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今晚上你是我一个人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20本章字数:3212字

    叶凌峰现在脑子里面一个神秘的身影一晃而过,随后感觉那个身影越来越清晰,到最后定格之后,却是席梦的面孔,不由一阵愕然,‘呃,怎么会想到她了,不过也有可能,得防着点才行,毕竟自己对她曾经揩过油,到时候说不定就要想着报复自己。’

    这般想着,叶凌峰便起来四处看了看,最后发现,似乎没什么特别的情况,也就放心得又躺到床上去了。

    倒是看了看天色,感觉这戏应该也演得差不多了,该来的人也来了,钱也收到了,于是喃喃自语道:“真不好玩,这事就这么完了,糟了,我好像没有请假。”

    这才想起来,任健那个家伙,要是抓住自己的把柄肯定不能放过的,“妈逼的,这次肯定会被任健这个贱逼给整。”

    看来普通人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呀,只是暂时没有找到更好的,也就先勉强得干干这个文职,要是能给个美女做做贴身保镖神马的,啧啧,那绝对的直接撂担子不干了。

    于是叶凌峰就拿起电话,给任健打了过去,现在也基本上是下班时间了,不知道任健会不会接,结果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这个任健还接得挺快的,“队长,是这样的,我现在有些情况要……”

    “哦,你是叶凌峰吧,这样,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再过来上班了。”

    叶凌峰这么一听,立马暗道一声糟糕,这个任健还真是要公报私仇了,“队长,不是,你听我说,我这是出了点意外,我这……”

    “好了,叶凌峰,你给我听着,这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这是上面下来的决定,你不用解释了,你犯的错误太多,已经没法再保你了,不过我已经为你争取到了这个月不扣你的工资,我这也做得仁至义尽了,先就这样吧,结算剩余工资的时候会通知你的!”

    电话那头接着传来了忙音,不用想也知道,任健这个贱人肯定得意洋洋,心情舒畅的,叶凌峰心头被这个贱人堵了一下,“这尼玛,躺了一天得了两万块却丢了工作,这算福还是祸?”

    刚刚才感叹着世事无常的叶凌峰,手机便响起了一阵铃声,“咦?难道是那个贱人打过来了?”

    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王泽美的电话?

    叶凌峰立刻就想到了那个饥渴的美人,那一晚上就因为一个电话,将自己晾在了一边,可恶呀,就是不知道找自己什么事呢,“难道这个娘们又饥渴了?”

    按下接听键,那边却响起了一个让他感到很意外的声音,“老弟呀,昨晚招呼不周呀,竟然让你回去宿舍了,哎呀,你看我真是……”

    孙建仁的声音传了过来,叶凌峰就知道王泽美将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处理得很好,没有将自己给暴露,“老哥,你可别这么说,你已经招呼得我很好了,主要是你要照顾好我姐,我就这么一个姐。”

    “哎呀,泽美真是有一个好弟弟呀,你放心,我孙建仁保证,决不让你姐受委屈了,对了,今晚上我想跟你见个面,跟你聊一下这个,这个‘人贱’,对,就是‘人贱’。”

    叶凌峰来了精神,自己刚刚被任健给开了,立即就有人帮他出气,这是老天都在帮自己呀。

    只不过听着孙建仁对任健的称呼,他有点想笑,不过憋住了,这个任健起的名字还真是,孙建仁其实名字也挺奇葩的,自己的叫的很好,却把任健的名字给叫成了‘人贱’。

    叶凌峰也懒得纠正了,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唉,难为老哥这么上心了,谢谢老哥这么看得起我这个弟弟。”

    孙建仁那边一听,别提多高兴了,立即拍板道:“好,老弟,老哥不看得起你,还能看得起谁,今晚上我给你再个摆一桌,尽心缘酒家吧,你可别迟到啊。”

    “好,弟弟我一定准时到。”

    约定了时间之后,叶凌峰也直接出院,没有打任何的招呼,这样一来,就算席梦再来的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没有事,还能让她内心多一丝内疚,这样刚才那令她气愤的事也能暂时消淡下来。

    ‘哎呀,这样做是不是太不道德了,到时候如果席梦找来了,是不是要留个纸条。或者告诉下值班护士什么的,说自己没啥事,只是出去透透空气而已。但为了能泡到这个警花,那还得再忽悠她一次,让她再担心下。’叶凌峰这样想着,他现在要做的是用一切方法,务必使这个大美女、大胸警花,成为自己的女人。

    随后,叶凌峰在预定的时间到达了预定的地点,尽心缘酒家。

    由于已经跟服务员打过招呼,叶凌峰进去之后,直接有人问了一句,就带着他来到了一个房间,进去之后,便看到了孙建仁和王泽美亲密的挨在一起。

    叶凌峰嘴角微微一翘,“老哥,老姐!”

    “老弟,你可来了。”两个人一起迎了上来,孙建仁先一步揽住了叶凌峰的肩膀,王泽美则是偷偷的给了叶凌峰一个暧昧的眼神。

    叶凌峰当做没有看见,只是跟孙建仁一阵称兄道弟的,“老哥呀,真是想不到你人这么好,唉,我姐要是能一直跟着你,那她不知道是多大的福气呀。”

    王泽美听着丢了个嗔怪的眼神过来,叶凌峰却只看着孙建仁,这个局长大人的脸上满脸红光,这个马屁拍得那叫舒服,“老弟,来来来,先别多说了,咱们走一个。”

    叶凌峰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孙建仁除了名字起得不好外,其实对自己人的话还是很不错的,不难猜出,这孙建仁是个山东汉子,只不过体型长得不太像。

    “好,那就走一个。”

    一杯酒下肚之后,感情似乎都能被拉近,孙建仁跟叶凌峰简直无话不说,越说就越投机,比之昨晚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边的王泽美只能一个人喝着闷酒,也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对了,你们交警大队那边的那个协警队长叫什么来着?”

    “任健。”

    “对对,就是,哎,贱人就贱人嘛,还非得叫‘人贱’,起个名字都起错了,难怪这人这么不知分寸,也不知道谁家养的,到处咬人。”

    孙建仁这话可是直接把王泽美给逗笑了,叶凌峰脸上也露出了会心的笑意,看着孙建仁深恶痛绝的样子,就知道他对这个饥渴的王泽美是怎样疼爱有加。

    “老哥,我们不提他了,扫兴,来,咱走一个。”

    “好好,不提不提,这个贱人说起来就让人来气。”

    几杯酒过后,孙建仁还是提起了任健,他说:“老弟,你觉得我应该怎样处理这个事情?”

    叶凌峰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老哥,其实这种人就是害群之马,一切还不是看你嘛,我是没有这个能力。”

    孙建仁哈哈一笑,一拍桌子,便道:“好,既然这个人这么让人深恶痛绝,那我就找那边的领导打声招呼,把他给撸了,位子让给你坐。”

    叶凌峰微微一怔,没想到呀,孙建仁竟然会这么安排,看来自己还是取得了孙建仁的信任了,不过想了想,他突然觉得,其实离开了大队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老哥,实话跟你说吧,我今天刚被他给撸了。”

    “什么!他敢?”

    孙建仁的反应超乎叶凌峰的想象,他的表情看起来真不像假的,“老哥,您别激动,千万别激动,我的事是小事,您的身体可是大事,我呀,其实也刚好不想干了。”

    “你不想干了?也好,也好,不用整天在那个死气沉沉的地方,这样,明天我就给你安排一个工作。”

    孙建仁这听到叶凌峰对他的关心,别提就有多感动了,感觉叶凌峰就跟亲兄弟一样,似乎比王泽美还更重要了。

    “老哥,先不说我做不做,就凭您这句话,我就觉得您绝对是一个好领导,人民的好公仆,还是我的好大哥,我先干为敬!”

    叶凌峰说罢,一仰脖子,将酒喝完,孙建仁更是激动,这可不是简单的马屁了,因为跟叶凌峰关系的上升,这听进去就是一种鼓励,一种肯定,一种表扬呀。

    “兄弟,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也干了。”

    王泽美简直无法看下去了,但转念一想,看着叶凌峰频频给孙建仁灌酒,或者是想弥补昨晚的遗憾,便脸蛋腾地一下红透了,娇嗔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叶凌峰。

    酒足饭饱之后,叶凌峰也确定了下来,不想再回去交警队了,想要在这边逗留几日就回家一趟,而任健也只不过是离开之前,顺便借别人之手清扫干净的臭鱼烂虾而已。

    这一次,孙建仁没有让王泽美送他回去,因为家里面的母老虎回来了,当然,这个还是王泽美告诉他的,现在他正坐在王泽美的车上。

    “坏人,昨晚把你给冷落了,不过,为了弥补你,今天晚上我是你的。”

    叶凌峰其实没往那方面想,不过既然送上门的菜了,不吃就可惜了嘛,“嘿嘿,你个小美人,怎么每天都这么饥渴呢?”

    “呸,你才饥渴了,还不是因为,看到你这强壮的身材,我的好哥哥。”

    看着王泽美咬唇挤出的妩媚模样,叶凌峰也有点控制不住下面的家伙了,虽然在席梦的帮助下释放了一下,可现在又被王泽美给挑起了欲望之火了。

    下车,上楼,这一次叶凌峰不想有人打扰,手机关机,电话线拔掉,将王泽美往床上一扔,便扑了上去,“美人,等会我让你多叫几声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