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3、意外的电子邮件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3本章字数:3021字

    火凤凰宾馆系列案尘埃落定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大家心里都明白王丽的结局会是怎样。审判将是她人生舞台的最后一幕。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复原的窦子萍这几天又开始闹心起来,因为审判的时候薛仲乾将会和王丽一起出现在法庭上,而窦子萍会坐在旁听席,那个场面是她多么不愿见到的呀!

    在好闺蜜萌萌的陪伴下窦子萍又喝高了一次,喝得涕泪滂沱,不过没有像上次那样失去记忆,尽管脚步发飘,还是很明白地回到家里,一进门还对爸爸说:“爸,我又喝多了,不过这次你没人可训,被你训的那个人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然后又抱着爸爸哭了一会儿。哭过以后,擦擦眼泪,还笑着对爸爸说:“晚安,早点睡吧,我没事。”

    那天晚上萌萌陪窦子萍住在这边。早晨醒来,窦子萍扭头看到萌萌,轻轻对她说:“能把窗帘拉开吗?”

    萌萌拉开窗帘,太阳已经很高。窦子萍看着窗外说:“太阳出来了,又是一轮新的太阳。”

    对于薛仲乾,窦子萍知道他们的故事至少是中断了,至于很远的将来还会不会有接续谁也不知道。毕竟监狱有一道墙,薛仲乾在里边,窦子萍在外边,而时间在里边和外边同时流失。

    “如果我是他媳妇一定会等他。”窦子萍看着造型花哨的天花板说。

    “如果你是他媳妇,他一定不会进去。”

    “所以说没有如果。”

    “因为一生太短,又不能重来。”

    窦子萍把目光转向萌萌:“你现在挺哲学的吗?”

    “心灵鸡汤看多了。不过还真有点用,特别是对于你这种情况。”

    “不管怎么样,我会一直记得他。”

    “每个人心里都有个小别墅,住着曾经喜欢过的人和事。”

    “嗯。”

    “顺其自然吧。”

    “好吧。”

    那天是周末,爸爸又飞深圳了。萌萌吃过早餐就去会她的情郎,窦子萍在家里呆了一会儿,感觉实在无聊,就洗脸穿衣服走出家门。去哪呢?没有选择,她转身走向通往报社的路。

    因为是上午,办公平台上一个人都没有,窦子萍打开平台门,经过原来薛仲乾的工位,现在报社已经派了一位新主任,这个位置不再是薛仲乾的领地了。

    窦子萍放下包,坐在椅子上,她的心就像这个办公平台一样空落。

    打开电脑,有一封邮件提醒。窦子萍漫不经心地进到收件箱,可是当目光投到最上面一个发件人的位置时,她整个人都紧绷起来。

    那个地方明明写着两个字:王丽。

    王丽,哪个王丽?会是那个王丽吗?那个王丽早就被抓了呀!

    窦子萍让自己充分冷静。

    邮件有定时发送功能,如果是在被抓之前就写下这封邮件,她是可以在这个时候收到那个王丽的邮件的。可是那个王丽为什么要发邮件给自己?是不是又写了一些恶心的话来刺激她?那个苍白的像人偶一样的女人为什么总是缠着她不放?到底要不要看这封邮件?

    窦子萍坐了很长时间,她期待办公平台上能来一个人,万一看到什么不能接受的内容也好有个人可以分担,可是她又担心那内容与薛仲乾有关,如果涉及到薛仲乾,不管是什么内容都不能让这个平台上的人知道。

    在把可以想象到的内容都想了一遍之后,窦子萍把手放到鼠标上,她确定要知道王丽对她说了什么,因为她不仅是个普通女孩,还是个女记者。王丽是她这次采访的女主角,她必须要知道更多关于王丽的事,不管王丽说什么,都可以让她更了解王丽一点点。

    点开邮件,没有照片,全部都是文字,而且文字很长,开头是这样写的:没想到吧,我都没想到最后一封信会写给你。

    “确实没想到。”此刻窦子萍完全冷静下来,她要好好读这封信:

    “既然是写给你的,还是从薛仲乾谈起吧。

    认识他完全是命运的安排。

    我刚知道何慕在朝阳那边有女人的时候很生气,非常生气,以至于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出这口气。就在这个时候遇见了薛仲乾。

    那天正好是我值班,他急性阑尾炎发作到医院来,第一眼看见他我就感觉心跳加快。手术前本来应该护士给他做备皮,我把护士支开亲自上手。做护士这行这么多年,接触的人太多,活人皮和死人皮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可是一碰到他,我就控制不了自己。也可能是因为何慕背叛我,所以我也想背叛他,而薛仲乾正好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看到王丽讲碰触薛仲乾身体的感觉,窦子萍身上还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是个风流人物,一眼就看出我的意思。手术之后没多久我们就在一起了。他让我找到跟何慕一起没有的快乐,我忽然发现这样也不错,一边做何慕的老婆,随着他升官发财;另一边有仲乾在,他能满足我对男人的另一分渴望——

    我想对于仲乾来说也是一样,他知道我不会离婚,也不想让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因此他可以有台面上的女朋友,甚至可以结婚,在享受正常生活之外还有一个我,我能满足他别的女人不能满足的需求,我们在一起很快乐。

    可惜,后来他爱上你了,他变了,想过那种一般人的生活,不再需要我,我的好日子到头了。如果仲乾离开我,我就只能做何慕的老婆,而何慕又不止一次背叛我。仲乾可以有别的女人,但何慕不可以,他的一切都是我给的,他不可以用我给他的东西再给别的女人。我想到过离婚,想到过什么都不要,干脆和仲乾一起过日子算了。可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仲乾可不这么想,他不要我。

    是啊,我哪里争得过你,你比我年轻,比我漂亮,比我有见识。男人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年轻女人,他们20岁的时候喜欢20岁的姑娘,70岁的时候还是喜欢20岁的姑娘。我比仲乾大,和我做什么他不在乎,可是想让他娶我做老婆他怎么能干呢?”

    不知道为什么,窦子萍忽然觉得写这封信的那个女人很可怜。她似乎看到王丽那张苍白的脸,瘦弱的身子,有点神经质的大眼睛,还有在背叛与反背叛中挣扎的心。那个女人总是希望自己拥有很多很多,可实际上却一无所有。

    停了一下之后,窦子萍继续看下去。

    “就在这时候那个该死的女人来找我,想从我这儿敲笔钱,当时我就想宰了她,也是她提到的那件事勾起我心里的火,说到底是何慕害了我,如果他没和元华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我会好好做他的贤内助,夫贵妇容是我从小的理想,全都怪何慕,全都怪他沾花惹草,把一切都搞乱了!那时候我就下了决心:我不好也不能让何慕好,是他先背叛我,他活该!

    我跟那女的说可以帮她弄到10万块钱的时候,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本来就想让何慕着急上火,让他花10万块钱长长教训。可是他长了教训又能怎么样?我还稀罕他吗?不了,我不再稀罕他了,我们早晚得离婚,离婚之后还不是得把他和一半家产分给别的女人,想到这儿我又觉着亏得慌,亏大发了!那就干脆让何幕死吧,死之前把他那些相好的都给带走,省得继续危害社会。

    你得承认我做得不错吧,何慕确实被抓了,差点就被判了,对吧?我能成全他也能毁了他。他以为自己了不起,实际上还是在我的掌握中。我不想要他了就会把他毁掉,让他光着屁股来,也光着屁股走。谁让他先辜负我的。”

    此时窦子萍想起何慕对王丽的评价:一个自私的女人。他们都认为对方自私,自己无辜,结果还不就是这样,两败俱伤。

    “你是仲乾喜欢的人,我得不到他,这下他也得不到你了。是我害了他,我是有意这么做的,我让他看到肢解的尸体,他当时就吐了,狂吐不止。我说要么你告发我,要么帮我。他应该选择告发我,可是他选择了帮我。我觉得他还是爱我的。你说呢?

    正因为这样,当警察慢慢开始怀疑我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死活都不会说出仲乾来,但是我也不想让他和你在一起,我受不了。所以我才开车撞你,不是想撞死你,只是想把你撞残,这样他就不会娶你了。

    不过,我想告诉你的可不是这些,虽然这些事警察也不知道。关于感情的事我不想告诉他们,他们根本就不懂。只要把凶手抓了,把案子破了就可以交差,和他们说这些没用。

    现在我想告诉你另外一件事,这件事至今除了我以外没人知道,警察更是跟傻子一样,连出事了都没有察觉。”

    窦子萍的心又紧缩起来,有一种预感告诉她,王丽将要对她说的可能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