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老爹被打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21本章字数:3158字

    “这……”吴小蝶将叶凌峰扶了起来,被叶凌峰这么一问,便是眼神一暗,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叶凌峰他爸看到这样,一阵紧张,立即抢着说道:“没事没事,儿子,我就是做工回来的时候摔了,唉,年纪大了,眼睛都看不清楚咯。”

    叶大明的演技太拙劣,叶凌峰根本不相信,刚才在外面听得清楚,二老一定有事情隐瞒着自己。

    “我刚才在外面已经听到你们说的话了,你们就别瞒我了。”

    吴小蝶愣了一下,相信了叶凌峰的话,随后叹了口气,正想说话,却又被叶大明拉了一下,“胡说什么,你妈正要给我打洗脚水呢,我说了是自己摔的就是自己摔的,你就别管了,既然回来了就好好陪陪你妈。”

    “老爸,你怎么就这么固执,算了,我不问你了,妈,你跟我出来,你跟我说到底是谁干的,我干死他!”叶凌峰知道他爸固执,可不知道他竟然会在这样的事情上面这么固执。

    “不行,叶凌峰,我一天是老子你就得听我的,我不让你管你就不能管,就是你拉着你妈出去也没用!”

    叶大明说完之后,一下子气给憋着了,一个喘不上来便剧烈咳嗽起来,吴小蝶吓了大跳,赶紧给叶大明拍背,叶凌峰站在原地,看得着急上火,可他爸太过固执,一阵无力感从心底升起。

    “唉……”

    吴小蝶看着叶凌峰这个样子,心里也很伤心,拉着叶凌峰到了门口,便是一阵苦口婆心的。

    “儿子,你就别问了啊,好好在家呆几天吧,我们都这么一把年纪了,也就这样了,你还年轻,还有大好的日子等着你,我们不能因为这事把你再给连累了,你懂吗?”

    叶大明的强硬,叶凌峰始料未及,这个老爸还是那么固执,看来从二老身上是问不出什么来了,妈的,别让老子知道是谁干的,不然老子让他好看!

    “好吧,不过,老爸现在这样,必须得送医院去,如果你们不让,那就是我不孝。”

    吴小蝶一阵黯然, “儿子,我们家哪来那么多钱呀,大不了我上山找点药材回来给你爸敷一下吧,这个情况,你爸就算去了医院,大概也不能下地走路了。”

    叶凌峰皱眉,回头便看到他爸正警惕的看着他们,不由叹口气,心中一片愧疚,老子真他妈不孝呀!

    “不管老爸能不能再下地都必须去医院,妈,钱的事你就别管了,既然我回来了,那肯定就是我去想办法的,我现在就去叫救护车。”

    叶凌峰正要打电话,可手上却被他妈给一把抓住,以为他妈这也不让,正疑惑间,他妈便激动道:“好儿子,我的好儿子,我也不坚持了,主要是你爸,只要他答应了,救护车就不用叫了,正好你二审家的牛叔是拉客的,他可以载我们一程。”

    “好,我现在就进去说服我老爸。”叶凌峰一阵激动,看着他妈点头,便径直往屋里走去。

    到了床前,叶凌峰便比他爸更强硬的态度说道:“老爸,既然你不让我管你的腿是怎么弄的,那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不然我直接找村长问去。”

    叶大明一惊,张了张嘴,一下子哑巴了,看了眼吴小蝶带着殷切的神情便颓败道:“好吧,你说就是了。”

    叶凌峰心中大喜,“你的腿不能再拖了,必须跟我去医院,钱的事你别管,我来解决,我们现在就走!”

    叶凌峰说完,叶大明便瞪大了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心中一暖,眼泪水便从眼眶涌了出来,吴小蝶因为叶凌峰的话而激动得哭了出来,下一刻,二老便是一个重重叹息,一个嘤嘤不止,二人相拥而泣。

    看到这个场面,叶凌峰这个作为儿子的人,心头酸涩难忍,一阵阵的刺痛让他红了眼眶,“妈的,老子发誓,不管将来如何,一定要让老爸老妈过上好日子!”

    这一晚,叶凌峰将他老爸送到了医院,隔壁家那位牛叔所谓的拉客车,其实就是一个破旧小四轮,不过看着还行,起码能送到医院也没有散架。

    将他爸安顿好之后,叶凌峰直接塞了几百块到牛叔的手里,“牛叔你可别推迟,这是你应得的,我已经听我妈说过了,这段日子我爸可是多得你的帮衬了。”

    “别,别,你这话说得就见外了,咱们可是邻居,这都是应该的,照你这么说的话,我还欠了你爸好大一个人情呢。”

    这个牛叔是一个黑瘦的汉子,人不高,但长得结实,为人喜好打抱不平,不过后来年岁大了也就收敛了,但现在他这么一说,叶凌峰倒是觉得奇怪了,一般情况都只能是别人欠他人情,现在怎么自己老爸让他欠人情了?

    “牛叔,你说你欠我爸人情?”

    牛叔一惊,意识到说漏嘴了,赶紧瞎编道:“是呀是呀,前阵子呀,我们家不是漏水么,你爸又是帮忙,又是给我借钱的,要不是他,我们家的房子可就倒咯。”

    叶凌峰这是越听越觉得蹊跷,刚还听说自家的房子还是牛叔帮忙修的呢,现在怎么倒过来了,肯定有问题,“牛叔,你可别跟我打马虎眼了,我家房子都是你帮忙修的,是不是你跟我爸在工地上一起被打了?”

    叶凌峰的话音落下,牛叔便是被吓了一跳,张开嘴巴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这人太老实了,说谎都不会,叶凌峰心想猜得应该没错,赶紧追问。

    “牛叔,我看你就别瞒我了,快说,如果不让我知道,你知道我这当儿子的,不能帮我爸的话,我是有多窝囊呀!”

    “这,好吧,不过你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不然你爸那里……”牛叔一阵无奈。

    “牛叔,你放心,尽管跟我说,我叶凌峰是什么人你总该知道吧。”

    牛叔在叶凌峰的请求下,还是慢慢道出了实情的原委。

    原来叶凌峰他爸因为他常年在外,也没有多少钱寄回来过,家里的日子也不好,于是他爸就决定跟牛叔一起上县城的工地打工,本来干的好好的,但就在半个月前,当他们去要工资的时候,那老板随便找了个借口不发工资。

    别人的都拿到手了,唯独土坡村出去的人一个也没有拿到,这下可麻烦了,很多人就靠这点钱过日子呢,于是土坡村的人都去讨要工资,那老板不给,还找人来打人了,冲突中,他爸替牛叔挡下了一顿打。

    就这样,牛叔没什么事,但他爸两条腿就是被那些人打的,骨头当时就裂了,进医院呆了几天,可医药费根本支付不起,又跑回了家里。

    听到这里,叶凌峰已经气炸了,“王八蛋,这他娘的还有王法了,电视上不是天天说严打么,怎么这个王八蛋就没人弄他?牛叔,你告诉我,那个王八蛋在哪里住,老子弄死他!”

    “阿峰呀,我看你还是别去了,那些人都有势力,虽然你说那什么严打,可咱这地方偏僻呀,上面也管不着,你爸的意思就是不想你出事呀。”

    看着牛叔一脸着急,叶凌峰拍拍他肩膀,脸上轻松笑道:“牛叔你放心好了,这次回来,我可是有所准备的,就咱们的县太爷还是我朋友呢。”

    “真的?”

    叶凌峰看牛叔一下就被唬住了,神秘一笑,“当然了,我骗你做什么?”

    在叶凌峰的忽悠下,牛叔还真是又把那王八蛋的地址告诉了叶凌峰,“好,牛叔,我爸就拜托你了,我去去就回。”

    牛叔点点头,叶凌峰正准备离开,却不想,这时候病房内响起了叶大明的声音,“我不治了,我不治了。”

    “怎么回事?”叶凌峰一皱眉,赶紧冲进去病房,这一眼便看到挣扎着要离开的叶大明,还有旁边一脸着急的吴小蝶,站在病床前的,是一位娇滴滴的护士,她的手里正拿着一张单子。

    叶凌峰一看这样,便暗道一声糟糕,上前两步,一把夺过单子,看了一眼,上面一长串的数字,这是医药费总预算,大概是三万多,难怪了。

    “爸,你坐下,妈,你把老爸给摁着,别让他跑了,不就三万多么,我有钱,美女,借一步说话。”

    叶凌峰一声轻喝,他爸还真被唬住了,而他妈更是连连点头,直接照做,这小护士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样子也明白,给钱的肯定是眼前的男子,便跟着叶凌峰朝门外走去。

    “对不起了,刚才让你为难了。”

    护士点点头,感觉叶凌峰还挺有礼貌的,“没事的,我理解你家人的心情,不过,如果大叔的脚治下来的话确实要那么多,后期的费用倒是可以缓一下,不过前期的话,你可能还是得要交上来一万块,就今天的话,最少也要两千。”

    “好,我都交,现在正好就带了两千,你先帮我拿过去,晚一点我再把钱送过来,你看这样行吗?”

    护士接过钱,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赞叹道:“行,我帮你把钱交过去,回头给你张发票,大叔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好福气呀。”

    叶凌峰被说的不大好意思,便点点头,“那谢谢了。”

    “好的,不客气。”

    看着转身离开的美女护士,叶凌峰目光不由自主的在那护士服绷紧的突臀上扫了一眼,“胸大臀翘,孙翘翘,啧啧,这名字还真是贴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