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3章 大海小精灵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8本章字数:2118字

    正在这时,韩露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她妈妈催她赶快回家,这才让东方羿逃过一劫。

    “今天暂且饶你,明个儿再找你算账。”韩露说着,狠狠地瞪了东方羿一眼转身走了。

    东方羿看着韩露离去的背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瘫软在了床上,心中暗骂:“韩露,好个蝎子精!”

    过了不一会儿,乔叶打电话招呼下去吃饭,东方羿感觉太困太累了,躺在床上实在懒得再动,便谢绝了她的好意,一个人用睡巾裹着身子,蒙头大睡起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枕头下手机“滴滴”地叫起来,他心烦地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半夜十一点,于是自言自语道:“谁这么晚发短信,睡得正香呢!”他迷迷糊糊地打开短信一看,是夏雪发来的,像是吸食了兴奋剂立马来了精神。

    “小豆子哥哥,睡了吗?”

    “睡得正香,让你叫醒了。”

    “打扰你休息了,不好意思。”

    “没什么,高兴还来不及呢!报到顺利吗?”

    “顺利。妈妈和罗导都包办了。你呢?”

    “学校推迟了一个周报到,我没接到通知提前来了,住在招待所。”

    “哦,那就好。小豆子哥哥,我一直觉着罗导不是个东西,今晚又领着我妈妈回那个宾馆住了,真让人担心呀!哎!”

    今天晚上董雨肯定被那个罗大导演给收拾了,说不定现在正如胶如漆地缠绵在一起呢。东方羿心里明白,但不能直说,只能拿话宽慰夏雪。

    “董姨心中有数,你就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但愿吧,我总觉得妈妈有事瞒着我。”

    这点夏雪也觉察到了,东方羿有些担心,便有意岔开了话题:“你寝室几个同学?清一色的美女吧。”

    “共四个。她们长得可漂亮了,一个比一个水灵。”

    “那什么时候让我去开开眼?”

    “哼!想得美!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呵呵,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去,你个坏豆子,不理你了。我休息了。”

    “好的,不早了。晚安。”

    最后,东方羿给夏雪发了个甜蜜的笑脸。

    东方羿被夏雪搅得睡意全无,躺在床上想到了董雨和罗大色导,这一对不知廉耻的男女,此时在做些什么呢?回想起昨晚的情景,让他心跳加速,热血沸腾,按耐不住对性那种本能的渴望,忽而他又对自己的这种渴望感到脸红,认为自己和罗大导演一样卑鄙无耻。他无法容忍自己这样肆无忌惮地胡思乱想下去,便冲到洗手间,把水龙头开到最大,用凉水猛烈地浇灭心中那强烈的欲火,使自己尽快平静下来。

    重新回到床上,他静静地什么都不去想,使整个身心彻底放松下来,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习惯了早晨睡懒觉的他,恋着柔软的席梦思床迟迟不愿起来,早饭也懒得起来吃,就在这个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或许是从小在乡下养成的习惯,他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只穿着内裤就去开了门锁。

    “妈呀!”韩露尖叫了一声,门刚开了一半就连忙带上了,随后在门外喊道:“呆子,快穿好衣服,咱们到海边玩去。”

    东方羿对于自己不穿衣服开房门并不介意,这在农村老家太平常了,夏天炎热的时候,男人们都是光着膀子,仅穿一条被汗水浸透了的内裤,或走在乡间小路上,或几个人坐在一起喝水抽烟聊天,即便遇到女人也不避讳,依旧是悠然自得,无论男的还是女的,都生不出邪念来,也都不会觉得尴尬。

    他穿好衣服,开门让韩露进来,自己到洗手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便随韩露匆匆而去。

    “你个懒蛋,我不来招呼就睡到晌午了吧。”不知道韩露是在嘲笑他,还是在埋怨。

    “昨天喝多了,现在头还沉沉的。”

    一提昨天的事,韩露不好意思地说:“让你见笑了,日后不许再提了。”

    东方羿冲她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两人从招待所东面小铁门出去,便是海边了。

    东方羿生来第一次亲近大海,漫步在细柔的沙滩上,任海风吹拂着,看着海望着天,继而轻轻地闭上眼,来了个深呼吸,一下子好像被净化了一般,感觉自己整个人好像融入了大海,一切喜怒哀乐被脚下的浪花冲洗的一干二净,此刻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伴着大海直到永远……

    不远处一群海鸥时而在海面上悠闲地随波浮荡,时而在空中自由地盘旋嬉闹,多么可爱的小精灵啊!东方羿好奇地望着它们,忽视了身边的韩露。

    “开心吗?呆呆地看什么呢!”韩露发现了他痴痴的样子,靠上前来问。

    “那便是海鸥吧。”

    “是呀。你第一次见?”韩露有点惊讶地反问。

    “自去自来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海鸥那种忘机不疑、乐群适性的意趣,令东方羿更加感到惬心快意。

    “呵呵,诗兴大发啊!”

    “有个典故叫《鸥鹭忘机》,你可知道?”

    “从小在海边长大,天天与海鸥为伴,无奈小女子才疏学浅,从没听过这个典故,还请赐教。”

    东方羿来了愉悦之情,兴致勃勃地给她讲起典故的由来。

    有个寓言故事《好鸥鸟者》,讲述了一个很喜欢海鸥的人,每天清晨都要来到海边,和海鸥一起游玩,海鸥成群结队地飞来,有时候竟有一百多只。后来,他的父亲听说海鸥都喜欢和他一起游玩,就要他乘机捉几只来玩玩。第二天,他又照旧来到海上,一心想捉海鸥,然而海鸥都只在高空飞舞盘旋,却再不肯落下来了。“鸥鹭忘机”一词便来源于寓言的前半部分,意思是指人无巧诈之心,异类就可以亲近。

    韩露听了感慨地说:“没想到在那个时候,人们便知道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道理。”

    “是啊!人能忘机,鸟即不疑;人机一动,鸟即远离。古人尚且懂得,而现在的人却忽视了这样一个简单道理。”

    东方羿触景生情,一动不动地站在沙滩上,浪花像调皮的小娃娃,轻盈地挠着他的脚丫, 忽然“哗”地一个大浪打来,把他的整个下身都打湿了。

    韩露看着他那狼狈的样子,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