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我认识你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2本章字数:7760字

    “我认识你吗?”听到那个男人不停的念着她的名字,他们很熟吗,为什么不停的叫她,像是被他呢喃的嗓音蛊惑了一样,看着那个男人,忘了走开,“我们是什么关系?”

    “你是我的妻子!”不知道该怎么说,既然她忘了,那么他来给他们之间一个开始,跟周若洁,他一定会离婚,只有她才是他的爱人,自始至终。

    “妻子……”嫣红的唇瓣不停的呢喃着这两个字,她是他的妻子,是真的么,不是真的,那他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好,不是真的,自己为什么会对他那么熟悉。

    但是,她却不记得他,一点都不,这又是为什么。

    没有想到祁邵阳居然说乔雅言是他的妻子,姜林的身子震了一下,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没有想到祁邵阳居然会趁着她失忆的时候,这么做。

    但是,他能做的只是配合他,从里面退出去,不再看。

    看来,他要快点去找周若洁,让她签字,祁先生估计等不了,他想要给乔雅言婚礼,那么周若洁的事情一定要结束,现在的祁邵阳看不了乔雅言受委屈。

    “是的,你是我的妻子!”祁邵阳用尽力气,紧紧拥住这个女人,对她说,也是对自己说,这次,一定要留她在自己身边,即使是补偿,即使这个女人不再记得自己,自己一定会给她最好的。

    乔雅言从他的怀里钻出去,“我需要好好想想,我一时适应不过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说她是他的妻子,她推不开,也不想推开,好像心里一直在渴望这些似的,但是这一切来的太快,她有些接受不了。

    “请你给我点时间,对不起!”乔雅言说着,就退了出去,祁邵阳看着她的身影,直到门彻底关上,最后的一次机会,到了现在,他却不肯说出事实,说他自私也好,怎样都好,他都要留住她。

    确定她已经彻底走远,朝外面喊道,“姜林!”

    是,祁先生,姜林应道,推门进来,“你有什么吩咐!”

    “离婚的事情处理完了没有?”祁邵阳问道。

    “我马上去办!”这几天一直有好多事情,他就疏忽了这件,一直在医院照顾祁邵阳,他很少离开,离婚协议的事情,他也脱不了身,不知道律师处理的怎么样了。

    慌忙退出去,然后联系律师,准备签署协议的时候,祁邵阳打来电话,吩咐,“姜林,把协议的最后一条改掉,周若洁得不到我任何财产,而且,从今以后,她不得出现在中国,在我跟乔雅言面前!”

    之前对她善良,是多少有些念旧情,但是,她太过分了,居然敢跑去跟雅言说这些,如果她不说,雅言不会那么绝望,不会开着车撞他。坠下悬崖,然后失忆。

    如果雅言再也醒不过来怎么办,想到这种可能,祁邵阳恨不得把那个女人杀死,他对她再也不会善良,“顺便帮她订一张单程机票去法国!”

    “如果她再回来的话,我对她不客气!”冷冷的说完这些,就挂掉了电话。

    坐在谈判桌前的周若洁的心一下子冷了,这个男人已经疯了,为了乔雅言,他居然封杀她,不许她再回来,他真的好残忍。

    “不,我不走!”周若洁挣扎着,她不要签字,不要出国,她不要。

    但是已经有两个男人紧紧的握着她的手,逼着她签字,字迹有些潦草,但是,律师还是满意的拿着有她签字的文件走了。

    两个大汉也在这个时候拎着她,就把她带到机场。

    “祁先生,已经办好了!”姜林回去汇报,律师已经办的差不多了。

    “帮我拿着我跟雅言的户口去登记!”没有抬头,却已经吩咐了出来,他要跟她结婚,让一切都成为定局,即使她想反悔,发现都晚了,这是他留下她的唯一的机会,他绝对不能错过。

    “我知道了!”姜林应道,祁先生办的很匆忙,他知道是因为他在乎乔雅言,所以一刻都不敢耽搁,担心周若洁对她不利,所以,把她送到法国,永远都不能回来。

    那个女人真的是祁先生的克星。

    祁邵阳腿上的伤恢复的很快,一个月之后就可以正常的行走了。

    他跟乔雅言一起出院,可是这个时候的她还是有些云里雾里,不能接受她已经是他妻子的事实,“我要跟你去哪里?”

    这个男人出院为什么要带着自己一起,她真的是他的妻子么,她怎么这么不确定。

    耐下性子,轻声哄着,“你是我的妻子,当然要跟我一起了!”

    “是吗?”满是不可置信。

    当然是了,祁邵阳应道。

    走到门口,先一步帮她打开车门。

    走在后面拎着行李的姜林看到这一幕都有些替祁邵阳心疼,也许乔雅言永远失忆,对他们才是最好,她会忘了祁先生做的不好的一切,祁先生也可以开心一些。

    自己怎么这么多事,想这些有的没的,把这些想法用力的甩开,快步走到门口,坐进驾驶座。

    开着车回到祁邵阳的那处公寓,因为大宅,之前是周若洁住在那里,担心那里有周若洁的气息,她会不适应,虽然她已经失忆,好多事情都记不得,祁邵阳还是舍不得她受委屈,现在的祁邵阳是用所有的力气去弥补。

    哎,姜林无声的叹了口气,下车的时候,祁邵阳拎下行李,拉着乔雅言的手,紧紧的,十指交握,虽然乔雅言还有些不适应,想要挣开,但是祁先生就是不松手。

    然后祁邵阳吩咐道,姜林,你先回去吧,有事我再找你。

    说完,就牵着那双手上楼。

    坐在车里,还听到那个女人不满的抗议,“你放开我啊!”胳膊顶着他的,想要从他怀里出去。

    他却是紧紧的拥住她的肩膀,“乖,马上就到家了!”

    不再看下去,开着车走了。

    放好行李,出来的时候乔雅言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环视四周,她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熟悉,像是自己曾经就住在这里似的,蹙着眉头打量这里的一切,这些布置,位置,好像跟记忆中的那个重合。

    从卧室出来的祁邵阳看到的就是乔雅言满是疑问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走上前,蹲下身子,抱着她的肩膀,轻声问道,“怎么了?”

    “怎么这里的一切都这么熟悉?”想着,就把这些话问出口,想要想清楚,但是头却来越痛。

    “怎么我头这么痛?”抓着头发有些失控的问道,怎么会这样。

    “雅言,雅言,不要想了,不要让自己这么难受!”抓着她的手,不让她去折磨自己,听到她说痛,祁邵阳的心也一慌,担心她身体又有什么问题。

    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抚着。

    不知道等了多久,乔雅言的情绪也才缓和下来,祁邵阳才肯放开她。

    乔雅言也有些不好意思,刚刚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那么失控,抱着冰块就哭了起来,眼泪跟鼻涕估计都擦到他的肩上了,但是,他好像没有看到。

    她才不会那么傻,自己去招认,要是这个男人折磨她怎么办……

    而且,刚刚自己好像还咬了他的肩膀,但是刚刚是他让自己那么做的,怪不得她的。

    乔雅言这样安慰自己,天大地大失忆最大,谁让他说他是她的丈夫的,她可没有勉强他,是他自找的。

    想到这些,乔雅言的情绪才好一些。

    “先看会儿电视,我去做饭!饿了吧!”把遥控递到她手里,假装没有看到她刚刚瞬息万变的表情,她喜欢就好,她的小心思,他已经都知道了,但是也不点破,好像现在让她开心就是他全部的目标一样。

    脱下外套,就要往厨房走去。

    可是,身后有胆怯的声音,回头的时候,看到她咬着唇,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你会做饭?”

    像是他会做饭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可是她接下来的话,更让他吐血。

    “你做的饭可以吃吗?我可不可以……申请吃外卖!?”小心翼翼的问道,可是,看到他瞬间沉下来的脸色,一下子闭嘴了。

    “算了,当我没说,你去吧!”然后别过头去,百无聊赖的按着遥控。

    “我保证我做的饭可以吃,而且,我肯定不会下毒好吧!”担心自己这样的表情吓到她的,可是她也不能这么看扁他,虽然说他很少做饭,但是之前留学的时候,他都是自己做饭的啊,虽然没有做给过她。

    也难怪她会是这种表情,“如果我做的不好吃的话,你再叫外卖好吧!”妥协道。

    可是,那个女人嘟着嘴,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好吧,语气里满是勉强。

    轻轻叹了口气,去厨房里面洗菜,切菜,然后端菜上桌。

    她看到他做好的菜的时候,满脸的诧异,嘴都合不上。“真的……是你做的?”像是不相信他可以有这种手艺似的。

    他不以为意的应道,“嗯,没有骗你吧!”无奈的口气。

    第一次这么卖力的做饭,还碰到一个不买账的客人。

    “嗯,是的,你没有骗我!你好厉害啊!”满是崇拜的语气,越过餐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这样的画面,好像距离他跟乔雅言很远了一样。

    这样毫无顾忌的亲密,当年的他们都很少,当年的他被仇恨蒙蔽了眼,看到的都是她的坏,没有全心投入,所以才会失去她,后面的日子,他们有的只是互相折磨,这样的平静,像普通人一样亲昵的吃饭都是妄想。

    “你……怎么了,冰块?”看到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叫了他好几遍他都没有回答。

    “没,没什么。”第一次不敢看她的眼睛。

    “快点吃,等下饭凉了。”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

    她点点头,但是眸子里满是探究,冰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但是,她却不敢问出口,他不说,就别说了,她不勉强。

    祁邵阳看她吃的也差不多了,自顾自的收拾起桌上的餐具,不甚在意的说道,“你先去洗澡吧!”

    “我先收拾东西!”然后就转身回了厨房。

    洗澡!乔雅言一下子傻了眼,洗完澡之后是不是该……她不要,不要去洗澡,虽然说他是她的丈夫,但是,她现在还适应不过来。

    等祁邵阳再次回来的时候,乔雅言还站在那里,有些错愕的走过来,问道,“怎么了,怎么还不去洗澡?”

    已经十几分钟了,怎么她还在这里。

    “去,这就去!”慌了神似的,冲进了浴室。

    你没带换洗的衣服,祁邵阳想叫住她,可是,她已经冲了进去,重重的关上门,上锁。

    打开蓬蓬头,水一直流着,但是,乔雅言一直傻傻的站在旁边,怎么办,怎么办,她不停的纠结着,衣服也没有脱。

    祁邵阳把厨房里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之后,那个女人还没有出来,不敢去打扰她,担心她不好意思,在客厅里看着电视,但是,耳朵却一直听着那边的动静,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出来,即使是蜗牛也该出来了。

    抬起头,看墙上的挂钟,她已经进去一个小时了。

    一个小时,祁邵阳的心一下子慌了,走到浴室门口,敲门,“雅言,你怎么样了,还好吧!”

    怎么会这么久都没有出来,祁邵阳不停的叫着。

    “雅言!雅言!”会不会是在里面闷坏了,还是怎么了,她刚刚从医院出来,也许身体还太虚弱,迟迟听不到里面的回答,祁邵阳的心急的火烧火燎的,恨不得撬开门冲了进去。

    他也这么做了。“雅言,你再不出来,我就撞门了!”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落下,浴室的门咚的开了,乔雅言还穿着进去时穿的那套衣服,连换都没有换,身后还是不停滴水的蓬蓬头。

    脸颊因为里面的热气而绯红一片。

    喉咙有些干涩的问道,“你在里面干什么?”怎么没有洗澡。

    “我……”乔雅言咬着唇,没有说出来,她怎么说,她在纠结等会儿怎么见他,今晚怎么睡,当她终于不在纠结的时候,才猛然发现自己忘了带衣服进来。

    她怎么好意思跟他说她忘了带衣服,他们才认识不久啊,虽然他是她的丈夫,让他看到她的身体无可厚非,但是,她还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我忘了带衣服!”他还在直直的看着自己,乔雅言不得不说出口,虽然有些羞人,但是却是事实。

    “哦……”祁邵阳才猛然回过神来,之前就想叫住她她忘了带衣服,后来一忙就忘记了,那我过去给你拿。

    说着,慌忙退了出去,去卧室帮她拿睡衣。递给她,手上跟带电似的,迅速缩了回来。

    “你慢慢洗,有什么事情叫我!”嘱咐完这一句,就快速的离开了。

    乔雅言愣愣的看着这一幕,然后回去洗澡。

    祁邵阳终于等到她从浴室出来,自己才进去,半个小时后,他出来的时候,推开卧室的门,乔雅言已经跟裹粽子似的,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有些哑然失笑,躺在床上,看着身体紧绷,手掌紧紧抓住被子,闭着眼睛装睡的女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轻手轻脚的把她身上的被子放好,握住她的手。

    “雅言,你不用这么怕我!”她就这么怕他,连睡觉都这样,满是防备,宁愿装睡,也不要看到他。

    “我……没有!”知道自己装睡被识破,索性也就不再演戏,拉开被子,露出脸颊,眼睛忽闪忽闪的睁开。

    虽然说到最后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

    可是那个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钻进被子里,拥住她。

    乔雅言一下子慌了,他要干什么,她不要,身体也因为他的这个动作而变的浑身僵硬。

    艰涩的问道,“你要干什么……?”

    “睡觉啊!”祁邵阳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会这样问,上床还能干什么啊,当然是睡觉了。

    “睡……觉!”哆哆嗦嗦的念出这两字,不是不知道睡觉的意思是什么,但是到了此刻,还是有些紧张。

    “怎么了?”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忍不住问出口,不过是想抱着她睡而已,她至于恐慌成这个样子吗?还是她讨厌自己到了这一步,即使是已经失忆,连跟自己合一而眠都是一种奢望。

    “可不……可以今晚上放过我……”咬着唇,忐忑不安的说道,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但是让她那么做的话,她真的做不到。

    “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我知道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但是……现在,我真的做不到!”

    说着,连他的脸都不敢看,怕会被他冷冰冰的眼神吓死。

    但是那个男人只是叹了口气,笑了出来,“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想要抱着你睡而已,没有想过要做什么?”原来她是想到那里去了,怪不得一个晚上看着自己都那么害怕。

    放心,我现在不会对病人做什么,而且,我自己也是一个病人。

    祁邵阳的话,让乔雅言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是自己多心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他今晚上的动作,也怪不得她的。

    他真的不会碰自己吗,还是跟他说的,要等他身体好些,“是不是你身体不好,你就不会碰我?”还是忍不住把心底的疑惑问出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真有些巴不得他不要好了。

    “还是,你那么想要我碰你……”祁邵阳挑着眉问道,这个女人现在这样的表情,像是想要挑起男人的热情,他还真有些担心自己会安奈不住,尤其是这个女人一副挑衅的表情。

    “如果,你想让我身体不好的时候碰你,我也乐意奉陪!”勾起唇角,愉悦的表情,拄着胳膊,侧着身子看她。

    “唔……当我没说!”乔雅言猛的捂住被子,瓮声瓮气的说道,自己还真是不怕死,居然去挑衅他。

    可不可以当她什么都没有说。

    看到她一副被吓到的表情,祁邵阳的心一下子愉悦了起来,拉开她的被子,“算了,不逗你了,睡吧!”

    俯下身子,在她的额上落下一个吻,然后帮她拉好被子,就躺了下去,再也没有碰过她。

    他的身子覆下来的时候,乔雅言的身子瞬间僵硬了起来。

    但是,他的吻落下的时候,那种感觉从心里溢满出来,好像记忆中的一样,她险些沉溺进去。

    等他终于躺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乔雅言才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压住那种悸动,她不是什么都忘了么,怎么还会对这个男人的触屏那么的不安。

    听着他传来的绵长的呼吸,她才确定他已经睡了,不会再对自己做什么。

    闭上眸子,没有多久就睡了过去。

    身边的男人缓缓睁开眸子,看着她的睡颜,之前装睡,是为了让她不再那么紧张。

    第二天,乔雅言睁开眸子的时候,床边的位置已经空了一块,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掀开被子,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衣服,他真的没有碰自己,然后下床。

    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出去。

    “怎么赤着脚就出来了?”在客厅忙碌着的男人,听到响动,回到头来的时候,就看到她穿着睡衣,睡眼朦胧的走出来,脚上连鞋都没有穿。

    “怎么这么不知道照顾自己。”说着,就去卧室,帮她把拖鞋拿来。

    乔雅言揉着眼睛,看着这个男人,“你都不去上班的吗?”怎么他还在这里,即使什么都不知道,看他的样子,还有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那个私人助理,她也大概猜得到他是什么人,他的工作应该很忙的,怎么还在这里。

    “怎么,你很想我去上班?”挑着眉问道,看到自己还在这里有这么意外吗?

    “我已经准备好了早餐!”说着,就拉开椅子。

    “没有,你应该很忙的!”她不是很想他去上班,她只是看到他还在这里有些不适应,像是潜意识里就觉得这个男人应该很忙很忙。

    像是很满意她的答案,祁邵阳没有再为难她,只是催促道,让她快点吃早餐。

    看到她吃完早餐,祁邵阳才拿起外套,“公司有些事情,我过去处理一下,你不要乱走,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电话,嗯?”祁邵阳嘱咐道,还有些不安心。

    刚刚她还没有醒的时候,公司就有事情找他,这么久都没有去公司了,已经有人蠢蠢欲动了,而且公司里确实有好多文件等着他去签字。

    姜林已经不止一次催过他了,但是因为不放心乔雅言,一直在拖,现在拖不了了。

    乔雅言点点头答应,知道他业务忙,就是刚刚吃饭的时候,他的手机就一直在响,估计是有什么急事,不想耽搁他,她也催促道,“你有事就先走吧,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努力打消那个男人的忧虑,他才起身走了。

    一天都无所事事,那个男人走了之后,这个房间只剩下自己一个,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打开电视,无聊的按着遥控,他不让自己出门,她也很听话的一天都没有出去。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终于可以回去了,祁邵阳舒了口气,第一次这么盼望下班的时候,不想再等,拎起外套就走了出去。

    开着车子,好像怎样都是慢,比不上想要见到她的迫切。

    推开门的时候,看到躺在沙发上睡着的容颜,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了下来,像是一种尘埃落定的安宁,她还在。

    之前经历过一次她失踪,就是在那一次,他险些丢掉她。

    电视还开着,屏幕一闪一闪的,室内只有电视里传来的声音。

    怎么睡在这里,皱着眉走过去,想要抱她到床上去,可是手臂刚刚碰到她,她就睁开了眸子,愣愣的看着她。

    “唔,你回来了!”不知道自己怎么躺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都没有听到他开门的声音。

    嗯,祁邵阳点点头,不着痕迹的收回手,皱着眉不悦的问道。“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困了的话可以去床上!”

    “我也不知道怎么睡着了!”满是无辜的表情,看着他。

    察觉到他的不悦,但是,她确实也不是故意的,自己都不记得是怎么睡在这里的。

    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中午吃的什么?”现在已经是下午,但是厨房里干干净净丝毫没有动过的痕迹,冰箱里的东西也没有动。

    “唔……”还有些迷迷糊糊的眼睛,看着出现在这里的他,才猛然反应过来,“现在是下午?!”

    “乔雅言,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才知道现在是下午!”忍住想要一把掐死她的冲动,问道。

    迷迷糊糊的连现在是什么时候都不知道,祁邵阳几乎可以断定她中午什么都没有吃,这个蠢女人。

    “我忘了!”有些讪讪的开口,她真的忘了,他走了之后,她就看电视,也不知道怎么就把一天的时间消磨了过去,睡醒了之后就看到了他。

    有些狼狈的摸着自己的头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生怕触怒了这个男人,现在的冰块好可怕,她好害怕。

    可是,没有给她丝毫反应的机会,祁邵阳拎着她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有些茫然的问出口,“你要干什么?”现在的他抓的她好痛。

    “干什么?”这个女人居然敢问他干什么,带她去吃饭,明明不吃饭,折磨的是她自己,但是,他却好像比她更在乎一样。

    “当然是去吃饭!”咬着牙说道。这个女人以为她是铁打的吗,都不用吃饭,还是她以为他现在是在诱拐她,他就那么不值得人相信的吗?

    祁邵阳被这个女人气的跳脚。

    喔,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看到那个男人被她气成那个样子,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

    吃饭的时候,他不停的给自己布菜,一直维持着绅士的礼仪。

    他好像一个晚上都没有怎么吃,不时的看着自己,一直都是自己在不停的吃,而他只是偶尔才吃一两口,他不饿的么?

    乔雅言想着,却不敢问出口,这个男人的脾气不太好,她已经见识到了,还是不要再去送死了。

    吃晚饭出去的时候,在走廊里,忽然有个男人主动走上来跟他打招呼。

    “祁先生!”一个男人慌忙迎上来,好不容易能够见到祁邵阳一面,一定要好好的打个招呼,男人撇开缠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祁邵阳只是微微颔首示意,然后男人已经径自说了起来。

    乔雅言明显的不感冒,祁邵阳也察觉到了他的意兴阑珊,摆摆手,“雅言,不感兴趣的话,先去别的地方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

    乔雅言向来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祁邵阳不想她一个人在这边无聊,打算尽快把眼前的这个男人打发掉,就带她回家。

    好,乔雅言无声的说着,朝他勾起唇角笑笑,就走开了。

    看到她走开,祁邵阳才侧过身来,眼前的男人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让人反感。

    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乔雅言的尖叫声传来,祁邵阳的心一紧,撇下这个男人,就朝她刚刚的方向跑去,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会这么叫?

    男人也满脸错愕,慌忙追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