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涉嫌谋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23本章字数:3090字

    邹小若被叶凌峰眼巴巴的看着胸前的风景,心中一阵慌乱,但现在的状态想要捂住胸口根本就做不到,只能羞红了脸,看着叶凌峰怒道:“你,你别看,你再看我就让自己掉下去!”

    这妞性子太烈了叶凌峰也无奈,眼睛占点便宜而已,就寻死腻活的,刚才也不是这个样子嘛。

    虽然想不明白,但叶凌峰也只能无奈道:“那好吧,我闭上眼睛不看就是了,这样你能上来吗?”

    “你闭上眼睛怎么拉我上来?”邹小若着急起来。

    “姑奶奶,那我这样往下看,怎么样也会看到不该看的地方吧。”

    叶凌峰心里暗笑,闭上眼睛是不可能的,那样会非常危险不说,嘿,这美好的风光也不能再看到,虽然叶凌峰是故意的,却也说的是事实。

    邹小若一咬牙,便气愤道:“我以后一定不要再见到你,不用闭眼了,爱看就看个够吧,快点拉我上去!”

    邹小若话音落下,叶凌峰便用力将她拽了上来,这垂吊在空中这么久,叶凌峰也很吃力,这下将邹小若用力拽起,便避免不了力道控制不好,于是,邹小若很自然的就被叶凌峰一把拽着,落向了他的怀里。

    两个人在离别之际,再次出现了一次亲密接触,紧紧的抱在一起,邹小若惊呼一声之后,便要挣扎起来。

    叶凌峰这时说道:“美女,你要是再乱动,我们恐怕就要一起掉下去了,你能不能等我缓过来之后,再把你慢慢放开?”

    邹小若不动了,但叶凌峰可以看到她的耳根有点发红,这已经差不多到山脚下了,很快就能下去。

    只是那人工开凿的小路也不是哪里都有的,应该是为了防止更多人上断掌山,才没有在山的前半段凿路的。

    两个人就这么悬空,绳子有两条,但还需要用其它工具固定身体,所以叶凌峰那样说也合理。

    就是这抱着邹小若的时间,稍微长了那么一点,而邹小若竟然也真的没有再动。

    两个人各存心思,良久之后,叶凌峰将邹小若慢慢放开,“美女,我慢慢放手了啊,你自己小心点抓稳绳子了。”

    “不用你说。”

    这妞还真是,提醒一下而已,脾气真难伺候呀,不过这身子,真是妙不可言呀,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了。

    两个人顺利下山,到了山脚,叶凌峰看着邹小若,一抱拳,谢道:“邹小姐,我会记住你的救命之恩的,有机会一定报答,我的电话号码就写在山洞石壁上,我先走了。”

    说完之后,叶凌峰转身离去,实在不是无情,而是必须赶回去救小寡妇了,时间得抓紧。

    邹小若看着叶凌峰得背影,没有说话,眼神有点复杂,只是看了一阵,便也转入了另一条路,却没有上山,不知道是去哪个地方。

    医院中,叶大明和吴小蝶眼圈有点发红,因为他们听说叶凌峰为了救巫秋娟而进了山里,现在还没有回来。

    都过去一晚上了,这本来乡下就多猛兽,虽然他们见识过叶凌峰的身手,可叶凌峰毕竟是他们的心头肉呀,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邱先生,你看这都一晚上过去了,现在也已经中午了,我们家儿子都没有回来,他有没有跟你说清楚要去多久,去的到底是什么地方,他到底会不会有事呀?”

    吴小蝶一连串问了几个问题,邱若愚也感到焦急,这毕竟是他指点叶凌峰去的断掌山,山体陡峭,难以攀爬,就算上去了,也还要防止一些意外,不是很有经验的人,是有很大危险的。

    按照他以往找草药的时间,也就是一晚上都卓卓有余了,现在叶凌峰却还未回来,难不成真出了什么事了?

    “这位大姐呀,你也别太担心,你儿子肯定马上就能回来了,这路途有些远,昨夜又下了一场雨,耽误些时间是正常的,放心吧。”

    “这种话你已经跟我们说了第三次了,你不会骗人吧?”

    吴小蝶的话呛得邱若愚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叶大明看着他也都慢慢升起了不好的预感,虽然不关人家的事,可要是叶凌峰真的有什么事,他可真不好说对这个所谓的军医有什么好感。

    而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紧绷着神经时,病房门口便传来了叶凌峰的声音,“我回来了,老兵,你快来看看,是不是这些草药。”

    “儿子,儿子你回来了!”吴小蝶和叶大明同时冲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叶凌峰便上看下看的。

    叶凌峰愣了一下,随后也就明白了,心中有些歉疚,便尴尬道:“爸,妈,我路上耽搁了一下,因为昨晚下过雨,不好走呢,害你们担心了,现在娟儿正需要药草给她治病呢,我们还是先让老兵看看这些草药吧。”

    “好好好,只要你回来了就好。”二老一起点头,让开了,叶凌峰便直接将草药交给了老兵。

    邱若愚看到叶凌峰回来也松了一口气,接过草药看了两眼,便是脸上一喜,“好家伙,这分量都够用几次了,而且年份还很足,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就是随便找的,也不知道什么年份,你快治病救人吧。”

    叶凌峰直接推了回去,他可不想把山上还住了个美娇娘的事情说出去,就让这个事情变成自己的一个秘密好了。

    接下来在叶凌峰看过了巫秋娟的情况,李婆婆已经先回去了,因为叶凌峰爸妈在这里替换了她,也不知道是怎么把她给劝回去的,叶凌峰还真是有点佩服。

    过去的一夜里,巫秋娟的情况很反复,不断说着胡话,别人都没能听懂,到了后来医生过来看了,便是神色凝重。

    这要是再耽误下去,就要有生命危险了,只能先打了一针,给她退烧,但并不管用,只能起到一个缓解的作用而已。

    到了今早再次发烧,而且烧得更加厉害,幸好叶凌峰回来及时,老兵拿到药之后就立即开始着手治疗,又是外敷又是内服的,终于经过了两个小时的等待之后,巫秋娟的情况已经出现了一丝好转的迹象了。

    众人都是高兴坏了,但此时,几个派出所的民警来到了医院,找到叶凌峰后,便让他配合调查柳下意外死亡的事情,“叶凌峰,相信你也知道这个案子,案情比较复杂,里面还有一些细节的东西需要你协助调查,跟我们走吧。”

    “好,我跟你们回去。”叶凌峰没有做任何的抗拒,而是非常配合,柳下的死就是个意外,他是不用承担法律责任的。

    走之前跟他爸妈说了一会话,让他们不用担心,之后便跟着这几个警察上了警车,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原本还客客气气的警察,在他上了警车之后,二话不说,拿出手铐便‘咔嚓’一下把他给铐上了。

    “你们这是?”

    “我们现在怀疑你,涉嫌谋杀土坡村村民柳下,现在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一会所说的话,都将作为将来法庭上的呈堂证供。”

    叶凌峰眉头一皱,这几个民警变脸还真他妈的快呀,这个案件不谈别的原因,自己顶多就是个打架斗殴的违法行为。

    但是,自己是因为救小寡妇,才把柳下教训了一顿,这应该算是见义勇为吧,但现在,在这些民警的口中,却成了涉嫌谋杀?

    草你大爷的,肯定是柳上已经开始动手了,隐忍了这么一天一夜,终于动手了,不过就凭柳上还想诬陷老子?他做梦!

    叶凌峰冷笑一声,“你们有权怀疑,不过我没做过,我叶凌峰问心无愧。”

    “到了所里看你还怎么嘴硬。”其中一名民警也是冷声回了一句。

    叶凌峰没再说话,如果这些人想要诬陷自己,他有的是手段对付他们。

    派出所离镇医院并不远,很快就到了,叶凌峰被从车里拉着到了审讯室,这地方可是要比城里的审讯室,简陋太多了。

    就一个板凳,小小的审讯室不过四平方,没有窗口,只有一扇铁门,如果里面有什么声音,外面却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的。

    不过叶凌峰注意到,这墙壁上、地面上,许多地方都有一些干掉的血迹,还有一些难闻的味道,虽然经过了处理,却根本逃不过叶凌峰的鼻子。

    就这样的一间审讯室,还不如说是刑讯室,还是那种屈打成招的刑讯室。

    里面的味道,能够让叶凌峰想到,说不定,在这里吃过皮肉之苦的人还不少,真有罪的就不说了,那些没罪的,不知道承受了多残忍的折磨。

    叶凌峰只看到这里,就明白自己今天将会有怎样的待遇了。

    “柳上啊柳上,能耐不小啊,你儿子死可是个意外,你却硬要算到我的头上。嘿,想不到一个村长就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好啊,老子就看你还能搞出什么花招。”

    叶凌峰冷笑一声,便走进了这间阴冷的审讯室。

    慢慢地走到里面的凳子旁坐下,刚才进来的那两个警察,看见叶凌峰死到临头了,还这么淡定的样子。

    一个警察冷冷地说道:“小子,一会儿看你,还能不能这么淡定。进了这间房子的人,还没有遇到不老实交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