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四章 炎爵归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6本章字数:4642字

    金色的长龙散发出晶莹剔透的金钻光芒,从皇冕脚下升腾而起,围绕在其周身上下翻腾。斯达浑身颤抖着,他知道自己还是太低估眼前这个男人了,纵使如今皇冕没有神的力量,可是他身上的神之气息也完全不是斯达能匹敌的。

    “为什么,为什么龙晓会身边会有这种强者!”斯达怒吼一声,黑色的浓郁霸魂瞬间弥漫了整个空间。“死亡普度!”斯达双手猛然扣在一起,刹那间,悠扬悲亢的梵音陡然升起,那声音如同地狱深处传来的冥钟声,让人听了有种灵魂都被击打出来的感觉。黑色的霸魂在大地之上勾勒出阴森华丽的图案,那图案如同百花争艳,各种奇花异卉在大地上竞相开放。图案刚一形成,整个宫殿仿佛在此刻突然扩展开来,变成了一片只有黑色石板的虚无空间,整个空间显得十分空旷寂寥,四面八方都看不到尽头。随后石板地面陡然跌落,露出底下黑暗无边的可怕深渊,深渊最深处,黑色的妖艳花朵在风中摇曳,如同女人的纤纤玉手在向你招手,女人那时而啼哭时而轻笑的空灵声在深渊悠扬回荡,勾人魂魄。

    “控制住心智,否则会被拉进去的!”格多拉眼睛中星辰爆涌,其透明的皮肤上蓝色的光芒陡然亮起,将六魂稳革中的大家都包裹在了里面。格多拉是玩幻术的老手,即便是他也从死亡普度中感受到了一丝危险。静水流歌瞪大着眼睛,看着脚下看似深不见底却又感觉并不遥远的诡异深渊,感到自己的意识不受控制地要投入那深渊的怀抱,要不是格多拉用精神意志保护着她,恐怕她就真的跌落进去了。“不打算毁灭我们的身躯,而是在精神上摧毁我们吗?斯达真有你的!”百惊天紧握着双拳,他知道要是自己的意识掉进那深渊里,自己的身体恐怕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可灵魂就真的会被泯灭殆尽。说实话百惊天最不擅长对付的就是精神攻击了。

    皇冕稳稳当当地站在虚空中,眼睛中毫无感情,脚下的深渊没有对他造成半点影响。皇冕伸出右手食指,往太阳穴上一点,然后一挑,一条只有蚯蚓大小的金色小龙居然从皇冕的太阳穴中飞了出来,围绕着皇冕的手指不停旋转。随后皇冕手指向下一点,那条小龙陡然化为数百丈大小,咆哮着直接冲进了深渊中,刹那间深渊里金光四溅,同时传来了女人刺耳的惨叫声,在惨叫声中周围的空间瞬间破裂,在咔嚓嚓的破碎声中周围的空间又恢复了原貌。周围空间刚一恢复,皇冕根本没有犹豫,一道金光闪过,直接飞到斯达身边,伸手按住斯达的头颅,把他砸在了墙壁上。“你也就这点本事了。”皇冕语气冰冷,其手上金光爆涌。“哈哈哈,没用的,现在的你是杀不死我的!”斯达疯狂地大笑着,血丝布满了他的眼睛,他能够清楚地感受到皇冕手掌上那威严无边的磅礴力量。“谁说我要杀你了?”皇冕眼睛一瞪,其手掌心黑洞陡然打开,吸魔令散发出如黑洞一般的吸引力,拉扯着斯达向黑洞里扯去。“你,你居然想吸收我!”斯达大惊失色,他没想到皇冕一出手就如此之狠,咬着牙拽住皇冕的手拼命想把自己的头从皇冕手上移开,可他发现根本无济于事,吸魔令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而且他自己又距离太近了,如果不是他拼死抵抗,早就被吸进黑洞里去了。

    “住手,给我住手!”斯达大吼着,其身上突然长出无数锋利的骨刺,朝皇冕怒刺而去。皇冕不躲不闪,骨刺刺穿皇冕的身体,如同从空气中穿过去一样,没有给皇冕造成丝毫损害。“局部与风同化!”斯达大骇,他从来没有遇到过有人可以在使用吸魔令的同时再使用同化技能的,因为按照常理来讲,这两种招数都是极其消耗精力与注意力的,稍有不慎,吸魔令就可能把自己反噬,而与风同化也会因为使用不善而使身体无法变回原样,可如今,皇冕居然很轻松地同时使用了这两种技能!“可恶啊!万象……”斯达很不甘心,刚要使出万象泯灭招数,可皇冕根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几道金光闪过,一个多面体金色牢笼就把斯达关在了里面。那金色牢笼里的能量浑厚无比,看似薄如轻纱,却又坚不可破。“放手吧,我知道错了,饶我这一次!”斯达终于慌了,皇冕的手段让他明白了实力的差距到底有多么悬殊。皇冕一听,原本平静的脸色陡然被愤怒所笼罩:“错了?”皇冕手掌上的黑洞再次扩大,最后竟脱离了皇冕的手掌,化为了一个独立的黑洞!“住手,你要是再不住手,我就把帝阍叫过来!”斯达终于顶不住了,在他要被吸进去的刹那,突然手掌一翻,拿出了一块闪烁着神圣光华的玉佩,那玉佩的形状如同一扇雕刻精美的城门,散发出浓郁的神之气息!皇冕看到那块玉佩,眼睛陡然瞪大了,手上的动作也在此刻停住了。“你,你为什么会有唤神玉!”“嘿,你以为上一次你们把帝阍惹来,是谁让帝阍回去的?为了让帝阍回去,我可是用掉了一块帝阍的唤神玉!现在我也只剩下最后一块了,这一次要是帝阍再回来了,你我谁都跑不了!”斯达邪恶地笑道,一脸要鱼死网破的觉悟。“这几万年你可真是搜刮到不少好东西啊!”皇冕按住斯达的手不停颤抖着,可并没有要拿开的意思,吸魔令形成的黑洞依然在转动着。

    “皇冕,我们来做个交易吧,这次你放我走,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来招惹你们了,这样我也不会把帝阍叫过来。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样?”斯达手中紧握着唤神玉,一脸怪笑地看着皇冕。“皇冕,不要放他走!”百惊天和静水流歌几乎是同时喊了出来。“不放我走,那么你们都得死在这里!帝阍要是过来,看到我们做的这一切,你以为他还会坐视不管吗?这里可都是犯了重罪的人啊!”斯达眼睛瞪得老大,恶狠狠地说道。皇冕咬着牙,心里不停挣扎着,整个时空仿佛都在此刻凝固了,周围死寂一片,只能听到大家各自的心跳声。随后皇冕深呼一口气,将手缓缓从斯达的脸上移开了:“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斯达看到皇冕终于让步了,脸上的微笑变得越发狰狞:“放心,你们没机会了。”“皇冕!”百惊天怒不可遏,“我们还要去找龙晓会,现在要是死在这里,那一切都前功尽弃了!帝阍已经察觉到这里有问题了,下次他要是再来,可不会那么简单就回去。”皇冕咬着牙,慢慢退回到百惊天他们身边说道。所有人听了,都绷着脸,不说一句话。

    “既然你们意见统一了,那我们就永别了!”斯达嘿嘿一笑,其身后渐渐开始扭曲出来一个巨大的空间洞,如果斯达进入那个洞中,再找到他就基本不可能了。皇冕眼睁睁看着斯达一步步走向空间洞,却无能为力。“虽然没有把他们全部杀掉,可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回去以后只要把消息传出去,他们必死无疑!”斯达背对着皇冕他们,大摇大摆地走向空间黑洞,他越想脸上的微笑越邪恶,最后他的嘴角都诡异得快咧到耳朵根了。“和你们喝茶,真的太愉快了。”斯达最后回过头来,给了皇冕他们一个扭曲而又诡异的微笑。

    “客人还没走,主人就开溜,也太没礼貌了吧!”就在斯达只差半只脚就踏进空间洞的时候,一道白光纵劈而下,竟然直接把斯达的空间洞劈成了两半。“什么!”同时,无论是斯达还是皇冕他们都瞪大了眼睛。刹那间,宫殿中央白光四起,在白光当中,我从慢慢从中升腾而起。

    “多谢你了,莲玉雪,替我向净玉雪琴问好,也替我表达歉意,如果有时间,我一定再去拜访你们。”我对着白光里的少女微微一笑说道。少女也对我莞尔一笑,化为十尾神灵狐,随着白光一起消失了。如今的我,浑身穿着一件洁白修身的战袍,脖子上围着一条白色毛绒围巾,看起来干净整洁,如同刚从仙境归来。

    整个宫殿一片死寂,所有人都为我的突然到来感到瞠目结舌。静水流歌呆呆地看着我,等回过神来后激动得满脸通红,她狠狠地一跺脚,又惊又喜,又气又急地喊道:“你这死鬼,怎么现在才回来?”本来我脸上还挂着微笑,以为大家会高兴地拥抱我,结果静水流歌莫名其妙地一句话让我瞬间破功,一脸的呆滞。“啊?那,那个,我本来看到皇冕能打败斯达,就,就以为没我什么事了,所,所以就没出来,不,不好意思。”我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刚才的确已经到了,可发现皇冕正单方面碾压斯达,也就没好意思出面打扰,可现在看到斯达要跑,我也就忍不住从空间里跳出来了。“不不不,静水流歌不是这个意思,她是问你怎么回来的。”格多拉还是老手,一眼就看出来静水流歌是由于太激动而把话说错了。“那这可就说来话长了,以后慢慢讲给大家听。”我挠挠头笑着说道。“刚才我好像看到白光里好像有个女孩,难道和她有关系?”丽瓦斯一脸好奇地问道,“哦?有故事哦!”格多拉满脸八卦样,微眯着眼睛,一边坏笑一边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不管怎么样,回来了就好!”苍玉依然像位温柔体贴的大姐姐,用让人听起来特别舒服的轻柔声音说道。“你这家伙可真是命大啊,哈哈哈……”百惊天也哈哈大笑起来。皇冕瞪大着眼睛,默默地看着我,好像完全没有从突发现状中回过神来。

    “这,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斯达同样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随后他如同被雷劈了一般,脸色由于难以置信而变得异常扭曲与狰狞。“斯达,拜你所赐我可是吃了不少苦,你可别想这样随随便便就开溜了。”我恶狠狠地盯着斯达,身上杀意爆涌。斯达的嘴角抽搐着,他现在当然不可能开溜,因为他这次的的任务就是取我性命,要是不完成任务,他自己也性命不保。

    “你,你真的是龙晓会?你是怎么……”皇冕难以置信地看着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皇冕,真的是我,中间的事情实在太复杂,一时半会说不清,但是我成功了!”我微笑着看了一眼皇冕,“成功了?什么成功……”皇冕还没有说完,我浑身便被赤红色的耀眼光芒所笼罩,下一刻,我直接与炎爵交换了身躯。磅礴的霸魂如同浩瀚无边的红色大海,直接遮蔽了宫殿的穹顶。

    “呦,斯达,别来无恙啊,可曾想我?”炎爵的脸上挂着戏谑的微笑,然而眼睛中却蕴含着最冰冷阴寒的杀意。“你,你是真的炎爵?”周围的气氛再次凝固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如今炎爵的气息和上一次简直有天壤之别。“我们以前也算是狱友吧,你可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啊!”炎爵一步步走向斯达说道。斯达咬着牙,一步步往后退,现在的状况对他是极其不利,他并不是怕炎爵,而是怕炎爵身后的皇冕!

    “皇冕,你不用出手。”炎爵看着斯达,冷冷一笑,头也不回地对皇冕说道。“什么?”“他的目标是龙晓会,所以有我在就够了,你出手可能会坏事。喂,斯达,去你的空间,我陪你单独喝杯茶。”炎爵冷冷一笑说道。斯达一听,顿时喜从心中生,他的眼睛也在此刻缓缓睁大了:“这可是你自找的!”“等一下!”皇冕还来不及阻止,斯达猛然伸出手指,一枚空间戒指瞬间释放出耀眼的黑色光芒,直接把炎爵吸了进去,斯达也在此刻消失在了空间中。“炎爵!”皇冕对着空荡荡的宫殿,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

    炎爵深呼了一口气,扭了扭脖子,看了看周围黑漆漆的山脉,露出了不屑的微笑:“这不和泣魔窟差不多吗?”如今,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望无垠的黑色山脉地带,所有山脉都连在一起,无穷无尽,这些山脉每隔一段,就有一座山峰如同一根锋利的尖刺扭曲着直插云霄。周围的石头,全部是枯燥干裂的黑色岩石,没有一点光泽。天空中,乌云滚滚,紫电翻腾,响雷轰鸣。山脉里,寒风哭号,凛冽刺骨。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金属生锈和血腥混杂在一起的冰冷阴寒的气息,令人闻了不觉脊骨发凉。

    “泣魔窟原本是我的故乡,却被二代强行征用为罪神流放之地,我们七千兆梦魔为此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我要获得力量,然后回到我的故乡!为此,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会去做!”斯达一步步走向炎爵,其身上黑色的霸魂汹涌翻腾,天上的乌云居然随着斯达的走动,缓缓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缝隙,那感觉如同天空被劈开了一道口子,震撼人心。

    可是炎爵却一脸淡漠地看着他,随后冷冷一笑:“就凭你?从你在大牢里的时候就一直嘟哝要回去,可你五万年不也就收集了两块帝阍唤神玉而已吗?按你这进度,就是再过几亿年,也别想征服泣魔窟!”“不,会很快的,杀掉你,就是新征程的开始!”斯达大笑着,身体一躬,化为一道黑光,朝炎爵暴冲而去,黑光所过之处,天崩地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