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6章 智斗大导演(1)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8本章字数:1812字

    东方羿看着这一老一少,流离失所,食不果腹,同情而又无奈,他所能做的,只有也只能做到这些了,虽然不知道接下来她们将去哪里过夜,但至少可以吃一顿饱饭了。

    夜色降临了,大街的路灯亮了,远近的霓虹灯开始闪烁。而东方羿的心却碎了,原本对都市繁荣生活的渴望,却在这灯火斑斓的美丽夜色里,让他产生了畏怯,一种从没有过的畏怯……

    夏雪拖着东方羿一块儿回来,发现董雨身边站着一个50多岁的男人,个头不高,一米六五的样子,身体上下一般粗,胖墩墩地像个圆木柱子;大扁脑袋,整个头顶秃的一根儿头发丝都没有,脖子短短的,活像个大肉瘤按在了肩膀上;倒八字眉,眼睛小的如同黄豆粒儿,色迷迷地像毒针一样,游走在夏雪天使的脸蛋和魔鬼的身材间。

    “小雪,快来拜见罗教授,全国知名的大导演,特意接咱们来了。”董雨满脸堆笑说。

    夏雪看着这男人有点面熟,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听母亲这样一说,突然想起来了,这不是考电影学院面试的那位主考官嘛!于是赶紧笑着说:“您好!罗教授,请多关照。”

    “几个月不见,更水灵更漂亮了!叫罗叔吧,亲切。”

    这位罗教授的眼睛死死盯着夏雪,董雨见状,心中感觉不快,连忙说:“罗导,这位是同路来的东方羿,去东海大学,一路上多亏小伙子照应着,我们母女才平安到达。”

    东方羿见他一副色相,死盯着夏雪活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样子,立马生了几分反感,故意向前迈了一大步,把夏雪整个人挡在了自己身后,生生地说:“罗导,幸会。”

    这位罗大导演被东方羿这么一挡,很是扫兴,悻悻地说:“幸会,幸会。”

    “今天报道已经来不及了,先到宾馆住一宿吧。”罗导对董雨说。

    “好的,好的。”董雨说着,便把旅行箱往身旁的一辆奔驰大吉普车上放。

    东方羿眼疾手快,帮着给搬了上去,便同夏雪握手道别。夏雪说:“你晚上也没地儿住,就一起去吧。”

    东方羿嘴里不停地推辞着,心中暗道,自己哪来的钱住宾馆,还是在车站候车室里对付一晚上吧。

    “东方兄弟,一起去吧。你可是小雪的救命恩人,怎么能把你一个人撂下呢。”董雨诚心地邀请东方羿。

    “小豆子哥哥,就一块去嘛,不用你花钱的。”

    东方羿听夏雪说不用自己掏钱,心里有了底,故意推托了几句,便随夏雪一同上了车。

    车子出奇的大,座椅也柔软舒适,东方羿和夏雪两个人坐在后排,就像坐在了席梦思床上的感觉。看着开车的罗大导演,东方羿禁不住一阵暗笑,人长得侏儒一般,却买这么大的车子,真是花公鸡上舞台——显摆个球样!

    汽车在宽敞的大街上行驶着,董雨和罗导在前面聊得热乎,东方羿顺手拿起了放在座椅上的一本刊物,借着路边的灯光打开一看,竟是一本裸体艺术相册。

    东方羿可以肯定,他之所以放这么一本相册在车上,绝非仅仅是为了欣赏艺术,而是一种挑逗诱引美女上钩的伎俩。

    大约行驶了半个小时,经过一个狭窄的胡同,车子停在了一个貌似普通民宅的地方,罗大导演说:“现在全国上下都在反奢侈反浪费,风太紧了,咱就不去大的宾馆了,免得被查到。”

    他前面引路,领着四个人走进了这所“民宅”,里面的情景令东方羿大吃一惊,富丽堂皇好似皇宫,真是别有洞天啊!

    一位身着白衬衣蓝色短裙的女服务员迎了上来:“罗导来了,二楼的套房给你准备好了。”

    “再开一个标准间,给这小伙子。”罗导为东方羿现要了一个房间。

    夏雪和董雨住三楼套房,罗导自己住二楼套房,而东方羿也住二楼,刚好和罗导斜对门。他们跟随服务员到了各自的房间,放下行李,简单洗漱了一下,便随罗大导演去吃晚饭。

    餐厅是一个包间,感觉非常高雅温馨,正面墙上一幅世界名画《镜前的维纳斯》更是夺人眼球,那悠闲、侧倚的动势,那丰满、健美的身姿,使人不禁想到《沉睡的维纳斯》,真正地诠释了世俗美和理想美的有机统一。

    董雨和夏雪两个人一左一右陪罗导而坐,东方羿坐罗导对面。这位罗大导演毫不吝啬,龙虾、海参、鲍鱼……什么珍奇点什么,最后还要服务员打开了一瓶人头马,给每人填了一杯。

    不一会儿,服务员端上了一个二斤多的清蒸大龙虾,东方羿看都没看过,更不用说吃了。

    “今天小雪来报道,马上就要成为电影学院的学生了,可喜可贺,咱们大家一起干一杯。”说着,端起杯一饮而尽。

    “罗导,您太客气了,承蒙关照,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董雨也喝了进去。

    夏雪不会喝酒,罗大导演硬是逼着她喝了一小口。东方羿就随便了,只是董雨客气地劝了一下酒。

    三杯酒下了肚,罗大导演开始有了醉意,黄豆眼色色地看着董雨,说:“好妹子,哥今天忒高兴了,陪哥喝一杯。”

    董雨也喝得兴奋,开始孔雀开屏,和罗大导演对了一个媚眼,红唇一抿,一杯又喝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