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0章 上当受骗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9本章字数:2152字

    韩露上前好意地安慰蓓蓓,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料到,这梁大总经理竟又拿出一打子钞票塞给她,欲火攻心道:“小妮子,跟爷打飞机,爷不差钱。”

    “酒为色之媒”,这话儿一点也不假。梁总在酒精刺激下,大脑中枢受到了严重麻痹,性欲如烈火熊熊燃烧,在产生性幻想和冲动的同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和朋友的闺女都不认识了,竟要拉去寻欢,这是何等的天下奇闻!

    蓓蓓的母亲实在看不下去了,冲着梁总的脸狠狠地扇了两个耳光。你别说,这耳光就像灵丹妙药,打得他“猪头”左右摇晃了两下,随即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向下一耷拉脑袋,老老实实不再作声,没了丁点儿气焰。

    大家陆续向餐厅外走,服务员拿了账单来结账,梁总喝得不省人事,孙校长接过账单,看了看自语道:“两万八。”随即在账单上签字了事。

    送走了孙校长及韩露父女,东方羿和梁蓓蓓一块搀扶着梁总回到房间休息,蓓蓓不好意思地再三道谢,请他不要见笑自己那令人羞耻的父亲。

    东方羿虽然嘴上说不会,但心里实在作呕,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此种相貌和品行同样丑陋透顶的人。他还是觉得奇怪,像梁总这样要貌无貌、要才无才、要德无德的男人,怎么就会娶到小自己二十多岁,并且如花似玉的老婆,思来想去唯一能解释通的,便是金钱。

    男人有钱就是爷,就可以找到好女人,现如今似乎成了一条经得起千般检验的真理!什么真心相爱,还有同甘共苦,恐怕只是美丽神话,或是琼瑶小说里纯真的主人公。在现实生活中,只有钱才是真真实实的,有了它不仅可以使鬼推磨,而且可以有好的女人。

    他记不起在哪里看到这样一段话:“初恋最美好,因为得不到,因为没结果;恋爱时会有很多,也许更多的对象;结婚的对象只有一个;情人可以有很多个,2、3、4、5……N的包养,有没有要看实力。”确实如此,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看是否有钱。正如梁总晚饭的时候,动不动就拿钱显摆,把“不差钱”挂在嘴上,在他这里似乎只要有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没有得不到的女人。

    东方羿回到自己的房间,想到明天就要报到了,兴奋地痛痛快快洗了个澡,从上到下冲了个净,也将几天以来的酸楚和不快冲洗得无影无踪,于是乎早早躺在柔软的床上,全身放松,很快就睡熟了。

    醒来的时候,天刚透亮。他拉开窗帘,看到天空和海面依旧灰蒙蒙的一片,只有水天相接的地方泛着一点红光,不一会儿,朝阳就像一个小姑娘,羞答答地露出小半边脸,染红了附近的海面,转眼间又像一条火龙,喷出千道金光,照亮了万顷碧波。

    这是一个美丽的清晨,新的一天的开始。他心情兴奋而又紧张,对这美好的一天充满了无限期待。

    “砰!砰!砰砰砰砰!”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是韩露来了。

    东方羿急忙回过身去,开门请她进来。韩露特意穿了那身刚买的牛仔套装,看上去格外美丽动人。他招呼韩露坐在床上,自己去洗手间洗漱完毕,便带上旅行包,和韩露一起来到总服务台退房。韩露告诉他等乔叶上班来了再结账,但他不想再给乔叶添麻烦,坚持将这几天的食宿费全部结清,然后前去报到。

    冷清了一个夏季的大学校园,因新生入学而变得热闹起来,拎着大包小包的学生,簇拥在旁的父母亲友,熙熙攘攘,人头攒动,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欢迎你,新同学”的大红横幅飘动着,营造出热烈温馨的气氛。

    “同学,请跟我来,家长不能陪同。” 穿着红色马甲的学生服务队的人员来了,耐心地引导学生和家长“分流”,让学生自己独立办理报到手续。

    韩露对这一切是轻车熟路,带领着东方羿通过“绿色通道”,不到十分钟便办完了各项手续。随后,东方羿拎着旅行包,拿着宿舍房间号,急切地前去寻找自己的宿舍。有韩露引路,没有费劲就找到了,虽然空间不算大,但住四个人还是蛮好的。

    整栋楼他是第一个到来的新生,领来被褥收拾停当,刚要休息一会儿,不知道韩露什么时候搞来两件服务队员穿的红马甲,自己穿上一件,另一件递给他,笑道:“穿上。”

    “穿它干嘛?”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服务队的一员了。”

    “要我为其他新生服务?”东方羿瞪大了眼睛,吃惊地问。

    “是呀,你答应过我的。”

    “我答应你?什么时候?!”

    “昨天下午,你忘了!”

    东方羿稍微回想了一下,这才想起昨天下午韩露请他帮个忙,自己就顺口答应了,原来这个忙就是给新生服务。他突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有点后悔答应她了,心里暗骂:好你个蝎子精,变着法儿捉弄我。可转念再想,同学之间互帮互助是应该的,不就是卖点力气嘛。

    “那要我做什么?”

    “最美的差事,别人抢还抢不着呐。”

    “呵呵,还有这样的好事?鬼才相信!”

    “男孩子力气大,跟我去女生宿舍楼帮着搬行李。”

    东方羿傻眼了,没有好气地说:“这算什么美差!”

    “服务美女,你心里美吧!别赚了便宜卖乖,赶紧走!”

    两人来到女生宿舍楼,已有不少女生到了,有的自己拎着行李包,有的父母亲友给拎着,匆匆忙忙地进出大楼。

    “蓓蓓,蓓蓓!”韩露眼尖,早早发现了从远处而来的蓓蓓。

    东方羿沿来路望去,也看见了他们一家三口,蓓蓓手拎一个旅行包,而他父亲,也就是梁大经理,有些吃力地拖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正急匆匆地朝这边走来。

    韩露招呼他一起快步迎了上去,兴冲冲地说:“蓓蓓,报到够顺利的。”

    “还好。这就是宿舍楼?”蓓蓓望着眼前的大楼问道。

    “是的。羿哥——”话到了一半,韩露又改口说:“东方羿,快接过梁总的箱子。”

    冲梁大总经理昨晚那德行,东方羿心里一百个不乐意,但是看在蓓蓓的面子上,还是极不情愿地从他手中接过了旅行箱的拉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