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无家可归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2本章字数:4029字

    第三十章:无家可归

    甄三率领二名家丁与一群老妈子,打开祠堂门,按甄家富吩咐,准备将祭祀物品归拢一下,该撤的撤下来。天太热,糕点容易发馊,水果容易霉烂,馊了霉了的物品必须立即撤下,依然供奉在列祖列宗面前,那是大不敬。太祖爷爷一旦雷霆震怒,别说他小小的甄府管家,那是连老爷甄家富也吃不消的。

    甄三打开大门,正准备指挥家丁老妈子收拾,却发现院中滚满了各色水果,大为惊诧,难道堆水果的佣人堆得不好,滚落下来了?这是哪个老妈子堆的呢,做事如此不经心,留她何用。想想不对,如果水果堆得不好滚落下来,也不可能滚得如此远呀,何况还有一道高高的门槛拦阻呢。总不可能水果像人一样跳过门槛,自己滚到院里吧。

    甄三正在纳闷,一名家丁惊叫道:“啊哟管家大人不好了,糕点也有人动过了,弄得一塌糊涂,昨天晚上有人进来过了!”

    另一名老妈子疑惑地说:“大门紧锁,围墙又是那么高,谁那么大本事爬得进来呀。也许是老鼠吧?老鼠偷吃糕点是常有的事。”

    二名家丁四处搜索,在供桌下发现了黄大水,大叫道:“管家快来,这里有人!”说着在黄大水屁股上猛踢了一脚。

    黄大水酒后酣睡,正迷迷糊糊间被惊醒,睁开双眼不明所以地注视着这一大群人,听得家丁大喊大叫,心中一悸,情知不妙,像装了弹簧般跳起来,两眼骨碌碌盯着甄三。

    家丁叫道:“这不是黄金山的儿子吗,你小子好大的胆子,竟敢扰乱祠堂,太祖爷爷是要生气的!”

    黄大水一看大事不妙,拔腿就往门外逃。他也没有明确的逃跑目的地,他已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他流浪到哪儿,那儿就是他的家。

    甄三大喝一声:“哪里逃,还不与我快快拿下!”

    家丁心中暗忖今天这小子若被甄三拿住死定了,即使不死也得脱层皮。何况扰乱祠堂甄家富也不会放过他,于是在拦住黄大水时侧了侧身,提腿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喝道:“你小子哪里跑!”

    黄大水擦过家丁身边,一溜烟飞奔而去。

    二名家丁在黄大水身后咋咋唬唬地叫喊:“你小子往哪里逃,你小子往哪里逃!”却并不追赶,只顾拿眼睛往甄三这边看。

    甄三跺脚大喝:“混帐,还不与我快快追赶,将他拿到老爷太太面前治罪!”

    二名家丁嗫咀道:“那小子跑得快,滑得像条泥鳅,早没影子了。”

    甄三不死心,心想若捉不到黄大水没法向甄家富交代,便提了一根木棍,紧追不舍。追到张记铁匠铺门前,终于追上了黄大水。甄三欲揪住黄大水后衣领,不料黄大水一把挥脱了破褂子,甄三的手指只在他后背上留下一条白印子。甄三紧赶几步越过黄大水,然后回身拦阻,抡起木棍辟将下去。

    甄三这一棍辟下去,黄大水凶多吉少,不死也得腿断胳膊折。

    甄三抡起棍子还未来得及辟下去,手臂被一个人举手执住了。那人是谁,便是张记铁匠铺的张铁匠。张铁匠人高马大,皮肤黝黑,站在甄三面前犹如一座黑铁塔。他的双手挥舞惯了十八磅榔头,臂上的肌肉像一只只小老鼠般上下窜动。张铁匠的手捏住了甄三的手腕,甄三哪里还能动弹得了。

    甄三举着的手动弹不了,便怒吼:“张铁匠,你这黑铁鬼,你想打抱不平不是?你若想打抱不平,与我到老爷太太面前去打!”

    张铁匠将黄大水拢到自己身后,放了甄三的手腕,赔着笑脸说:“管家大人不必发怒,我哪里敢打抱不平呢。我看着管家大人满大街追赶一个小孩,实在有失管家大人的风度。若有人背后议论管家大人以大欺小,仗势欺人,不但失了管家大人的面子,也失了甄府的面子,不如放过他算了,也是管家大人的慈悲。”

    甄三暴啸:“张铁匠,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是犯了塌天大罪,能随便放过他吗!我放过他了,老爷太太能放过我吗!”

    张铁匠不解,问:“这么小的孩子能犯什么大罪,惹得管家大人雷霆大怒?”

    “他扰乱祠堂,偷吃祭品!”

    张铁匠说:“那祭品祭过了祖宗以后,不是要给乡里众邻分吃的吗,以示恩泽乡里。那他吃了一点也不为过呀。”

    “能随便吃吗,你滚开!”甄三推了张铁匠一把,张铁匠纹丝不动。甄三重又操起木棍,喝道,“张铁匠你让不让,你不让别怪我不客气,连你一块打!”

    张铁匠这一次没有捏甄三的手腕,而是握住了木棍另一端,一使劲将木棍扯下来扔进了路边水沟里。张铁匠说:“管家大人别在这里使横了,追打一个小孩子毕竟有损你的名声,也有损老爷太太的名声。依我之见,你还是赶快回祠堂去整理一下吧,千万别让老爷太太知道了。若是老爷太太知道了,他们再怎么责怪黄大水也无济于事,恐怕你这个管家也脱不了干系。你想想你是管家,连祭祀大典这样的大事你都没有管好,老爷太太能不生你的气吗?”

    甄三见张铁匠拦在中间也抓不了黄大水,再说真如张铁匠所说,即使真把黄大水带到甄家富面前,难道甄家富就不责怪自己了吗。要紧的是得将此事在甄家富面前隐瞒下来,连家丁和老妈子都得封了口。在这里与张铁匠纠缠还不如回祠堂处理事情,时间久了有多嘴的禀报甄家富,自己反而被动了。

    于是甄三对张铁匠和黄大水喝道:“你们听好了,此事没有完,老子回头找你们算帐!”说完拔腿奔祠堂去了。

    张铁匠望着甄三去远,呸了一口,伸出大手拍拍黄大水脑袋,将他引进铁匠铺。张铁匠坐到凳子上,让黄大水站在自己面前,问:“你以后到哪里吃饭?”

    黄大水说:“不知道。”

    张铁匠又问:“你以后打算如何生活呢?”

    黄大水还是摇摇头:“不知道。”

    张铁匠想了想说:“以后你跟着我打铁吧,我给你吃饭。”

    黄大水说:“我会游泳,我会捕鱼,我不会打铁。你给我吃饭,我也不会打铁。”

    张铁匠哈哈大笑,在黄大水脑袋上拍了一掌,叽笑道:“小赤佬你是煮熟的鸭子嘴硬,不会打铁你就跟着老子学。学会了打铁以后可以挣钱,挣了钱娶老婆生孩子,给黄金山传宗接代。”

    黄大水瞥一眼铁匠铺内硕大的铁墩子,以及靠墙摆放着的大铁锤,嘀咕着说:“我抡不动大铁锤,要不我给你砸小铁锤吧。”

    张铁匠严肃地呵斥:“胡说!小铁锤是师傅用的,难不成你还企图夺了我的班。师傅的小铁锤敲向哪里,徒弟的大铁锤便砸向哪里,这也是胡乱用得的吗!你抡不动大锤没关系,十八岁以后再抡吧,现在你先给我拉风箱。你拉好了风箱就有饭吃了。”

    黄大水便拉风箱。铁匠铺的风箱摆放在墙角,人家的风箱都二个风眼,张铁匠的风箱却有四个风眼,大得犹如一口小棺材。风箱出风口接一节竹筒,连接到铁匠炉子下端进风口。风箱呼哒呼哒一响,炉子里的火苗便努力地往上一蹿一蹿。靠近煤块的火焰呈红色,上面的火苗便是蓝色的了。张铁匠系上厚厚的围裙,用火钳夹出一块通红的铁块,放到铁墩子上,举起铁锤猛砸,火黄色的铁星子溅得满屋飞舞,有几颗弹到黄大水身上。黄大水吓了一跳,“嚎”地一声惊叫。

    张铁匠嗬嗬地笑,说:“叫个卵,明天穿件厚点的衣裳。”

    张铁匠的风箱上端比黄大水的人还高,风箱拉杆也齐黄大水的下巴了。黄大水拉风箱非常吃力,他拉出来的时候双手握把,使劲往后拉,瘦弱的胸脯和肚皮尽量往前挺,十二根肋骨根根凸显。他往前推的时候背脊拼命往前弓,连脚后跟也踮起来了,瘦小的屁股蹶得老高。他就这么一推一拉地拉风箱,就像猴子摇舢板,吃力又滑稽。

    张铁匠问:“苦吗?”

    黄大水不语。

    张铁匠说:“人世三大苦,撑船、打铁、磨豆腐。你小子已经吃二样苦了,要不再送你去磨豆腐,世间的苦都吃尽了,你就长大了,就成为真正的男子汉了。”

    吃饭的时候,张铁匠把二个大白馒头与一碗稀粥放到黄大水面前,说:“把它们都吃了,不许有一点点浪费,那是粮食,苍天赐给我们的。”

    那二个馒头实在太大了,黄大水吃了一个吃不下了,嘴巴停止了咀嚼。张铁匠眼睛从碗沿上方瞄了瞄黄大水,用筷子指指馒头说:“把它吃下去!”

    黄大水放下碗,说:“吃不下了。”

    张铁匠也放下碗,伸出胳膊一使劲,胳膊上的肌肉鼓起拳头大小,说:“看见没有,这就是吃馒头吃出来的。你若想长大,你就把馒头吃下去。你若吃不下,我拿铁钎子给你塞进去。每顿二个馒头一碗粥,一个都不能少!”

    张铁匠每隔数天,就要去河门镇一趟。他把成品的镰刀、锄头、火钳等铁器装在一个大竹篓里,背到河门镇上出售。若是顺手,心里高兴,他便会买二个包子带回来,给黄大水吃。那包子里面是肉馅的,很鲜,黄大水很高兴。

    张铁匠去河门镇了,铁匠铺停止作业。黄大水有空玩了,在甄家湾到处游荡,逮蟋蟀捉蝈蝈,无所不能。

    甄三从祠堂回来,觉得肚子咕噜咕噜作响。这几天没日没夜操持祭典累了,再加酒喝多了,大鱼大肉吃多了,拉稀。走到半道上憋不住了,甄三弓着腰东张西望,发现路边有一个露天粪缸,也没加盖,里面的大半缸粪便臭不可闻令人作呕。甄三顾不得许多了,也无法再讲究,撩起长衫坐到缸沿上。肚子轻松了,甄三却站不起来了,他身边没有草纸。甄三毫无办法,他想总不能从长衫上撕一块布下来擦屁股吧。正在甄三引颈张望的时候,到处捉蝈蝈的黄大水走了过来。

    甄三大声喊:“喂,黄金山家那个小赤佬,你过来你过来。”

    黄大水瞥了甄三一眼,说:“我不过来。我过来了你方便打我是不是。”

    甄三说:“这次不打你。其实上次我打你也是假打,吓唬吓唬你罢了。你是犯了一点小错误,很小的错误,不就是偷吃了几块糕点吗,小孩子犯错玉皇大帝也会原谅的。你过来我跟你说个话。”

    黄大水走到甄三面前,距离一丈远,说:“你的话我不相信,你总是骗人。”

    甄三甚至露出了一点笑,说:“我骗你做什么?我骗别人也不能骗你呀。现在你帮我一个忙,帮我去拿几张草纸。”

    黄大水说:“我拉屎从来不用草纸。”

    甄三问:“哪你用什么?难道从来不擦屁股?”

    黄大水说:“草纸要用钱买,我用树叶。”

    甄三无奈,想想树叶就树叶吧。说:“那你帮我去摘几片树叶。你帮我摘了树叶,待会我给你吃糕点。”

    黄大水就去摘了几片树叶。他心里非常讨厌憎恨甄三,就是甄三到家里让父母下湖去捕金色鲤鱼。若父母不下湖捕金色鲤鱼,就不会碰到雷阵雨;若不碰到雷阵雨就不会翻船;不会翻船父母就不会去世;父母不去世自己就不会到处流浪。这一切都是甄三造成的,黄大水恨他。

    黄大水摘了几片树叶递给甄三。

    甄三讨厌树叶,怕树叶上有灰,甚至有毛毛之类。甄三接过树叶,低头细心地整理树叶,察看树叶上是否有不洁的东西,或者小虫子之类。此时黄大水趁甄三不留意,突然弯下腰,双手抓住甄三的二只小腿部,使劲往上一掀。

    甄三猝不及防,惊恐地啊啊惨叫,一个仰面朝天,扑嗵一声倒入粪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