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9章 一卦定姻缘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20本章字数:1825字

    瑜伽室里有六个女生,除了夏雪和梅子,其她四位都是她们的同班同学。

    梅子真是太有心计了,告诉东方羿准备好了,却悄声让里面的人原地呆着不动,不要发出声音,看东方羿如何来猜。

    东方羿聚精会神地贴耳在门上,听了足有三分钟,里面静静地,没有丝毫的动静。他觉着不对劲儿,便冲里面喊:“走完了吗?”

    “完了。”梅子答道。

    东方羿心想,搞什么花花名堂,还想难住我!

    他不再作声,心中暗起一卦,掐指一算,窃笑:“好个丫头片子,够鬼的呀!”

    “里面的听好了,我可要猜了。”东方羿故意大声喊道。

    夏雪的心里象揣了个小兔子,砰砰地跳得厉害,害怕东方羿猜错了。她狠狠地瞪了梅子一眼,梅子却抿着嘴一个劲地乐。

    “你是风儿我是沙。风儿呀,请你告诉我,夏雪夏雪她在哪?”东方羿特意提高了声调,自言自语哼道。过了片刻,听里面还没有动静,便冲里面说:“风儿告诉我,你们都呆着没动,没人从门口走过。”

    六个女生听了,全都惊呆了,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感叹:“My god! 他是怎么知道的啊!”

    “这不算。刚才没准备好,我们现在就挨个从门口过。”

    梅子不死心,继续给东方羿设卡。她自己带头,六人随意地排好队,保持一定的距离,一个跟着一个,蹑手蹑脚地从门口走了过去。

    而东方羿侧脸紧贴瑜伽室的门,“嘿嘿”地发出了一阵冷笑。而后,他又开始装模作样地喊道:“你是风儿我是沙。风儿呀,请你告诉我,夏雪夏雪她在哪?”

    东方羿有意识地停顿了一会,故意吊吊女生们的胃口,气氛显得更加紧张起来。

    “梅子,让我出去!”夏雪不停地哀求梅子。

    显然,夏雪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心里折磨,对她来说,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每一秒钟都是一种煎熬。

    而梅子,死活不肯饶过东方羿,她想为夏雪出气,打打东方羿的气焰。

    夏雪急得快要哭了。

    东方羿心里偷着乐:“夏雪真的是对自己一往情深啊!”

    闹得差不多了,东方羿冲里面喊:“你们可听好了,风儿刚才告诉我,你们共是六位女同学,夏雪是——”

    东方羿不马上说出来,进一步吊她们的胃口。

    “你说,第几个经过门口的?”梅子急着问。

    “第一,第二,都是不可能的。”

    “急死人了。快猜!”梅子催促道。

    “那就是第三个。”

    “确定?”

    “确定。”

    里面没了动静,过了好一会儿,仍不见开门,东方羿急不可待,冲里面喊:“快开门,让夏雪出来。”

    话音刚落,门猛地打开了。五位女生半圆型簇拥着夏雪,然后一齐用力向前一推,笑道:“还你夏雪,大才子!”

    夏雪被她们一推,控制不住脚步,一头扑到了东方羿怀里,羞得满脸桃花儿一样红。

    爱,在这一瞬间升华!

    世间有一种爱情叫金玉良缘。

    真爱如金,经过火炼才会更加灿烂夺目。

    真爱如玉,经过雕琢才会纯洁无暇。

    东方羿似乎忘记小山的存在,右手搭在夏雪的柔肩上,搂着她亲热地走了。

    史小山望着他俩那甜蜜的劲儿,即景寄情,从肺腑里发出无限的感叹:“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谁说没奇缘,眼前好个他和她!”

    “哎呦呦——,好一个奶油小生,还这么多愁善感呀!”

    小山歪头一看,五位女生正齐刷刷地看着他。

    都说电影学院美女如云,果然不差,眼前这五位身穿瑜伽练功服,个个身材高桃,体态优美,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宛如一朵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

    天生羞怯的他,哪能经得住美女们如此夺魂的眼神,白净净的脸霎时变得通红,心里惊恐不已,就像兔子见了狼——撒腿就跑。

    梅子故意逗他,大声喝道:“回来,别跑。姐有话跟你说。”

    几个女生咯咯地狂笑起来。而小山,在这笑声中落荒而逃。

    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小山一个人在校园里逛荡,游览着一些景观。快到傍晚了,他打手机招呼东方羿回去。

    东方羿和夏雪还没有亲热够,但也没办法,只好恋恋不舍地道别。

    小山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东方羿怎么会猜得那么准。返回的路上,他好奇地问东方羿,是通过什么方法隔门猜人的。

    东方羿故意诡秘地说:“风儿告诉我的。”

    “别蒙我了。风无影无踪,怎会告诉你。”小山知道东方羿没说真相。

    “有个成语叫‘风言风语’,风怎不会说话呢?就看有没有缘分了。缘分到了,风儿自然会告诉你。”

    “照你说,你和夏雪是真有缘分了。”

    “那是当然,风儿都来为我俩牵线了。”

    “别兜圈子了,快告诉我。”小山还是不相信东方羿,迫不及待地说。

    东方羿瞥了他一眼,小声贴着他的耳根说:“我算出来的。”

    “你咋算出来的?”小山瞪大了眼睛问。

    “占卦。”

    小山听了惊得目瞪口呆,打量着东方羿半晌未语。

    对他来说,眼前的东方羿似乎熟悉又陌生。他天资聪敏,考中全省状元,这可以理解。可他也精通奇异之术,叫魂是他亲身领教过了,居然还会算卦,太让人难以置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