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听说贤姐你手艺不错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22本章字数:3090字

    “老婆,饭做好了吗,我带了客人回来了。”柳熊曹嘻嘻哈哈一笑,跨着大步往屋里走去,叶凌峰跟在后面。

    “还没呢,带着客人你就不知道早点回来帮忙呀,瞎嚷嚷什么?”

    姜玉贤一转身,两只手插着细腰,看见柳熊曹便是一副悍妇的样子,这倒是跟着肥臀细腰给人的想象要相去甚远了。

    只是看见了叶凌峰之后,脸上的凶悍表情一变,有些惊讶,有点心慌,而此时柳熊曹已经硬着头皮冲了过去,拉着她的手便往房间里面拽过去。

    “哎呀,我的好玉贤呀,这可是贵客呀,老叶家的儿子你知道不,就刚回来两天就搞到了一笔巨款建房子,这个人可了不得呀,说不定处好关系咱们家还能得些好处呢?”

    看不见叶凌峰这姜玉贤又恢复了那凶悍的本色,一把抓住了柳熊曹的耳朵便低声骂道:“就你注意多,早不说晚不说,偏偏我快要做好饭了你才说带人回来,你让我做什么菜去?”

    “哎呀呀,老婆,撒手,快撒手,咱家不是还有只老母鸡嘛,就宰了。”

    “哈,柳熊曹,你今天怎么这么大方呀,平时这小气得要死,你现在竟然让我杀鸡招待客人?说,你是不是又发奖金了?”姜玉贤那双眼睛盯着柳熊曹就没有移开过。

    那柳熊曹心头咯噔一下,暗骂一声,但脸上仍然笑嘻嘻道:“是,是有那么一点点。”

    “一点点是多少?”

    “五千。”柳熊曹说出这话之后便是一阵肉疼,这可惨,到时候一万块钱拿到手了就要交出来一半了。

    这两个人在那里说着悄悄话,叶凌峰其实能听得很清楚,不过他也不好意思打搅人家,只是四处打量着这个房子。

    土坡村的房子基本上都是砖瓦房,有些甚至是用泥砖砌起来的,村里要是能有个上万块钱,那都是大款了,叶凌峰这腰包里面有那五十万,当然就被视为上宾了。

    房间里的两人聊了一阵,便看见柳熊曹走了出来,一脸的笑容,“老弟呀,你快坐快坐,哥先出去溜达一圈,买点烧酒回来,这家里刚好那酒都喝完了,我现在就去买啊,你先坐着,千万别走啊,我马上就能回来。”

    “哎,柳主任,你不用……”

    叶凌峰拦都拦不住这个柳熊曹,嘴角却是一翘,这个柳熊曹还真能来事,刚还一口一个小叶的叫着,现在呢,都直接喊成了老弟了,果然是个老狐狸呀。

    “呵呵,小老弟,你先坐着吧,咱家老曹呀,就是好客,咱家都好客,他很快就回来了,嫂子我先进去忙活一会,你千万别走啊。”

    也不知道这两人说了啥,那柳熊曹的态度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这姜玉贤呢,也是一口一个小老弟,那眼睛似乎还带着点别的情绪,不过叶凌峰倒是没太看出来啥。

    “嫂子,你们真的不用这么麻烦的。”其实桌子上已经有了几个菜,只不过都是青的,肉菜就几块肉片,叶凌峰不由摇头笑笑,看来这叫自己过来吃饭也是那柳熊曹的临时起意呀。

    “嗨,麻烦什么,你就等着吃吧。”姜玉贤说罢,已经一扭一摆的往厨房走去。

    土坡村的房子基本上都是厨房在后头,前头是客厅,中间是房间,到了后面才是做饭的地方,有些家庭比较好的会打个天井什么的,自来水这东西还没铺设过来。

    叶凌峰一个人在这客厅肯定是特无聊的,不过刚才看着那姜玉贤扭摆的肥臀,他倒是想要去看看她是怎么做菜的,这女人手艺这么好,他还真是有点好奇。

    客厅看完了,房间是不好去看的,穿过了正厅的走廊,叶凌峰跑过去了厨房,随后姜玉贤看见叶凌峰微微一愣,随后便笑着道:“小老弟,你一个大男人的还对咱家的厨房感兴趣呀?”

    看到姜玉贤正在杀鸡,叶凌峰这才晓得,这个柳熊曹到底有多抠门,但他也没说啥,就是笑了笑蹲了下来道:“我其实是听说贤姐你的活很不错,所以这才进来想要看看的。”

    “啊?你,你听谁说的?”

    姜玉贤那脸蛋突然间就红了,叶凌峰看得愣了一下,心想,这柳熊曹的女人还真容易害羞呀,这都熟透了的大甜瓜了,不就是做菜手艺不错么,夸了一下就脸红了?

    叶凌峰因为想着事情,眼神有些飘忽,但在姜玉贤眼里,那就是有股子邪气,刚巧嘴唇有点发干,便舔了一下,眼珠子放在了姜玉贤脸上,便道:“这个我也是听媚媚姐说的,这不就过来了么。”

    “啊。”那个死狐媚子,怎么什么都说的出来,姜玉贤脸上的红晕未退,反而越发红得发亮,心里对孟媚媚那个恨呀,平时最经常找的人就是孟媚媚了,什么都能跟她说的。

    现在姜玉贤听着叶凌峰这般说,心跳那是跳得极快的,低着头,红着脸,咬着嘴唇便又道:“你,你别听她瞎说,我,我也就跟别人其实是一样的。”

    在这样一个屋檐下,孤男寡女,柳熊曹跑出去了,就算买个酒也得差不多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能干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姜玉贤一边偷眼打量着眼前的叶凌峰,只觉得他很帅,身上的气质很特别,淡淡的香皂味基本上没在其他那些臭男人的身上闻到过,刚才第一眼看见叶凌峰就让她不自主的心头一跳了。

    现在竟然这般大胆的说着那样的事情,姜玉贤别提多尴尬了,可是内心深处又觉得特别刺激,甚至想象到,要是叶凌峰真的趁着这半个小时做点什么,拿她该怎么办,是要直接拒绝?

    或是接受?又或者是,欲拒还迎?

    想到这里问题,姜玉贤那呼吸就渐渐变得急促起来,身体渐渐发热,每看一眼叶凌峰都觉得心潮澎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似是期待,又似是害怕。

    “哪能呢,我之前就听我妈说过了,这事可信度还是很高的嘛,而且柳主任自己都亲口承认了,贤姐,你就别谦虚了。”叶凌峰说着,突然嘿嘿一笑,其实也就是因为不小心看到了一下姜玉贤那稍稍垂下的衣服里面那一抹雪白。

    可姜玉贤却是被他的笑声给吓了大跳,‘啊’的一声,甚是慌乱,“这这,连你妈都知道了?我,我这,唉,我谦虚什么呀,这事哪有什么谦虚的,我,哎呀,我就是说实话而已嘛。”

    姜玉贤现在已经恨死了柳熊曹和孟媚媚了,想不到这个孟媚媚竟然将她们俩之间的悄悄话都说给了吴小蝶听了,而且最混蛋的还是这个柳熊曹,竟然什么都敢说,难道,难道他是想……

    这事还真是不能不让姜玉贤乱想,刚才就听了柳熊曹对叶凌峰那是极力推崇,让她一定要照顾好这个小兄弟,甚至姜玉贤自个也觉得应该,所以心思活跃的她更是建议,既然做了,那就得做好,甭管现在损失什么,以后得到的好处可能会更大。

    柳熊曹听了那是精神大振,这不称呼都直接改了么,难道这个柳熊曹还有着另一层意思,是想让自己跟这个叶凌峰……

    想到柳熊曹去买酒还得买些别的下酒菜,这一来一回的时间,简直太充足了呀,这姜玉贤便越发不能淡定了,看着叶凌峰那眼神都开始变味了。

    瞧这小老弟,说着这个事情还眼睛都不带眨的,那脸上的神色正经的不行,见过世面的人就是不同。

    叶凌峰虽然对这个姜玉贤的话感觉有点奇怪,可渐渐发现对方的眼神不大对劲,这光天化日之下,又是柳熊曹家里,说不定还什么时候就回来了呢,即便他有那个心思也是不敢真的做点什么的。

    此时便是打了个哈哈笑道:“哈哈,贤姐真是会开玩笑了,这个,不知道柳主任还有多久才能回来?”

    其实叶凌峰说这话一是提醒,而是避嫌,可这姜玉贤早就先入为主的思想将她带进了一个怪圈了,听着叶凌峰这么一说,只觉得叶凌峰已经开始进入正题了,这不就是提醒自己快点么。

    但她又不好意思,只想着柳熊曹那个混蛋也好久没有伺候过她了,这回就算献身给了叶凌峰也不算亏,这么俊的小生,她一个妇道人家还真是没有尝试过,只是觉得太过刺激,心中害怕极了。

    “你,你能不能帮我一起先把这个鸡毛拔了。”姜玉贤说着,便是低下了头,那脸红的不行。

    叶凌峰也有幸一窥那衣服底下的全貌,只可惜,里面还有内衣遮挡,无法完全看清,但也已经很幸运了。

    心头此时似乎也被姜玉贤给感染了,火燎火燎的,喉咙有点发干,“好呀,这只鸡弄好之后我们就可以开始了吧?”

    “啊,我……”姜玉贤只想到这个叶凌峰怎么每句话都那么直接,羞得她只能犹豫了一下,最后下定了决心,便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那太好了,我终于可以见识一下贤姐你的活了。”

    叶凌峰那是一阵兴奋,而姜玉贤也是娇哼一声,白了叶凌峰一眼,咬着嘴角道:“看把你给急的,咱们快点弄完吧,一会好,好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