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篇 抗争 第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29本章字数:2588字

    十八

    和孙六约定的日子到了。天成要陪张石去丹戎班兰,他说知道路了,能自己去。天成怕他一天赶个来回时间太逼,张石说已经看好了有家出租脚踏车的店,交了定金,自己会骑车,走个来回没问题。

    天没亮,天成就做了竹筒蒸饭让张石带上,说,自己做的省钱。张石说:叔你想得真周到。他很感激,心想:天成叔一辈子都勤俭,这就是劳动人民的本色。

    张石骑单车,日头刚升到半山坡就到了孙六的亚答屋,孙六说你怎那么快,前些日子我已经跟巴力里的几个老客说了,让他们赶大集来我这,没想你那么快就到,我这就去集市看看有谁出来就叫他过来。

    孙六领几个矿工来了。岸东办学堂的新鲜事很快就传过来,丹戎的矿工甚至也知道学堂也让矿工去听先生的课,所以他们早想看看这位先生是什么样的人,何况人家还是特地赶来与他们相会的。一路上,他们就问孙六,先生见他们这些没人要见的矿工,难道也要在丹戎办学堂?听说先生是替矿工说话的。一边说就到了孙六的亚答屋前,人呢?

    看到菜园里一个人躬身在松土、浇水,孙六忙说:先生,哪敢劳你?张石说:叫我张石就行了,我在农村也是干活长大的。他抬头看,来了五个人,就过去打招呼,彼此互通了姓名,便坐在树根上谈开了。热带雨林地区的高大乔木的根多是板根结构,露出地面有几十公分高,像一片片立着的木板,当椅子坐很合适。

    张石先了解一下他们几位在矿里呆多长年头,每月能挣多少,生过病没有。然后说:像孙六哥,干了一辈子,最后没力气了,干不动了,就叫你走,两手空空,怎么过日子呀?他们叹了口气:都是这样呀。张石说:这是不合理的,就要向巴力讨公道。孙六说:谁能听你说?我去讨过,白挨了打,巴力头哪会给钱?算盘噼里啪啦的打,咱也不懂,他说扣这扣那,早没了。

    张石说:咱们算算一笔账:每个矿工每天至少须挖4立方米锡泥,除去假日,一年算实做300天,共完成1200立方米以上,每300立方米可以淘出锡沙5担多,这样,一个矿工一年就生产了20担以上的锡沙。谁知道每担锡沙值多少钱?值187盾。也就是说,每个矿工一年干活就出3740盾。但是矿工一年所得的工资是多少?他们说:最多也只百几十盾,最少的只70多盾。张石说:公司给矿工的伙食费每天是0.24盾,每月是7盾左右,一年大约是85盾,大家算算看,红毛每年从每个矿工身上赚去多少钱?至少有3600多盾!咱们很多矿工干了几十年,创造的利润就无法计算了,可是,全落在矿主手中。所以,向矿主要回你们应该得到的,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孙六恍然大悟,说:张先生,你这一说,我明白过来了。我们矿工一辈子的血汗全让矿主吸干了。张石说:老哥你这句话说对了!其他人也说:先生你这一点拨,我们心里亮堂了,可是,怎么跟矿主要?张石说:大家要团结,也就是说得抱成团,要有矿工自己的组织,大家心要齐,决定一件事,就一起做到底。他们都问:什么组织?张石说:组织矿工劳工会。大家可以先分头去串连,让更多人知道。

    他们谈到过了响午才走。孙六端出一锅粥和几个番薯叫张石一起吃,那是早上吃剩的,他一天只做一次,一次分三顿吃,早中晚全是它了。张石说:我这里带饭来了。他拿出天成给他做的竹筒蒸米饭,还温和,用刀破开竹筒,里面的米饭整整齐齐呈圆筒型,里头还有肉和芥菜腌成的咸菜,一股肉菜香就扑鼻而来。张石说:一起吃这个。说着,分一半给孙六。孙六只好吃了,直说:真香,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

    下午,又来另一拨矿工,张石又跟他们谈到日头西下。临走,他们问他什么时候能再来,张石说在岸东每天要给孩子们上课,只能星期天来,矿工们说,那么我们就把休假放到星期天了。张石答应一定来。

    在回岸东的路上,天忽然暗下来,风一起,雨就下了。热带地方,一下起雨就是倾盆大雨,张石不敢停留,因为停下也没地方躲雨,只好加块地踩车,到天成的粥铺,已成了落汤鸡。天成直怨自己没想到给他带把油纸雨伞。那时的雨伞只有油纸雨伞,伞骨是竹子做的。

    以后张石星期一至星期六在岸东上课,星期日就去丹戎跟矿工谈话。虽然带雨伞,也经常被淋得一身湿透,他却无怨无悔。几次下来,矿工们都把他当知心朋友,有的轮不到自己说话,来听听也高兴。

    岸东和丹戎的矿工都成立了劳工会,成立那天,矿工们燃放鞭炮,喜气洋洋。下一步,张石说应该向矿方提出合理的要求,由大伙讨论哪些是与自己切身利益关系最大的又被忽略的。矿工们议论开了,集中了几条:增加工资,增加粮食定量、改善伙食;每个巴力设医院,医院要有一定的医疗设备和药物,矿工得病必须给予治疗,医疗费不能高于矿区外的收费;加强劳动的安全措施;因事故死亡或受伤至残的矿工,矿方应予抚恤;矿工脱身后,应按其在矿区的劳动年限给“太平粮”(当时还没有“养老金”这个词)。张石还加了一条:尊重矿工的人格,不准随意打骂矿工。

    以上几条劳工会通过后,张石便用毛笔写在纸上,写了两张,一张贴在岸东巴力办公室门口的墙上,一张贴在丹戎巴力办公室门口的墙上,落款各署上各自的劳工会。

    矿方当然不当一回事,巴力头看后只是嗤之以鼻,说:新坛子装老酒,我看的多了。

    他把那张纸撕了。矿工们早有准备,大家行动一致都不开工了。岸东和丹戎都没人上工,这还是第一次。消息传到新路和玛纥,那里的矿主害怕波及到本矿,如果全都采取统一行动就麻烦了,新路和玛纥便封锁矿区,不准矿工放假也不准请假。矿工们便议论纷纷,猜测一定是发生了大事。

    巴力头用鞭子抽打的老方法催工人上班,工人不怕了,和管工们对着干,有些管工反而挨了打,双方僵持着。巴力头还想抓几个领头的开刀,被红毛制止了,这位从欧洲新来的矿主知道如今是四十年代了,与世纪初不一样,欧洲工人都要求尊重人格、工伤赔偿等福利,亚洲工人也不再是奴隶,与其闹罢工矿主受损失,不如做出一定的让步,使得矿区秩序稳定。

    于是,双方开始谈判。劳工会派出几位代表都是大伙选出来的,他们重申那几条要求,最后竟然被接受了。干满一年的工人工资由每天的0.24盾提高到0.45盾,粮食定量每月增加到28斤,过中国的传统年节有肉吃,其他的要求也给予一定的考虑,已经脱身的矿工一次性发给一定的“太平粮”。

    这可是巴力里有史以来矿工们的胜利,大伙欢呼拍手称快。张石跟大伙说:这件事表明,咱们的合法权益也要通过抗争才能实现,而要抗争就要团结、拧成一股绳。孙六获得了他应得的那份“太平粮”,直向张石称谢。

    张石照旧上课,照样每星期日骑单车去丹戎。晚上,他就在灯下看子芸寄来的报纸,有时候还给远望辅导,教他华语官话、教他念英文。远望很好学,张石教的他都能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