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小寡妇黑夜遇袭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23本章字数:3069字

    叶凌峰看着柳上站了起来,就要冲出去,他愣是没有任何反应,就这么看着柳上,一脸冷笑。

    结果这个柳上站起来往外才走了几步,发现叶凌峰无动于衷之后,便停了下来,有点尴尬,转过身后看到叶凌峰冷笑的看着他,轻咳一声,“那个,贤侄呀,你看,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你要打你儿子那是你的家事,而我只想要一个可以让我不再追究的结果。”

    叶凌峰丝毫没有给柳上面子,这样的事情如果还给他面子的话,那可不是退让,那是懦弱,是害怕,要想控制一个人,不仅要给他面子,在必要的时候也得让他明白,自己不怕他。

    这就相当于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差不多的道理,所以叶凌峰没有丝毫的软弱表现,这倒是让柳上失算了。

    柳上听了叶凌峰这话,心头重重一跳,随后叹了口气,这一次不出血是不行了,“贤侄,你看这样,你那房子的基础重建的钱我出了,那块土地的使用权从有限期改成无限期,今天晚上我让我儿子亲自负荆请罪!”

    “好,就这么说定了!”叶凌峰丝毫不作犹豫,一口就应了下来,也不讨价还价,说完直接离开,不给柳上任何反悔的机会。

    看着叶凌峰离开,这个柳上也是感觉压力顿消,随后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喘了几口气,心中暗暗对叶凌峰有些畏惧,如此干脆,行事果决的人物,竟是他土坡村的一个村民的儿子。

    他柳上真是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目前看来是祸不是福,他是不招惹也已经招惹上了叶凌峰了,“叶大明的儿子怎么会这么厉害,唉,我那个不孝子呀!”

    叶凌峰走后,柳上立即让人把前两件事给办妥了,然后赶紧回去家里,只不过回去之后,却发现他家的儿子柳下不见了。

    “悦儿,我那个混账儿子去哪了?”

    “老公你回来啦,小下没看见呢,好像没有回来过。”刘悦儿脆生生的回道。

    柳上一听,便是脑子一懵,心想完了,也不知道这个混账东西又要惹出什么祸事了。

    叶凌峰回来后,就让工人们继续开工,他爸妈都很关心这件事情怎么处理,叶凌峰把柳上答应的事情说了一遍,没过多久,孟媚媚就亲自把那一份填上了地理位置跟个人姓名的土地证交到了叶凌峰手上。

    到了晚上,柳上的儿子没来,柳上倒是亲自来了,刚进门便是大声喊道:“凌峰贤侄啊,对不住呀,我那个不孝子他,他跑了!”

    “跑了?”叶凌峰在柳上一进来的时候就盯着他的眼睛看,可这一次还真是没有看到一点做作,这老家伙不像是演戏呀,不过也有可能,就柳下那样秉性的人,现在不逃什么时候逃?

    “贤侄呀,你是有所不知呀……”

    叶凌峰只跟这个柳上应付了几句之后,接过了柳上拿过来的钱,便将他给打发走了,此时他爸妈都迎了上来,一脸担忧,“儿子,现在柳上那个老杂毛虽然已经给我们作出赔偿了,可是他的儿子跑了,会不会再来报复我们?”

    想起起初跟柳下结下的梁子,叶凌峰便冷笑一声,“报复?我看他敢!”

    夜幕降临,村子的路只有村民们家里微弱的灯光照着,却依旧看不太清楚,这时候要是碰见了熟人,还得打声招呼,相互听了声音走近后才晓得是谁。

    而此时正是叶凌峰家里盖房子的工人收工回家的时候,他们也已经吃过了饭食,此时回家除了个人的清洁之外,无非就是跟自己娘们恩爱了。

    叶凌峰在工地上巡视了一圈,效率还不错,中午被毁掉的那些基础也差不多弄好了,而负责掌勺煮饭的几个婆娘都走了,不过她们是最晚离开的,叶凌峰也没太在意。

    当他看向前面村道上的时候,却隐约看到一个娇小熟悉的身影,看了好一阵之后,叶凌峰才知道那是巫秋娟,“这小娘们怎么比其他人晚了这么多?”

    摇摇头,叶凌峰不再想,直接返回了家里,因为怕自己不在的时候柳下来报复,所以叶凌峰只能亲自坐镇在家里确保他爸妈的安全了。

    “爸,妈,工人们全都走了,几个厨娘也已经收拾好东西回去了,咱们也该休息休息下了。”

    二老看着眼前的叶凌峰,眼中就是一阵欣慰,儿子终于是长大了呀,他们之前都小看了叶凌峰了,“对了,儿子,我好像看到那个小寡妇很晚才走的,她家虽然住的不远,可现在天都黑了,路不好走,你看看要不去送送她?”

    “妈,你就不怕我跟那巫秋娟闹出点什么吗?”叶凌峰笑着道。

    “怕啥,你是男人,她是女人,男人照顾女人天经地义,这可是个苦命的孩子,你一个城里回来的人,还怕别人说闲话吗,去去去,把娟儿给我安全送回去。”

    叶凌峰他妈还真是开明,叶凌峰心中对他妈大赞不已,回头想想,这小娘们确实挺可怜的,上次自己还占了人家便宜呢,现在天天在自己家里干活也不怎么跟人家说话,实在是不太地道。

    “好,我现在就去送送她。”

    说罢,叶凌峰出了门,追了上去。

    离开了工地,巫秋娟便往家里赶,这家里跟叶凌峰这虽然不远,可也隔了有一小段路的,这里基本上就她家里跟叶凌峰这有些灯光了,也就是说,这一段路过去基本都是黑的,要是发生点什么意外还真挺容易的。

    这小娘们想想就觉得心慌,可不知道为什么,人的心慌了起来就会想要有尿意,这小娘们感觉一阵憋尿,“怎么这个时这么想那个呀,唉!”

    说着,巫秋娟便下意识的钻到了田地上,左右看看没人,脱了裤子蹲下就发出了一阵哗哗声。

    因为对家里的那位婆婆的刁难太过无奈,巫秋娟就是撒泡尿都能被骂半天,所以养成了这个习惯,只是今晚四周特别安静,静的似乎连夜晚觅食的鸟都安静了下来。

    这在大山之中真有点不太正常,巫秋娟心头生出了一丝慌乱,左右看了看,总感觉有人在盯着她,于是本来还要一会才能放完的水,这下直接收了起来,赶紧一抓裤头,拽起来之后,顾不得绑裤头带就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候,黑暗中响起一阵脚步声,在巫秋娟站起来的时候,便听到那个脚步‘咔’的一下踩到了一根树枝,只把她吓了大跳,赶紧循声看过去,颤声道:“谁,谁在那里?”

    黑暗中的那个人听到了巫秋娟的话,在那微弱的光线下,只能看到他的嘴角弯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

    他的脚步先是一顿,随后又再次向前,巫秋娟揉了揉眼睛,终于看清楚了黑暗中那人的身材,有点瘦弱,但身高跟叶凌峰差不多,想起被叶凌峰撞见她洗澡的那一晚,巫秋娟便开始怀疑起来,这人是不是叶凌峰。

    “喂,你,你是不是叶凌峰?”

    来人没有回应,脚步却再次一顿,寂静的四周,除了巫秋娟自己的声音,那就是这名男子突然变得有点急促的呼吸声。

    巫秋娟突然感觉到这人似乎有点愤怒,心里更加害怕,“你,你到底是不是叶凌峰?”

    “嘿。”

    回答巫秋娟的,只有这一声带着冷意的笑声,而这一刻,也让巫秋娟意识到,她似乎遇到危险了,眼前这个,就是想要对她不利的人,不管他是谁!

    “啊,救……呜呜呜……”

    不等巫秋娟喊出声来,那人已经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巫秋娟大惊失色,立即疯狂挣扎拍打眼前的男人,可一个女人的力气怎么可能大的过一个男人?

    疯狂的挣扎中,男人呼吸急促,发出怪异的笑声,突然空出一只手抽出一块钝器,对着巫秋娟的后脑勺用力砸了下去!

    一声痛哭尖叫,从男人不小心捂偏的,巫秋娟的口中发出!

    声传四野,最先听到声音的,却是匆匆赶来的叶凌峰,本来他才刚从屋子里出来,想着这土坡村虽然落后,可也没听说过有过什么危险,就是一个大姑娘晚上出来,最多也就是被村里的那些男人占些便宜而已。

    可突然听到这个凄厉的痛呼尖叫,叶凌峰立刻想到,除了巫秋娟,不会有别人!

    “巫秋娟出事了!”

    猛地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叶凌峰已经顾不得思考这件事情的诡异之处了,脚下加速,便一头钻进了黑暗中。

    巫秋娟被钝器所伤,整个人昏昏沉沉,浑身酸软无力,却一直没有晕过去,不过现在的样子也已经无力反抗,她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脸在眼前晃动,然后身体一轻,便被人挂在肩膀上面。

    这人喘了一口气之后,便带着她往村里的林子走去,似乎对于村子的路还很熟悉。

    而她除了想到这个,也就感觉到后脑勺温热的液体缓缓流下,身体的暖意一点点的离去,力气也越来越小,疲惫的感觉一波波的席卷过来。

    “好累,我好累,叶凌峰,你会来救我么,我好想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