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偶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0:27本章字数:3134字

    刘家庄下入冬第一场雪的时候,梅子正在从集市里往回赶的路上。现在正当季,腊肉卖得特别好,尤其梅子的腊肉配方独特,价格又和别家的腊肉卖得一般,因此集市一开,不一会就卖完了,还有好些人来得晚了,没赶上,直问梅子下月初一的大集是不是还要再来。

    梅子怀抱着新买的食材,又将另一个大些的布袋往肩膀上推了推,确定没什么问题了,才往出城的路上走去。这布袋里装的,可是从城里最大的酒楼后厨里买来的一堆鸭毛,虽然便宜,对她却是极其重要的。

    鸭毛的处理是个繁琐的事,所以这些鸭毛虽然看着多,但是处理之后大约只能做两件袄子,即使有剩余的,最多再多一副手套。不过这也没妨碍,原本她也并没打算指着这个赚钱。

    不知道是不是体质问题,梅子穿越后立刻就发现了,她自己是十分不耐冻的体质,只是之前一直还有个亲娘照顾着,梅子的娘疼她,相依为命这么些年,梅子虽然懂事勤奋,可是她娘一旦入了冬,那些洗洗涮涮的活还是都不肯让她做,只说没嫁人的姑娘家,不可以做这些易着凉的活计,怕冻着了身子,以后嫁人不便。

    梅子虽然和这个便宜娘感情不深,可是也知道她这是为着自己将来打算,所以没怎么同她争执过。

    只是现在梅子娘终于在去年春天病故了,这家里所有的事情,便都着落在她一人身上,于是入冬没几天后,她便冻着了手,看着满手的冻疮,梅子发现自己其实很想有个人能在自己身旁唠唠叨叨的。如果梅子娘能回来,哪怕让她洗再多的衣服长再多的冻疮,她也是肯的。

    想想,真是有些唏嘘。

    只是日子还要过。所以她从酒楼后头经过时,看到杀鸭,就想起了这个。

    村里人做活,没什么时间研究手套暖捂之类的东西。但是梅子不一样。她平日里不似其他住户那般要种地或者做绣活,她唯一会的,就是做些吃食拿去城里卖,所以只要做出了副合用的手套,想来闲暇时戴着还是不错的。

    也幸好她当年跟着爷爷学过段日子书法,繁体字虽然看着陌生,总还都是会写会认的,否则即使有梅子娘珍藏的那两箱子书,只怕也是不认得,闲时就只能无聊地闷坐着了。

    她在心里默算了算,发现这次卖腊肉统共挣的钱,足有二两银子。想到这里,来到这个世上后,梅子第一次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拐过一条小道,前面再走几步就到了村口了。梅子抬了抬肩膀上的包袱,加快了脚步,心里则开始盘算着之后的计划。

    村口的牌子就在眼前了,梅子的脚步却是一顿,眼睛盯着路旁一个黑色的东西看了看,似乎是一只男人的靴子。走近了观察,居然是一个男子,看起来身上并没有受什么伤,却是面露菜色,嘴唇干裂,现在紧紧闭着眼睛,一点生气也没有的样子。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处事金律,梅子咬了咬牙,决定不管这件闲事。可是走了一段路后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就是这一回头,居然刚好看到那男子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转身往村子里走了几步,又走了几步,终于回头朝那男人走去。

    将水囊里的水倒了些出来,略略润了润那个男人的唇。然后,梅子转身回了村子。

    村长家就在靠近村口的地方。看到梅子过来,村长家的许大娘热情地上来招呼道:“梅子啊,又去赶集了吗?怎么不等着我家荷花她哥一道哪?你一个姑娘家,实在是不安全。”

    梅子笑笑,知道许大娘也是好意,便不忍直接拒绝,只是温和笑道:“我走得慢,所以起得早,天还没亮,怎好扰了民哥哥休息?而且路虽然不短,但靠近官道,相信没什么问题的。”

    说罢,她便对一旁磕着眼袋锅子的村长道:“村长,我才来家时看到路边似乎有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要往咱们村来的。我看他样子似乎不大好,也没敢和他说话就回来了。你看是不是找几位大哥过去看看?”

    村长虽然平日里不咋使威风,可到底是一村之长,此时听了梅子的话,立刻站起身来,对刚好回院子里来的女儿吩咐道:“荷花,你来的正好。你快去晒谷场上去叫上你哥哥,让他再找上几个人,带上家伙事儿来村口等我。快点!”

    梅子见他已经着手安排了,也不打算再多搀和,于是和许大娘又打了声招呼,就回去了自己家里。

    村长后来有没捡到那个男人她不知道,也不是不想去问问,可是她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大好了,现在巴巴儿的去问个男人的下落,实在是太过显眼,也就没有再理会这些。

    第二天不是开集的日子。梅子起chuang后先来到院子里,看着灶上坐了水,觉得日头不错,又把屋子里的被褥拿出来晒了,都准备好之后看看周围没人,便来到后院里开始连起了瑜伽。

    这大概,是她穿越三年,唯一还保留着的现代人的生活习惯了。

    梅子家住得比较偏远,她虽然和村子里的人都相处得不错,可是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况且两年前又出了那件事,从此和村子里的人也就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了,平时不论在院子里做些什么,都是绝对不会被人打扰的。

    可惜今天显然是个例外。

    做完一套操,梅子刚要回到前院,却是听得门口传来敲门声。

    梅子带着疑问去开了门,站在门口的居然是荷花。

    荷花是村子里出了名的美人,虽然才不过十四岁,却已经出落得相当标致,她又是村长和许大娘唯一的女儿,自然格外厚待,因此吃穿上可以算得上是村子里最好的了。这样调养出来的女儿,自然活泼可爱。

    只是,梅子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很不喜欢自己,在梅子和村子里其他人都相处平淡的情况下,这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难解之谜了。

    “我娘说,你离得近,让你中午多做点饭菜,送去旁边的屋子里。”

    荷花看也不看梅子,只简单撂下这句话就走了。梅子看着她衣摆轻飘的背影,想追上去问问清楚,可是想想屋子里的水还烧着,也就暂时作罢。

    想了想,把之前预计要做的菜又加了一倍,切了一碟子腊肉装了,简单包了个小包袱后梅子正要出门,门外却探头进来一个才留了头的小男孩。

    梅子一转身,看到他就笑了:“虎子,今天又逃学了?”

    刘虎一听就不高兴了,撅起小嘴生气道:“梅子姐,你不要冤枉我啦,今天可是先生给放的假哦。不信你可以去问问我娘。”

    梅子笑笑,没有说话,只手脚利落地将留的饭菜收好。

    刘虎见梅子拎着包袱就要出门,连忙紧赶两步,好奇道:“梅子姐要去哪里?中饭不吃了吗?”

    “你先坐会,我去西边儿那房子里看看。荷花刚才告诉,说许大娘让我送饭过去,不知道是不是有谁住进去了。”梅子说着话,看到刘虎还是跟了上来,问他,“怎么?你也要去?认识那家的人吗?是怎么回事?那院子不是一向不住人的吗?村长怎么改了主意了?”

    她其实还有句话没问:住进去的人不怕忌讳自己这个不祥的人么?

    刘虎见梅子并不知情,不由卖弄起自己的消息来了:“我听我娘说了,是村长和民大哥他们今早在村口捡到的一个男人,说先是饿晕了过去,许大娘给喂了点水后就醒了。因着将近过年,那个男人又说自己家里没什么人了,许大娘就留了他下来过年。他也就答应了,过完年再走。”

    梅子带上院门,同他一起朝着西边的院落走去。

    刘虎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在她旁边踩着新下的积雪往前走,边走边继续解释:“他在村长家住了一晚,今天一早就起了,帮着许大娘劈柴,打水,本来大约是想谢谢村长一家相救,谁知偏偏遇上了荷花。两个人也不知说了什么,许大娘撞见就生了气,村长就说西屋这边空着也是空着,不如打扫了出来给他暂住,大家都方便。”

    原来如此。

    梅子想着荷花之前来时面上的不耐和郁闷,心里大概猜到了几分。不过这也难怪。一个陌生的男人,一个不祥的女人,这样的邻居大概才是最合适的吧。

    梅子想到这里,对刘虎道:“是你娘让你来找我玩的?”

    刘虎挠挠头:“是啊。我娘说也怪了,往日里我来你这里吃饭她都要骂我,今日却赶我出来,说是没备我的饭菜,这可真是奇了怪了,难道那锅子里蒸的玉米不是给我的么?”

    看着刘虎困惑的表情,梅子揉揉他的头发,没有说话。

    梅子在院子门口敲了敲门,等了一会,里面就走出来一个男人,一身的布衣想是村长家的儿子,刘民穿过的旧衣,在他身上略有些松垮。只是虽然面上还有几分虚弱,这个人的眉宇却是活脱的一个美男子。梅子看着他不怒自威的看着自己的眼神,想着有这样的气质的人,在现代的话,怎么也该是个CEO级别的有为青年吧。

    难怪只待了一晚就让荷花这么不自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