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篇 抗争 第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29本章字数:4336字

    十九

    1941年2月8日,日军偷袭美国海军基地珍珠港,重创美太平洋舰队,拉开了太平洋战争的帷幕。

    1941年12 月25日香港沦陷,东南亚的局势随之紧张起来。德国人在欧洲战场大举进攻,有迹象表明日本法西斯的扩张野心还继续膨胀,人们担心日本人的下一个目标是占领资源丰富的东南亚。

    邮差又送信来了,天成留给了张石。张石拆开来看,写着:

    二哥:店里繁忙,大哥要你见信后半个月内务必回家。芸

    哦,这是要他回星加坡的信,而且很紧急,一定是上面有新任务了。张石跟天成说了,老鲁要他回星加坡,他安排好这里的事就要动身了。天成沉吟了半响,说:本来舍不得你走,有你在这里,矿工们才有了主心骨,不过,让你回星加坡一定有要事,你就去吧。这里也有了一些骨干,你放心。哦,石头,叔我有事相托,不知道可以吗。张石说:叔你说吧,咱俩还有什么不能商量的。天成说:这几年亏得你把大望(家里还习惯叫原来的小名)带出个人样来,他也懂事多了,这里小地方,长不了见识,我想要是方便的话,你把大望带去星加坡,把他交给老鲁,让他干啥都行,让他摔打摔打,你那年离家才十五,大望也十五六了,可以出去闯荡。

    远望从小在集市跟邻居闽南的孩子玩,会讲闽南话,他跟他母亲讲本地话,跟他父亲和阿公讲客家话,所以会讲几种语言。张石想了想,说:我看可以,路上我们俩还有个照应。

    张石在学员中找了个能接替他的成年人来教孩子们,还去了丹戎向矿工们道别,嘱咐大家劳工会不要散,坚持下去,有事大伙一起商量,遇事要团结。诸事安排后,把没用完的蜡纸、刻笔、油墨等物留给接替的人。张石带着远望离开岸东,天成和望洋一再嘱咐远望要听石头叔的话,到星加坡,要听老鲁的安排,多问多学。远望应着。

    两人抵达星加坡是张石收到子芸的来信的第十二天,没有超过信中规定的时间。张石把远望交给老鲁,说:这是我天成叔的大孙子,十六岁,叫远望,会讲普通话、闽南话和客家话,还会印尼话,会认一些英文单词,他很能干,种菜锄地养鸡挑水样样能。老鲁看这孩子长得粗粗壮壮,人也机灵,说:好。我们需要培养一个跑外的交通员,让他跟印刷厂老徐,由老徐给他派活,让他多跑跑,先熟悉熟悉环境,多接触一些人。又对远望说:你阿公在这里很不错的,我相信你也像你阿公一样。

    老鲁把子芸叫来,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子芸一看到张石,喜出望外,老鲁没等他们两人互相问候便立即对他们二人说:香港沦陷后,东南亚局势急剧变化,上级指派你两人接受一项很重要的任务,必须立刻行动。老鲁的神色非常严肃,张石和子芸立刻感到任务非常重要,因为他没等张石喘口气便说这番话,张石就知道形势紧迫。

    老鲁接着说:我先宣布一件喜事——经过组织上的考察,同意子芸同志加入组织,我和张石是你的介绍人,从现在起,子芸同志,你要服从组织的安排,你所做的一切都和人类的解放事业紧密联系在一起,你还有什么意见吗?这个消息来得很突然,子芸完全没想到,她很兴奋,两眼激动得发亮,她立刻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了。

    老鲁接着说:为了让你们两人能更好地完成新任务,组织上决定,从现在起,你们就结成夫妻。他们二人都吃惊到微微张着嘴,虽然两人已经定情了,可是两人从来都没敢想要成家要一起生活。张石想到目前的形势,怎么可以谈婚论嫁呢?便说:等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再谈个人的事。

    老鲁说:组织上考虑了必须这么做才能更好地让你们完成任务。就这么定,时间紧迫,不要再说了。下面我给你们讲一下你们的任务。原来我们有一条通过香港的秘密通道,这是孙夫人宋庆龄和何香凝女士支持的,南洋华侨的捐款买了抗战物资之后都是从这条秘密通道运往大后方,香港沦陷后,这条秘密通道被日本人掐断了,这样,上级要求我们从缅甸通过滇缅公路开辟一条新通道,保证支援抗战物资畅通。

    说到这里,张石两人完全明白开辟这条通道的重要性。老鲁接着说:你们的任务就是去开辟这条通道。两人都感到意外。老鲁说:这个任务很艰巨,组织上考虑到你们二人都会英语,派你们去最合适,所以你们要结成夫妻,便于掩护。

    老鲁拿出一张缅甸地图,指给他们看:这是缅甸首都仰光(Yangon),顺着公路往北去,这是缅甸北方最大的城市曼德勒(Mandele),从这里有条公路通到与云南接壤的穆塞(Muse),那是一个很小的村庄,从穆塞再往前走不多远就是云南的瑞丽江乡,物资运到这里有人接受,你们的任务就完成了。瑞丽江乡是傣族景颇族集居的地方,国民党的势力相对比较弱,日本人也还管不到,当年红军长征经过滇西南留下一些力量,长期隐蔽在群众中,所以那里有我们的人。你们到仰光之后再去曼德勒,到曼德勒,子芸你去华侨小学教书,你的任务是协助张石。张石注意招聘广告,有一家福安医药公司招聘人,你去联系,那里有我们的人。老鲁拿出两本护照说:已经给你们办好护照,你们的名字就改用护照上的名字了。老鲁又对子芸说:子芸,去拿行李,还有我给张石准备的,前几天让你把你的钱全部从银行取出来换成英镑,你全带上。老鲁的语气完全没有协商的余地,表明情况紧急。

    子芸走开后,老鲁单独对张石说:和你们同行还有七名技工,是司机和维修工,是从优秀华侨中选拔的,他们都愿意为抗日救国出力。在路上你不能找他们,他们会到达指定地点,名单在这。老鲁拿起椅子背上一件乳白色西服上衣,翻出前襟里面有个接缝处,是个活口,从接缝处拿出一张折叠的小纸片,展开来,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他说:这是名单,只能你一人知道。他还吩咐:除了这批同志,还有十几位已经到达,名单在这。老鲁又翻出西服裤脚的折,从内里的一个活口拿出一张折叠的纸片,说:这是其他名单,也是只能你一人知道。这是组织机密,你要用生命保管它。这些同志会帮你运送物资,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张石点点头,明白这个任务的分量。老鲁给张石一个信封,说:这是五千英镑,你带上。张石立即说:不,组织上经费很困难,我自己会设法。老鲁说:这是南洋华侨的捐款,给你带去买药,主要买抗生素和消炎药,还有药棉、纱布、消毒水等前线急需的医药用品,必须抓紧运送。你们两人的生活费子芸的工资就能对付,买药的钱以后还会寄到你那里。这条通道畅通后,往后还会有很多华侨志愿人员包括医务工作者会从那里去延安*。

    *据史料记载,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滇缅线上牺牲的南洋华侨支援祖国志愿

    人员有三千多人。

    子芸把行李拿来了,她穿了件镶边的旗袍,很合体,略施薄妆,显得楚楚动人。老鲁说:你们马上换好行装,老鲁指那套西服让张石换上,车已经在后门等候,送你们去码头,这是两张去仰光的船票,再过一个多小时船就开。

    张石穿上乳白色西服,系上领带,脚踏白色皮鞋,完全变了另一个人。老鲁摘下自己腕上的手表,说:戴上,你需要。又说:这里的形势也很严峻,从码头和机场每天都挤满英国官员可以看出来,政府部门的官员都在撤离。这里到处都有日本暗探,你刚到还没引起注意,所以让你赶快离开。而且,缅甸那里任务很急迫,我们的战士在前线受了伤,都等着药呢。老鲁把手按在张石的肩上算是向他道别,张石明白这只手的含意太多太重。张石和子芸没有再多说什么,就走了。

    在后门,他们遇见匆匆回来的老何,他低着头进来,张石和他擦肩时二人都察觉到对方,老何站住了,说:是你!刚到?张石说:嗯,马上要走。问话和回答都很简洁,但双方却心知肚明,老何用一只手抓住张石的手臂,另一只手用力地搂了他一下,两人就分别了,谁都不再多问。

    一个多月后,老鲁收到缅甸的来信,上写:

    大哥:母亲需要的药已经寄去,请放心。见过表哥,他生意还顺利。小妹在

    小学教书。勿念。

    二弟

    老鲁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看完信,他把它烧了。外面,传来防空的警报声一声比一声高。

    连日来,英国人撤离星加坡的人数不断增多,能上飞机的是大官和他们的家眷,携带家眷的小官只能在码头排队坐船。老百姓人心惶惶。

    这是1942年2月初。

    子芸走后,老鲁和许可耕两人承担起原来她做的工作,老鲁还要安排一些人隐蔽或撤退,忙得顾不上吃饭,他不时咳嗽,老胃病又不时地犯了。许可耕担心地叫他注意身体,他总是摆摆手。

    已经是午夜时分,稿子都发排完了,许可耕叫老鲁去睡,老鲁还在办公室等一个电话,没接到这个电话,他睡不着。

    电话铃终于响了。老鲁抓起来说:是我......哦,好,你辛苦了。电话是老徐打来的,老鲁安排他负责把陈嘉庚先生送到西边小码头,小艇带陈先生撤去印尼。*放下电话,许可耕看到老鲁的眉宇舒展了,陈先生的小艇安全开出了。

    *据印尼苏北归侨黄书海主编的《忘不了的岁月——“九二0”事件六十周年纪念特辑》

    里记载:1942年2月3日晚,陈嘉庚乘坐小艇撤离新加坡,在苏岛登陆,之后流亡爪哇,隐蔽在玛琅。引者注:“九二0”事件是指1943年9月20日,日军在苏北进行大逮捕,杀害华侨抗日组织骨干十余人,还有上千人被逮捕,在集中营遭严刑拷打而死的达百余人。

    雨下得很大,街上积的水已没过脚背。原来终日都很热闹的百货公司如今门可罗雀,街上也少有行人。战争的阴云笼罩着星加坡,这个南洋最繁华的城市也在风雨飘摇之中,更那堪大雨的冲刷。老鲁撑把油纸雨伞,淌着水,鞋和身上都湿了。他匆匆地走着,不时警觉地看看前后左右。屋檐下有个人站在那儿不动,帽檐压得很低,老鲁便拐进另一条小巷,再转弯,把他甩掉了。他从小巷穿进报馆的后门,看看后面没人,便进去了。

    老何在办公室里打着电话:……文件要销毁,你马上得离开。老鲁进来,头发上还落着雨滴,他来不及擦拭,就对老何说:日本人要向南洋大举进军,星加坡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情况紧急,你今晚必须撤离,快艇已经在西边小码头等着,大码头很乱,走不了。

    老何欲言又止,老鲁明白他是为刘玉担心,便说:刘玉已经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你先去苏北,那里有人接你,过些时候,我会安排刘玉去找你。老何问:你呢?老鲁说:还有一些同志还没撤离,我不能走。这个联络站没有暴露,我必须留下,我走的话,日本人会怀疑。你现在就走,老徐在后门等你,把你送去小码头。

    天很黑,雨还下着。小岛的西边海岸因为有礁石,没建成正规的码头,很冷落,从这里出发却比较安全。几个人影陆续上了艇后,小艇就向南边的马六甲海峡开去。黑色的波涛在船舷两边涌动,小艇在波涛中上下颠簸,好像随时都要被波涛吞没一样。

    小艇开出不久,星加坡方向就传来刺耳的飞机急速飞行的声音,接着,便是轰炸声和爆炸声的巨响,艇上的人不由地看着星加坡城区的方向,那里火光冲天。小艇加速在海上行驶……

    第二天是1942年2月8日,日军占领了星加坡。

    天亮之前,浓重的雾气笼罩着海面,什么都看不见,小艇抵达苏门答腊东岸北部的勿拉湾,这样的天气有利于隐蔽。原来驻守的荷兰人都跑了,驻防空虚,小艇上的人上了岸,几位华侨来接他们。有人把老何带去棉兰*。

    * 同上书记载:巴人(王仁叔)和郁达夫等人乘电动小艇,2月6日夜,在日军 飞机大炮的轰炸声中离开新加坡,次日清晨安全抵达苏北海岸。

    1942年2月8日,三万日军在星加坡登陆,英军投降,星加坡升起膏药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