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2、生活发生各种变化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3本章字数:2351字

    火凤凰宾馆系列谋杀案在司法流程中继续向前推进。

    在这段时间里,窦子萍的生活发生着各种变化。

    首先,窦志坚的身体逐渐好转,可以到楼下公司去上班了。楼上的家更像家的样子,再没有陌生人登门,爸爸的部下也把钥匙交了,除了他们父女俩没有人再随意进出家门。原本准备窦志坚的伤好一些他们就搬回东陵的家,可是在这边住了一段时间后感觉确实方便,省去许多在路上的时间和危险,他们决定先不急着回东陵去,等租期到了再说。

    然后是王子的事。虽然窦志坚放弃追究王子的刑事责任,但因王子的行为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最终还是被判收容教养一年。在处理这件事的过程中,窦志坚和窦子萍表现出应有的善良,他们没有把王子当成敌人,作为被害方给予王子最大理解和原谅,尽力帮忙减轻罪责。

    对此王怡涵也不得不承认窦志坚父女俩做到了仁至义尽。尽管王子最终还是进了教养院,王怡涵也没有再歇斯底里过,判决之后她反倒平静地说:

    “谢谢你们没有落井下石。不管以后怎么样,王子都会记得有过一个爸爸和姐姐——”

    这段日子王怡涵憔悴许多,可能是眼泪流得太多,眼周已经出现细微皱纹,虽然依旧美丽,但光彩已然暗淡。她一直对所有人说“王子是她的一切”,现在“一切”出了事,她不好也在预料中。

    在王子的事落定后,王怡涵主动给窦志坚打电话,说想谈谈离婚的事。经历过这么多风波,两个人重新坐在一起,都不再激动,也不再相互埋怨了。

    深圳项目的事窦志坚一直瞒着王怡涵,可王怡涵也有朋友,他们毕竟在一个圈子里呆了十年。所以王怡涵上来还是先提了这件事。

    “看来我是真没有福气花你的钱。以前那么多项目都赔钱,我再不乐意也都忍了。这回我是实在忍不了,可没想到你还真赌对了。”

    “也说不上赌对了,才刚开始,以后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你别紧张,我不想多管你要钱。”

    “有什么可紧张的,我欠多少钱你也不是不知道,这点进项,杯水车薪而已。”

    “也许从此你就转运了。”

    “托你的福,我也希望能这样。”

    “你要真赚了大钱,还能想起有个跟了你十年的媳妇吗?”

    窦志坚笑了一下。

    王怡涵也笑了。“算了,我也别自作多情,还是说点实际的吧。”

    这次窦志坚和王怡涵算是各自让了一步。不管当初为什么会在一起,也不管后来为什么总是吵吵闹闹,现在两个人都决定要放掉对方,不再纠缠。十年的恩怨最终以一纸离婚协议收场,这对半路夫妻到底还是各奔东西。

    还有一件事必须要提,就是窦子萍和妈妈、果果,还有果果的爸爸一起去了一次游乐场。

    那是在窦志坚和王怡涵达成一致,同意离婚,还没办手续的时候。窦子萍选在这个时候,就是要彻底断了自己心底那一点点希望爸爸和妈妈复合的贪念,她要让自己眼睁睁地看到妈妈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幸福的家庭,而她和爸爸只是妈妈的遥远过去,他们可以相望却永远不会再次相聚。

    妈妈接到窦子萍的电话非常高兴,果果也超级兴奋,她们商量好时间和接头地点之后,窦子萍忽然提出让果果的爸爸也一起去。电话那边的妈妈完全没有准备,停了好半天才说:“他去——合适吗?”

    “合适呀。果果当然希望爸爸妈妈都一起陪她玩了。”

    “可是这次有姐姐呀,有姐姐陪她已经够她幸福的了,不能让她太贪心。”

    “妈,我知道你不想这么快就让我见果果的爸爸,可是谁让你上次给我听了他的录音呢?我心里已经接受这个人了。既然迟早都要见面,何不这次就让果果高高兴兴呢?”

    妈妈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其实,果果的爸爸就在旁边呢,他说他很高兴能和我们一起去游乐场。”

    那是一个沈阳少有的大晴天,天空的颜色竟然是蓝色的,天上的云彩也是白白的。窦子萍坐车去游乐园的路上竟然反复哼起那首老早年的歌:“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窦子萍设想过怎么与妈妈的丈夫见面,可是真实情况完全不同。因为果果大老远就发现了姐姐,像一枚小炮弹一样冲过来,窦子萍用尽全身力量接住这枚炮弹,然后果果就拉着姐姐的手,直奔游乐场大门,窦子萍只来得对妈妈和果果的爸爸点一下头。

    进到游乐场之后,妈妈的任务是拍照和分享女儿们的兴奋,果果爸爸的任务是背负所有辎重和排队买票。那是个平常的男人,个子也不高,长相也不俊,混在人堆里一点都不显眼,不过人总是笑呵呵的,哪怕已经弄得满脸是汗,看上去有点狼狈,可眼睛还是在笑。

    窦子萍带着果果登上摩天轮,这个是果果一直都想坐却没坐成的,原因是果果的爸爸血压有点高,妈妈又恐高,他们只能站在下面看别人在天上飞。现在可好了,有窦子萍在,这些都不是事儿。

    看着两个女儿登上高高的摩天轮,看着摩天轮在尖叫声中凌空盘旋,妈妈的眼泪溢出眼眶。这个时候一只大手抓住妈妈的肩膀,把她揽在自己身前。

    “这应该是你盼了十几年的——”那个男人说。

    妈妈把头靠在丈夫胸前,两个人一起仰头看着高处飞旋的孩子们,尽管摩天轮飞速旋转,妈妈的视线却能一直锁定她的女儿们。那是她的两个天使,而身边这个男人则是她们的守护神,有他在,天使们都会回到她的身边。

    那天果果和窦子萍玩得都非常开心,其实窦子萍也没坐过摩天轮。不仅是摩天轮,很多游乐项目她都从来没玩过。在美国的时候,有同学假期去迪士尼玩,可是她不想去,不想用爸爸的钱去做那些享乐的事情,尽管也没有好好打工赚钱,至少她让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校园里,避免出去乱混。国内的游乐场窦子萍从没去过,更不用说沈阳的了。出国前这边没有这么好的游乐场,回来后已经长大成人,怎么还能去那么幼稚的地方。

    一天下来,窦子萍和果果基本上把好玩的都玩了一遍,他们中午就在游乐场的餐厅吃饭,这里的餐厅全部在室外,一把阳伞,一个小桌,到处都是欢乐的音乐和从项目上传出的效果声,在这种氛围里,窦子萍丝毫感觉不到与果果爸爸的生疏感。果果一声声响亮的“姐——姐——”和紧握住窦子萍的小手,在外人眼里,一看便知这是有幸生了第二胎的一家4口。

    那天晚上窦子萍做了一个梦,仿佛自己又回到小时候,朦胧中她看到一个戴着蝴蝶花的小女孩,搞不清是自己还是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