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2章 老爸是公安局长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9本章字数:2513字

    “给!”韩露看着东方羿,说不上是出于同情还是爱,从包里拿出几张崭新的一百元钞票塞到他手里。

    这让东方羿的自尊心再次受到打击,恨不得地上有个缝立马钻进去。尽管他需要帮助,而且非常非常需要帮助,但这帮助却不能来自韩露的施舍,因为他感觉自己在她面前不能失去应有的尊严。

    尊严是什么?在东方羿看来,就是不让别人来丢自己的脸,说白了就是面子。一个男人,就应当头顶天脚踏地,用自己坚强的臂膀撑起一片天,而不是处处需要别人尤其是女人的可怜和施舍。如果这样,他根本不配做一个男人,充其量只是一个男性而已。

    东方羿想保持自己的尊严,硬生生地说:“谢谢。不需要。”

    东方羿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还顾忌着自己的面子,这完全出乎韩露的意料,自己好心好意地帮他,却遭到了无情的拒绝,心中不免有些生气。

    “钱取不出来,借你先用着。”

    “不急用,不急用。”

    看着他那副寒酸秀才死要面子的摸样,韩露觉得很好笑,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得!得!没有钱瞧你怎么去看同乡?”

    东方羿还想推辞,听韩露这么说,觉得不是没有道理,总不能来回步行二三十里,那还不把韩露累趴下!还有几个人一起去看演出,吃的喝的总不能都让别人买吧,而且自己是个男人。

    “那好吧,明天一准还你。”尽管他不想要,但却没有办法,因为此时虽然不能说钱比面子重要,但至少更现实更需要。

    两人正沿路走向校门口的公交站点,突然一辆白色奥迪“吱”地一声停在了韩露身旁,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露——,露露!”只见一个小毛寸头从驾驶座窗子探出来,冲韩露大声喊道。

    “太子!”韩露异常惊喜,眼睛忽闪一下子亮了起来,打趣道:“好长时间不见了,到哪里鬼混去了?”

    这位叫太子的毛寸头摘下大大的太阳镜,咪着一对老鼠眼,手拍着方向盘说:“去学——学车了。”

    东方羿在一旁差点乐出声来,长得贼眉鼠眼不说,说起话还结结巴巴,斜呲着两颗黄黄的门牙,这也太科幻、太抽象了!

    “你还用学,拿驾照还不是老太爷一句话的事嘛!”

    十有八九是被韩露说中了,小毛寸头“嘿嘿”地笑了笑,颇有些得意地问:“你——你这是去——哪儿?”

    “电影学院。”

    “巧——巧了,我——我也去,上车吧。”

    “那太好了。”

    韩露也不客气,打开后车门,拉着东方羿上了车,然后介绍说:“大学同学,东方羿。”

    “你好,给您添麻烦了。”东方羿对他没有什么好感,出于礼貌说了句客套话。

    小毛寸头回过脸,轻蔑地瞟了东方羿一眼,没有言语。

    韩露笑着对东方羿说:“这位是我高中同学,大名鼎鼎的郭大槐,绰号太子,老爸是公安局长。”

    难怪这么狂傲,原来是个官二代啊!想想也是,当下这个社会,年轻人上学、找工作、买房子,比拼的不是自己能力,拼的是各自爹妈。有句话说的好,“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像他这种公子哥,或者是叫所谓的太子,怎么能看得上东方羿这样刚从山沟里走出来,还带着一身泥土气的草民呢?

    东方羿从心里讨厌他这样的公子哥,扭头望着车窗外,懒得再去理会他。

    韩露见到老同学,或许是长时间没见的原因,显得格外高兴,笑问:“太子,你去电影学院干吗?”

    “看——看媳妇。”

    东方羿听了想吐,话从这种人嘴里出来,怎么让人觉着这么恶心。

    “你是说太子妃?她上电影学院了?”韩露吃惊地问。

    “老——老爷子一句话的事。”

    “算你有良心,没辜负她对你的好。”

    “瞧——瞧你说的,我太子可——可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呵呵,谁信呢!就你那花心样,少不得寻花问柳。”

    “嘿嘿,见——见——见了美女,哪——哪个男人不动心!”

    两个人有说有笑,不一会儿便到了电影学院大门口。太子也许没有看到“外来车辆禁止入内”的警告牌,或者是根本不把警告看在眼里,车到了大门前停都没停,想径直开进去,却被站岗的保安拦下了。

    “对不起,外来车辆不能进去。”那保安冲太子打了个敬礼,严肃地说道。

    趁着这个空,东方羿和韩露打开车门下了车。

    “哥们,给——给个方便!”太子降下车窗,满不在乎地冲保安说。

    “不行,学校有规定,牌子上清清楚楚写着呢。”

    太子拿眼瞟了一眼那牌子,心里好生不耐烦,说起话来更结巴了。

    “别——别拿鸡——鸡毛当令箭,赶紧——赶紧让小——小爷进——进去!”

    “没有通行证,天王老子也不行。”保安态度非常坚决,一点儿也不示弱。

    韩露见两人顶撞起来,便好意地去劝太子把车停在大门旁,谁知太子听了,反倒觉得自己丢了面子,非要进去不可。

    “算——算——算你能!不——不不让进是吧,我——我停这儿不——不走了。”

    太子满脸怒气下了车,小老鼠眼狠狠地瞪着保安,“咣当”一声重重地关上了车门。

    这个时候大门前已经围上了二十多人,韩露害怕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不停地劝着太子赶紧地把车开走。太子根本听不进去,不慌不忙地点着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冲空中吐了几个圈,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整个大门都给堵死了,保安警告太子道:“再不把车开走,我报警了!”

    “你——你报呀,有——有种,有种赶——赶紧报。我爸是公安——公安局长。”太子冲保安脸上吐了一口烟,不可一世地说。

    保安被彻底激怒了,大声吼道:“你爸是公安局长,我就是公安局长他爸!”

    太子什么时候吃过这等亏,把烟狠狠地摔在地上,像疯狗一样狂叫着,冲着保安迎面就是一拳。那保安也不含糊,向旁边一侧身,顺势抓住了太子的手腕,然后猛地转身用力,太子被摔了个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竟“呜呜”地哭着耍起赖来。

    “打得好,这种人该收拾。”

    “是呀,太张狂了。”

    人群中有人开始叫好,东方羿也觉着解气,别以为仗着有个当官的老子,就为所欲为,横行霸道。

    刺耳的警笛声由远而近,一辆警车开了过来。人们见警察来了,便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只见从车上下来两个警察,径直走到了保安跟前。躺在地上的太子看见了,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立马从地上爬起来,冲前面的警察哭喊着:“陈叔叔,他也太——太——太欺负人了。”

    “这不是大槐嘛!怎么回事?”那警察见是太子,大吃一惊。

    太子哭哭啼啼地刚要开口,保安抢先说:“警察同志,是这么回事……”

    警察听保安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随即号召围观的人离开,等人走得差不多了,便把保安叫到一旁,嘀嘀咕咕说了一通,然后示意太子开车进去。

    太子手拿车钥匙,故意在保安面前摇晃了几下,目空一切地上了车,长长地鸣了下喇叭,然后猛踩油门,车“嗖”地进了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