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老子玩死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20本章字数:3084字

    不久之后,审讯室大门再次被打开,叶凌峰正在奇怪席梦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过当看到进来的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脸色不太好看的男人时,叶凌峰便眼睛微微一眯。

    “来者不善啊。”

    啪!

    一个记录本被用力的拍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叶凌峰跟着吓了一跳,便听男子轻喝道:“录口供!”

    “这位师兄,刚才我不是已经录过了么?”

    王立胜听叶凌峰这么说,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随后愤怒道:“录过怎么了,录过了也还可以再录!”

    “这,那刚才录的怎么办?”

    “刚才录的都不算,现在我们重新开始。”

    刚刚席梦因为接到了紧急案件已经出勤了,手头上的事情只能交给手下去办,这个过程中却直接把叶凌峰给忘了。

    这下可好,王立胜因为自己那点妒忌心,已经打算要治治这个不长眼的傻小子了,“竟然敢跟女神说这么多话,那就是找死!”

    “师兄,我怎么没听说过口供还有录两次的?”

    “你说什么?”已经在心里面幻想席梦对他刮目相看的王立胜听到叶凌峰这话,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我说,我不会再录一次的,我没有这个义务。”

    王立胜脸色一沉,心想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这小子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一不做二不休,把枪掏出,“嘭“的一声,直接拍在桌子上,“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胆子很大,我叫你录就得录!”

    叶凌峰眼睛一转,不看桌子上那把枪,反而盯着王立胜的眼睛,硬生生扯出一个笑容来,“师兄,你这是威胁。”

    “我就是威胁又怎样?”王立胜被叶凌峰看得有点心虚。

    “不怎样,不过你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在看着,这样不太好吧?”叶凌峰耸耸肩,抬手指了指墙上的摄像头。

    王立胜只是看到叶凌峰的动作便感觉胸闷气胀,倒吸一口凉气,一股被玩弄的羞辱感使得他顿时恼羞成怒,脸色涨红,死死盯着叶凌峰, “你给我等着!”

    将手枪一收,记录本拿起,便愤怒的甩门而去,他已经决定了,一定要让这个让他难堪的小子知道厉害。

    “师兄慢走,师兄不送。”叶凌峰挥挥手,满脸笑容。

    “叶凌峰?”王立胜刚走,门口的位置上出现了庄晓梦的身影。

    叶凌峰微微怔神,“你怎么来了?”

    “我已经录完口供,警察说我可以走了,不过我看到你还没出来就过来看看,你怎么还不走?”

    “可能暂时走不了了。”叶凌峰耸耸肩,脸上有点无奈。

    “怎么会这样?”庄晓梦的脸上顿时出现了惊讶的表情,心里纠结着,有点内疚。

    “没事,没事,你先回去吧,我很快就能出去了,只不过席队长认识我,所以留我下来叙叙旧。”

    庄晓梦明显不太相信叶凌峰的话,不过看着他一脸轻松的样子,应该也没有太大问题,但这怎么说都是因为她报了警才这样的,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

    “这样吧,我先出去,到时候想想办法,这是我的电话,你收好,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要第一时间打给我。”

    庄晓梦很认真,眼中有着担忧,叶凌峰不想她太过着急自己的事情,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让女人担心呢,虽然现在还没泡到手。

    “行,你先出去吧,只要我出去就会马上给你打电话,说不定还能一起吃个早餐呢。”

    看看时间,也已经是凌晨了,不过警局里面因为这一起斗殴事件而加班加点,一片忙碌景象,庄晓梦看了下外面,随后觉得应该只是警察还没弄清楚事情才让叶凌峰留下的。

    再听叶凌峰给她一个小小的承诺,便终于放下心来,“那好吧,记得给我电话。”

    庄晓梦的关切没来由的便让叶凌峰感觉心头一暖,脸上挂着笑容,认真道:“一定。”

    庄晓梦走了,王立胜后脚就进入了审讯室,一双眼睛就像毒蛇一样,死死盯着叶凌峰。

    “想不到警花姐姐手里还有这样一号蠢货。”叶凌峰心里冷笑道。

    “叶凌峰,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

    “警官,没搞错吧,我怎么可能犯罪,我可是良好市民呀。”叶凌峰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整个人都站了起来。

    王立胜却没有发现,叶凌峰这个状态下,随时可以给他来上致命一击,不过叶凌峰不打算那样做,要是真那样做了就没意思了。

    “你还敢狡辩!”

    王立胜怒目而视,整个人就像被激怒的公鸡,一只在叶凌峰眼里很可笑的公鸡。

    “官字两个口,我可说不过你,不过凡事总得有点真凭实据不是么?”叶凌峰摊开手掌说道。

    “好,就凭你这句话,我也会认真调查,不过,既然你现在是嫌疑犯,我就得按程序走一次,现在,请你到看守所呆几天吧。”

    看守所呆几天?这个蠢货还真是什么都敢做呀,叶凌峰不想惹麻烦,但也不怕麻烦,既然他敢做,叶凌峰就敢去,到时候倒霉的指不定是谁。

    “警官,希望你这是秉公执法,毕竟我可是个良好市民,如果有人发现你滥用职权的话……”

    叶凌峰的话只说到一半,王立胜就明白什么意思了,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哼,那你就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走吧!”

    面对充满怨恨的眼神视若无睹,这样的蠢货很多,叶凌峰不会跟这种人计较。

    被王立胜亲自押上警车,然后带离警局,再到了看守所,所用的时间不过二十分钟,到了之后,叶凌峰被安排到了一间监房,里面暂时关押了十几号人。

    “现在你的物品都被暂时没收了,这是你的生活用具,进去吧。”

    接过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叶凌峰便装作看不见王立胜眼睛里面的那一丝得意,直接走进了这个气氛有点不太对劲的监房。

    脚步刚刚踏入,监房的铁门便‘嘭’的一声被快速关上,王立胜的声音这时候飘了过来,“好好活着。”

    这声音只有叶凌峰能听到,不过却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反而嘴角泛起了一丝讥讽,“一定如你所愿。”

    轻飘飘的回了一句,叶凌峰走入了黑暗中,王立胜却是心头一怒,差点骂出声来,但还是硬生生的止住了,最后看着叶凌峰的背影冷笑道:“狂妄自大的家伙。”

    砰!

    外面的铁门关上了,在王立胜的关照下,这里面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人来检查。

    偌大的空间,就只有监房顶上的一个小灯泡泛着微弱的昏黄灯光,在这圈暗淡的灯光下,突然从外面涌进来十几号人,围住了叶凌峰。

    “小子,新来的吧?”

    仿佛没有看见围上来的人,叶凌峰摇摇头,嗤笑一声,“这么老土的台词,就不能换点新鲜的吗?”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昏黄灯光下,叶凌峰的表情和吐出来的一句话,瞬间激怒了刚才说话的人。

    “我劝你们现在就给我让开,老子要睡觉了。”叶凌峰一脸困意,伸了个懒腰。

    “这可是你自己找死,这就怪不得我们了!”最后一个字落下,十几个人已经扑了上来,拳脚相加。

    叶凌峰叹息一声,打架多不好,要是用这个时间来泡妞多爽呀,一口气呼出来,叶凌峰后发先至。

    眼神凌厉一闪,面对其中一人一拳击出,快速回缩,然后再次一拳,竟是在数秒之内击出了六拳,而且拳拳到肉!

    闷响之后,便是扑通几声,最先扑上来的人眼睛大瞪,张大着嘴巴不断吸气,眼神恐惧之极。

    而后面的人只是愣了一下,继续扑上来,叶凌峰只有再浪费一点时间,快速踹了几脚,轻喝一声,旋回转身,几次凌厉攻击之后,十几个人全部趴下。

    叶凌峰看着这些拼命弓着身子,捂着肚子的家伙们,摇摇头,“就你们这帮蠢货,还敢来教训老子,真是浪费老子的时间。”

    当叶凌峰躺到床上之后,十几个人竟是同时发出一声惨叫,那压抑了许久的声音同时呼出,竟是震彻了整个监房。

    而在监房四周,不管是值夜的,还是附近监房的,听到声音的人都同时打了一个寒颤,“妈的,肯定是那个新来的遭殃了。”

    第二天的一大早,叶凌峰习惯性的五点半起床,伸了个懒腰,然后便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整个人猛地跳了起来。

    “我靠,你们想吓死我呀,一大早的跪在这里干嘛,老子又还没死!”

    领头一人正是那个魁梧男,此刻他的脸皮正颤颤发抖,面对叶凌峰便带着哭腔道:“老大,我错了,我,我张老二有眼不识泰山,都是那个叫做王立胜的条子给逼的。”

    十几个人同时点头,跟着张老二一起脸色惊慌的看着叶凌峰。

    “哦?原来你们是受人指使的?”

    看着十几个人又是连忙点头,叶凌峰有点意外,只不过考虑到自己那几拳几脚下去,可都是要害部位,虽然不致命,但那种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这几个家伙,是被打怕了呀,“既然这样,我希望你们能帮我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