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梦里的小姨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22本章字数:3212字

    乍见这个身影行走到田埂处,跟自己越发接近,叶凌峰便大着胆子猫腰过去,心里面那个刺激呀。

    在外头血拼了那么多年,可这真的在这个乌漆墨黑的晚上,来跟个小媳妇搞个暧昧,你侬我侬的挨挨擦擦一番,还真是觉得特别过瘾呀。

    这普通人的日子就是好呀,什么事都能碰到,这越是不曾接触过的事情,叶凌峰就越是觉得刺激。

    走了几步,本是打算上前就去抓住那曼妙可人,可是真的行近前去,叶凌峰这才愣了一下,这女娃子似乎不是来找他的呀,那她这是要干嘛?

    “妈的,老子竟然会错意了?”想到这里,叶凌峰也不禁老脸一红,但还是继续看着,也不知道这女娃子是要干嘛。

    突然,那女娃子脚步一顿,目光警惕的四处一扫,叶凌峰暗道不好,赶紧蹲下躲起,不过还好,这块田正好是没什么人耕种的,那杂草势头长得很高,又是这个大晚上的,叶凌峰就这么一蹲,那女娃子也看不见他了。

    叶凌峰轻轻的拨开杂草往前看去,便看见了那女娃子似乎知道了没人,轻轻松了一口气,而后犹豫了一阵,一双手竟是放到了裤头上面,那屁股沟子刚好对着叶凌峰的方向。

    ‘哗’的一下,裤子一脱,那白花花的臀沟子就这般被叶凌峰给看了个全了!

    突然看见这一幕,叶凌峰就是一呆,随后感觉浑身燥热不已,“这他娘的,我怎么就尽遇见这样的好事了!

    紧接着,一阵哗哗的水声传来,叶凌峰就已经了然了,如果现在还不知道这女娃子只是出来找地方撒尿的话,他也真是脑袋塞了草了。

    只是这水声一响,就不禁让人想入非非,刚才那臀型,那是极其的圆润,屁股蛋子那是白花花的,虽然只是这么一闪就没入了草丛中,只闻其声不得见那真相。

    但就刚才那一下,叶凌峰这今天回来的时候又遇到了这女娃子暧昧挨擦,现在又看到了这么一幕,早就口干舌燥了,恨不能扑上去好好的疼爱一番。

    正想着,那女娃子便已经站了起来,一下就穿好了裤子,直接回了屋去了,不过这么一晃眼的功夫,叶凌峰又看了一下,只是人家已经进了屋,他也不好大晚上的去弄出些什么事端来。

    “还是咱们乡下的女人水灵呀。”

    一声感叹,叶凌峰想起了李春花来,那骚婆娘真是骚得出水了,既然回来了,总是免不了碰面的,早晚得将她拿下。

    不过这里也只是村东头,土坡村不算大,但占地也挺广的,村子的出口却是靠近的村子中间,那地靠近村委会,叶凌峰这住的地方面向东方却几乎到了村尾去了。

    他也没想过,那女娃子竟然还是跟自己家距离这么近,那以后机会可多的是了,“这样看来,老子也不急于一时,嗯,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再说吧,反正弄了个五十万,老子就先把这房子盖起来。”

    另一边,巫秋娟进屋之后就钻进了被窝,她今天出去县城就是买了些婆婆需要的药,只是回来之后也少不了被婆婆数落一阵,心中委屈,却也想起了今天跟那帅哥在车上的旖旎。

    想不到的是,二人还是同一个村子的,住得又那般近,那日后岂不是……

    “呀!巫秋娟,你想什么呢,难道你想死么,就算你舍了这身子与人家相好,就不怕村里人那唾沫星子么,唉,为什么我方才二十岁,就要承受这么多事情,何时才能找到我那爱郎……”

    巫秋娟一阵哀哀凄凄,晚上睡下,却做起了春梦,那梦中尽是跟叶凌峰娇喘缠绵,到了舒服处更是忍不住哼哼两声。

    她那屋旁的一位老婆婆忽的听到声音,初时还以为是什么,后来听清了,便是啐了一口,不由骂骂咧咧起来,“这个狐狸精,天生了就是来祸害我们家的!”

    叶凌峰并不知道这巫秋娟家里的情形,回去之后就被他爸妈拉到了房间,相商起来那笔钱的去处。

    他爸妈在乡下呆久了,那些老旧的观念根深蒂固,只觉得财不露白,不能显摆,有钱更要低调,不想被那村里人指着脊梁骨唾沫,叶凌峰却不这么想,既然自己回来一趟,就得除了爸妈的后顾之忧。

    “哼,谁要敢做些什么,老子有的是法子。”不过这些事情他不会告诉二老,只是坚持了必须盖房,却不是那些什么混凝土做出来的东西,他要做的,就是模仿那日本人的榻榻米,却更接近唐朝时代的那种大别墅,花的钱不会太多,却能整的漂漂亮亮的。

    就是现在自家这地不眨地,风水学来说也不算块好地,这个倒是要跟村委那边弄清楚了,一切还得等到第二日再说。

    心中有了打算,叶凌峰也安心的睡去了,无独有偶,叶凌峰竟也在梦中做起了那苟且之事,只是跟他行那苟且之事的人么,则是不断变化着,一会是那女娃子,一会又是李春花,接着又是相熟的那几个大美人。

    这变来变去,最后竟然变成了林小美这个小辣椒!

    男人嘛,总是有着强烈的征服欲的,越是泼辣难缠的主,就越让人想要将之征服在胯下。

    睡梦中,叶凌峰将林小美一步步的逼近到了墙角处,偌大的办公室里,林小美却是无处可躲,只得咬紧了牙齿,怒目圆瞪,“叶凌峰,你,你想干嘛,你信不信,信不信我告诉我姐姐!”

    “嘿嘿,你告诉你姐姐又如何,你姐姐现在可是我的人,你觉得她是相信我呢还是相信你呢,不过,你要是想来个什么三匹四匹的,我也是无所谓,哈哈哈……”

    “你,你无耻!”林小美双手护胸,眼睛泛红,可那衣衫不知道为何,一眨眼就变得破烂不堪,那胸前的景色竟是遮挡不住,双峰高耸,颤颤巍巍的,两团雪白夹着一道深深的沟子,真是恨不能钻进去,好好享受一番。

    看着此情此景,这林小美又是自己半个小姨子的身份,那种刺激感便让叶凌峰失去了平日的理智,小姨子嘛,不就是用来给姐夫疼爱的吗,“我无耻吗,我可不觉得,你是我的小姨子呀,咱们不得好生相处,若是来个水乳一一交融,不是更让你姐姐放心了么。”

    “啊,你,你要干什么!”

    叶凌峰一双大手已经探了过去,一把抓着林小美的小手,用力一扳,脑袋便是往那高耸处一拱,温香软玉,肤如凝脂,真真是舒服,又是过瘾。

    叶凌峰不让林小美惊叫出来,便已将自己的嘴堵了过去,一把衔住了那双嫩唇,立即就是又香又甜,特别过瘾。

    只听那林小美嘤咛一声,整个娇躯都酥软了,挣脱不得,竟然开始慢慢迎合,叶凌峰心中诧异,却也胆子更壮,一双大手立即变得肆无忌惮,对着林小美全身上下摸了个遍。

    又是在那双峰上面欺凌一番,又是在那圆润结实的圆臀上面抓抓捏捏,只将怀中美人弄得酥麻酸软,最后剥了个干净,就像一尊晶莹白玉般,让人大吞口水。

    “我草了,这林小美的身材,简直不亚于他姐姐庄晓梦呀!”

    “姐夫,你这般欺凌与我,到底是何居心,你到底是喜欢姐姐还是喜欢我?”

    林小美突然转变的态度,真是太让叶凌峰惊讶了,早已分不清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只看着那美妙酮体吞咽着唾沫,敷衍一声,“当然是喜欢你了,小美,别遮挡了,姐夫来让你舒服舒服。”

    这话落下,叶凌峰便提刀上马,悍然扑将上去,这‘马’在下,人在上,‘刀子’坚硬,一下便要刺入要要害之中。

    可就在此时,一阵沉闷响声传来,“嘭嘭嘭!”

    “儿子,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呀!”

    “啥!?”猛然惊醒,叶凌峰已经是一身的冷汗,他妈的,刚才都特么做的什么梦了,老子竟然在梦里将林小美给……

    我草了,幸好幸好,那个小辣子也不知道,不过,尼玛,这梦做的也忒真实了,那皮肤真是滑溜溜的,那屁股蛋子,那胸前的大兔子,我草,这要真是弄到手了,不得爽死?

    咕咚一下,吞了口唾沫,这才又听到他妈的喊声,“儿子,快点起床了,大事不好了,村长那个王八蛋,他,他找上门来了!”

    “啥?村长?这他妈的老子也不是衣锦还乡,他难道还来巴结老子,这鸟村长,难道还知道了自己得了五十万不成?”

    叶凌峰一阵疑惑,不知道这个时候村长来干什么。

    村长叫做柳上,他的儿子叫做柳下,就是前些日子想要对孙翘翘行不轨的家伙,后来被叶凌峰一整,差点就给关了,幸好柳上这人还有些熟人,不过也耗费了大量的财物,这才打通关系,将他儿子给保了回来。

    这刚回来之后,柳上就差点把柳下给打死,在他哀求中,也听出了些门道,当听到有叶凌峰参与之后,立即勃然大怒,“这不就是叶大明他家的儿子么,竟然害了我儿子,好呀,看老子不讨个说法!”

    叶凌峰睡眼朦胧的出现在家门口,这一看,我草,真是不得了了,围了他么有好大一群人啊,而在中间他们让出来的位置,就是一个满脸愤怒的糟老头子。

    不过叶凌峰却没看他,而是一眼瞧见了两个熟人,一个是车上的女娃子,另一个则是给他抛了一个媚眼的李春花,“尼玛,这浪骚蹄子,老子今晚就弄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