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5章 男神,我爱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9本章字数:2664字

    谁这么大的劲,拳头就像熊掌一样重而有力。东方羿心里纳闷,回头一看鼻子差点儿气歪了,竟是那梁大总经理。

    “你小子安的什么心,胆敢占我家妮子的便宜!”这梁总像一只发疯的黑熊,瞪着圆圆的豹子眼,大声吼道。

    他这么一喊,东方羿有些蒙了,心中本来的怒气变为一阵恐惧,但迅速又平静了下来,莫名其妙地问:“何出此言?”

    “你刚才对蓓蓓都做了些什么?当着这么多同学和老师的面,竟干出这种勾当,也不嫌臊的荒!”

    “我做什么了就臊的荒。”

    “做了什么?我在招待所楼上房间里都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呀?”

    “对蓓蓓一会亲一会抱的,成何体统!”

    “你既然都看见了还埋怨我,感谢我才是!”

    “你小子是得便宜卖乖!看我打死你个狗养的!”

    梁总说着便举起右手,向东方羿的脸上扇去。东方羿侧身一闪,他一巴掌打空,由于用力过猛,脚下站立不稳,一头斜栽在地上。

    东方羿看了,乐得差点跳起来,笑道:“梁总,您悠着点儿,摔出个好歹来我可担待不起。”

    梁总气得脸色就像紫皮茄子,一时竟说不上话来。

    韩露见情势不妙,急忙上前扶起梁总,说:“梁总啊,你消消气。这事你真的怨不得东方羿,他那是在为蓓蓓做人工呼吸。”

    “什么是人工呼吸?”

    闻听此言,韩露真是苦笑不得,敢情这梁总是个“大文盲”,什么是人工呼吸都不知道!

    韩露只好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给他讲了一遍,最后还特意解释说:“如果不是东方羿及时地给蓓蓓做人工呼吸,蓓蓓保不准会出个好歹。”

    经韩露这么一解释,梁总明白了东方羿“亲吻”蓓蓓的原因,不好意思地对东方羿说:“东方兄弟,看我这鲁莽脾气,您多担待。”

    东方羿本想继续戏弄一番梁大总经理,但毕竟是蓓蓓的父亲,而且韩露在眼前,事情也就作罢。

    “罢了,罢了。蓓蓓没有事就好,好歹没有枉费了我的一番心气。”

    东方羿话音未落,蓓蓓领着母亲来到他面前,面露羞涩说:“谢谢你。”

    “小伙子,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蓓蓓母亲随着谢道。

    “用不着客气,都是应该做的。”

    就在蓓蓓一家围着东方羿千恩万谢的时候,忽然传了尖尖地娘娘腔:“东方羿,东方羿,我回来了。”

    东方羿闻声望去,心中大喜,高兴地喊道:“小山,小山。”

    见是史小山回来,东方羿顾不得照应蓓蓓一家,径直快步迎了上去,手轻拍着小山的肩膀,笑着说:“你小子,可把我们几个折腾苦了。”

    小山父母一左一右站在小山身边,满脸堆笑,诚心地说:“小伙子,真要好好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小山的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

    “阿姨,你说哪里话,我和小山是同学,哪能见危不救呢。”

    班主任穆老师和同学们围了上来,除了韩露几个人,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即便是穆老师,也不知道东方羿为小山叫魂的事儿。她见小山这么快就康复出院,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但心里非常纳闷,小山的病咋好得这么快,一夜没见就痊愈了,那精神劲儿好似没得过病一夜。

    想到这里,她眼看着小山的母亲,关心而好奇地问:“你们是小山的父母吧?太好了,小山这么快就病好了。”

    “是的,是的。你是穆老师吧,昨夜里听小山说起过。”小山母亲洋溢着神彩,看着东方羿继续说,“多亏了东方羿,如果没有他,小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院呢!”

    东方羿啊东方羿!穆老师心里思量,刚才救醒了梁蓓蓓,难道小山的病也是你治好的不成?于是,她用手指了指东方羿,疑惑地问:“多亏他——”

    “可不,不打针不吃药,就把病治好了,可神了!”小山母亲赞叹不已。

    “到底是怎么会事?”穆老师也感好奇,继续问。

    东方羿在一旁急了,冲小山母亲一个劲地挤眉弄眼,偷偷地直摆手,示意小山母亲不要讲出实情。

    小山母亲看了,明白了东方羿的意思,支支吾吾地说:“啊,啊,是这么,这么会事。这不小山半夜病了嘛,是东方羿给送去了医院,得到了及时救治”

    从小山母亲掩饰的眼神里,穆老师看出她没有说出实情,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也不好继续问下去,便应承着说:“他是挺机灵的。”

    “可不嘛!我可要好好谢谢他呢!”小山母亲说着,便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硬是要塞给东方羿。东方羿哪里肯要,和小山母亲两人互相推让起来。

    当着老师和同学们的面,东方羿感到非常的窘迫,满脸胀得通红,额头上瞬间布满了汗珠,看实在推挡不过去,便说:“阿姨,这么的吧,你想让我领你的心意,就去给买点饮料来。同学们正在军训,天太热了。”

    “这事好办,交给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梁总凑了过来,主动揽下了这差事。

    东方羿冲他诡异地笑了笑,说:“这事捞不得你的大驾。”

    梁总是个土豪性子,哪能在小山父母面前跌份,急切地说:“我也要表示一下心意。”

    东方羿示意他附耳过来,嘀嘀咕咕说了一通,只见梁总喜笑颜开,乐呵呵道:“就你小子鬼点子多。”

    小山和蓓蓓父母各自急匆匆地走了。穆老师看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便和朱教官商议了一下,招呼大家集合。

    朱教官被梁蓓蓓晕倒吓得够呛,开始那股阴阳怪气不可一世的气焰断然全无,在同学们面前非常愧疚地自责道:“刚才发生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请多多包涵。没想到有的同学体质那么差,在今后的训练中我一定会注意自己的训练方法,哪里有不对的地方,请同学们及时批评指正。”

    一阵震耳的掌声过后,朱教官命令同学们先练习最基本的一项——军姿。

    别小看这军姿,一个简单的立正,就有严格的要求。他一边讲解要领,一边给同学们做示范,简单说要做到“三挺一睁一正直”。“三挺”即挺腿、挺腰、挺胸;“一睁”是眼要睁大,目视前方;“一正直”是头要正,颈要直。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就难了。

    朱教官虽说相貌不怎么样,可军人的姿势做得是一百个标准,如果不看脸,那气概也是威武飒爽,真有点让同学们敬佩。就在他全神贯注地为同学讲解的时候,小山父亲开车来了,为同学们买了各式各样的饮料,红牛、王老吉、雪碧、可乐……一样样地从车上往下搬。同学们见了,哪还心思听朱教官讲解,恨不得立马冲上去喝个痛快。朱教官看出了同学们的心思,而且他自己也干渴难忍,便命令同学们解散休息。

    在东方羿的带领下,同学们就像出了圈的鸭群,一窝蜂地涌了上去,争抢着自己喜欢的饮料。倒是韩露懂得礼节,挑选了几样饮料送给了朱教官和穆老师。

    喝着甜爽的饮料,同学们就别提有多美了,有说有笑合不拢嘴。

    过了不会儿,蓓蓓的父亲,也就是梁总,手拎着个纸袋回来了。东方羿招呼韩露和蓓蓓一起迎上前去,毫不客气地从他手里拿过纸袋,瞬即递给韩露说:“女同学一人一个。”

    “什么东西?”韩露好奇地问。

    东方羿诡异地笑了笑,说:“自己看。”

    韩露一手伸进袋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精美的玻璃瓶,上眼一看,竟是玉兰油防晒霜,惊喜道:“真有你的!就是懂女孩子的心思。”

    韩露和蓓蓓把防晒霜分给了女同学,这让每一个女生欢喜不已,齐声不停地喊道:“东方羿,我爱你!东方羿,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