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小人得志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0本章字数:3973字

    第六章:小人得志

    天香何许人也?天香是河门镇上一个草台戏班唱戏的,年青貌美,逢场作戏。她一甩水袖,一抛媚眼,一声“官人呀------”能迷煞许许多多男人。可惜出身低微,陷入戏班,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一心痴想有朝一日出人头地,苦于上天无门。

    甄三痴迷看戏,拜倒在天香的石榴裙下,多次妄想亲近天香,然而一个有心一个无意,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天香连理都没理甄三。此番甄三将天香介绍给甄家富,天香一听甄家富的名字眼睛一亮,能嫁给甄大老爷,这可真算得上是鲤鱼跳过了龙门,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

    “你说的可是真的,你保证没有骗我?”天香紧盯着甄三问。

    “天真地确。”甄三信誓旦旦地说,“你若真嫁了甄家富,得了天大的好处,可别忘了我牵线搭桥跑前忙后的辛苦。”

    “奴家不是这样的人呀------”天香一甩水袖,情不自禁唱了一句台词。

    甄家富见了天香,觉得非常满意,就是出身戏班,身份略为欠缺,走到外面说不响,上不了大的台面,毕竟他娶的是甄家的二太太。这些都为次要,主要是天香究竟能不能生养,若不能生养,还不如娶一位小家碧玉实惠。何况立马将天香带回甄家老宅,白凤英闹将起来也不好收拾。

    甄家富问天香:“你当真愿意嫁给我?看中了我什么呢?”

    天香说:“谁不知道甄家老爷家大业大,人品和善,心怀慈悲。我找了甄老爷后半辈子也算找到了依靠。像我们这样的人,谁不希望找个依靠呢。”

    甄家富觉得天香说的也有道理,比较实在。她想找个依靠,自己想找个女人为自己生养儿子,也算是门当户对了,意气相投了。但天香若是也不能生养如何是好,思来想去还是先不要领回家去为好,为自己留一条退路。

    甄家富警告天香:“我家里的太太很是厉害呢。”

    天香有点胆怯,说:“我好好敬重她,她也不会怎么样我吧,再说老爷你是要为我做主的。”

    甄家富说:“我们不如先留条退路吧,先不回甄家老宅,我在河门镇购一宅子,我们俩人过一段新婚的舒畅日子,待时机成熟了再回甄家湾,你看如何?”

    天香想想也好,不回甄家自由自在,只要有钱花,有安定的生活,她怎么样也无所谓。

    甄家富与天香在一起后,乐不思蜀,很少回甄家湾。甄三也不发竹签了,一天到晚在他们跟前忙前忙后,好像是甄家富的跟班,又好像是天香的忠实奴仆。天香也需要一个得心应手的手下人,里里外外一天到晚使唤着甄三,一刻也离不了,便让他在大门口小屋里安了一张床,暂时不用回甄家湾了。

    一天甄家富有事回甄家湾去了,甄三侍候天香吃了晚饭,坐在客厅里聊天,东拉西扯一番后天香困了,哈欠连连,说“睡吧”走进房间。甄三跟了进去,天香说:“甄三你进来做什么,我的房间也是你可以随便进的吗?你忙了一天难道不困吗,还不赶紧睡觉去。”

    甄三嘻皮笑脸说:“今天老爷不在,让我陪陪你,睡在你这儿吧。”

    天香变脸,喝道:“胡说,我好歹是甄家二太太,你不怕老爷知道了阉了你!”

    甄三跪下,苦苦哀求:“天香,我知道你是甄家太太,我是不可以碰你的,可我就是想亲近你,不能自己,你知道我很早很早就有心于你了。你好歹给我一次,也算了却了我平生最大的愿望。从今往后你虽然做了甄家太太,但你孤孤单单,总需要一个忠诚于你的手下人,我会像狗一样听你话。”

    天香想想甄三也真是可怜,一直喜欢自己却从没有机会碰一下,其实甄三远比甄家富年轻英俊,犹豫一下,甄三就将她抱到床上去了。事后天香不敢让甄三睡在身边,将他赶了出去,威胁他说:“你若将此事说出去,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甄三唯唯诺诺,边往外走,心里边说:“别看你现在神气,总有你求我的一天!”

    甄家富原本并无意将天香娶回家去,他想过个三二年,若天香没有怀孕的迹象,就将天香休了,大不了将现有的宅子送给她,自己再娶一位小家碧玉。没想到过了没多久,天香竟然怀酸作呕,害起了身子,这就像给甄家富注射了一支强烈的兴奋剂,高兴得手舞足蹈,忘了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他先是叮嘱甄三小心侍候,凡大门以外的事情由他全权负责,后又给天香卖了个叫作梨花的丫头,贴身侍候。后来天香身子显了,甄家富觉得再不能拖下去了,再拖下去不知会出现什么变数,就跟白凤英挑明了,将天香迎进甄家湾甄家老宅。

    后来天香生了儿子甄耀祖,白凤英去世,天香又成了正房太太,真可谓春风得意,鲤鱼跳过了龙门。甄三也跟着神气,尤其是白凤英去世后,甄三直着身子在甄家进进出出,再也无人敢于过问。

    天香在甄家大院也很无聊,虽说是正房太太,吆五喝六,所有人都迎合着她,听从她的调遣,但就是那么大的地方,前后几进房子看得多了也就厌了,实在没有新鲜的乐子。有时候甄三引着她去河门镇吃馆子,但她觉得河门镇也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河门镇能吃到的东西甄家大院也有,而且更加新鲜。有时候也看一二场戏,但她原本就是唱戏的,更加没新鲜感,觉得台上那戏子的唱功做功甚至还没有自己好,索然无味。一次她兴致所至,自己到后台化了妆,上台唱了一出梁山泊与祝英台,甄家富知道了很是不高兴,虽说唱戏有票友,兴致来了上台客串一段也为平常,但天香上台容易使人联想到她的戏子出生,有损甄家脸面,所以甄家富对天香说:“以后别上台唱戏了,你是甄家太太。”

    甄家富还是三天二头不着家,自从天香生了儿子,做了正房太太,对待甄家富的态度由处处迎合渐渐居功自豪。甄家富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也对天香腻了,又开始在外寻欢作乐。天香除了在房中睡觉,就在院中散步,甄家湾就这么点大的地方,就是河门镇该玩的地方也都玩过了,还有什么可以解闷的呢。

    一天甄三对天香说:“太太,现在正是春暖花开之时,闷在家里也无聊,闷得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不若抽空出去踏青,透透气。”

    天香说:“踏什么青呢,树上开着花,田里绿着苗,天天看见也没什么二样。”

    甄三说:“不如到风湖边去透透气吧,那儿水面辽阔、视野开阔,也许感觉大不一样呢。”

    天香想想说:“去就去吧,闲着也是闲着。”

    五十里风湖波平浪静,一阵阵细浪像绸缎上一道道柔和的绉纹,由远方铺展而来,微波荡漾;田野里大片油菜花开,金黄金黄金子般铺成一般,炫人眼目;岸边几株桃树桃花盛开,艳丽夺目。甄三在桃树下铺上一块油布,摆上随带来的酒菜、糕点、糖果。

    春风拂面,水天一色,头顶桃花朵朵,脚下细浪涌动,好一派春光弥漫,令人陶醉。天香与甄三浅斟慢饮,在陪侍前来的丫头梨花侍候下,半坐半卧于油布上,似痴似醉。酒过数巡,天香粉腮微红,情不自禁,摇晃着站起来轻移莲步,舒展歌喉,情真意切地唱了一段十八相送:

    书房门前一枝梅

    树上鸟儿对打对

    喜鹊满树喳喳叫

    向你梁兄报喜来

    甄三闭目摇首,合着节奏轻轻打着拍子,待天香唱完,许久才慢慢睁开双目,击掌叫好:“好呀好呀,妙哉妙哉,此情此景此歌声真是人间哪得几回听,太太的戏真是越唱越好了!”

    天香又唱:

    清清荷叶清水塘

    鸳鸯成双又成对

    梁兄啊------英台若是女红妆

    梁兄愿不愿配鸳鸯

    那天玩得尽兴而归,天香对甄三说:“想不到呵,荒郊野外,倒也别有一番情趣。你是不是早已探察过了?”

    甄三说:“那是难得去一次罢了,去得多了,就会索然无味。其实风湖畔只有一点野趣,并不好玩,有比这好玩一百倍的地方,不知太太去也不去?”

    天香兴奋地问:“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你说,还有什么不能去的地方呢。”

    甄三抬臂一指天边,说:“杭州西湖,你去过没有?”

    天香虽然唱戏跑过很多地方,但都是比较荒僻的小地方,像杭州那样热闹繁华的城市,草台班子是进不去的。

    甄三说:“杭州西湖天下闻名,山水一色,苏堤白堤,杨柳依依,桃花艳丽,隔株桃花隔株柳,花红柳绿。湖中三潭映月,游船点点,岸上游人如织,欢声笑意,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好不令人心驰神往呵!人生不到杭州去一次,岂不枉了为人一世。”

    天香叹道:“杭州虽好,人间天堂,但是太远了,如何去得呀!”

    甄三说:“说远也远,说不远也不远。河门镇坐船到杭州需要二天时间,来回四天,加上游玩时间,少是六七天,多则十余天。但若从河门镇坐汽车到嘉兴,只需半个小时,再从嘉兴乘火车到杭州,也就二个小时,统共半天即可到杭州,哪里又远了呢?”

    “你说去得?”

    “去得,千万个去得。”甄三说,“眼下老爷不在家,不知何时才会回家,太太正好抽空出去散散心。”

    天香点点头,说:“好,你去支钱购买车票,我让梨花准备行装,我们尽快动身,玩个二三天立马回来。”

    甄三说:“我立马准备,就是老爷知道了也不怕,太太出去散散心也是应该的。”

    天香不耐烦地说:“你无须多说,不提他也罢,提了他我更是莫名火起,他在不在我早已无所谓了,死在外面才好呢。”

    杭州确实好玩。游玩了一天,天香说:“真累呵!”

    甄三笑道:“累什么呀,今天就游了个西湖,而且还坐游船的呢。”

    天香问:“明天还有什么可玩?”

    甄三说:“还有很多,比如花港观鱼、柳浪闻莺、灵隐禅寺、岳庙、雷峰塔、玉皇山,龙井等等等等,慢慢玩吧。今天你先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打洗脚水,洗了脚睡吧。”

    甄三打来了水,搁到天香脚边地上,看了看天香。天香坐在床沿,身子斜靠着被垛,闭着眼睛不动。甄三笑了笑,蹲下身子,替天香脱了鞋袜,将她白嫩嫩的双脚放到盆里,轻轻地为她搓洗。天香很享受的样子,嘴里哼哼着,眼睛半开半闭。甄三为天香每个脚趾轻捏软揉了一遍,,又轻捏她圆润光滑的小腿,再轻敲膝盖,然后沿膝盖慢慢将手移到天香的大腿上,等甄三抱住她的身子,将手伸到她胸前衣服里的时候,天香猛然推开甄三,正色道:“甄三你干什么,你还想吃老娘豆腐不成,给过你一次你还满足吗!”

    甄三嘻笑道:“哪能满足呢,我恨不得天天将你搂在怀里,天天将你供在心里。”

    天香说:“你是利用我。有了我作你的靠山,你在甄家可以为所欲为了。”

    “天地良心,你就是我心中最美丽的神,你是我所有的一切。我为什么能在甄家呆下去,还不是因为有你在甄家,我一天也离不了你。”

    “你说的是真心话?”

    “千真万确!”

    “你若真心,你发誓。”

    甄三双腿跪下,举手过顶,说:“我对天香若有半点虚情假意天打五雷轰,让我来生变牛变马,永远不得超生!”

    天香听了噗嗤一笑,一根手指点着甄三脑门,唱了一句台词:“冤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