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女友被下药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22本章字数:3251字

    “小姐,你怎么了?”

    “我,好晕,我……”

    “啊,小姐!”

    这一声落下,孙翘翘已经眼前迷糊不清,头重脚轻,晕晕乎乎的,柳下这时候便刚好将孙翘翘一抱直接放到了房间里面,看着床上的娇俏美人,眼中一片贪婪。

    “好家伙,这禽兽还真是长着一颗禽兽的脑子呀,连名字都叫禽兽,给我介绍这妞真是水灵啊,妹妹,哥哥来了!”

    叶凌峰急急忙忙就下了楼,从这边过去医院不算远,但走路怎么的也得二三十分钟了,本能的便要伸手去招个摩的,但就这么一刹那。

    一道充满了报复感的目光注视过来,几乎是一瞬间,叶凌峰就感觉到了,心中便是陡然一惊,觉得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

    按道理说他爸腿上的伤都好了大半了,再有那么几天就能出院了,刚出来的时候他爸还睡得挺香的呢,这时候能出什么大事?

    而且一般情况下医院不可能不将事情的经过告知自己,刚才那人还含含糊糊的,明显的避重就轻,越想便越觉得奇怪,突然便想到孙翘翘,难道,有人在打孙翘翘的注意!?

    一想到这里,叶凌峰差点破口大骂,心中已经怒火燃烧起来了,妈逼的,到底是哪个逼人,敢动老子的女人,我不弄死你我就不姓叶!

    叶凌峰决定打电话回去问问,不过现在这样被人跟踪是不可能直接打电话问的,他还要返回去,将那人给收拾了,可不能让那混蛋给跑了!

    说时慢,那时快,叶凌峰电光火石间思索下,那迟疑的动作只是微微一顿,便还是伸了出去,“狗日的,老子弄死你!”

    坐上摩的,叶凌峰只让那人带着自己离远了一些,然后又快速折了回来,只不过是停在了酒店后门处,这个地方那人刚好不在,叶凌峰便立即往楼上冲,一边打着电话给他妈。

    还真是幸亏他给他妈买了个手机,不然这会还真不好确认,电话一下就打通了,那边传来了他妈的声音,“儿子呀,怎么打电话回来了,你跟那小姑娘处得怎样,我们有没有希望明年抱孙?”

    一听这话,叶凌峰便是心头一震,立马意识到不好,便慌忙的给他妈说道:“妈我就是想跟你说,要晚点才回去替你了,嘿嘿,爸没事吧?”

    “你爸能有啥事,这不好好的嘛,快别说了,老妈都知道的,儿子,加油好好干呀。”

    这意味深长的最后一个‘干’字倒是让叶凌峰稍微精神不少,换做平时他肯定要辩解一番的,现在可不是时候,便是嘿嘿笑了两声,赶紧挂断电话。

    而双眼睛也在挂断电话之后变得冷厉异常,“翘翘,你一定不会有事的,老子一定干死这帮王八蛋!”

    说着,叶凌峰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上去。

    话说孙翘翘被柳下抱进了房间,正准备干事了,房间却传来了敲门声,还没怎么着那边已经传来了声音,竟是那刚刚把风完的齐勤守。

    “柳少,是我,快开门,我给你带了好东西过来了。”

    柳下原本一脸厌恶,可听到有好东西,还是不免有些意动,便赶紧跑过去开门。

    “齐医生,不知道你拿的是什么好东西呀?”柳下一脸嫌弃,只想齐勤守快点走了,他好办正事呀。

    齐勤守却是眼底一抹不屑闪过,便连忙去掏口袋,“哈哈,柳少,放心吧,保证你喜欢,咦,对了,柳少,我,哎呀,我好像忘记一件事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柳下已经是一点不耐烦了,不知道这个齐勤守要搞什么花样。

    却听他道:“哎呀,柳少,快快快,村长正在刚才那家饭店找你呀,我这才想起来。”

    “啊?我爸,你这蠢货,怎么现在才说?”柳少越发愤怒,这个禽兽该不会是故意的吧,本想走,可是房间里面还有一个尤物呀,怎么舍得离开呢。

    齐勤守看出了柳下的不舍,便趁热打铁道:“柳少,放心吧,村长找你应该不是急事,你只要去几分钟就可以回来了,这里我先给你守着,保证给你一个完整的尤物。”

    齐勤守说着便是一脸贼笑,柳下看了心中舒服不少,也就恨恨的点点头,“好,这事就交给你了,办好了有赏。”

    说罢,柳下已经急急忙忙的下楼去了,留下齐勤守却是一脸不屑,“傻逼,就你这样还玩得过我?”

    齐勤守说着,已经步入房间,看到了床上药性已经发作的孙翘翘,便是一脸贪婪,“翘翘,看来你已经等不及了呀,我现在就来为你宽衣,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床上,孙翘翘全身燥热难耐,她现在只想找人男人好好爱抚她,一寸寸的逗弄,甚至进入她的身体。

    那种极度难受的感觉占据了她的理智,心中犹如千万只蚂蚁爬过,此刻只要有个男人过来,她便会毫不犹豫将自己的身子全部交给对方,好让她解脱这种痛苦。

    “好热,好难受,叶凌峰,快,要了我,啊……”

    一声声娇喘轻吟,不断从孙翘翘嘴里吐出,身上的衣服也被她自己扯得有点凌乱。

    齐勤守每接近一步,呼吸就粗重一分,看着此刻就像个荡妇的孙翘翘,他就觉得这是一件由他一手雕琢的艺术品,变态的认为,这个女人就是他的,所以他必须得到。

    走近之后,一双大手便伸了过去,撩开被子,摸向孙翘翘的身子。

    却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粗重的敲门声,齐勤守一惊之下,手都缩了回来,心中恼怒,但想着可能是柳下,便赶紧开声问道:“谁?”

    “是我,柳下,我有点东西漏在里面了,你快点给我开门。”

    齐勤守暗骂一声,“这小王八漏什么东西了。”

    心里骂着,嘴里却要献媚,毕竟这人是土坡村村长的儿子,在县城也认识一些当官的,要是想整他这样的一个小医生也是足够了,“来了来了,柳少,我来了。”

    房门被他打开,但就在这一瞬间,一只大脚已经迎面踹向了他的腹部!

    ‘嘭’的一声闷响,齐勤守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便是惨叫着倒在地上,紧接着,已经鼻青脸肿的柳下也在一声惨呼中被扔了过去,只是砸过去的地方,却是齐勤守那里。

    下一刻,一声惊呼之后,便是两声惨叫,“哎哟,高人饶命呀,高人饶命呀,都是这个王八蛋,都是他出的主意,真的不关我的事呀!”

    齐勤守这时候才抬头看去,只见叶凌峰一步步的走了进来,一双眼睛充满了杀意,冷冷的盯着他们两个。

    “齐勤守,果然是你!”

    叶凌峰刚才上来就碰巧跟这个柳下擦肩而过,可看着他形色匆匆便有所怀疑,赶紧抓了他一把,一问之下,这逼人全盘交代了,叶凌峰一怒之下差点就拆了他的骨头,不过听说上面还有一个,便先留下他。

    这带着上来之后才上演了刚才那一幕,此刻看着齐勤守,叶凌峰的怒火噌噌的往上冒,特别是床上那刺耳的娇喘声,完全激怒了叶凌峰。

    “不,不关我的事,他,他才是主谋。”此时的齐勤守哪还敢有什么嚣张的气焰,刚才叶凌峰的身手他可是看到了,就是没有刚才那一脚,之前叶凌峰在停车场一人群殴二十几人的场面他也有幸见到,现在可是吓得都快尿了!

    “哼,齐勤守,你这人果然不是什么好鸟呀,竟然想要栽赃,好呀,柳少,老子就给你一条活路。”叶凌峰说到后面,便一眼看向了柳下,眼中露出了冷冽。

    “啊,大爷,你说,你说,要我怎么做?”柳下立即如蒙大赦,点头如捣蒜。

    “把他给我阉了!”

    叶凌峰这几个字落下,便如重重砸在齐勤守心头的大锤,嗡的一下脑袋便是一懵,而柳下也在愣神之后,露出了残忍,不等齐勤守反应过来,便是暴起伤人,一巴掌就拍向了齐勤守胯下。

    这残忍的一幕叶凌峰也不想看到,只觉得这两就是狗咬狗,柳下想要弄他齐勤守,那齐勤守也豁出去了,两个人立即撕扯起来。

    叶凌峰不怕他们逃跑,但孙翘翘还在床上,那一声声的娇喘叫也太不是时候了,要是没有这两个混蛋,叶凌峰肯定立马就将孙翘翘给办了,这不是郎有情妾有意么,这就是一个顺理成章。

    但由于这两条狗还在打架,叶凌峰只能过去给了孙翘翘后脖子一手刀,这妞一下就晕了过去。

    再看向那两人,只听两个同时发出惨叫,“啊,王八蛋你给我撒手!”

    “你先给我撒手!”

    这攥足了劲使劲互殴的两人,突然就在下一秒分出了个胜负,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从齐勤守嘴里发出,那声音只是叶凌峰听着都起了一丝鸡皮疙瘩。

    “啊,我的根,我的根……”

    场面太过血腥,这柳少此刻已经一身血,齐勤守两手抱着胯下,不断的哀嚎打滚,不过柳少看起来也好不到哪里去,这裤裆下面的玩意虽然没有别抓着,可那裤腿上面也有血迹,明显是齐勤守咬的。

    叶凌峰只是冷笑一声,抱着孙翘翘出了门,直接在公共电话那报了警,随后将孙翘翘送回了住处,看着这妞沉睡的样子,叶凌峰也不好下手了,毕竟在主人不清醒的状态下完成那事可是属于犯罪。

    “算了,看来只能下次了。”

    警察那边叶凌峰很有自信不被查,因为柳少可没必要给自己加上一条迷一一奸未遂的罪名,这从孙翘翘家里出来,转了一圈,正准备回去医院。

    却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呼救声,“飞车抢劫啦,快来救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