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浪里白条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1本章字数:4218字

    第十六章:浪里白条

    黄大水扑通一声跳进河里,水花溅了黄金山一脸。黄金山愣愣地瞅着河水发呆,他知道黄大水喜欢读书,没有书读心里难受,但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但凡他有一点点办法,他也十分希望儿子能继续读书,若能多识几个字,多懂一些为人处事的道理,长大成人后也能多一条安身立命的路。黄金山觉得自己太无能了,竟然连能让儿子多读几年书的能力也没有,太对不起儿子了。

    黄金山瞅着水面,许久不见儿子冒上来,心里急了。他从船头颤颤地站起来,目光四处搜索。黄金山捕鱼久了,积累了丰富的水上经验,他知道儿子在水下看不见人影,他只注意附近水面上的汽泡。较大的鱼潜在水底,水面上也会冒出一串串细细的汽泡,黄大水虽然年幼,但比鱼总归要大,而且鱼用腮呼吸,黄大水则用肺呼吸,不可能没有汽泡。可是令黄金山非常失望,四周一串水泡也没有。

    黄金山急了,双手圈住嘴,大声呼叫:“大水大水,你快上来!”

    黄金山的呼喊又急又响,小船附近几条小鱼受到惊吓,噗刺跳出水面,激起一圈圈细小的涟漪。

    黄金山停一歇又喊:“大水大水,读书的事再商量吧,你快快上来,千万别憋坏了身子!”

    远处水面哗啦一声,黄大水冒出水面,抬手抹一把脸上水花,冲黄金山嘿嘿地笑。

    黄金山脸上浮起宽松的笑容。黄大水挥动双臂哗啦哗啦游过来,就像一条浮在水面游动的鱼。

    黄大水游到船边,双手扒住船舷,甩去头发上的水珠,说:“不读书了,读书也没有用。朱无璋与刘邦都没有读太多的书,照样能成就大业。我好歹读了二年私塾,说不定也能做一番事业。”

    黄大水人小话大,说得信心十足。

    黄金山赞叹道:“我儿有志气!不过朱无璋与刘邦到底成就了什么大业,他们是哪个村的?”

    “无知,跟你说不清楚。”黄大水哗啦一声翻身上船,站到黄金山面前,问,:“你知道李逵鲁知深吗,知道武松武行者吗,他们也没有读多少书,可能还不识字呢,不是都成了世人皆知的英雄吗!”

    黄金山不知李逵鲁知深,不知武松武行者。听了儿子黄大水的话,不由低下头去,心里默默地说:“还是读书有用,还是读书有用呵!”

    晚上睡在床上,黄金山翻来覆去睡不着,妻子用脚踢踢他,问:“你这是怎么了,犯了心口痛病似的,唉声叹气一副愁苦样。”黄金山从妻子脚后爬过来,睡到妻子旁边,轻声说:“你心里合计合计,咱们省吃俭用,从牙齿缝里开始省,能不能再给大水读几年书。不管将来如何,读书到底是有用的。他才在寒山先生那儿读了二年私塾,就知道了朱元璋刘邦,还知道李逵鲁知深。你知道这些人吗?”

    黄金山妻子说:“不知道,这些人是做什么的,是河门镇上的人吗?”

    黄金山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听起来挺厉害挺有名的。还是读书有用呵!”

    黄金山妻子静了一会,忧心忡忡地说:“就算我们勒紧裤腰带,供他再读二年书也没有多大的作用,到那时读书读不出山,下苦力又不行,两头不着实,岂不是成了一个废人。”

    黄金山叹道:“说的也是呵,真是左右为难。”

    黑暗中响起一个声音,黄金山夫妇吓了一跳。黄大水嚷道:“你们别再嘀嘀咕咕,我不读书了,我跟阿爸学捕鱼。”

    第二天,黄大水早早起床,对黄金山说:“走,我跟你上船。”

    黄金山问:“你上船做什么?你在家别四处贪玩,帮我们理一下渔网就行了。”

    黄大水说:“捕鱼不会摇橹怎么行,我今天先学摇橹。”

    黄金山嗬嗬地笑起来,拍了下黄大水脑袋说:“你人还没橹绷高,能摇什么船。等长大些再学摇橹,现在还是在家理理渔网吧。”

    “哪我也要上船,看你摇橹,或者帮你吊绷吧。”

    黄大水坚持上船,黄金山拗不过他,让他上船了。于是一家三口在船上,妻子摇橹;丈夫撒网,有时在深水区也用滚钩;儿子吊绷,或者在船舱理渔网。傍晚归家的时候,黄金山在船头吆喝:“卖鱼哟,新鲜的鱼!”

    黄大水扯着稚嫩的嗓子叫喊:“卖鱼哟,活蹦乱跳的鱼哟!”

    黄大水一天中半天在船上,半天在水中。黄金山不允许他远离渔船,只准在周边活动,但渐渐地约束不住黄大水了,他越游越远了。仰泳、侧泳、潜泳,他无所不能,一个猛子能从河东扎到河西。动作越来越熟练漂亮,速度越来越快,水花也越来越小,在水里钻进钻出,犹如一尾活动在渔船周边的小水豚。

    一天大脚阿奶找到黄金山,向他借一下渔兜。黄金山问她借渔兜做什么:“你又不捕鱼,你要渔兜做什么,在碗里捞鱼用不着渔兜,用筷子就可以了。”黄金山开玩笑说。

    “你不知道哎。”大脚阿奶着急地说,“我到河埠头洗菜,把手上的戒指掉河里了。那是一枚红色的玛瑙戒指,虽不是十分的金贵,可是永生爸娶我时的彩礼。他回来不见我手上的戒指,是要埋怨我的。”

    黄金山说:“你用最小孔目的渔兜也兜不起你的戒指呀,只能兜起一些砖块瓦片。戒指那么小的东西,怎么能兜得上来呢。”

    “哪怎么办?”大脚阿奶一筹莫展。

    黄大水说:“阿奶,我帮你下河摸吧。”

    大脚阿奶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你小小年纪如何能够下水,出了事可不是开玩笑的。你还是阿奶我接生接下来的,是个带茶壶嘴的宝贝疙瘩。”

    大脚阿奶说着用手摸了摸黄大水的小鸟鸟。

    黄大水捂住裆部躲得远远的,说:“阿奶我能下水的,我经常下水的。”

    黄金山也说:“让他摸一下也行。河埠头那点水是溺不死他的。”

    大脚阿奶连忙说:“呸呸,什么死不死的,不吉利!”

    黄金山笑笑:“穷人家哪有那么多讲究。”

    黄大水下河摸戒指了。其实河埠头的水并不深。一米多的样子,黄大水人小,还是要没过头顶的。摸戒指用不着各种各样姿势的游泳技巧,黄大水扒着河埠头的条石,屏着呼吸,慢慢蹲下身子。他在水底下一通乱摸,但摸到的都是一些断砖碎瓦,还有一个碗和一只调匙。

    大脚阿奶焦急地在岸上等,许久不见黄大水冒头,心里有点慌,“大水大水,你在不在呵!”

    黄大水在水底下听得大脚阿奶的呼喊,声音朦朦胧胧,就像远处天边隐约的闷雷。黄大水哗啦一声冒出水面,手里握着碗和调匙。他将碗与调匙递给大脚阿奶。

    大脚阿奶紧张地问:“找到了吗,找到了吗?”

    黄大水摇摇头,深吸几口气,卜咚一声再一次钻入水底。他在水底还是只摸到一些刚才的断砖碎瓦,其余什么也没有摸到,他想若在水里睁开眼睛,像岸上一样看见东西就好了,那就不管什么细小的东西都能找到了。黄大水这样想着便把眼睛睁开了。水压迫眼睛他觉得涩涩地痛,就像眼睛里掉进什么东西似地不舒服。他使劲眨眨眼睛,再慢慢睁开,令他意外和兴奋的是能够看清近处的东西了。虽然模糊,但大至都有个轮廓。那绿色的水草,黑色的朽木,白色的碎瓷片都能分清。

    黄大水凑近水底细细搜索辨认,终于在一处薄薄的淤泥下发现一抹淡淡的红光,他伸手一抓,竟是一枚戒指。黄大水非常高兴,兴奋地一蹬双腿,哗地冲出水面。他高举着手中戒指,叫喊道:“阿奶是不是这枚,是不是这枚?”

    大脚阿奶接过戒指,高兴地笑了:“喔哟哟,阿弥陀佛,大水你真了不起,你的本事真大呵!”

    大脚阿奶笑呵呵说:“快上来快上来,我家刚包了粽子,阿奶给你拿粽子。”

    “我不上来了,从这游回去。”黄大水在水里说,“等以后永生回家了,我上阿奶家玩。”

    黄大水说完哗啦哗啦向家里游去,游着游着,他又想起了刚才水底看到的景致,重又钻入水底。他在水底不仅看水草烂木板,甚至还看到了一尾尾小鱼自由自在地在游动。黄大水想人若能像鱼一样在水底游动,那该有多么好呵。如此想着,黄大水真的并拢双腿,将双手背到身后,仅用身体的前后扭动在水底潜游。虽不熟练,速度也慢,但到底在像鱼一样前进。

    黄大水不停地冒出水面换气,他想这样太麻烦了,就到岸边摘了一截空心芦苇杆插在嘴里。他能在水底下换气了,于是扭动着身躯一直潜泳到自家河埠头,这才哗啦一声窜出水面,吓了小船里的黄金山一跳。

    黄金山问:“帮阿奶找到戒指了吗?”

    黄大水点点头,说:“阿奶要给我拿粽子,我没拿,游回来了。”

    黄金山问:“你在水底能游多长时间,我怎么一点没发觉。”

    黄大水答:“很长时间,半天也行。”

    黄金山笑着斥责:“你就吹牛吧。”

    “喏,”黄大水将空心芦苇杆递给黄金山,“嘴里插上这个,能在水底下换气的。”

    黄大水长到十岁,身子比小船橹绷高了,也学会摇橹了,有时黄金山妻子家中有事走不开,黄大水就跟着黄金山下河捕鱼。一次黄大水摇橹,黄金山在风湖深水区用滚钩。当时他用手扯着滚钩纲绳,感觉到纲绳深处有份量很重的抖动,于是慢慢将滚钩收拢。滚钩纲绳越收越短时,一条黑呼呼的庞然大物慢慢浮出水面,原来滚到了一条大青鱼。黄金山紧张得呼吸都停止了,为了怕惊动大青鱼,话也不敢说了,只是一个劲向黄大水摆手,示意他慢慢摇橹。

    黄金山不可能将大青鱼拎出水面,拖到船上,连船上的网兜都太小,兜不了大青鱼。黄金山握住纲绳一筹莫展。大青鱼吞了渔钩,纲绳拉紧后感觉到痛了,于是哗啦哗啦拼命挣扎,弄得一片水花。黄金山将纲绳一忽儿收紧一忽儿放松,尽量不刺激大青鱼,让小船跟着大青鱼走。他深知若是大青鱼死命挣扎,将纲绳挣断了,大青鱼就逃跑了,须得等它力气耗尽了,才能想其它办法。

    黄金山与大青鱼对持了半个多时辰,还是不能将大青鱼弄上来,一副滚钩被大青鱼弄成了麻花。黄大水更是从未碰到此种情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悄悄放下船橹,从船稍处摸出平日父亲修船用的一柄羊角榔头,轻轻地像一尾水老鼠似地下水。他无声无息地潜入水底,慢慢靠近大青鱼,用一支胳膊轻柔地搂住大青鱼,然后突然举起榔头猛烈地向大青鱼头部击去,一下,二下,三下------,大青鱼头部受到致命重击,慢慢停止扭动,整个身子横躺在水面。

    “快用渔兜快用渔兜!”黄大水叫喊。

    黄金山用渔兜兜住大青鱼。大青鱼太大,渔兜兜不下,一半在兜里,一半翘出兜外。黄大水双手托住渔兜底部,与黄金山一起发力,终于将大青鱼扔进了船舱。

    黄金山吁了一口长气,看了看大青鱼,说:“好家伙,怕有二十斤呢!”

    黄大水说:“我们快把它卖了吧。被我打死了,时间长了卖不掉了。”

    黄金山深思一下说:“一般小门小户吃不了,不会要它,我们去卖给河门镇上得意楼饭店吧,这么大的青鱼是能够有个好价钱的。快上船吧,今天你功劳大了,等卖了鱼,爸给你买生煎牛肉包吃。”黄金山嗬嗬地笑起来。

    黄大水说:“爸你摇橹吧,我在水里跟着游。”

    黄金山悠哉游哉地摇橹,小船一晃一晃向前驶去。黄大水在水中一忽儿在水面挥臂游泳,一忽儿在水底潜泳,有时远远地跟在小船后面,有时又在船舷左右冒出水面。小船像一尾硕大的大海豚,黄大水就像一尾紧跟母豚的小海豚,时隐时现,不离左右地向前游去。

    黄金山回眸一瞥紧随其后的儿子,心中充满自豪。殊不知,黄大水这一番水中本领,在他生命最危急的关头,拯救了他的生命。

    黄金山心中高兴,扯开嗓子嚎起小调:“风湖五十里哟------”

    黄大水从水中昂起头,不着边不着调地吼一句:“捕了大青鱼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