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寂寞的美妇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24本章字数:3102字

    数分钟后,叶凌峰在小女娃的指点下来到了一处平房外,而房门只是虚掩着,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了带着似痛苦似愉悦的呻吟。

    “奇怪了,这个声音怎么不太像受了伤啊?”

    正当叶凌峰感到奇怪而犹豫不决的时候,小女娃却焦急起来,“叔叔,你快进去吧,我妈妈就在里面,你一定要救救她!”

    “好好,我现在就进去,你要不先在外面等一下。”叶凌峰心想,要是那场面太恐怖的话,还是不要让小孩子看到好,不然容易让这小女娃造成心理阴影了。

    “为什么呀,我也要进去嘛。”

    看着小女娃一脸不情愿,叶凌峰只能对她说道:“你妈妈如果真的受伤了,我可能需要帮她简单包扎一下,但是小孩子如果看到了,你妈妈肯定会阻止我的,你想呀,要是你妈妈为了不想你看到而阻止我,到时候岂不就救不了你妈妈了?”

    小女娃一阵皱眉思索,很是认真,那样子甚是可爱,随后用力的点点头,“嗯,叔叔,我听你的,我就在外面,要是你需要帮忙一定要叫我进去。”

    “好,那你就守在外面,要是有坏人来了你就大喊,我马上就会出来把坏人给打跑了!”

    小女娃再次点点头,两人约定好之后,叶凌峰便深吸一口气,推门慢慢走了进去。

    这进去叶凌峰就做足了心理准备了,要是真的碰见什么可怕的场面他也能控制住,毕竟他也是从那死人堆里活过来的,什么场面没见过?

    进到了屋里,那个声音便越发的响亮,但这个女人嘛,似乎一直在压抑着声音,只是叶凌峰的听觉太好了,即便声音特小,也能被他听得清清楚楚,不过这时候他是越听越糊涂,越听就越觉得奇怪。

    “这他妈,怎么听着一点也不像那小女娃说得那样呀?倒有点像是…我草!”

    当叶凌峰终于看到了床上躺着的女人时,禁不住便将最后那两个字从心底蹦了出来,最后在喉咙里面传出,当下便让床上那女人的动作僵了一下。

    随后发出一声惊叫,却又快速的捂住了嘴巴,那惊叫声也不过是一响则逝,但这女人已经发现了呆若木鸡的叶凌峰,捂紧了身子颤声问道:“你,你是,是谁!?”

    那声音之中充满了惊慌失措,话音未落便已将被子快速的盖在了身上,但即便如此,就那么一晃眼的功夫,也已经足够叶凌峰看清楚了这个美妇身下的景象。

    那可是肥肥嫩嫩的,白花花的一大片,整个下面竟然啥也没穿,手里抓着的,确实也是棍子,却是那种用来解决生理问题的棍子!

    叶凌峰傻眼了,那床上躺着的美妇也傻眼了,两个人的目光触碰在一起的时候,便是出现了一些异样的火花,“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我先出去了。”

    叶凌峰说罢,再不敢稍作停留,便冲出了屋子,但满脑子却都是那女人白花花的身体,下腹隐隐间有着一股火气往上直冒,烧得他心头大乱,“真他妈见鬼了,今天老子怎么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说要萌妹子就给我来个小娃娃,说要美妇沟引就让我看到了这些,这贼老天是在玩我吧?”

    “叔叔,你咋就出来了,我妈妈怎么样了?”小女娃一看叶凌峰跑了出来便赶紧向前问道。

    叶凌峰一脸尴尬,真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小娃娃讲,便编了一个理由道:“小妹妹呀,你妈妈已经没事了,刚才叔叔已经把你妈妈给治好了,不信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进去看看的。”

    “真的吗?叔叔可别骗我。”

    小女娃嘟着小嘴,却是一脸高兴,叶凌峰哭笑不得的点点头,“当然是真的,叔叔绝对不骗人,你快进去看看吧,你妈妈肯定也想见你了。”

    “嗯嗯,谢谢叔叔。”小女娃说着,便兴冲冲地往里屋跑去,边跑还边兴奋的喊着,“妈妈,妈妈,叔叔帮你治好病了吗……”

    叶凌峰没有听人家母女的说话,只想赶紧走人,这他妈的太尴尬了,不走也不行呀。

    叹了口气,便冲出了门外,心头却依旧在狂跳不已。

    叶凌峰跑回了外婆家里,那小心脏总算恢复了正常,只是到了门外却发现这大门紧闭,敲了好久的门都没有人开门,“我草,不是吧,我就出来这么一会,全部人都走了?”

    细细一想,外婆他们应该是去拜神了,大伙也就一起走了,只不过这个拜神也没有说一定要有谁在场,不是很重要,也就是哄老太太开心了,所以叶凌峰去不去也都无所谓了。

    只是这都没人在家,他可就麻烦了,眼看着就要到中午了,这午饭要怎么解决呀?

    叶凌峰一阵发愁,便坐在了门口,轻轻的挨着那扇木门,只是刚刚挨上去,那木门便突然一下打开,叶凌峰淬不及防,整个人重心往后一倒,“哎哟我草,谁这么缺……”

    这话才说了一半,叶凌峰就彻底愣住了。

    他现在的姿势可是躺倒在地的,而来给他开门的,却是一个女人,之所以不知道是谁,完全是因为,现在叶凌峰这货因为这一倒直接钻进了人家的裙子底下去了,那还能知道这是谁呀?

    张开眼睛,就看见一片白花花的,那处地方竟是若隐若现,只是这一眼,就已经让叶凌峰血脉喷张,现在可是从自己外婆家里给自己开门的,就算不晓得是谁,那也必然是自己的长辈呀!

    这一想,叶凌峰便一下从地上爬起,站直身子之后连忙道歉,也不敢看那是谁,“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家里都没人了,这不……”

    话还没说完,叶凌峰就听到了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幽幽传来,“你个臭小子,一大早就把姑奶奶我扔在屋里自己跑出去玩了,现在倒是知道回来了,可是这回来就回来,竟然还趁机占我便宜,叶文文,你看到了不少东西了吧?”

    “啊?”叶凌峰打死也没想到,给自己开门的会是他小姨,可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这个小姨了,这一抬头便看见吴小凤那双眼睛带着幽怨和不满,一丝晶莹在眼眶中酝酿着。

    叶凌峰直接给吓个半死,当下连忙道:“没没没,小姨我绝对没有要冒犯你的意思,意外,这一切都是意外,你,你相信我么?”

    “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你么,昨天在山上,今天又在这门口,你觉得对一个长辈三番两次的做出这样的事情,那都是意外么?”

    吴小凤依旧是一脸的委屈和幽怨,可那眼睛里面分明还掠过了一抹狡黠,指不定心里面想的是什么。

    “我,我,这确实都是意外呀,小姨,你可得相信我呀!”叶凌峰现在可是百口莫辩了,都说女人是最佳辩手,男人永远都无法辩得过女人,更何况是这样的事情,被人家两次抓到呢?

    你说一个女人就不能故意这样让一个男人占自己便宜了,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作为长辈的呢,那就更不可能了,就算叶凌峰怎么怀疑,那也都是怀疑而已,他又没有证据。

    这要是被小姨直接向他妈甚至他外婆那告状去,他叶凌峰可就得玩完了,这小命恐怕也不保呀。

    叶凌峰一脸哀求的看着吴小凤,而吴小凤则是一脸幽怨的看着他,最后吴小凤幽幽的叹了口气,眼中带着一丝痛心说道:“快进来吧,老站在外面人家看见了也不好。”

    吴小凤说罢,便转身款款而去,留下了一个充满了幽怨与委屈无法诉说的背影,自己回了房间里面。

    叶凌峰则是呆愣了好久,这才一拍自己脑袋,“哎呀,叶凌峰呀叶凌峰,你个蠢货,纵横花丛许多年,却怎么就栽在了自己小姨手里呢,失败呀,失败呀!”

    说罢,赶紧进了屋里,左右看看无人,‘哐’的一声直接关上了大门,便急匆匆的追向了他小姨那里。

    只不过快走了几步,便追上了吴小凤,叶凌峰不敢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跟着吴小凤进到了她的房间,这门一关上,叶凌峰便斟茶倒水的,卑躬屈膝,“小姨,这个,你喝茶。”

    吴小凤看了他一眼,那眼神直勾勾的,不带一丝情绪,看得叶凌峰心头直跳,随后吴小凤轻轻一眨眼,将那杯茶接了过去,叶凌峰这才松了一口气。

    却不想,吴小凤放下了茶杯,又是叹了一口气,叶凌峰原本以为她要开口说话了,但吴小凤没有,只是盯着地面看着。

    叶凌峰受不了这样的怪异气氛,便率先开口道:“小姨,你这是叹啥气呀,有什么不开心的吗?”

    话音落下,吴小凤便轻轻抬起头来,看着叶凌峰,招了招手道:“小峰,你过来,坐到我面前。”

    吴小凤这一变化让叶凌峰很是忐忑,昨天还古灵精怪的,今天就换上了这么一个长辈对待晚辈的表情,一言一行嘛,那都是让人大气不敢喘一下那种,叶凌峰也只能乖乖的坐了过去。

    “小姨,你这是?”

    “你都长这么大了,还记得以前小姨给你洗澡时候,你还那么小,不过还是一样的害羞,来,把衣服脱了,我看看你的胸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