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筹备盖房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22本章字数:3045字

    “出来了,出来了。”

    看见叶凌峰出来,这人群就是一阵嘈杂,乱哄哄的,这些人他妈就是看戏,华夏人民的品质呀,就是那好奇精神最为强大。

    “好哇,你个贼娃子,你个贼娃子呀,你害得我儿好惨呀!”

    那村长柳上一开口就来了这么一句,那嗓门忒大了,听得叶凌峰那是心脏猛地一跳,差点破口大骂,心中却道了一声,“我草,这傻逼是谁?”

    “柳村长,你可别乱说,我家儿子好好的,害你儿子干什么?”叶大明这人看着老实,但内里可不是愚钝之人,现在儿子这样他晓得应该不全是污蔑,可维护儿子是肯定的。

    “哼,害我儿子干嘛?这就得问问你的好儿子了,今天你们姓叶的要是不给个说法,这里这么多人,可都是人证,我一定会告你们家的!”这柳上作为一村之长,也是有点文化的人,其实他要真是能告的话,早就告了,哪还等到现在。

    只不过要是在其它事情上面,下点绊子却也还是可以的,这一村之长嘛,绝不是什么善茬,今天能过来,不过是抓着一个理由,让其他人知道不敢接近叶家的人,之后下绊子可就是顺理成章了。

    叶凌峰一听便想明白了,那天给孙翘翘下药的家伙不就是叫做柳下么,敢情那畜生还是村长儿子呀,嗤,既然是这样,自己可没犯法,而是他儿子犯法了。

    不过他爸妈可是法盲,哪里知道这些,听着那柳上这么一说,都急得不行,正要说理,叶凌峰却是伸手将他们拦住了。

    看着那柳上一脸的笑容,那柳上对上了叶凌峰的目光却是心头一紧,竟然有点害怕,“呵呵,柳村长呀,嗯,我记得小时候呀,你就蛮照顾我们家的,咱们家是外来户,可也落地生了根,这一晃也有二三十年了吧,怎么着在辈分上我还得喊你一声叔呢。”

    “你……”那柳上不知道叶凌峰想说啥,只是听着心脏砰砰直跳,他可是记得,从叶家人搬过来开始,他就没少对他们使绊子的,只不过后来叶大明为村民做了不少事,这因为得到了许多村民的好感,他才少做了一些手脚的。

    可对待叶凌峰,从来就没什么好的,他家的大儿子如今已经去了当兵,据说在一个部队当着干部来着,在以前可是常常被他授意欺负叶凌峰的。

    叶凌峰当然知道这个老杂毛心虚了,一抬手就阻止了他的话,微微一笑环视了一圈之后,继续说道:“这样算起来,您儿子还是我半个弟弟,你说我凭什么害他呢。”

    说到这里,叶凌峰突然话锋一转,脸色阴沉,沉声说道:“可是,你儿子如果做得是犯法的事情,而且,你知道的兴许只是其一,我这里还有他另一个犯罪事实是没有举报的,你……”

    “啊,你,你等等,你你你,贤侄,贤侄呀,咱们屋里说,屋里说。”

    哼,这个老狐狸,妈逼的刚说到关键的地方就来打断自己,不过重点的地方稍稍这么一点,这老杂毛就认怂了,想必这个柳上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呵呵,柳叔呀,这不是有大伙在么,正好把事情说清楚,何必到屋里呢,各位叔叔婶婶,你们说是吧?”

    叶凌峰有意这样说,华夏人民的又一品质立即得到了发挥,起哄的人便是七嘴八舌的,他们其实也看不惯这个老杂毛柳上,所以乐得看戏,“对呀,村长呀,有什么当着我们不是更好说清楚嘛。”

    这一阵起哄,那柳上便是脸色涨红了,看了一眼叶凌峰,结果看到了叶凌峰锐利的眼神,又是心头一跳,脖子下意识的缩了一下,心中生起了悔意,暗骂着柳下这个混账东西,竟然还有事情对他隐瞒。

    柳上歉意一笑之后,便是连连摆手道:“哪里哪里,这是我跟凌峰的事,大伙就别凑热闹了,谢谢各位了。”

    叶凌峰还想再为难一下这个老杂毛,结果他爸妈给他递了一个眼色,其中夹杂了一丝喜色,但也有让他饶人的意思,叶凌峰感觉也差不多了,便是笑了笑,算了,就饶了这老杂毛一次了。

    转过身,便拉着二老一起进了屋,那柳上可是没管他的,不过这厮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赶紧跟着叶家人屁股后面跑了进去。

    众人一看没戏便直接散了,倒是那李春花眼睛亮了起来,也不知道琢磨些什么,而那小寡妇则是有些留恋的看了一眼,随后赶紧随他婆婆回去了。

    这柳上一进门,便是哈哈笑着,叶凌峰一家人则是冷眼看着他,直到看得他不好意思了,自觉心虚之后,柳上这才自己搬了张凳子坐下,眼珠子一转便道:“这个大明兄弟呀,你们看这事……”

    “柳叔,这事你就不用问我爸他们了,一人做事一人当嘛,不过,我掌握的可是你儿子整个犯罪过程,你可只知道其一不知其二,你可是想我把这个事情跟你说个清楚明白?”

    “贤侄呀,我看这事就只跟我一个人说成不,唉,我那个不孝子呀。”柳上一直在观察着叶家人的脸色,这时候就是故意做出来的叹息状。

    叶凌峰看了眼二老,发现他们也在看着他,这便托腮思索了一下,这家里他可不会呆很久了,毕竟以后二老还得跟这老杂毛相处,算了,就卖他个面子,以后说不定还有用处呢。

    这般想着,叶凌峰便呵呵一笑,“爸,妈,我今天想吃顿饺子,不知道家里面可还有肉吗?”

    “啊,好像是没有了呀,老头子,你就先回屋里呆着啊,你腿脚还不方便,我先去买回来,等会咱一起做饺子。”

    “哦,这样啊,也好也好,儿子,扶我进去吧。”

    等到两个人各自走开了,叶凌峰再回到客厅处,那柳上眼中已经露出了一丝真切的叹息,“贤侄呀,你就,尽管说吧。”

    叶凌峰嘴角一翘,便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个清楚明白,然后还提醒了柳上一下,说自己手里还有些照片啊,视频什么的,就是忘记丢哪里去了,这一说,柳上就是满头大汗,立即拍案而起。

    “糊涂,简直糊涂呀,这个混账东西,看我回去不打死他!”

    这一回这老杂毛貌似还真是怒了,叶凌峰却是心中冷笑,知道他不过是因为儿子漏了把柄在自己手上,这加上他儿子柳下的愚蠢才这般动怒的,但也不揭穿,趁机提了一下自家要盖房子的事情。

    “柳叔呀,你看我们家这块地也不咋地,我就想跟村里买一块地方,最好是有山有水的,盖个房子,总是要给我爸妈他们弄个舒服的住处呀。”

    “成成成,这不就一块地吗,小意思,不过呢,现在我手头上还有点事要处理,你看这样吧贤侄,明天,你直接去找柳主任,这事都是他在一手操办,我肯定给你打好招呼,怎么样?”

    柳上这只老杂毛,现在儿子有把柄被叶凌峰抓着,所以能帮叶凌峰的,他肯定是不敢怠慢的。

    “呵呵,好呀好呀,那我就先谢谢柳叔了。”

    两个人又是一番客套之后,柳上便匆匆离去了,这老杂毛知道他儿子这么不堪,他脸上也无光,哪里还肯多呆,叶凌峰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冷笑着。

    不过被他这么一闹,他倒是也歪打正着的搞定了一桩事情,嗯,那接下来嘛,就得是找帮工,然后请人吃饭啥的,这段时间嘛,也可以调戏一下村里的良家妇女,哎呀,这普通人的生活,就是过瘾呀。

    午饭吃过之后,叶凌峰跟他爸妈商量好之后,便随着他妈去找村子里面的能工巧匠,既然柳上已经答应了,那地就绝对好办了,现在找工匠也正是时候。

    “儿子,你看这样,咱们到时候盖房子了,肯定少不了要找人帮忙做饭跟熬煮糯米的,我去找你二婶帮忙,你去找牛叔一起找些能工巧匠吧。”

    吴小蝶给叶凌峰吩咐了一声,便兵分两路,叶凌峰直接找了牛叔,牛叔一看见他就大赞他能干,领着他就去找人。

    这第一处地方好巧不巧,竟是那李春花的家,而她的老公则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名叫柳怀生,平时不多话,遇到别人跟他打招呼则是笑着点头,大多数不咋说话。

    而李春花这婆娘本就不是个闲得住的主,遇上了这么一个榆木疙瘩,当然闷了。

    两个人进去之后,那李春花便是眼睛一亮,随后跟叶凌峰对视一眼,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真个是让人吃味不已,不过这可是村里头,叶凌峰怎么的也得装装样子嘛。

    “怀生呀,这是大明他们家的儿子叶凌峰,从小就是个乖巧懂事的娃,你应该晓得吧……”

    这牛叔跟柳怀生一坐下就聊开了,别说,这柳怀生本来闷得很,竟然能跟牛叔说那么多话,而这李春花却是寻了个理由,拉着叶凌峰跑了出去。

    “哎哟,贤侄呀,你这是在找方便的地方吧,来来来,我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