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找贪色老板算账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21本章字数:3146字

    “好了,医药费的事情我已经搞定了,爸你就安心治病吧,妈你可要看好我爸了,我现在要出去一趟。”

    二老对视一眼,从对方看到了欣慰,他们知道他们的儿子是怎样的人,所以叶凌峰既然能这么说,那就肯定是没有问题了。

    “唉,儿子,是老爸连累你了呀。”

    叶凌峰走了两步,就听到他老爸的叹息,不过他倒是觉得很开心,既然他爸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明已经接受了这个自己这个决定了。

    “说什么话呢,这都是做儿子的应该做的事,你要在医院好好养伤,不说了,我还有点事。”

    叶凌峰回头说了一句,然后挥手走人。

    坐计程车来到牛叔说的地方,下车后看了眼小区的概貌,‘海山小区’四个字镶嵌在小区大门门头之上,里面环境还挺不错,有山有水,有花草树木,不说别的,就单论这个空气也绝对是一流的,更何况还是靠山。

    “这么好的地方却住着这么一个人渣,真是活着污染空气,死了污染土地啊。”叶凌峰一阵摇头晃脑,打算进去,却被那保安拦住了。

    “干什么的?”

    哟,这保安挺吊呀,明明就长了一副接近尖嘴猴腮的嘴脸,却可以将一句话说的这么严肃,看来这厮平时经常都这样装逼呀。

    “没什么,我就进去找个人,我老板,哥们给个方便吧。”叶凌峰笑眯眯的掏出一根烟递了过去。

    不成想这人只是看了眼叶凌峰手上的烟便轻哼一声,一巴掌甩过来就将烟给拍掉了!

    “去去去,看你这贼眉鼠眼的,以为我可以被你这么轻易贿赂放你进去吗,告诉你,想都别想。”

    我靠,这尼玛真够装逼的呀,不就一看门的么,还不接受贿赂,只怕是觉得一根烟不够吧,奶奶的,回头老子不整死你丫的,这般想着,表面上又是笑脸相迎。

    “大哥,我真是找我老板来着,他是布思仁,布老板呀。”

    那人眼睛一翻,心想这小子怎么就不知道拿点诚意出来呢,真是不识相呀,“哦,布老板嘛,我知道,不过我就没见过他手底下有你这一号人呀,你假冒的吧?”

    叶凌峰被他这话吓了一跳,我靠,难道真他妈看出来了?

    可认真一看,这家伙还是想要点好处嘛,什么狗屁手下没自己这号,叶凌峰可是听牛叔说过了,那布思仁手下众多,每天到小区找他的就不少,这看门保安能认全才怪了,分明就是想弄点好处。

    “好吧,我等会先给布老板打个电话。”

    叶凌峰装模作样的打着电话,这货眼睛却一直往自己口袋看过来,真他妈贪得无厌啊,可要怎么混进去呢?

    正在此时,一个装修队出现在视野里,叶凌峰立即眼睛一亮,哈哈,有办法了!

    “你看,我的装修队来了。”

    那保安也看到装修队了,但他知道那装修队不是叶凌峰的,但他也不说破,只是撇撇嘴一阵鄙夷。

    十分钟后,叶凌峰就跟装修队的一起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小区,那保安看的两眼发直,直接傻眼了,可又不能拦着,人家可是跟物业管理处的人有关系的。

    叶凌峰经过的时候正眼也没有瞧他一下,进到小区之后就跟装修队的道别了,“老哥呀,真是谢谢你了,咱这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呀。”

    “唉,兄弟,你要个工钱也不容易,快去吧。”

    这人长得敦厚,却也圆滑,被叶凌峰忽悠两句还真的当成了老乡,叶凌峰是什么人,这事情他做过太多了,忽悠人的时候,那些让人不得不信的谎话那是信手拈来。

    跟装修队分别之后,叶凌峰很快就找到了布思仁所在的单元,本打算直接冲上去,可想了想,这样来势汹汹肯定要被察觉,眼珠子一转,便心生一计。

    几分钟后,叶凌峰穿成了一个物业管理员的模样,来到了布思仁所在的房屋门前,按下了门铃之后,耐心等待。

    门铃一阵响,房间里面正在跟他夫人大战着的布思仁原本不想理会,可那门铃一直响个不停,“这谁呀,怎么门铃老是响个不停呀。”

    “不管他,咱们弄完再说。”

    布思仁正准备再上,可他夫人却一手按在他的胸膛不让他继续,“我看你还是去看看吧。”

    “去去去,去个屁呀,老子还没完事呢!”

    “多大个事呀,老娘现在就让你完事。”床上的女人刮了布思仁一眼,下一刻,布思仁只感觉强烈的爽快感袭来,刹那间他便直接缴了械,再无半点生气。

    两眼不禁一阵发直,一声哀嚎,“狗日的,你怎么又这样了!”

    那女的自顾自的躺好睡下,也不再管他,布思仁无奈起身,一边穿衣服,一边往外走,嘴里则是破口大骂,“妈逼的,谁大白天打搅老子好事,要没个正当理由,老子不弄死你!”

    过了好一阵子,房门才‘咔咔’两下被打开了一条缝隙,里面传来了布思仁的怒骂声,“谁呀,老子在睡觉你他妈吵什么吵,想死呀?”

    这边叶凌峰对他含笑点头,“您好,我是物业部新来的物业员,因为接到投诉,说你们的洗手间漏水,所以特地来看一下,还请您打开门让我进去检查一下吧。”

    “狗屁,漏什么水,滚滚滚,老子等会就打电话到物业处投诉去,妈逼的。”

    看到布思仁准备把门锁上,叶凌峰就考虑着要不要暴力破坏,反正这厮赚得都是黑心钱,就让他破点财好了。

    正准备开干,里面却传来了一阵娇滴滴的声音,“谁呀,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没什么,就物业处的,说什么咱家洗手间漏水到楼下去了。”

    “啊,这样啊,那你快点让人进来吧,刚好让他看看我们家的淋浴间,好像也是有点渗水呢。”

    这声音落下之后,布思仁便是一阵嘀咕,叶凌峰也没听清,便看见他将门打开了。

    叶凌峰闪身便进,到了屋里一眼便看到了穿着松散衣服的美妇,样子还算过得去,主要是眼角勾出的弧度带着一丝勾人的媚意,赤着脚,脚趾上面涂了一点大红色,加上全身就好像被牛奶泡过的肌肤,这美妇看起来竟然有点舞媚。

    我靠,老子耳朵还算尖,刚才就隐隐约约听到一点那个声音,光天化日之下,这两狗男女肯定在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草,等会看老子怎么收拾这个狗男,至于这狗女么,嘿嘿,再说吧。

    “哟,帅哥呀,你不是说我们家漏水么,快去看呀,看我干嘛。”那美妇看见叶凌峰直勾勾的眼神,娇笑一声,好不妩媚。

    “哼,小子,你到底是来看漏水的还是来看我老婆的呀?”布思仁长着个翩翩大腹,说话有点粗鄙,虽然别人看他老婆他也有点自豪,甚至兴奋,但表面上却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叶凌峰此时转过身去,看着布思仁,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布老板,看洗手间不急,我现在有点事想要先跟你商量一下。”

    布思仁一愣,他老婆也感觉有点奇怪,便听布思仁不耐烦的说道:“妈逼的,你不看渗水的事情,商量什么,有屁快放。”

    “行,那我就爽快点,我其实不是什么物业处的,我就是为那些被你骗取工钱的农民工来讨债的。”

    叶凌峰一句话说的铿锵有力,吓了布思仁一大跳,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几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讨什么债,我没骗过谁的钱,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布老板,你还真是健忘呀,昧着良心赚了这么多黑心钱,现在竟然不承认了,现在好几名民工躺在医院半个多月了,一直卧床不起,连看病的钱都没有,这事情是谁造成的,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

    看着叶凌峰捏着拳头一步步的逼近,布思仁惊骇莫名,突然看到旁边的甄小梅,她已经摸起了电话,看样子是准备报警了。

    布思仁莫名一喜,便站直了腰板,看着叶凌峰道:“小子,你可别乱来,我老婆现在就报警了,警察马上就能到了,你现在的情况是擅闯民宅,这是违法犯罪的行为,你可要想清楚了!”

    叶凌峰突然嘴角一翘,随后哈哈大笑起来,伸手一指已经在按号码的甄小梅,“好呀,你就让她报警,实话告诉你,我舅舅可是县公安局的局长,今天我来这里就是跟他支会过的,你报警不止不能让你逃脱罪责,还会让你承受牢狱之灾!”

    “啊?”布思仁被叶凌峰这么一番话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怎么会招惹了这么一个人?

    叶凌峰看他这个样子,便知道自己的计谋得逞了,看来这家伙也不了解现任县公安局局长的情况,这样就好办多了,“怕了吗,但是,迟了!”

    “兄弟,兄弟别呀,我,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呀,这样,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回头一定把钱送到。”

    这个布思仁也是狡猾,根本就没说骗钱,其实他的心里面也在盘算着,眼前这年轻人器宇不凡,极有可能像他说的那样,有个局长舅舅,现在能拖就先拖着,就算不能拖,给了钱,要真查到他说的是假话,那到时候再找人干他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