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2本章字数:7704字

    她想要去追,但是她现在身子很重,连走起路来都要喘气好久,扶着墙壁才可以走,她不停的叫着救命,救命。

    突然身后有个身影冲了过去,去追那几个混混。乔雅言却再也站不起来,浑身的力气都耗尽了,那样晕了过去,下腹一阵阵的坠痛。

    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有个面容清秀的男生正守在她的病床前,看到她醒过来有些激动,把从那几个混混那里追回来的钱拿到她手边。

    都在这里。他说道。

    乔雅言看着那些钱,朝面前的男人道着谢,但是猛然间想起昏迷前的那一刹那,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腹部,那里已经空了一块。

    男孩看出了她的意图说道,别担心,孩子已经出生了,很健康,你好好休息吧!

    后来,那个男人经常出现,会帮着她带孩子,那个男人就是叶邵庭,说不感动是假的,在国外的三年,她努力不去想从前的种种,跟祁邵阳的一切的一切。

    叶邵庭回国的时候问过她的意见,问她要不要一起回来,她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她以为那些事情在自己心里已经过去了,但是没有想到当飞机滑落在机场的那一霎那,所有的前尘往事都铺面而来。

    叶邵庭问她怎么了,她只是勾勾唇角说没事,安安也很小心的握着她的手,肥肥的手掌缩在她手里,奶声奶气的说着,妈咪,别怕,安安保护你,她也只是舒心的笑笑。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不自然,她的僵硬,是因为想到了那个男人,但是没有想到陪邵庭参加一场宴会就会跟他纠缠那么久,这些事情都出乎她的意料,如果知道会遇到他的话,她宁愿去拒绝邵庭,毕竟,他很少逼自己。好多事情都顺着她。

    想着这些事情,乔雅言就缩在安安的床上睡了过去。第二天还是被双眼朦胧的安安推醒的,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妈咪,该上班了。

    乔雅言才募的睁开蓬松的眸子,错愕的看着时间,已经七点半了,好在她的上班时间是九点,现在还来得及搭理一下自己,开着车,送安安去学校,然后才去公司。

    刚刚回到公司,就接到通知,等下要开例会。

    在例会上,经理说,要派人过去跟祁氏谈业务,她以为这几个总监会去,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之前经常听到她们说起祁氏的总裁怎样怎样。

    但是,没有料到经理会把这个任务给她,乔雅言刚想要说,她刚刚回国,一切都不适应,还是给别的总监吧。

    经理就已经一口把她所有的推拒都堵了回去,其他的总监都有别的业务要跟,而且,你刚刚回国,最需要拿几个项目练练手,祁氏是我们这里的大公司,你去谈吧,散会!

    经理说完,就宣布了散会,起身离开。

    几个总监看她的表情也是爱莫能助,祁氏的董事长出了名的不近人情,冷笑无情,虽然长的俊逸,但是这些年没有见到那个女人能近的了他的身的。

    乔雅言看她们的表情像是再说祝自己好运一样,其实她自己也想这样说,来这里做总监还是因为这里的福利好,她真的不想再见祁邵阳跟他有任何牵扯,但是想不到还是……

    她可不可以不去,然后找个借口,说自己去了见不到他,或者说,她们祁氏不答应这个合作案,虽然这样会有些不尽责。

    但是,她的愿望很快就破灭了,刚刚回到自己办公桌前没有多久。内线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经理通知她过去一趟。

    放下手里的工作,起身,敲着经理办公室的门,经理说了请进之后,她才推开。但是却在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瞬间傻眼。

    祁邵阳!!!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满脸的错愕,经理也看出了异样,慌忙叫道,“雅言,过来。这位是祁先生!我们这个合作案的客户,难得他有时间过来我们公司视察!”给她们做着介绍。

    祁邵阳也在这个时候伸出了手,绅士的动作,乔雅言愣愣的回握着他的,却感到他握着自己的手紧了一下,想要挣开,但又担心被经理看出异样,也没有拒绝。

    “这位是我们的市场总监,乔雅言!”

    “乔小姐,你好!”说着这些的时候,湛眸微微一眯,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想不到三年之后,她的工作会是市场总监,她还真是让他意外,将这些疑惑都掩藏,不动神色的伸出手,好像她们真的是初次见面一样。

    “祁先生,你好!”

    来,我来介绍一下,乔总监,就是负责我们这次跟祁氏这个案子的负责人,祁先生,您看……经理丝毫没有察觉到两个人之间有些诡异的气息,忙着做推销,那个合作案如果能谈成,不说他的工资能翻个翻,这个公司在这里的市场也就彻底打开了。

    嗯,明天让乔总监去我的公司谈吧,我也觉得这个案子有些可行,明明是刚才还在考虑投资的问题,考虑这个案子的收益率,但是在看到她的时候,想法全都变了。

    好,经理满意的说着,雅言,那你先去工作吧,明天去祁先生的公司谈一下这个案子的细节。

    乔雅言点了点头,退了出去。祁邵阳也找了个借口离开,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经理慌忙把祁邵阳送了出来。根本不知道他的出现根本是多余,祁邵阳只是想有个时间可以跟她多多相处一会儿,但是又不敢直说,让这个经理离开。

    好在进了电梯之后,里面只有他们两个,看到他也跟着进了电梯,乔雅言的身体瞬间变的僵硬。

    那个男人却有些愉悦的说着,乔小姐很紧张。

    没有,乔雅言冷冷的回应,他们不是刚刚才认识吗,她跟他有那么熟悉吗?说完,就不再理他,径自别过头去。

    好在她的楼层很快就到了,她正要跨出去的时候,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乔小姐,很期待明天跟你的见面。

    唔,气的跳脚,还期待,她很气愤,怎么还会见面,怎么还会这样继续纠缠下去。

    今天,姜林都能感觉到祁先生办公时的好心情,总会不自己的勾起唇角,偶尔还会看向门口,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祁邵阳开完一个冗长的会议,刚刚回到办公室坐下,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今天有没有人来找我?

    没有,姜林回到。那个女人居然没有来,但是依照他的了解,她不会这么做的,昨天他分明在她的眼里看出了对这份工作的在乎。

    姜林看到他勾着的唇角,瞬间沉了下去,脸色也变的难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问道,祁先生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人要过来。

    没有,祁邵阳语气有些不耐,那个女人居然敢不来。

    把刚刚他拿进来的文件都签的差不多的时候,那个女人还是没有来,他终于忍不住拨通了那个经理的电话,状似不经意的说起,我现在有点时间,如果你们公司还没有人过来谈的话,那么我就找别家了。

    祁先生,你稍等,没有想到乔雅言的办事效率居然这么低,怎么到现在还是没有过去,不知道祁氏是这里的龙头老大吗,怎么办事的,经理有些不高兴,拨电话给乔雅言。

    乔雅言唯唯诺诺的应道,没有想到经理会主动打电话过来,她原本想下班前在过去的,她不想见那个男人,能避开就避开,但是没有想到会这样。

    拿着文件就走了出去,走到祁氏大楼,那里的一切好像都没有变,跟当年一样,她还记得当年的自己在祁氏大楼外面等了整整一夜,脚都麻了,天亮的时候,那个男人出场,却是从她身边擦肩而过,连停留一下的时间都没有。

    现在的她却是以另一个身份进来,他的合作者,命运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在大厅里登记,客服人员打电话去了内部,得到许可,才放她进去。

    坐电梯进顶楼的时候,正要出去,看到站在门口的姜林,姜林看着她的表情满是错愕,像是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再度出现在这里一样。

    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还会在见到乔雅言,而且会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姜林有些错愕,但是瞬间也明白过来,今天祁邵阳脸上那种表情的涵义,原来还是因为她。

    “乔小姐……”有些尴尬的打着招呼。

    姜林,乔雅言不卑不亢的说道,她知道她这次来的目的不是叙旧,只是来谈公事,那些过去的事情她不想提,好在姜林也够专业,瞬间带她往里面走,祁先生在办公室,我带你过去。

    不要了,我自己过去,他的办公室应该没有变吧。

    姜林看着她走远的身影,但愿这一次,他们不会再是那种结果,这三年,祁先生身边的女人来来回回,但是,他从来没有碰过他们,也只有在最近,他才看到祁邵阳再次会笑,会像一个平凡人一样,勾起唇角,会生气,会开心。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三年前不知道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祁先生答应了离婚放她走,他也自作主张的打听过她的下落,但是祁先生每次都会把东西摔的粉碎,不许他在提起她。

    好在三年之后,她又回来了,而且还跟祁先生再见到了。

    推开总裁室的门,他正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只留给她一个背影,但是莫名的那个背影让她觉得伤感,摇摇头,把那些思绪抛开,乔雅言够了,犯一次错是愚蠢,再犯是活该。

    看他还没有回头的倾向,像是没有注意到陌生人的进入,乔雅言干咳出声,有些涩涩的开口,祁先生。

    祁先生,窗前的男人用力的握紧拳头,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到了现在还会叫他祁先生,用那么淡漠的语气,尤其是没有任何人在的情况下,好像他们真的是陌生人一样。那之前那些年的纠缠,那场婚姻算什么。

    缓缓的转过身,看着那个女人。

    看到他转身,乔雅言立刻公事公办的说着,祁先生,这是我们这次合作案的计划书,您有什么的问题的话都可以跟我说,我一定尽全力满足您的要求。

    说完这些,就欲离开,但是手腕却被一双有力的胳膊握住,这么快就想走吗,乔雅言!!!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念出这几个字,把文件留下,然后转身就走,连看自己一眼都没有,祁邵阳怒极,没有想到她会是这种态度。

    那怎么样呢,祁先生,文件我已经留下了,您还要怎样,还是您有什么要求?淡漠的转身,神色如常的看着他,然后伸出一只手,想要拂开他的手腕。

    祁先生,您别这样,会被别人误会的,而且也会让您为难!

    乔雅言!!!!没有想到她会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把自己避如蛇蝎一样,怎么,被自己握一下手腕就担心被人误会,还是她……心里已经有了别人,想到这种可能,祁邵阳的心一窒,但是,不可能,那天在宴会上,他感觉的出来,她已经好久没有男人了,她身体的反应骗不了他。

    而且,乔雅言不是一个会轻易东西的人。

    乔雅言,你就不能好好说话?祁邵阳挑着眉问道,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是自己这样逼一个女人看着他,跟他说话。

    祁先生,我们现在只是同事关系,合作的关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口气淡淡的,已经别过头去。

    同事的关系,你就会爬上我的床吗,同事的关系,你会跟我一夜缠绵么?她居然敢这样说他们的关系,恨不得掐死那个狠心的女人,她的同事那么多,合作对象那么多,她是不是每一个都爬上人家的床,脸色已经铁青,抿着唇瓣,满是压抑的怒气,连胸腔都被她气的难受。

    祁先生,我以为那天的事情我已经说的够清楚了,而且……那天晚上只是意外,我反抗过,但是……后面的话,乔雅言说不出口,她在他的指引下沉沦了,自己忘了去推开他,但是那只是一场意外,她说过的,不会再有下次。

    意外,她居然敢说是意外,祁邵阳抿着唇死死的看着那个女人。

    祁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了。不再看他,担心自己看到他会再犯傻,那些过去,她不想再想,不想再提。

    看到那个身影没有丝毫留恋的打开门,离开,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猛的把触手可及的东西摔的粉碎。

    第二天,他打电话给对方公司谈详细合作的内容,还有细节问题,结果来的却是别的总监。

    她呢,就那么不想看到自己。

    胡玫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见到传说中的那个神秘的祁先生,甚少出现在公众面前的优雅男人,像他们公司的这种合作案,对于祁氏这样的大企业而已只是个小case而已,但是,没有想到会是祁邵阳亲自接待的。

    她刚刚到这里的时候,几乎是傻了眼,秘书告诉她,祁邵阳在总裁室等她。

    她不是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的女人,她每个月谈下的合作案不下十个,但是,却从来没有见到过像祁邵阳这样的大人物。

    当她推开门的时候,看到那个男人俊逸的侧脸,甚至都有些移不开目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那个男人看着自己的眼神会那么冷,看到自己的脸色,让她莫名的觉得有些害怕。

    是不是自己来的不是时候,还是自己哪里让他不开心了。

    你好,请坐,看到来人不是乔雅言,祁邵阳的心一沉,那个女人至于那么害怕么,害怕见到自己,连一面都不想。但是很快就敛了神色,指着对面朝刚刚进来的女人说道。

    胡玫有些忐忑的坐下,拿出企划好的合作细节,刚刚准备开口,祁先生,这是我们公司的合作细节,而且,经理说您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我们都会尊重您的意见。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祁邵阳冷冷的打断,胡小姐是吗,我想说的是一个公司的一个合作案再三的换人,我会觉得他们不够尊重,当然,我不是针对胡小姐的意思,我只是说一下我个人的看法,至于合作案的事情,我看暂时还是算了吧。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脸红一阵白一阵,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祁邵阳才顿住,声明自己不是针对她。

    我,胡玫咬着唇,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怪不得大家会称他为商场的阎罗,冷面无情。

    这个合作案暂时搁置,胡小姐,不送了!冷冷的宣布完这个决定,然后不再看这个女人的反应,乔雅言是你自己不仁的,如果不是因为她,他也许根本不会考虑什么合作案的事情,而且,既然那个女人那么不珍惜,那么他收回。

    胡玫咬着唇,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但是他却已经冷冷的下了逐客令,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秘书推门进来,说,祁先生,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不好意思,我还有会先走了,胡小姐。祁邵阳说完,就优雅的起身离开。

    胡玫无奈,只能这样。

    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乔雅言发现安安还没有起来,那个孩子向来比较早醒,但是现在还没有动静,乔雅言莫名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心一紧,吉拉着拖鞋就往她的房间跑。

    安安还躺在床上,丝毫没有要起床的打算,乔雅言叹了口气,坐到她旁边,叫着,安安起床,安安。

    但是,她却始终没有什么反应,再叫还是没有,乔雅言的心一窒,坐到她身边,拉着她的被子,叫着,安安,手刚触到她的皮肤,就吓了一跳,怎么会这么烫,安安在发烧。

    安安,安安,这个时候,她终于有了点反应,小声的嘟囔着,妈咪,我好难受,小小的脸颊皱成一团,眯着眼睛,瓮声瓮气的说着,还不自觉的弓起身子。

    安安。醒醒,妈咪带你去医院,乔雅言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发烧,抱着她,就开始往外冲,安安,醒醒,不要睡了。

    手忙脚乱的把她送到医院,好在医院说,她只是受了点风寒,吃几片药,打几针就没事了。

    乔雅言才终于舒了口气,好在安安没事,这个孩子好像不知不觉的已经成了自己生活的全部,也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安安从小就很懂事,很安静,不像别的刚刚出生的孩子那样爱哭,给家里添麻烦,她更大一点的时候就会帮她做一些简单的家务,会乖乖的等在家里。让她可以安心的工作,这个孩子,跟着她受了好多苦,都怪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她,让她生病,自己昨天被祁邵阳搅得情绪有些暴躁,回家之后都没有好好的照顾安安,所以,她发烧,她都是这么晚知道,如果,如果她可以早一点发现,安安就不用受这么多的苦。

    刚刚医生给她打针的时候,安安虽然难受,脸都皱在一起。还努力勾着唇角,跟她说,妈咪不痛,不痛,乔雅言就在那瞬间眼泪就掉了下来。

    坐在走廊里好久,安安打完针就去睡了,她守在外面,才恍然想起自己,之前都忘了跟公司打招呼,没有请假,拿出手机,发现时间已经晚了,打电话到公司请假。

    经理好像对她有些不满似的,她也只是讪讪的回应,确实这样不是很合适,自己回国没有多久,刚刚进公司,而且手里有一个那么重要的合作案,自己就请假,但是,安安,想到安安,现在她身体不舒服,她一定要在她身边。

    经理说了她几句,也就不再多说了。但是没有想到再一天的时候,经理竟然把她叫到办公室去。

    她刚刚走进去,经理就猛的把桌上的文件摔出去,雅言,你知不知道,公司好不容易才得到祁氏这个合作案的计划,但是,昨天就因为你不在,被祁氏找了理由把这个合作案打了回来。

    你知不知道公司对这个合作案寄予厚望,你让我怎么跟领导交代!经理愤恨的看着她。

    乔雅言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没有想到祁邵阳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他这样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换了一个同事过去吗,有什么问题,还是他故意找茬,根本无意合作。

    乔雅言,你说怎么办?

    我。我……乔雅言咬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办,空气都好像窒息了一样,最终还是咬着唇嗫嚅着说,我明天去找祁先生,去谈一下这个合作案的事情,我争取……要回来。

    刚刚说完要跟那个男人两不相欠,撇清了所有的关系,想不到,明天自己又要去找他,而且……是跟他低头,命运还真的是讽刺啊,自己的命运好像向来都在那个男人的手里,只要她回国,就……

    听到她的这个答案,经理才有些满意的放过她,这样最好,雅言,你先出去吧。

    从经理的办公室退了出来,挣扎了好久,才下定决心去祁氏。

    乔雅言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这么频繁的出现在这里,走到大厅的时候,就被这里的工作人员拦住,这位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

    我……没有,乔雅言咬着唇顿了一下,才说道,几年不见,她甚至忘了,祁邵阳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见到的,是需要预约的。

    不好意思,我们不能放您进去,工作人员有些无奈的笑笑,拦住她。

    但是,我有急事想要见祁先生。乔雅言说道。

    想见祁先生,又有急事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我们不能谁都放进去。

    我……乔雅言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可以见到祁邵阳,正在这个时候,送客户下来的姜林,看到一个身影像极了乔雅言,但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像是在跟工作人员争执什么。

    有些疑惑的走过去,才知道,乔雅言是想上去找祁先生,但是那个合作案不是在谈吗,她不是可以进去的吗,但是……

    不管怎样,祁先生都会见她的,只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也许不知道这些内情,走过去,说道,乔小姐。

    姜林!乔雅言有些尴尬的打招呼,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姜林,而且是被他看到这样的一幕。

    发生了什么事情,问道。

    是这样的,姜秘书,这位小姐想见祁先生,但是她根本没有预约。

    这件事情交给我,你先去忙吧,姜林把工作人员打发掉,乔小姐,我带你进去吧!

    谢谢,乔雅言道谢。

    工作人员看着姜林那么恭敬的对待乔雅言一下子傻了眼,自己刚刚还一直拦着,很少见姜林对谁这么尊敬,这个女人是什么重要人物吗?

    祁先生,现在正在开会,你先在这里等一下,姜林说道,把她带进总裁办公室,让秘书送茶进来。

    嗯,谢谢你,姜林,乔雅言不停的道着谢。

    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祁邵阳没有想到回到办公室,会看到那个女人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目不转睛的看着一个地方,像是在想些什么,低着头,睫毛一闪一闪的,像是一幅画一样宁静,祁邵阳的心一软,甚至忘了她之前做过的那些让他气急的事情,甚至忘了上前。

    听到脚步声,乔雅言才回过神来,看到祁邵阳,才猛然想起自己现在是在他的办公室,怎么自己刚刚就走神了呢,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腾的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祁先生。

    她一开口,祁邵阳就把所有的神色都敛了起来。好像刚刚的片刻的失神都是错觉一样,那个冷硬的祁邵阳又回来了,冷冷的开口,你怎么在这里,你来这里干什么。

    祁先生,乔雅言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但是那又怎样,她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祁先生,那个合作案的事情,我希望您可以再考虑一下。

    我已经告诉你们结果了,合作案作废,还有别的事情么,如果没有的话,不送。原来她会出现在这里,还是因为那个合作案,是自己想多了,居然……

    而且,我说过,我不跟没有诚意的公司合作。

    没有诚意,什么意思?乔雅言念着这几个字,问道,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没有诚意,她之前不是来过一趟的么,而且,当时还是好好的,昨天她请假了,就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什么意思,连一个负责人都一天一换的一个公司,我没有兴趣谈什么合作,这个女人连这个都不知道,祁邵阳气急,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问他什么意思,她把他当傻子吗,她就那么不想见他,他又何必弄一个无所谓的合作案。

    一天一换,昨天,你找我们公司了?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祁邵阳只是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乔雅言解释道,不好意思,我昨天请假,所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祁先生。

    听到她这样的解释,祁邵阳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她请假了,所以才会来的别人,是自己误会了,有些心虚,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