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4、让你来定我的生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3本章字数:3107字

    这个时候一位同事出现在平台门前,看到窦子萍大声打着招呼,窦子萍也只好抻长脖子和他说了几句话。等到同事消失在自己的工位,开始做他的事情以后,窦子萍长长呼出一口气。她想去弄一杯咖啡喝,又急于知道王丽要告诉她的事,纠结了一下还是没有动。人类的好奇心可以战胜一切欲望,窦子萍睁大眼睛,看向显示器。

    “你应该知道我最恨的人是元华,是她破坏了我的家庭,我的幸福,让我走到今天这一步。

    她去医院找我之后没多久,我发现自己也怀孕了。我想留下那个孩子,可是每次想到何幕跟那个女人也有过一个孩子,我就咽不下这口气。何幕越是表现出重视这个孩子,想要这个孩子,我就越是不想让他得逞,我要惩罚他,让他在一年内连着死掉两个孩子,而且以后也没有孩子。他不是一门心思想传宗接代、光宗耀祖吗,我偏不让他如愿!

    于是我做掉了那个孩子。

    可是做掉孩子之后我自己又特别伤心,特别痛苦。因为那也是我的孩子,我本来可以把他生出来,好好养大,看着他出人头地,结婚生子,可是现在我连看他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孩子是无辜的,一条小命就这么没了,我是他妈妈,是惟一爱他的人,你说,我能不恨吗?能不恨何幕,不恨元华吗?能不想办法为我的孩子报仇吗? 那我的仇人是谁呢?元华!

    我给元华寄去一瓶维生素和一瓶葡萄籽,都是进口货。寄件人那里只写了朋友,电话也是我胡乱编的,她只能看出是沈阳的朋友寄给她的。如果元华不贪心,就会把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扔掉,我跟自己打了个赌,赌她舍不得扔掉,也舍不得送人。她是个贪心的女人,连人家丈夫都敢要,还有什么不敢要的?结果我赢了。

    你是个聪明人,不然仲乾不会喜欢你。你不觉得警察太笨吗?如果不是黄小娟太贪心又回来找我,警察绝对不会想到抚顺那个丫头是我杀的,何慕也就出不去了,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在那个世界里见到元华了。可笑的是,元华也不知道她自己是怎么死的。

    现在你得承认我也是个聪明人吧?别看我讨厌你,我身边还真没有你这号人。有些事确实需要有人分享,可惜从来都没有人跟我分享过,我没有闺蜜,没有知己,即便是和仲乾也不能说这些。元华的事已经憋了太久,如果今天再不说,怕是要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里了。

    我可能随时都会进去,也不知道你收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是不是已经死了。没有人怀疑元华是自杀,自然不会有人问我元华的事,我也不会主动说,不想给那些警察立功的机会。不过我也知道,既然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你,也就意味着没有秘密了。

    假如我已经死了,就算你告诉警察也没有用,凶手和被害人都死了,他们绝对没办法插手,我们俩只能到那边了断。假如我还活着,你打算怎么办呢?我听说,像元华这种案子,如果突然有人跳出来说元华是他杀的,因为当时的证据都没了,很难断定,说不定那个凶手会因此活下来。毕竟我不太愿意去那边见到她们3个,那3个女人都太讨厌了。现在我又和自己打了一个赌,让你来决定我的生死,你希望我活下来吗?

    还记得我给你发的第一条短信吧:百日之内会有祸患,小心为好。如果从那个时候起你就远离薛仲乾,这些麻烦全都没有。可惜,谁也救不了谁,我一再警告你,你还是一直往前走。事到如今你也只能接受这一切。

    我们是冤家,下辈子再见吧。”

    那种阴森森的感觉再次包围了窦子萍,恐吓短信、恐怖娃娃、死老鼠、车祸、那些连绵不断的噩梦——全部都是电脑那端那个女人下的黑手,如今她又向窦子萍承认,不仅伍娇丽和黄小娟是她杀的,连元华也是她杀的!刚刚还觉得王丽有些可怜,现在窦子萍可不那么想了。

    王丽是个不折不扣的女魔头,为她犯下的罪恶承担责任是她惟一应该做的事。目前一切都很清楚,审判在即,假如不节外生枝,王丽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应该没有多少了,不管是为什么,杀人偿命总是天理。

    窦子萍关掉邮件,起身去了休息区,不用动脑子就给自己弄了一杯咖啡。

    窗外高楼林立,城市绿地正在快速被钢筋水泥侵蚀。即使是周末,马路上的车仍然那么多,那么挤。大家整天忙忙碌碌都在做些什么呢?站在这块被绿色植物遮掩的人造花园里,不由得就会想到薛仲乾,他们过去在这里逗留太多太久,以至于到处都有他残留的信息。

    “你还好吗?是不是一直都纠缠在过去之中?马上就要开庭了,这个案子将迎来最后的了断。我的采访也该结束了,真是一次刻骨铭心的采访。报社没有要求我写特稿,我也没有主动申请,过不了多久这个案子就会被人遗忘,但我不会忘掉它,我会写个东西出来,不管是小说、剧本还是报告文学。这是你给我布置的任务,一定完成。”

    窦子萍喝了一口咖啡,继续望着窗外。雾霾又开始起来了,天空变得更脏。

    审判的日子终于到了。

    这次审判可以算得上是本市一次盛大的审判。媒体人来了很多,一个原因是女杀手制造的连环杀人案能吸引受众眼球,另一个原因是媒体圈子里的兄弟成为从犯,很多与薛仲乾相熟的媒体同仁借机赶来再看他一眼。

    因为是公开审判,大审判庭里座无虚席。窦子萍早早就到了,仔细观察着现场,可是她没有记录,也没有拍照,只是用眼睛看,用心记。窦子萍发现与案子密切相关的人几乎都没露面,比如王丽的丈夫何慕、王丽的父母,还有黄小娟的丈夫赵大伟,吴娇丽的男朋友和她的室友。薛仲乾的家人到是来了不少,当薛仲乾出现的时候,他的家人都很激动。窦子萍只是远远看着,而且之后也不打算过去打招呼。

    王丽和薛仲乾并排站在前面。法官在走法律程序。窦子萍的目光落在王丽那消瘦的背影上。

    在开庭前两天,窦子萍接到何幕电话,说他被公司派到外埠工作,这次去的是吉林市。

    与第一次作为公司后备干部培养锻炼不同,这次算是降级使用,正好顺了现在公司老大的心意,眼不见心不烦。何慕接受这个安排,总比在总公司吊着强,而且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何慕也比较清楚地认识到,重整旗鼓并不容易,他的能力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强。留在公司好歹原级别保留,就算降职使用待遇还在。识时务者为俊杰,何慕告诉自己要卧薪尝胆,等待时机,再途大谋。

    尽管知道开庭时间,何幕还是收拾行李即刻出发。他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他不会再纠缠其中,对于他来讲明天更重要。在窦子萍听来,何幕仍然充满斗志,意气风发,满怀期待和憧憬。

    放下电话窦子萍想:两天后开庭的案子涉及到何慕的妻子和另外与他相关的两名女子,从某种意义上讲,她们都是因为他才会死于非命,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因为他而死的女人——元华。难道这些活生生的生命对于何幕来说真的无所谓吗?当午夜来临时他真的没有被噩梦缠绕吗?答案只有何幕自己清楚。

    终于到了宣判的时候,法官高声读出最后判决。薛仲乾被判有期徒刑7年。王丽被判死刑,但由于王丽涉及到另一个案子,暂不执行死刑。

    大审判庭里响起很大的议论声,对于这个结果大家全都没有想到。

    等到参加庭审的人慢慢散去。窦子萍才起身一步步走下台阶,走向房门。她得回报社去写稿子,这将是火凤凰宾馆系列案的最后一篇报道,当然签发这个报道的不再是薛仲乾,而是那位新主任。

    尽管强烈希望王丽从这个世界里消失,可是在最后时刻窦子萍还是找到法官,把王丽的邮件给他看。记者要尊重事实,这是窦子萍的底限,无论这个事实对自己怎样,她都不能无视,必须面对。

    法院大楼外面阳光灿烂,西北风带走了连日的雾霾,没有雾霾笼罩的沈阳也很美好,生活还在继续。

    转眼一个月过去,这个城市又发生了许多新鲜事。

    窦子萍向新主任申请不再跑政法线,换了一条民生线,跑自来水、煤气、供暖等。尽管采访内容不那么刺激,有点琐碎,窦子萍还是努力采访和写稿,因为不再有薛仲乾为她完不成任务而叽叽歪歪,她也就没有了不完成任务的动力。

    那天,因为等一个大面积停电的稿子,又搞到平台上只剩下窦子萍一个人。稿子写完传给出去吃饭的主任,主任说不用等他回信儿了,可以先走,有问题他再打电话。

    窦子萍准备关电脑,这时候跳出一个邮件提醒。

    还是看一眼再走吧。

    窦子萍打开收件箱。

    你猜怎样?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