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5章 画个圈儿套死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9本章字数:2257字

    韩露手猛一用力,狠狠地说道:“饶你可以,看你自己表现了。”

    东方羿疼得呲牙咧嘴,一点脾气也没有了,服软道:“听你的,都听你的。”

    “知道错了吗?”

    “知道,知道。不该把你丢下。”

    “还有呢?”

    “还有,还有——不该拿蛇吓唬你。”

    “还有呢?”韩露抬高了嗓门,警告他没有完全认识自己的错误。

    “还有?就这些呀!”

    韩露又用力揪了一下他的耳朵,不依不饶说:“好好想想!”

    “真的想不起来了。”

    “说,谁无情、固执、任性!谁不可理喻!”

    “是我,是我不可理喻。”

    “还有旧账没跟你算,今天暂且饶了你。叫三声姑奶奶!”

    东方羿姑奶奶姑奶奶地叫着,韩露这才松开了手。他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嘴里低估着:“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韩露出了心中的恶气,心情立马好了起来,对东方羿笑着说:“我饿了,去吃点夜宵吧。”

    真是姑奶奶呀!喜怒无常,蛮横任性,这是什么烂脾气!东方羿极不情愿,但不敢表现出来,堆着笑脸满口答应,服服帖帖地陪她倒了校门口对面的皮萨店。征得韩露的意见,他点了一个皮萨,外加一人一杯可乐,便找了个幽静的角落坐了下来。典雅的装饰在暖暖的灯光的烘托下显得很有情调,轻柔的音乐让人脑子里的每一个细胞都跟着舒缓起来。

    或许是有些晚了,再者学校还没有开学,店里没有几个客人,服务员很快就把点的东西呈了上来。东方羿是第一次吃皮萨,闻着奶油的清香,第一口咬下去,不错,香香甜甜,第二口、第三口……,几口下来,好像吃饱了,再也咽不下去。看着韩露吃皮萨那享受的样子,怀疑她怎么能享受这香香腻腻的味道。或许是女生的缘故吧,就像巧克力一样,女生们大都喜欢吃,但对于男生来说,就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尽管情人节的时候,女生们总喜欢把巧克力送给心爱的人。

    韩露吃得正香,两眼突然盯着东方羿,若有所思地问:“你说夏雪到底吃不吃辣?”

    “不清楚。”

    她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东方羿心想,看来她对夏雪还是耿耿入怀,没有忘记傍晚那不愉快的晚餐。

    “你和她不是同乡吗?”

    东方羿喝口可乐,笑道:“我们是在来的火车上认识的。”

    “怎么看上去你们好像从小就认识一样。”

    “是吗?我没有觉得,你多心了吧?”

    “‘小豆子哥哥’咋叫的那么亲呢!”

    “呵呵,我救过她的命。”

    “救过她的命?什么时候?”

    东方羿来了神气,得意地讲起他火车上救夏雪的经历。当他讲到口喝童子尿救人的时候,为了发泄自己积攒了一肚子的怨气,特意添枝加叶编造细节,说自己如何给昏迷的夏雪宽衣解带,面对着她赤裸美胸喷一口童子尿,然后口对口人工呼吸把她救醒,说的是活灵活现,细致入微。

    韩露越听越气,脸色青一块紫一块,拿可乐的手不停地颤动,咬着牙好半天才憋出两个字:“无耻!”

    说罢,眼泪哗地流了下来,哭泣着跑出了皮萨店。

    东方羿急忙追了出去,进了校园一把将她拉住,想好好安慰安慰她。韩露哪里肯听,挣脱着哭泣着向家里跑去。

    东方羿紧随在她后面,嘴里不停地解释着求她谅解,直至她进了楼梯,才悻悻地离去。

    回到房间已经是十一点了,奔波了一天,他感觉身心疲惫,便匆匆冲了个澡,躺在床上想好好睡一觉。可一闭上眼睛,便浮现出韩露哭泣的面容,让他难以平静,哪还有什么睡意。

    他明白,韩露已经对他动了心,甚至到了痴情的地步。红尘自有痴者,莫笑痴太痴狂。梁祝痴情,成为了千古绝唱。而这世上,只有痴情人遇到痴情人,才是天作之合,即便经历曲折悲凉,终究会双宿双飞。

    可韩露的痴情是一相情愿的事儿,东方羿心里装着的是夏雪,他忘不了和夏雪第一次见面就心跳加速的感觉,以至于日后朝思暮想,魂不守舍,这也许就是一见钟情。

    在这之前,如果有人问,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不,不相信,至少他自己不是那种一见面就爱上一个人的人。现在他信了,而且十分相信第一个眼神交汇中的爱情。只可惜能和他眼神交汇撞出火花的人,是夏雪,而不是韩露。

    韩露美丽纯真活泼,确实也讨人喜欢,可在他心里就好似是好妹妹,有友情,也有亲情,就是没有爱情。

    老天爷就是这么会捉弄人,如果说没有遇到夏雪,他或许会对韩露日久生情,能够渐渐接受她,可偏偏在她之前,在火车上与夏雪那美丽的邂逅,竟让他难以接纳她的一片真情。

    想起韩露哭泣着悲伤欲绝的样子,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样去面对她。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你钟情痴情,而对方心中没有你。他坚信,韩露是个痴情的人,一旦动了真心,便为情伤身心竭,纵然身分离,也必是心相随。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他不想,也不忍心去伤害韩露,因为爱是善意的,没有对错,错的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遇到了一个不该遇到的人。

    夜深深的,静静的,整个招待所大楼里没有一点儿声音。东方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思绪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不受控制地在空中乱飞。不知道韩露气消了没有,是否已经睡下了,他忽然想起该给她发给短信,安慰一下她那脆弱的受伤的心。

    “笑是世界上服用最方便、营养最丰富、功效最神奇,最无忧伤烦恼等毒副作用的绿色环保型美容补品。信吗?不信试试!”末了,连续添加了十个笑脸,手指一点发了过去。

    过了许久,依旧不见回信,他看了下时间,已是凌晨三点,想必她是睡着了,便把手机往床头一扔,无奈地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候,韩露回了短信来,没有一个字,只是一个接一个的哭脸,让东方羿看了痛心不已,更加无法入睡。

    他觉着太伤韩露的心了,欲回复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便随意地往短信里添加着一个一个圆圈,加着加着忽然来了灵感,在一连串圆圈后面,写了这么几句:“相思欲寄无从寄,画个圈儿替;话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我密密加圈,你须密密知侬意。”

    刚发过去,韩露立刻回了过来:“画个圈儿套死你!”

    东方羿果然又画了个圈回了过去,而她已经关闭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