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你休想独自幸福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1本章字数:7759字

    悬崖边有很大一滩血,还有祁先生的一件外套,他知道情况不妙,找了祁先生的手下的人过来找。

    没想到历尽千辛万苦只看到乔雅言一个人晕倒在沙滩上,但是祁先生呢?他在哪里?

    乔雅言还是昏迷中,她肯定不会知道。派人去把乔雅言送到医院,然后接着去找祁邵阳的下落。

    派人下去打捞,不知道祁邵阳现在在哪里,但是他们一定要找到祁邵阳的下落。

    打捞了整整一天,最后才在靠近海边的一个偏僻的地方,发现已经昏迷的祁邵阳,脸色已经变的惨白,嘴唇都冻得发紫。

    衣服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身体,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挂的,全都烂成了一条一条的。

    背着祁邵阳离开这里,开车送他去医院,路上听到他嘴里呢喃着的几个字,好像在叫着雅言,雅言。

    他的私事,姜林向来很少管,只是把车开的更快,送他去医院。

    他坐在病房外面,医生在里面为他急救。

    他就坐在外面很久很久,直到医生出来说,“幸亏送来的及时,如果再晚一点的话,估计就必死无疑了!”

    病人在海水里面呆的太久,险些就没有心跳了。

    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两个身影冲了过来。

    “医生,我儿子怎样了?邵阳,他没事吧!”段如烟接到电话就慌忙赶过来,邵阳他出了来什么事情,怎么会在海里,怎么会失踪,她有一堆的问题想问。

    “邵阳,他怎么样了?”周若洁问道,虽然知道这些事情也许跟乔雅言有关系,但是,她却没有出口。

    “病人现在没事了,估计几个小时后就会醒!”医生被几个人围住,淡淡说道。

    然后就走了。

    段如烟看到医生走了,只剩下姜林,冲过去,抓着他的衣服,摇晃着,问道,“你说,邵阳为什么会出事,为什么啊?”

    姜林什么话都没有说,乔雅言的事情,他还是不要多嘴的好,乔雅言跟祁先生的事情,如果说了的话,他们一定会去找乔小姐麻烦。

    祁邵阳也不会放过她,而且,这些分寸,他心里都有。

    周若洁走过来,拉住段如烟说道,“妈,我们还是先进去看邵阳吧!”才让姜林解脱出来。

    提到邵阳,段如烟的情绪才稍微稳定一点。

    段如烟在医院呆了一个多小时,就走了,但是,周若洁却没有从那个病房里面出来。

    “雅言……雅言!”用力的握着那个手腕,拖着她往外跑,海水都灌了进来,喉咙里难受的厉害,他都顾不得,只是记得不能让她出事,但是,那个身影却越来越远。

    “雅言,雅言!”不停的叫着那个名字,手臂在空中挥舞着,直到握到一个手腕。

    才猛的清醒过来,但是嘴里还是叫着那个名字,“雅言!”

    但是手腕的触感却莫名的陌生,缓缓睁开眼睛,才发现坐在自己病床边的女人根本不是她,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对自己只有恨,怎么可能会来看她。

    但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周若洁!她来这里干什么。

    猛的放开她的手腕,冷冷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我就不能出现在这里?”看到她就是这幅表情,他就那么讨厌她,就那么在乎乔雅言,即使是在昏睡中也记得那个女人,念着那个女人的名字,是不是他们两个在一起,是不是他的出事跟乔雅言有关。

    “我不觉得你应该出现在这里,记得我说过的,周若洁,我们已经再也没有半分联系了!”他记得那次在她的病房里说的够清楚了,他要解除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现在他们互不相欠。

    “祁邵阳,我们还没有离婚!”周若洁握着他的手松开,到了现在见到她,醒来后见到她说的第一句话是要跟撇清关系,但是他们还没有离婚,协议还没有签。

    “如果你说的是协议的问题的话,我马上让姜林去处理,马上办理离婚!”他的语气里满是坚决。

    “你……”周若洁指着他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他就这么等不急吗?

    可是祁邵阳没有再给她留在这里的机会,朝外面的姜林喊道,“姜林,把她带走,我一点都不想见到她,离婚协议帮我办好,二十四小时之内我要离婚。”说完,连看都不看这个女人一眼,别过头去。

    现在让他看她哪怕一丝一秒都是折磨。

    “周小姐,请!”姜林指着门口说道。

    周若洁冷哼一声,走到门口的身影顿住,满是嘲讽的说道,“还真是一只听话的狗,我们还没有离婚,你现在就称呼我周小姐,态度转化的还真是快!”

    身后的东西如同带着风似的,一个花瓶摔在她的脚边,发出清脆的声音。

    是来自床上躺着的男人——祁邵阳。

    “周若洁,我的人由不得你来说是非,给我滚!”怒吼道,怎么她会变成这样。

    “是吗?”转过身子,不怕死的说道。

    “祁邵阳不是什么事情都是你说了算的,譬如乔雅言!”嫣红的唇瓣吐出最恶毒的话语,他不会知道乔雅言有多恨她,他也不会知道,乔雅言知道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她说的,既然他们要在一起,她偏偏不让他们如愿。

    即使她周若洁得不到,乔雅言更是休想,她要让他们一直彼此折磨下去。

    “你什么意思?”听到她提起乔雅言,祁邵阳的身子一震,想要从床上站起来,她现在怎么样,乔雅言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会突然提到这个,明明知道她说的也许是假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激动。

    “什么意思?”残忍的勾起唇角,“祁邵阳,是你先对我残忍的,她还能怎样,我告诉她你主动靠近她,告诉她,是你逼死乔莫琛的,而且,我还有乔莫琛留下的录音,她全部都相信了,你以为你们还会有可能吗?祁邵阳,你休想!”

    “你休想丢下我一个人去独自幸福!”那天幸好她看到了那一幕乔莫琛坠落,祁邵阳出现在病房门口,这些事情,跟乔雅言一说,她就彻底的失控了。

    “你什么时候跟她说的?”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他居然丝毫没有察觉,她睡在自己身边那么久,自己居然不知道她的想法。

    乔莫琛的葬礼结束之后,我打电话约得她见面,她刚开始还不相信,后来相信了之后,整个人都傻掉了。

    周若洁嗤笑出声。

    可是,还没几分钟,那个躺在病床上的身影已经腾的起身,几乎是一个箭步冲到了她的面前,死死掐着她的脖子。

    “你胡说!胡说!”他不相信,不相信乔雅言早就知道了这一切,不相信。

    “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最清楚!”看到祁邵阳这么失控的情绪,周若洁的心更是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有个人陪着自己一起痛的感觉真爽,是他自找的,是他不要她的。

    掐着她的手一点点收紧,好像她死了之后,就没有把这个事实说出来。

    周若洁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激动,用这么大的力气,她已经喘不过气来了,只能干咳着,双手用力的抓着他的手臂,想要拉开他。

    甚至连站在一边的姜林都看不下去了,冲上前来,拉开祁邵阳。

    “祁先生,我现在就送她走,你先好好休息!”看到他失控,没有见到他几乎疯掉,恨不得杀死周若洁的样子,还是因为乔雅言。

    祁邵阳才缓过神来,猛的把她甩出去,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扶着墙,踉跄着走回去,好像刚刚那个快步冲上来,掐着周若洁脖子的,双眼恨不得喷出火来的男人不是他一样。

    乔雅言,原来她早就知道了。

    但是,她还是会伪装,什么都没有说,扛了整整一个月策划一场报复。

    颓然的坐在床上,可是刚刚坐下,脑子里蓦地想起乔雅言疯了一样开着车撞向他的那一幕,他跟车一起跌下重重的悬崖。

    但是她呢?她现在在哪里?

    猛的从床上站起来,脚还有些站不稳,就要往外冲。她是不是出事了,为什么没有听到谁提起她现在的状况,他不能失去她,绝对不可以,他只记得那天的最后,他拖着她的身子往外走,但是后来的事情他全都不记得了。

    他在这里昏睡了多久,她呢,有没有等他!

    到了这个时候,他宁可不去计较当初的她恨不得撞死他的杀人目光,什么都不去计较,只要她还活着。

    拖着沉重的步子,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把周若洁送走,出现在门口的姜林。

    抓着他的衣服,急切的问道,“姜林,雅言呢,她现在怎么样?”说到最后甚至都带了几丝颤抖。

    “乔小姐……”可是姜林的话还没有说出来,祁邵阳已经接着说了出来,“她没事是不是,姜林,你告诉我,她是不是没事!”生怕听到的结果是他接受不了的。

    拉下他的手,一字一顿的说着,“乔小姐没事!”

    她没事,祁邵阳终于放下心来,松了口气,但是接下来姜林说的话却……

    “医生说,她的身体机能都没有问题,但是已经二十四个小时没有清醒过来,医生说,如果超过了四十八个小时,也许……”永远都不会醒过来,剩下的话姜林没有说出来,担心祁邵阳会受不了,他刚刚醒过来没有多久,如果知道这些,……

    “她现在在哪里,我去找她!”没有想到会听到这句话。

    但是,他知道祁邵阳要的,他拒绝不了,只得搀着他走到乔雅言的病房外面,她还在昏迷中,看到乔雅言的那一刻,祁邵阳就拉开了他的胳膊,静静的走了进去。

    虽然腿上守了很重的伤,走路有些踉跄,他还刻意压低了声音,轻手轻脚的走进去,生怕吵到她。

    坐在她的病床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姜林感觉到自己的脚都麻了,看时间才发现五个小时已经过去了,但是祁邵阳都没有动过,连自己都有些受不了,祁邵阳是怎么做到的。

    祁邵阳不肯离开,他也只得守在外面。

    看着这个昏迷的睡颜,祁邵阳问道,雅言,你醒过来好不好,不要睡过去。

    可是回答他的只是那个连动都不动的身影,从来不知道要她想过来看着他,有一天都会成为妄想。

    受了一夜,从天亮到天黑,再到有一个黎明,他一动不动的看着这个身影,突然有响动在手心,他用力的擦着自己的眼睛,好让他看的更加清楚一些。

    直到确定她真的是在动,他才跟疯了似的,冲到走廊,高喊着,“医生,医生,她动了!”

    她动了,满心满眼都被这个发现溢满。

    医生听到他的叫声,慌忙跑过来,给乔雅言做全身检查,得出的结论是她现在已经清醒了,没有问题了。

    护士也帮她做了全面的检查,等一切都结束之后,他们就都走开了。

    病房里只剩下,祁邵阳跟躺在床上的乔雅言。

    但是,到了这一刻,祁邵阳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该怎么出口,站在原地,徘徊不前的时候,那个女人却盯着他,眸子死死的看着,像是不认识一样。

    之后,她嗫嚅着唇,胆怯的问道,“你是谁?”这个陌生的男人是谁,为什么要这样看着她,为什么目光连移开都没有,一直盯着她看,她不是小丑。

    说完,就羞红脸颊,低下头去。“我认识你吗?”为什么这个男人的目光会让她莫名的想要逃,她明明不认识他。

    “你不认识我?”想过她醒过来之后的种种可能,唯独没有想过这一种,她会忘了他,会用那么无辜的眼神,问他是谁,他是谁,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要跟她纠缠一辈子的人。

    从当初他们坠崖的时候,他就决定穷其一生都要跟她一起,但是,现在,她却问他是谁。

    她居然会忘了他!他不相信,不相信。

    握着她的肩膀,问道,“你说我是谁,乔雅言,你说我是谁?啊……你怎么可以忘了我?”

    她怎么可以忘了他,即使是恨他也好,也不要这样。

    “乔……雅言是谁?”看到他那样的表情,莫名的往后缩了一下身子,他的眼神好可怕,但是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自己经常看到一样。

    但是,她分明不认识他的啊,对了,还有他口中说的,那个乔雅言是谁,她认识吗?

    “我认识她吗,乔,雅言是谁?”

    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一不小心就激怒了这个男人。

    可是,在这个时候,他居然放开了她,但是,她却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受伤的表情,他怎么了,是不是自己说了什么让他生气了,但是,她却不敢去问,担心这个男人会失控,再次掐她的肩膀,那个,真的好痛。

    姜林看到里面的情况不对,慌忙推开门,迎了进来。

    “帮我好好照顾她,我去找一下主治医生。”

    说完这些,回头的时候,看到乔雅言吐着舌头,做着鬼脸,朝他的背影,祁邵阳的怒气瞬间消解了一些,但还是逼自己冷着脸离开,不能对她笑,她现在状况怎么样,他都不清楚。

    医生告诉他,乔雅言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也许是她在坠崖的时候,脑部受到重创,血管被压迫到了,也许是她自己潜意识的选择了失忆,选择忘掉对自己不利的信息。

    具体的结果要等做完全身检查才知道。

    得到医生的答复,祁邵阳关上医生的办公室的门,好像耗尽了全部的力气一样,颓然的坐在走廊的座椅上,选择失忆,选择忘掉跟自己的一切。

    脚上的伤这时候才抽痛起来,摸着自己的膝盖,脑子里全是乔雅言刚刚的笑颜。

    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一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在他逼迫她回到自己身边的时候,还是在乔氏出事的时候,还是再更早以前,但是无论是什么时候,他只知道,那还是他贪恋的,在乎的。

    放不开的。

    拖着身子,沿着墙壁,艰难的走着,脚上有些使不上力,他还是强撑着走到她的病房外面,听到里面传来的咯咯的笑声,还有撒娇的声音,“你帮我去买徐记的甜品好不好?”

    也是失忆也不完全是坏事,最起码,她可以活的轻松一些。她会忘了他所有的不好。

    乔雅言够起唇角朝眼前的男人浅浅的笑着,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想吃徐记的甜品,想要用自己的笑容去迷惑这个男人,让他去帮自己带。

    姜林站在那里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祁邵阳要自己守在这里,照顾她,但是现在她要求他去买甜品,如果他不在,乔雅言出什么事的话,他怎么交代。

    正当他犹疑的时候,有推门声响起,祁邵阳走进来,恰好看到乔雅言跟姜林撒娇说想要吃徐记甜品,看到姜林不肯去,有些不悦的嘟起嘴。

    大木头,不去算了,看到出现在门口的男人,眸子一亮,虽然这个男人冷的跟冰块似的,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再试一次。

    “那你去帮我买好不好?求求你,好不好?”乔雅言撒着娇说道。

    没有想到那个男人居然点点头,说好,然后就转身离开。

    之前的那个木头居然挡在他面前,“祁先生,你的身体还没有好,还是我去吧!”祁邵阳连走起路来都那么艰难,现在怎么出门去帮她买甜品,而且徐记的甜品很跑火,去了之后,要排好久的队,祁先生的腿怎么受得了。

    “没事!”祁邵阳摇摇手拒绝,他受得了,既然是她喜欢的,想要的,他就一定要去。

    不想假手他人,即使是那个人是姜林,他也不愿意,她不是一般的女人。

    “大冰块,你太好了!”乔雅言听到他说去,瞬间眉开眼笑了起来,朝他促狭的笑着,眼里满是光亮,跟星光一样。

    祁邵阳有些愣神,乔雅言已经催促道,“冰块,快走啊,我等你哟!”说完,就又躺了下去。

    听到她催促的声音,祁邵阳已经一瘸一拐的走了下去。

    打了出租车过去,但是,到了徐记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这家的生意这么好,排着队,在最后,跟着前面的人一点点挪,还不时的有人推挤,踩到受伤的脚,他却跟没有见到一样,死死站在那里。

    终于轮到他的时候,徐记的师傅已经说,今天做的已经供应完了,没有了,如果想要吃的话要明天再过来,祁邵阳第一次低声下气的说道,“师傅,拜托你帮帮忙,我女朋友还在等!”

    想到刚刚乔雅言的眼神,不想他失望,只能恳求这个师傅,在商场纵横这么多年,第一次对一个面点师傅这样低声下气。

    可是,那个师傅不理他,已经去忙别的了,拖着身体,跟着他到了厨房。

    “师傅,求求你!”“拜托,帮帮忙!”祁邵阳不停的说着。

    没有那么多人,厨房里面只有几个小工帮忙,有个人抬起头的时候,恰好看到他,惊诧的叫道,“祁先生!”没有想到这样的大人物,居然会出现在这里,满是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捂着长大的嘴。

    祁先生,听到这几个字,师傅的脚步顿了一下,他听说过,据说很有钱,在这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来这里买糕点,居然有这种耐心排队,然后跟在他身后,拜托他帮忙,想到这些,面点师傅的心大大的虚荣了一把。

    但是,这种大人物,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来拜托他,确实很难得,出乎他意料。

    祁邵阳只是朝小工勾了下唇角示意,然后接着说道,“拜托你!”

    想要上前一步,脚步好像都有些不稳,这个时候,师傅才发现他的腿可能受了伤,连那个小工都来帮腔,“师傅,你就帮帮他吧!”祁邵阳是他的偶像,见到他一定要为偶像说话啊。

    师傅点了点头,终于答应了。

    看到他终于点头,祁邵阳才松了口气,朝那个小工笑笑表示感谢。

    拎着面点师傅赶工做出来的甜品,道完谢,拎着袋子就冲了出去,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被别人碰到。

    路上遇到红灯,还有堵车,车子耽误了很久,祁邵阳都有些等不下去了,匆忙的给了出租车司机钱,自己就钻了下去,穿过人行道,几乎是拖着受伤的腿,飞奔着回去,生怕耽搁下去,甜品的汤都会被吸收掉。

    当他拎着袋子,终于赶到乔雅言的病房的时候,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在有些严寒的冬天,他都出了一身的汗。

    但是,那个女人看到他出现,才漫不经心的看过来,嘟囔着,“慢死了,不吃了!”

    朝他发着脾气,大小姐脾气一下子上来,说完,就别过头去,蒙着被子。

    姜林有些看不下去,“你干什么,别这么不识好歹!”冷冷的威胁,她怎么可以这样对祁先生,他看的出祁先生对她的纵容,但是,她也太过分了,祁先生这样辛苦跑过去,她却说一句不吃了,就把他的努力抹消了。

    “雅言,来吃一点,你看,还是好好的?”祁邵阳有些谈好的笑着,拿出被包的严严实实的袋子,露出里面的甜品,“你看!”

    指着那个,说道。

    “不是说了不吃了吗,你烦死了!”说着,就把他捧到自己面前的盒子打下去,盒子里的甜品全都洒了出来,滴到了他的鞋上。

    这时候,乔雅言才注意到他的腿还不能正常的站着,但是却说不出道歉的话,不知道有没有烫到他,尴尬的别过头去,装鸵鸟。

    “你干什么?”姜林一下子火大了起来,这个女人太过分了,居然把汤全都洒在祁先生身上。

    “我没事,姜林,我没事,我先出去了!”祁邵阳说着,就有些疲惫的走出去。

    姜林察觉到他的不正常,脸上都是冷汗,慌忙追了出去,可是,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那个身影滑下去。

    “祁先生!”姜林叫道。

    听到门口的响动,乔雅言冒出个头来,他出事了么,为什么那个木头会那么气急败坏的骂她,是不是她做错了,祁先生,貌似是冰块的名字,他怎么了。

    掀开被子,走下来,到了门口,看到姜林抱着那个男人到别的房间,医生护士已经一大队人马追了过来。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跟着他们到了病房外面。

    医生手忙脚乱的给他做了检查,然后走出来,跟姜林说,“祁先生的身体本来不是什么大伤,休息几天就可以恢复,但是为什么要做剧烈运动,那些结好的痂,怎么全都裂开了,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出事,他受伤的还是膝盖的部分,这样好难恢复。

    你们是不是想要他残废,你们是怎么照顾病人的,医生看到这样不争气的病人,有些愤怒的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姜林慌忙道歉,他不知道祁邵阳会再度受伤,而且,是他自己要去的,自己阻止不了。

    说着,冷冷的瞥了一眼,跟个乌龟似的缩在一边的女人,现在又来看什么,祁先生这样都是她害的,一直知道乔雅言是个祸害,害了祁先生一次又一次,之前害他受伤,现在害他病情加重。

    察觉到他的目光,乔雅言缩了缩身子,却什么都没有说,医生说的话,她都听到了,她是真的不知道那个男人受伤了吗,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害到他,可是,可是……他又没有说,她怎么知道啊。

    医生说完,就走了,姜林守在病房外面,也不去顾及乔雅言,自己的老板都出事了,哪有什么心情去照顾这个假病人,她只是失忆,不会走丢的。

    推开门,进去照顾祁邵阳。

    可是,当祁邵阳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句话问起的还是那个女人,“雅言呢?她没事吧,没有吓到吧!”

    他居然到了这个时候,还记得乔雅言,姜林无奈的出门去,但是外面走廊里都没有那个女人的下落,慌忙赶到病房,但是那里都没有她的身影,她现在去了哪里,他如果找不到的话,祁先生一定会杀了他的,乔雅言真不是让人省心的主儿。

    迟迟等不到姜林回来,祁邵阳正要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一个身影冲过来,搀着他,帮他放好枕头,馨香扑了他满脸,是他熟悉的,属于那个女人的。

    慌忙握住她的手腕,“雅言,是你!”满是肯定,她居然会过来看他,他真的没有想到,握住她的手,丝毫不敢松开。

    “我……我只是来看看你情况怎么样,都是因为我!对不起!”已经慢慢接受她是乔雅言的事实,但是,这个男人都是因为她才这样的,所以,她才会过来,挣扎了好久,道完歉,她就走。

    但是,那个男人的手腕死死握住她的,眸子看着她,一动不动,不停呢喃着她的名字,“雅言,雅言!”

    姜林转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乔雅言的身影,赶回来跟祁邵阳汇报的时候,看到乔雅言出现在这里,楞了一下,正准备退出去的时候,听到他们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