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4章 美女与野兽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8本章字数:2093字

    自小在河水里泡大的东方羿对水有一种特别的溺爱,不小心被海浪打湿了下身,反倒兴奋起来,如果不是韩露在跟前,他真想脱光了下海玩个痛快。看着韩露幸灾乐祸地样子,便心生诡计想戏弄她一番,于是故意装作被什么东西扎伤了脚,弯腰用手捂住脚跟,疼得呲牙咧嘴。

    韩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不顾一切地向他而来,惊慌地喊着:“怎么了?没有事吧。”

    东方羿也不吱声,眼瞅着韩露到眼前了,突然伸开双掌一齐用力,对着她拔起串串水花,沾湿了她那刚刚裹住胸乳的露脐装,完美的双峰展现出了雏形,坚挺饱满透着乖巧儿,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意图染指。

    韩露发现自己上当,哪里肯罢休!便学东方羿的样子,两人打起了水仗。

    “降龙十八掌。”韩露大声喊着,双手“啪啪”地连击着起伏动荡的海水,阵阵水花洒在了东方羿身上。

    “罗汉翻天印。”东方羿也不示弱,奋力进行还击。

    两人在浪花里尽情地打闹着,转眼衣服就湿透了,东方羿随即转身诈败而去,边跑边喊:“我去也!”

    回头看韩露追了过来,东方羿特意控制着自己的速度,始终和韩露保持二十米的距离,不停地引逗着她。

    “呆子,你站住。”韩露追喊着。

    东方羿回头逗她:“你快点儿,我在这里呢。”

    韩露拼命追赶,但就是追不上,不一会便累得气喘吁吁。

    “呆子,你——你,给我站住!”

    东方羿看她狼狈不堪的样子,觉得该收场了,便停下来仰躺在沙滩上,心中一阵得意。

    韩露赶了过来,冲他的屁股狠狠踹了两脚,解气地说:“看你还跑,累死姑奶奶了。”说罢,身子一倾,顺势躺在了东方羿身边,不停地大口喘着粗气。

    “没想到你杨柳细腰的,跑得还挺快。”东方羿眼望着蓝天,颇为惬意地说。

    “就你坏,害得我把衣服都湿透了,还差点儿累死。”

    大海,阳光,沙滩,美女,一下子全都有了,东方羿美极了,心里甜甜的如同吃了蜜枣,竟不知不觉地“嘿嘿”笑出了声。

    “有什么好笑的。呆子!”

    “我在享受这最美好的时刻,阳光,沙滩,还有——”

    东方羿故意停顿了下来,等待韩露的反应。

    “还有什么?”韩露心里明白他想说什么,但也不说出口。

    “美女呀!”

    “美女?在哪里?”韩露说着,特意仰起身向四周寻觅着,“没有呀,只有一头猪。”

    “猪?蒙谁呢!”

    “一头笨猪。你不知道猪是怎么死的?笨死的。”

    韩露看着东方羿,洋洋自得地笑起来。

    东方羿稍微一愣,立马反应过来,抓着她的胳膊说:“说谁是猪?”

    “不是猪,是野兽。”韩露嘴硬,一点儿没有屈服。

    “美女与野兽,哈哈。”东方羿想起了那美丽动人的动画故事,转脸看着她动情地问:“你说野兽真的会变成王子吗?”。

    此刻韩露也想象着进入了那动画故事里,似乎自己就是漂亮善良的姑娘贝儿,身边东方羿便是那野兽变成的王子……

    “或许吧。世界上爱是最伟大的,可以感动上苍,可以改变一切。”说这话的时候,韩露真得动了芳心,而且是生来第一次,心里就像揣了个小兔子,越跳越快几乎要跳到嗓子眼,脸红得如三月盛开的桃花娇艳美丽,更加惹人喜爱。

    而东方羿并没有觉察到她的情色变化,只管一个人自言自语道:“如果野兽真的可以变成王子,这个世界就好了。”

    野兽可以化为人,而人也可为野兽。他脑海中忽然闪过泰戈尔一句诗:“当人变成野兽时,他比野兽还野兽。”

    诗人的洞察力总是深邃的,这让他想到了罗大色导那丑恶的嘴脸,还有那些如同罗大色导一样的人,这些野兽们遇到美女时并没有变成温顺的王子,而是成为真正的野兽,龌龊得比野兽还野兽,而让他们成为真正野兽的魔咒就是无限的色欲加上无限的权力。

    权与色本来是不相干的两个字,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却成了一对孪生姐妹,有了权也就多了色,许多人逃不过这个魔咒,终究变成了野兽,肆意践踏身边的美女。究其原因,就是这个社会依然是权力至上的社会,有了权力就意味着能够控制更多的社会资源,自然也包括性资源。“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想当年放榜高中的进士们,想想马上权力到手了,便会春心荡漾,渴望着裤裆里那点事。再看看现如今那些落马的权力者,大都金屋藏娇,过着荒淫无度的奢侈生活。

    权力是古今以来最好的春药,它可以让男人的鸡鸡更加坚硬,以至于失去理智难以自控。这不能不让他再次担心起夏雪,感觉那吃了春药的野兽就在她身边,而且早已把她的当成了最可口的猎物,而自己却没有办法驱赶走那野兽。

    “如果你身边有一只野兽,并且要伺机伤害你,你会怎么办?”东方羿试图从韩露这里得到一些帮助。

    韩露正沉醉于动画故事里,如同做梦一样想象着和东方羿步入甜蜜的城堡,不想被东方羿叫醒了,心里感觉很是遗憾。

    “我身边的野兽?我会用真情去感化他,用爱去融化他,让他成为真正的王子。”韩露把东方羿当作了所谓的野兽。

    “如果那野兽野性难改兽性大发呢?”

    韩露有点搞不懂东方羿的心思,对他不解自己的一片心意感到生气,略微思索了一会儿,突然坐起来伸手拧住了他的耳朵说:“那我就把他驯服,驯得他服服帖帖。”

    随后用力拽着东方羿的耳朵拉他一起站起来,发口令一样说:“走,到北边山下去。”

    “唉呀——呀,轻点儿,快放手,耳朵掉下来了。在这里躺着多舒服呀,干吗要去那边?”东方羿哀求着,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太阳太毒了,会晒坏了皮肤。”

    东方羿这才明白,再看看韩露,浑身上下娇嫩的皮肤已经微微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