当天晚上,窦子萍还真没有太大反应。在回家之前,她到公共卫生间洗了脸,随身的小包包里有一盒湿粉,仔细把脸抹好之后才上楼。爸爸根本没看出来她哭过。因为时间晚了,爸爸也没告诉她怎么快速赚大钱。窦子萍洗了澡,安静地躺在床上。她想到此刻薛仲乾正和赵刚在一起,坐在她和赵刚谈话经常借用的审讯室里,不同的是,薛仲乾坐在嫌疑人位置上,可不是简单坐坐而已,他现在就是嫌疑人。奇怪的是想着想着窦子萍就睡着了,而且一直睡到闹表大声叫唤。

    情绪低谷出现在第二天窦子萍到报社以后。

    薛仲乾的工位空着,因为他请了年假,大家都认为空着很正常,只有窦子萍知道,这个位置上再也不会出现薛仲乾了。这个念头一下把她击垮,她是含着眼泪走到自己座位的,幸好左邻右舍打完卡全都出去采访,于是窦子萍就默默流了一会儿眼泪。没想到这股情绪像病毒一样把她控制住,每次从外面进来,一看到薛仲乾那空着的工位她就想哭。

    很快,报社领导知道薛仲乾出事,与此同时全报社也就传开了。不愧是靠传播吃饭的地方,内部消息传播得也超快。大家都知道这件事以后窦子萍的症状反倒减轻一些。因为她是跑政法的,火凤凰宾馆案和碎尸案又都是她报道,大家自然认为她会知道更多,可是窦子萍从一开始就封了口:

    “我确实知道很多,因为知道得太多,所以什么都不能说。你们就拿我当公安的人好了,我现在是防火防盗防你们,关于这个案子不会多说一句话。”

    与此同时窦子萍也尽量避免去刑警大队。因为曾经那样热烈地与薛仲乾分别,想必那两个不太熟悉的小警察已经向赵刚汇报过了。窦子萍不是怕赵刚知道她和薛仲乾怎么样,而是不敢面对赵刚,因为面对赵刚就会让她想到薛仲乾,天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传递效应,赵刚竟然成了薛仲乾的映射物,既然无法见到薛仲乾,索性连赵刚都不要见。从那以后,除了接受正经八百的情况了解,窦子萍还没有与赵刚私聊过。

    果然赵刚又带窦子萍来到一间审讯室,这次赵刚也没坐嫌疑人的椅子,他把桌子后面的椅子拉出来,与窦子萍对面坐下。

    “最近是在减肥吗?”赵刚难得带点幽默感。

    “女人永远都在减肥,瘦了就是减肥成功,没瘦就是失败。”

    “你成功了。”

    窦子萍笑了一下。

    赵刚也笑一下,仅仅一下而已。

    “我今天是受人之托。”赵刚的眼神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嫌疑人的椅子。“本来不应这么做,因为需要转告的人是你,所以——”

    时间回到一周前。

    当负责保护窦子萍的小警察告诉赵刚,薛仲乾和窦子萍应该是那种比同事更好一点的关系时,赵刚并不感到意外。男人喜欢窦子萍太正常了,而薛仲乾作为窦子萍的同事和领导,无论从学识、地位、兴趣爱好等方面应该都能与窦子萍相匹配,窦子萍对他有好感同样正常。自从那次窦子萍劝他与明明妈复合,赵刚就隐约觉得窦子萍有喜欢的人,可惜那个人不是他。

    在最后一次对薛仲乾讯问结束后,赵刚让小群他们先离开,屋子里只剩下他和薛仲乾。此前赵刚并不十分确定他是否真要这么做。

    “案情都清楚了,在我们这段儿该结束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赵刚的语气和刚才讯问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没有。”薛仲乾没怎么想就回答了。

    那天晚上,接到窦子萍电话,赵刚就赶到队里等薛仲乾,从那时起,他和薛仲乾每天见面,还一起开车去找薛仲乾扔掉的那些东西。因为是自首,赵刚他们对薛仲乾比较客气,基本没有敌对情绪,好像薛仲乾是协同工作一般。即使是这样,薛仲乾也不太明白赵刚为什么会单独与他谈话。

    “有什么想对窦子萍说的吗?”

    在这种地方听到窦子萍的名字,薛仲乾深感意外,他死死盯着赵刚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