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村外来的流氓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23本章字数:3148字

    第二日,叶凌峰起了个大早,神清气爽的来到了工地上,看着工匠们已经开始立柱子了,便是一阵惊讶,明明昨天才开始开工,没想到这一天时间就挖好了地基。

    不过想想也就明白了,家里请的工匠不少,而且他老爸因为人缘好,工钱又给的合理,那拉过来的工人也就多了,人多力量大嘛。

    盖房子当天有些习俗,今天是第二天了,叶凌峰也没啥事,倒是在工地转了一圈之后就跑村上转悠去了。

    经过村头的时候,买了包烟,蹲在田埂上就吧唧吧唧的抽了起来,只是村里的烟毕竟比不了他经常抽的那些特供烟,这烟他妈还带着些辣味,“我草,这味道真他妈呛,唉,这房子也没盖好,只能先将就下了。”

    一边抽烟,一边看着田埂上那绿色的稻谷在清风拂过的时候轻轻摇曳,叶凌峰就感觉心灵一阵轻松,这是以前那些在血与火的日子里所不曾体会过的。

    轻轻耸动着鼻子,呼吸着别的地方所没有的空气,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不过自己的脑子想什么总是不能把控,这眼睛闭上了,昨天的事情又浮现出来,那孟媚媚真是让人回味无穷,就是回去之后也不见这娘们出来了,估计是不敢见人了。

    叶凌峰嘿嘿一笑,却忽然听见几个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扭头看去,便发现一群穿着打扮跟村里人有着很大不同的男子从村头走了进来。

    “草他妈的,就这破地方,做个车还废了老子这么长时间,要不是心疼老子的金杯,早他妈自己开车过来了,真他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高朝哥,咱们这是来这里干嘛,这种鸟地方,要是到了晚上可就走不了了呀。”

    “谁他妈知道呢,先找到那个差点被抓暴卵蛋的家伙吧。”

    一群人就这么从叶凌峰身边经过,没有多看两眼,毕竟现在叶凌峰身上穿的,也就是农民那种破旧衣服,这样在村子里面都是干活穿的,这样看起来,叶凌峰就跟个刚干完活回来的农民没啥两样。

    所以这群人经过可不会对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家伙多看两眼。

    叶凌峰却是叼着烟多看了这些人两眼,不过也没太在意,抓了下身上这件让他感觉还不错的衣服,便站了起来,拍拍屁股,往村委会那走去。

    “老子去噌口茶喝一下。”

    叶凌峰喜欢喝茶,只是家里是没有好茶的,但有个地方有啊,那就是村委会那,柳上那个老杂毛可是存着私货的。

    “柳叔,你在吗,柳叔!”叶凌峰刚到这村委,径直的就往村长办公室走去,不过这喊声落下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异响,柳上的办公室中传来了吸气的声音。

    叶凌峰一阵奇怪,这老杂毛难道在里面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几分钟前,柳上的办公室中确实上演着一幕激情戏码,而表演者就是他柳上和他的媳妇刘悦儿。

    刘悦儿身材娇小,但前凸后翘,走起路来的时候,那小屁股夹得紧紧的,只要是个识货的男人看见,就晓得这种才是那床笫之间妙人。

    这柳上也是好福气,本来刘悦儿并不是土坡村的,是那隔壁村准备嫁给一个老实人的,可这柳上不巧跟隔壁村搞了一次农耕合作,结果就让他在田间里头看见了这俊俏娘们。

    第二天就立马向刘悦儿家里提了亲,人家一看他有钱,也是个村长,又是续弦的,肯定能对姑娘好,这可比嫁给那穷汉子强太多了。

    这刘悦儿也真是个好婆娘,不但长得俊俏水灵,还会照顾人,平日里经常会做了饭炖了汤,就直接往村委这边送,柳上可是很享受的。

    这会又给柳上送了过来,而柳上这家伙早上刚受了孟媚媚的气,思及昨日的事情,那心里头就是一阵火燎火燎的。

    这刘悦儿一来,正好让他泻泻火,饭也没吃,汤也不喝,拉过这个小媳妇就在办公室里搞了起来,在刘悦儿娇羞的迷醉面容下,柳上正到了关键时刻,不成想叶凌峰就过来了。

    这一喊,他妈逼直接就来了个一泄如注,想要发狠,可是这火泻下来之后,心情就冷静了许多,昨天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叶凌峰可是其中一个目击者,要是叶凌峰看到他了,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所以这柳上也不好发作,赶紧收拾了一下,便让他那小媳妇坐到一边,“去去,快整理一下衣服,坐旁边等我,有人来了我得招呼一下。”

    刘悦儿脸色潮红,白了他一眼,娇嗔道:“还不是你,非得在这里做。”

    “是是是,是我不好,你快收拾吧,一会那人就要进来了。”

    这两个人刚刚整理好衣服,柳上赶紧打开门迎接叶凌峰,“啊,叶,贤侄,怎么是你呀,贵客,实在是贵客呀。”

    “柳叔呀,你真的在这呀?”

    叶凌峰一进来就看见了柳上脸上泛光,那办公室一阵奇怪的味道飘了出来,叶凌峰只是稍稍一闻便晓得咋回事了,此时看见了柳上,脸上便是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

    柳上只能假装不知道,笑了笑道:“贤侄啊,不知道你来找我什么事呢?”

    叶凌峰本来想直说就是来讨口茶喝一下的,不过这会打搅了人家的好事,这就不好开口了,心思一活动便换了个籍口道:“哈,我那房子不是正在建嘛,就是有些关于这方面的事情想要请教一下柳叔你的。”

    “哦?原来是这事呀,来来来,快坐快坐,我们慢慢聊。”柳上将叶凌峰请了进去,叶凌峰一眼就看见了正襟危坐的刘悦儿。

    不过这眼睛一瞄,却因为居高临下的位置,不小心就瞄到了刘悦儿匆忙下并未扣紧的衣扣下,那一抹娇嫩雪白。

    想起了李春花之前说的这个刘悦儿,叶凌峰便是心神一颤,一下忘记了身在何处,柳上叫了他两声之后,这才回过神来。

    一看柳上那不善的表情,叶凌峰便立即换上了一副惊讶的表情,“柳叔,这莫不是十里八乡传言中极其贤惠小婶婶?”

    柳上这一看叶凌峰惊讶的样子,心中的怒意消散,倒是有了几分得意,这便装模作样道:“啊,你看我你看我,这都给忘记了,悦儿呀,快来见过咱们的贤侄。”

    刘悦儿好奇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叶凌峰,心头不禁轻轻一颤。

    原本就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比那柳下也不过大了一岁而已,这个应该在大学里享受读书和恋爱的姑娘,却就成了这老杂毛的续弦,这会看到俊朗而又不失阳刚之气的男人,心中不免泛起一圈圈的涟漪,“原来这村里还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啊?”

    “你好,我是刘悦儿,你叫我悦儿就成。”

    这刘悦儿一开口,就让那柳上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叶凌峰可不会直呼其名,而是恭敬的说道:“悦儿婶婶,真是名不虚传呀,不仅贤惠,而且容貌端庄,柳叔真是好福气呀。”

    叶凌峰说着,偷偷的在刘悦儿身上乱瞄,那前凸后翘的敏感部位都被他尽收眼底,这年纪的小娘们,屁股最有弹性,胸部发育得刚刚好,也最是让人爱不释手的,就是可惜了,竟然被柳上这老杂毛给糟蹋了。

    刘悦儿只听得脸色微微一红,而柳上则是看见叶凌峰那眼中的艳羡之后眉头一挑,心里舒坦了,当下便哈哈笑道:“贤侄真是会说话了,来来来,这是我私家珍藏的好茶,喝一个。”

    待叶凌峰坐下之后,那刘悦儿便跟两人打了声招呼,小屁股一扭一扭的走了,这真是把叶凌峰给看醉了。

    跟柳上打了个哈哈之后,两人便开始瞎扯淡,叶凌峰这东问问西问问,柳上也勉强能够答上来,只是这叶凌峰言语之中时不时的就扯到这孟媚媚那里,柳上可就不知道叶凌峰的心思了。

    昨天回来后,他就想过整件事情的经过,那柳熊曹是跟着他一起去吃饭的,他也确实知道这个村长对孟媚媚心怀不轨,不过柳上做些小动作的时候可是没有让柳熊曹看见的。

    柳上一时间真不知道是不是柳熊曹找来的叶凌峰,就是今天看见孟媚媚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孟媚媚态度的冰冷,正忐忑着不知道会不会出事,这时候叶凌峰又来了,当即让他心情更加复杂。

    这边厢叶凌峰正在骗茶喝,另一边,柳上家附近的小山坡上,此时多了一群流里流气的青年,正在那捏着衣服扇着风,一脸不耐烦的等着什么人。

    “他妈逼的,那个鸟人怎么还没来。”

    话音落下,便看见一个匆匆而来,那模样跟柳上有着七八分像,不过这人却是猥琐中透着股蠢气,绝逼是没有那只老狐狸这么精明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柳上的儿子柳下。

    “嗨,高朝兄,好久不见,真是好久不见呀。”

    高朝看见了柳下,也是眉开眼笑,没有了刚才的那副模样,毕竟这可是个移动的人民币呀,“哈哈,柳下,你这小子,气色不错呀。”

    两个人寒暄一阵,各怀目的的达成了一个协议,柳下便直入主题道:“高朝,废话不多说,你看这事能成吗?”

    高朝摸了摸下巴,柳下给的价格可不低了,便哈哈一笑道:“柳下你就放心吧,这事就交给我了,保证你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