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智取巨款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21本章字数:3114字

    “名字嘛,等会我会告诉你,不过钱呢,我看就不劳烦布老板送了,我现在人就在这里,你直接给我就行了。”

    “这……”布思仁心中暗骂,但脸上只是表现的有点为难,看向了旁边的甄小梅,结果甄小梅只是对他拼命点头,不由得犹豫起来。

    叶凌峰知道这布思仁心里打得什么鬼主意,当然不能让他得逞了,一脸笑容的看着布思仁,“布老板,你不会不想给吧?”

    “哪能呢,我就是最近手头有点紧,要不你还是告诉我个地址,我保证让人把钱给你送过去。”

    看来这个布思仁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呀,看来想要从他那里把钱给搞回来还得用点手段才行,眼睛一扫,便看到了桌子上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刀身三十厘米,应该是一刀多用,还可以用来砍瓜切菜的。

    叶凌峰扫了布思仁一眼,看到他眼中的紧张,一步上前便从桌子上抓起了水果刀,刚一拿起,布思仁夫妇便是惊叫一声,“啊,这这,兄弟,有话好好说呀。”

    “别紧张,千万别紧张,我就是想切个水果吃一下。”叶凌峰笑眯眯的说道。

    那布思仁只管吞了一口唾沫,紧张的说话都有点颤抖,“那,那你吃吧,别,别客气。”

    布思仁嘴里这么说着,可心里却是想着,这不是拿刀来威胁是什么,有谁会在这种时候吃水果的,妈逼的,这人不会真动手吧?

    叶凌峰只是笑了笑,拿起一个水果,看了布思仁一眼,随后在他的注视下,将苹果放在桌子上,手起刀落,没有任何响声,苹果都没有动一下,然后一根手指在苹果顶端轻轻一点,只听一声脆响,那苹果便是开成了整整齐齐的八瓣。

    这一手出来,布思仁心头便是一颤,但叶凌峰知道这样也还没有达到效果,便是继续开口说道:“布老板,你这钢刀看来挺锋利的呀,就是不知道戳在人身上能不能出血呢?”

    “兄弟,咱要不先放下刀再说话吧?”布思仁承受着叶凌峰一次次的刺激,额头已经见了冷汗,可这家伙就是个守财奴,妈逼的,竟然一点松口的意思都没有。

    “不急,我还是先试试这刀怎样吧。”叶凌峰说罢,便是目光一阵凌厉,瞪了一眼布思仁,在他惊骇莫名的时候,便是抬手对着刀身手指用力一劈。

    ‘叮’的一声脆响,刀身直接从中间断裂成两半,叶凌峰故作惊讶,“哎呀,这刀也不咋样嘛,我只是轻轻一碰就断掉了,布老板,你这回可是看走眼咯,这刀绝对是假货。”

    布思仁已经连连倒吸冷气,目瞪口呆的看着叶凌峰,这小子,这根本就是在睁眼说瞎话嘛,刚才还将一个苹果眨眼间切成匀称整齐的八瓣,现在又是一手断掉钢刀。

    在他布思仁的家里就没有一样是假货,全部都是顶级的货色,这钢刀还是日造的纯钢,在硬度和柔韧度上面都极其出色,可现在就被叶凌峰这么劈断,如此强悍的手段,布思仁已经被吓了个半死了。

    抬起手连连擦汗,勉强笑道:“对对对,这就是假货,回头我一定买个真的。”

    叶凌峰对他的话也没有回应,只是咧嘴笑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让布思仁胆战心惊的陪着笑脸。

    “那什么,兄弟啊,这样,我看拿钱过去也是挺麻烦的,这样,我还是直接把钱交到你手上吧,你看……”

    布思仁那表情,就像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似的,现在说完话看着叶凌峰,便是一脸的献媚,叶凌峰眼中神色柔和了下来,看着他点点头,“好呀,当然好呀,看来布老板还是个爽快之人啊。”

    爽快个屁,这明摆着就是在说他布思仁一点也不爽快嘛,布思仁听懂了这话外之音,又不能说破,便连连点头。

    “是是是,那什么,小梅呀,你快去,把那八位农民兄弟钱拿出来,哎呀,兄弟你是有所不知呀,我这几天其实一直在帮他们核对身份来着,这不,正准备送钱过去呢,你就来了,哈哈哈……”

    叶凌峰也符合着笑了几声,这还是人吗,真他妈虚伪呀,刚才不说,现在才来装模作样,哼,早他妈干嘛去了?

    “布老板,你说的我都了解的,布老板这是宅心仁厚啊,实属是我辈之楷模呀,过会要是县里举办十大青年评选,布老板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选呀。”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叶凌峰这是明显的打了一个巴掌再给个枣吃,他布思仁虽然知道叶凌峰说的都是假话,可心里面还是稍稍舒坦一些,也更加的觉得叶凌峰绝对是有背景的人,不然也不能做到这样有勇有谋呀。

    不一会,甄小梅便战战兢兢的将一摞钱拿了出来,在布思仁的授意下直接交到了叶凌峰的手里。

    叶凌峰接过,数了数,一分不少,还多了几百,只不过医药费就没包括在内了,看到这样,叶凌峰便笑眯眯的看向布思仁,“布老板呀,这工钱确实够了,一分不少,还多了几百,只不过……”

    布思仁一阵肉疼,可又不能说什么,只是虚伪笑道:“哈哈,没什么,那几百块就当是兄弟的烟钱了。”

    烟钱?打发叫花子呢?叶凌峰心里冷笑,表面上却是摇摇头,“布老板,我看你是误会了,这工钱确实够了,但是这医药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等等,这些钱布老板不会忘记了吧?”

    布思仁心头咯噔一下,心里面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叶凌峰给生吞活剐了,可接触到叶凌峰那凌厉的眼神,便又无奈,越是有钱的人就越是怕死,他布思仁当然也很怕死了,刚才叶凌峰那一番动作可是把他给吓得不轻。

    现在嘛,哪还敢多说什么,只能装作忘记了,一拍脑门便是自责道:“糊涂,糊涂也,兄弟你看我,人老了就是没记性呀,小梅,你快,再去拿五万块出来,哦,拿十万吧,咱不能让那些农民兄弟们受苦了呀。”

    原本的五万之所以变成十万,还不是因为叶凌峰那眼神太可怕了,特别是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那种慑人的气息,布思仁以前只从一个大商户的保镖身上感受过,当时还听说那人的保镖可是杀了不少人的,还是大商户从监狱里面给捞出来的。

    想到这里,布思仁自个又是打了一个寒颤,妈逼的,怎么就遇到这种人了呢!

    再次接过十万块之后,叶凌峰便一脸和蔼笑容,空出一只手拍了拍布思仁的肩膀,“布老板呀,好人啊,你真是个大好人呀,我为那几个农民朋友跟你道谢了,谢谢布老板了!”

    这话说得就跟个唱戏的一样,唬得布思仁一愣一愣的,连连点头,含笑开口,“兄弟见外了,见外了啊!”

    “哈哈,布老板,还是要谢谢你了,这个,我就先回去了啊,有什么事咱再电话联系,哦对了,我叫叶凌峰,改天你若是想找我出来喝酒的话,找我舅给我打个电话就成。”

    叶凌峰说着,便往门外走去,那布思仁恨不得叶凌峰赶紧走,脸上却还要露出不舍,“兄弟,要不是你急着回去的话,我一定留你下来喝上两杯的。”

    “这还真是谢谢布老板了,那个,我就,先走了啊,你们就别送了。”叶凌峰一阵挥手,那布思仁嘴里说着不舍,却在叶凌峰出了门便赶紧‘嘭’的一下,将门给关紧咯。

    “叶凌峰?妈逼的,我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一号,小梅,你现在赶紧安排人给鬼哥打个电话,找人查一下这个叫叶凌峰的,我现在就去问问杨从生,他什么时候跑出来个外甥姓叶的了。”

    布思仁两夫妇那是忙前忙后的调查叶凌峰,而叶凌峰则是荡荡悠悠的抱着一摞钱往门外走去。

    那保安看见之后,大吃一惊,看到叶凌峰的时候,立即露出了献媚的笑容,“大哥,你原来真是布老板的手下呀,呀,这是,这是给你发的奖金吧?”

    叶凌峰冷笑一声,果真是个见钱眼开的狗呀,“哦,没什么,这也不是什么奖金,就一月的工钱嘛,我们干工程的,哪一个月薪没个几十万的呢,对了,你要不拿一百块去买包烟吧?”

    听到叶凌峰的话,那保安立即两眼放光,已经凑上前来,嘴上还是虚伪的拒绝道:“大哥,这可都是您的辛苦钱,我哪能呢。”

    “呵呵,没什么不能的,你拿一百,我打你一拳,这样不就能了嘛。”

    “啊?你这……”

    不等这保安说完,叶凌峰便是一拳揍了过去,将那保安打得五仰八叉的,接着扔下一百块,冷冷道:“一拳一百块,老子可没有食言,你丫以后招子放亮点,别瞎比比的狗眼看人低了!”

    说罢,叶凌峰便大摇大摆的出了小区,而那保安则是抚摸着自己的眼睛,一脸痛苦神色,抓起了那一百块钱,欲哭无泪,“这他妈的一百块钱也不知道够不够我的药费呀。”

    叶凌峰一路上遭遇了许多震惊的目光,十几分钟之后回到了医院,一进病房,便将二老吓了大跳,没有欣喜,反而大骇,“儿子,你是不是做那犯法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