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3章 美女互掐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9本章字数:2917字

    “这也太嚣张了!”看着太子狂妄地开车进去,东方羿摇了摇头叹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官二代’?”

    在崇尚法治、倡导和谐的今天,他亲眼目睹了这一次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但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也让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们会鄙视“官二代”了。

    其实“官二代”这个词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好,天下当官的人多了去了,他们的子女可以说都是官二代,好好一个词却被少数诸如太子这样的人玷污了。每当遇到“麻烦事”时,他们都会借助老爸的权力,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把“亮爹”“拼爹”作为一种荣耀,真是可怜啊!

    “这种人可得罪不起!”韩露似乎在警告东方羿,而后感叹地讲起太子其人。

    虽说他其貌不扬,但仰仗着老爸的权势,在黑白两道混得很有名气。“太子”这绰号开始是黑道弟兄们对他的尊称,随着名气在社会上越来越大,大家都称呼他“太子”了。他上学说白了就是混日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能说二五不知道一十,可高中毕业了居然还不会两位数的乘除法,成为了建校以来“最牛”毕业生。别看他学习是个渣,但玩起女孩子却有的是花花肠子,哪个女孩子只要让他看上眼,不出三天便可搞到手,高中三年就摧残了五名“校花”。这几个女孩子被抛弃后,受到了太大精神刺激,有的转外地读书了,有的没有办法辍学了。

    今天到电影学院看的女孩,也就是“太子妃”,是他高中的第六位女友。女孩真名叫魏秋月,人长得漂亮,如同明月一样楚楚动人,本来学习非常优秀,但是自从春节后被太子玩到手,就变了个人,几乎每天陪着太子出入夜总会歌舞厅,成了一个风尘女子,学业全荒废了,确实令人心寒。不过相比之前的五位女孩,她算是幸运的,毕竟太子的老爸通过关系送她上了电影学院,而且还没有被抛弃,至于将来会怎样就很难说了。

    “那他就没有对你图谋不轨?”东方羿有意逗韩露,嬉皮笑脸地问。

    “对我?他还没有这个胆量。”韩露颇为自豪地答道。

    东方羿刚想问个究竟,突然听到夏雪远远地喊他:“小豆子哥哥!小豆子哥哥!”

    他不顾得韩露了,兴奋地冲夏雪挥着手,高声答应着:“雪儿妹妹!雪儿妹妹!”

    两人哥哥妹妹互相叫着,激动得像是一对经年未见的情侣,朝思暮想,终于得见,那深情如潮水般涌起,顷刻间荡起了爱的涟漪。韩露看了,心中就像打翻了醋坛子,酸溜溜的好不难受,恨不得马上拉东方羿离去。

    夏雪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和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长长的头发随意散落到身后,发梢随着微风轻轻的舞动,俨然是童话中美丽的公主,乘着风儿飘然而至。韩露心中不由惊叹,好一个清纯的妹子,如同天仙一般,怪不得让东方羿心动不已。此时,她心里充满了嫉妒,而且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危机感,似乎东方羿正在一步步远离自己,头也不回地向着夏雪扑去……

    而韩露的出现也令夏雪意外,她两眼眨也不眨地盯着韩露,流露出一种难以言表的神色,看上去竟有些失态。有人说女人如猫,像猫一样的敏感,天生就有一份看不见摸不着的直觉,而且特准。夏雪从韩露身上,已经嗅到了一种味道,那便是和自己一样对东方羿的丝丝恋慕之情。

    陪她一起来的是一位穿着蓝色裙子的飘逸少女,浑身散发着淡蓝色的光环,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两只杏仁眼忽闪闪地直看着东方羿,让东方羿有些心慌意乱,不知所措。这不就是夏雪那位晚上裸睡的闺蜜嘛!

    “哎吆吆——,难怪雪儿妹子做梦都念着‘小豆子哥哥’,果然风流倜傥,气度不凡,好生一个帅哥!”这位女孩夸奖着东方羿,一把将木呆呆的夏雪推到东方羿身边,笑道,“一个才高八斗,一个美若天仙,真是天上一对,地上一双,定能演绎出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话。”

    她的这一番话如同幽静峡谷里叮当的银铃声,打破了短暂而又不同寻常的沉默气氛,也唤醒了呆呆的夏雪。

    “又瞎说,小心抽你嘴巴!”夏雪脸上瞬时流露出水莲花不胜凉风一般的娇羞,更增添了怀春少女的魅力,羞答答地说,“我的同学,梅子。”

    “嘻嘻,谁瞎说了。昨晚谁梦里一直喊‘小豆子哥哥’!”梅子还不服气,这让夏雪羞愧难当,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真想立马把她的嘴给缝上。

    东方羿也感到有些难为情,心里暗暗埋怨梅子心直口快,而且担心她会说出更难听的话来,便急忙用手指了指身边的韩露,给她俩介绍说:“韩露,我的同班同学。”

    夏雪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向韩露伸出了她那芊芊玉手,极不自然地说:“夏雪,很高兴认识你。”

    “幸会,幸会。”虽然韩露心里极不情愿,但是出于礼貌,便象征性地握了握夏雪的手,假笑着说,“我陪羿哥哥一起来,你不会介意吧?”

    “怎么会呢!两个人是个伴儿,还要谢谢你呐!”夏雪心里一百个不乐意,但是不能说出口,还故意作出一副笑脸。

    “呵呵,那我会好好陪着羿哥哥!”韩露有意把“好好”两个字放慢了速度,加重了语气,以引起夏雪的注意。

    “瞧你说的,还那么客气,我一定好好谢谢你!”夏雪以牙还牙,同样把“好好”两个字的语气加重,告诫韩露不要太过分了。

    韩露和夏雪初次见面就互掐上了,东方羿看看韩露,转头再看看夏雪,心情十分紧张,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梅子看出了些门道,脑子也转得快,笑着打圆场说:“晚会开始还早着呐,先把晚饭解决了吧,让东方大才子请咱们三位美女怎么样?”

    东方羿正为夏雪和韩露两人互不相让发愁,听梅子一说,连忙应承着说:“好,好。去吃点什么,我请客。”

    三位美女互相看看,好像都在期待对方,没有一个言语。

    “说呀,到底想吃什么?”

    “酸辣粉怎么样?”梅子看两人都不说话,便征求她们的意见。

    “太辣了。去吃肯德基吧。”夏雪提出了不同意见。

    韩露中午刚吃过了肯德基,已经没了胃口,所以坚决反对夏雪的意见。

    三人意见不统一,东方羿作起难来,一时没了主意。

    梅子也觉着事情不好办,一脸无奈的表情,抱怨道:“一个是甜妹子不吃辣,一个是辣妹子不吃肉,真是难死个人!”

    夏雪看着东方羿左右为难的样子,心开始软了下来,便屈从了韩露,无奈地说:“那就吃酸辣粉吧。”

    东方羿心里对夏雪充满了感激,也因她对自己的理解体贴产生了更深的爱意,而这一切并不需要来言表,仅是通过他那情深意浓的眼神,便可如温泉一样温暖滋润夏雪的心田,让她感到无比的甜蜜,足可以抵过酸辣粉的麻辣滋味。

    辣在嘴上甜在心里。夏雪对于自己的屈从感到莫大的欣慰,所以在吃酸辣粉的时候,虽然辣得面红耳赤,但还是大口大口吃着,让他们三人感到非常惊讶,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怕辣。

    爱是什么?这个时候对于夏雪来说,就是不怕辣。她要证明给韩露看,自己为了东方羿不仅可以委屈自己,而且可以战胜自己的恐惧,勇敢应对任何挑战。

    夏雪的异常举止令韩露甚是惊异,她没想到外表恬静温顺的夏雪内心却如此的坚强。对于平日里爱吃辣的她来说,此时酸辣粉的味道似乎超乎寻常的辣,竟辣得她心里隐隐作痛。

    东方羿既爱怜又佩服夏雪,倒了一杯白开水递给她,关心地说:“喝口水,别辣坏了。”

    夏雪欣喜地笑了笑,特意说给韩露听:“还好,不辣。”

    韩露见东方羿呵护夏雪,感觉自己受到了冷落,气得肚子饱饱的,撅着嘴不想吃下去。

    “吃呀,你也觉着辣?”东方羿见韩露吃了两口就不吃了,猜测着问。

    “饱了。”韩露板着脸吐出了两个字。

    东方羿看出韩露在耍小性子,却想不出一句合适的话来安慰她,只好低头大口吃着碗中的酸辣粉,或是一碗吃罢感觉不饱,或是心疼自己花了钱,顺手把韩露那碗也端过来吃了。

    看着东方羿猪一样的吃相,韩露更来气了,心中狠狠地骂道:“呆子,看回去怎么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