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大战黑魔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6本章字数:4997字

    黑光所过之处,大地崩裂,天空坍塌,狂风怒号,飞沙走石,将大地之上的碎石全部狠狠地抛向天空。那声势是如此的骇人,普通人看到这场景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了。

    “炎爵!”黑光之中,斯达那沙哑而又疯狂的声音穿透空间直刺耳膜,令人听了头皮发麻。炎爵面不改色,将双手插在裤兜内,在黑魔离自己只剩一米时,其身体一颤,化为风雷,瞬间逃离开去。白色的风暴夹杂着红色的雷电直冲天际,随后化为炎爵之身。炎爵在空中猛然一转,双手握拳,眼睛中银光爆涌,朝着地上的黑光狠狠砸去:“修罗怒!”毁灭一切的透明能量罩瞬间扩张,周围的山峰碰触到能量罩的一刹那便一座座被削为平地。“哼!”黑光中传来一声冷哼,那黑光不躲不闪,反而暴冲向修罗怒形成的能量罩,随后黑光中的斯达显现身形,右手狠狠地抓向修罗怒。黑色的能量从斯达的右手中涌出,狠狠地与修罗怒的能量罩对撞在一起,刹那间黑光四溅,可怕的对撞能量居然让周围的空间都扭曲变形了。

    “泯天黑帝手!”斯达一声怒吼,那些四溅的黑光居然开始扩散凝聚,最后竟然形成一只宽度都有数千米的黑色巨手,黑色巨手上布满了白色复杂的古奥花纹,看起来都令人心惊胆寒。巨手包拖着修罗怒,向上顶去,周围的空气在如此可怕的力量对撞下摩擦出炽热的火焰,将天空染得通红。“给我消失!”斯达又一声怒吼,右手猛然攥紧,那只巨手也握着修罗怒慢慢捏紧,最后居然活生生将修罗怒形成的毁灭能量罩捏碎而去!

    斯达做完这一切,还没有将右手撤回来,炎爵居然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鬼连刀!”斯达这时候才发现刚才炎爵化为风雷逃跑的时候,在旁边的大地上插了一把鳕子鱼蛇!“剖天!”炎爵眼睛中杀意爆涌,手握鳕子鱼蛇直接对着斯达的腰横劈过来,周围的空间在炎爵如此暴戾的刀气下直接撕裂出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即便这一刀已经把空间给劈开,可是却并没有将斯达劈成两半。斯达的皮肤被一层类似龙鳞的鳞片包裹着,那鳞片闪烁着妖异的黑色光芒,碰触到这撕裂空间的刀气不但光泽没有黯淡,反而越发显得明亮!“哈!”斯达大笑一声,用身体顶着横劈而来的刀气,往前猛然跨了一步,居然直接将剖天横劈而来的刀气从中间折成两半!

    “我现在可是有与百惊天同级别的防御力,你能拿我怎么样?”斯达放肆地大笑道。“酒散红!”炎爵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将展开的手掌猛然握紧了。“什……”斯达这才发觉不知何时,周围已经被红色的雾气包裹,而他也在不知不觉中吸收了大量的这种雾气!“爆!”在炎爵一声低喝下,斯达的体内释放出耀眼的红光,随后斯达与周围的山脉一起被爆炸包裹了进去。周围的山峰在可怕的高温下直接融化成了赤红色的岩浆!其实炎爵刚一来到斯达的空间,就布置了高浓度的酒散红,然后控制空气将酒散红形成的雾气隐去了。

    “既然外面不行,那就从里面进攻。”炎爵一脸平淡地说道。“别太嚣张了!”地上的斯达由于遭到炎爵的暗算,吃了不小的亏,顿时怒不可遏,大吼一声,方圆几十里的山脉瞬间被扫平,随后一根根晶莹剔透的黑色寒冰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直接刺向天空中的炎爵。“帝慑!”斯达霸魂外放,直接在天空中形成可怕的威压,从天而降向炎爵压来。如今炎爵受到两面夹击,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炎爵不屑地撇撇嘴,手掌一翻,直接把一个装着绿色液体的玻璃瓶向地上的冰刺抛去,然后打了个响指,刹那间,玻璃瓶爆碎,与此同时冥皇心炎轰然爆炸,转眼间就覆盖了大地。“神威!”炎爵眼睛中银光一闪,一道能量屏障直接向上抬起,顶住了帝慑。

    本来我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可炎爵周身突然展开了无数小型圆形光阵,与此同时黑水晶般的寒冰刺从光阵里钻了出来,狠狠刺向炎爵。炎爵眼睛猛然一瞪,刚想躲开,可他突然发现自己的五感错乱,一时间分不清东南西北,身体也不受控制,结果直接被寒冰刺刺成了马蜂窝。“我的幻术还不错吧?魂奴!”斯达一笑,向炎爵伸出手来,本来想奴役炎爵的魂魄,可天空中的炎爵突然化为了一阵微风飘散开来。“分身!”斯达这才发现自己被骗了。下一刻,斯达脚下的地面突然开裂,从裂缝中奇光闪现,一道邪光斩劈开大地直接冲向斯达,将他带到了天空中。“区区邪光斩也想伤到我,自不量力!”斯达双手按着邪光斩,可是邪光斩上的冲击力还是将斯达不停带到空中。“鬼登楼!魔外象!罗煞门!”一道红光闪过,炎爵踩着由一把把刀剑搭建的长梯,直接飞到斯达头顶,炎爵每踏一步阶梯,其力量就猛然飙升一个等级,等到踏完最后一步阶梯,炎爵的力量直接达到了最顶峰,下一刻,其身体陡然化为一位身高都达到三四百米的银色巨人。银色巨人身材威猛魁梧,露出结实而又发达的肌肉,其面目威严而又狰狞,一双银色的眼睛如同融化的水银寒光四射。巨人通体发出银色的光芒,将手上的两把和鳕子鱼蛇差不多的太刀高高举过头顶,然后朝着斯达怒劈而下。两把太刀砍下的刹那,在刀刃的正前方陡然形成一扇银色的如同恶鬼张开血盆大口的鬼门,鬼门中发出凄惨的吼叫声,朝着斯达铺盖而下!鬼门所过之处,空间寸寸崩裂。

    斯达终于也感受到了其上面散发出的可怕气息,眼神一厉,反手打碎了邪光斩的刀气,随后将右手向天空一展:“黑魔泯天盾!”一阵金属蜂鸣声响过,一面闪烁着黑色金属光泽的巨型盾牌就出现在了天空中。这面盾牌,通体漆黑,外形如同外星飞船呈现出圆盘形状,盾面之上雕刻着古奥而又复杂的图腾,花纹之上散发出的黑气令人心惊胆寒。鬼门撞击在这巨型的盾牌上,一瞬间白光黑光四溅,将天地染成了一半黑色,一半白色。“罗刹门不可能抵得过我的泯天盾!”斯达大笑一声,盾牌上的黑光更盛,其上的泯灭之力将周围的空间都渐渐化为虚无。可就在斯达正以为稳操胜券之时,只见一道白光在泯天盾上一闪而过,紧接着就是咔嚓一声脆响,泯天盾居然在斯达目瞪口呆的表情中轰然裂成了两半。“这怎么可能!”

    “给我滚到地面去!”银色巨人发出震耳欲聋的呐喊,与此同时罗刹门狠狠地砸在了斯达身上,猛推着他砸向地面。斯达如同陨石坠落,周身与空气摩擦出熊熊烈火,狠狠砸进地面。一瞬间,大地以斯达为中心向四周轰然塌陷,一座座山峰在巨大的冲击波下分崩离析,大地如同迎来了九级地震拼命颤抖,岩浆也在此刻从大地的裂缝中喷薄而出,涌向天穹。那场面是如此惨烈,如同人间炼狱!

    在如此可怕的毁灭力下,斯达肉体防御力终于达到了极限,其身上的鳞片全部震碎,刹那间鲜血四溅。斯达咬着牙,恶狠狠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银色巨人,怒发冲冠:“为什么,你能毁掉我的泯天盾?”银色巨人看着斯达,沉默不语。可我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实刚才炎爵并没有用罗刹门与泯天盾硬撞,因为他明白这样顶多只会两败俱伤。在看到泯天盾展开的一刹那,炎爵眼睛中银光爆涌,鬼神之瞳的力量瞬间开放,使其瞬间分析了泯天盾的形成原理,也看到了泯天盾最薄弱的地方,随后炎爵对着泯天盾最薄弱之处同时使出了解魔和地居天合,泯天盾自然在两招的冲击下分崩离析。因此,炎爵才能用全盛状态下的罗刹门将斯达镇压。

    “焚煌裂天斩!”银色巨人没有回答斯达,而是把两把大太刀交叉压住斯达的胸口,猛然一划,一道有十几种火焰组成的十字刀气直接砍在了斯达身上。“天地坍缩!”银色巨人看到马上就要扩散开来的刀气,双手猛然拍在一起,周围的天地迅速合拢,最后居然把焚煌裂天斩所有的能量都聚集在了斯达身上!一瞬间,斯达完全承受了焚煌裂天斩和天地坍缩的所有攻击!整片空间,被十几种火焰光芒燃烧得五彩斑斓,大地之上也被割裂开一道令人脊骨发凉的十字空间裂缝!在空间裂缝的边沿,十几种火焰还在熊熊燃烧着,不断扩大空间裂缝的面积。银色巨人看着惨不忍睹的大地,身体缓缓消散,露出里面的炎爵。

    “炎爵!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撕心裂肺的怒吼声中,一双沾满鲜血的黑手从土地里钻了出来,随后浑身鲜血淋漓的黑魔斯达震碎十字空间裂缝的中央,从中爬了出来。如今,在黑魔斯达的胸口位置,十字形态的伤口正不断流出血来。“给我滚回泣魔窟吧!”斯达对着炎爵一招手,炎爵脚下猛然展开了一个空间洞,想要将炎爵吞噬进去。就在此刻,炎爵脖子上围着的白色围巾陡然散发出耀眼的白光,炎爵脚下的空间洞也在此刻爆碎成了漫天星辰。“什……”“我吃过亏的招数,从来不会中第二遍。”炎爵冷冷地看着斯达。多亏了莲玉雪送给我的围巾,才使我们不会被空间转移到别处。“我看,你也就这点本事了。”“哼,故弄玄虚!你以为我不知道刚才就那一小会,你基本上把最强的招数都使出来了吗?我告诉你,我现在可连热身都算不上呢!”斯达大笑一声,猛然释放出自己的霸魂,整个天地都在其黑色的霸魂之下开始颤抖起来。“等我恢复以后,你……”斯达开启自己的治愈能力,本想迅速痊愈,可他突然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伤口居然无法愈合!“斯达,你不会以为我会给你治愈的机会吧!我的焚煌裂天斩里,可是凝聚了十几种火焰,这些火焰已经进入你的身体,渗入到了你的细胞当中,凭现在的你根本没有办法治好现在的伤!你本来可以用传送阵逃走的,可是你太大意了,大意到居然敢用自己的躯体硬生生接我这一招。”炎爵微眯着眼睛,眼神冰冷。

    “好,很好!不愧是炎爵,纵使现在弱得可怜还是那么张狂!我就让你看看我们之间实力到底有多大的差别!待我开启血灵纹,就是你灰飞烟灭之时!”斯达脸上的怪笑变得愈发狰狞,其额头上一道复杂到令人心惊胆寒的黑色血灵纹正渐渐浮现,一股比现在的斯达要强大几千倍,甚至几万倍的力量正在酝酿。

    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干涩,天空中的乌云雷电全部消失,变成了一望无际的纯黑色,空间裂缝渐渐愈合,大地开始恢复原貌,散发出阴森冰冷的黑色光芒。似有似无的吟诵声,在空间里悠扬回荡,令人听了感到五脏六腑都在震荡。“炎爵,不妙啊,我们现在已经使出全力了,要是斯达开启血灵纹,我们一定会被瞬杀的!”我着急地看着天地异象,大喊道。如今的炎爵,虽然本体回来了,可是力量还远远不够,现在的炎爵基本上已经处于全力以赴的状态,要是斯达再变强,炎爵就真的毫无招架之力了。然而,炎爵一脸平淡地看着血灵纹渐渐成型的斯达,不说一句话。

    “哈哈,炎爵,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了吗?你应该已经明白实力的差距了吧,现在我仅仅需要一个手指……”斯达狂笑着,刚伸出一个手指,可突然,他的身体猛然一颤,随后在其一脸恐惧的神情中,那黑色复杂的血灵纹突然燃烧起幽红色大火,在大火中,血灵纹居然在渐渐消失!“不不不,这不可能,快住手!”斯达凄惨地嘶吼着,拼命拍打自己的额头,想把那火焰扑灭,可那火焰好像无形无迹,根本触碰不到,斯达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灵纹被那妖艳血腥的幽红色火焰燃烧殆尽,与此同时,斯达的力量也在一瞬间跌落至谷底。

    “炎爵,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斯达双眼布满血丝,怒吼道。炎爵没有说话,手指猛地向上一挑,顿时一道镇压光阵就出现在了斯达脚下,将他狠狠压爬在了地上。“我这个人是有仇必报的,你对我做过什么,我就对你做什么。你毁我血灵纹,我就毁你血灵纹。”炎爵的眼神残酷而又冰冷,他手里提着鳕子鱼蛇,一步步走向斯达。炎爵走到斯达身前,猛然把鳕子鱼蛇插在地上,下一刻,五把锋利的刀刃直接破土而出,狠狠地刺穿了斯达的四肢和胸口。那刀刃上布满了复杂的灵纹符号,再次给斯达施加了一道封印。“你,你怎么做到的?”斯达一脸惊恐地看着炎爵,感觉就像看一个怪物。“幽焚毁灵炎,能够将血灵纹焚烧殆尽的火焰。我接近炎帝帝祖,就是为了得到这个禁忌中的火焰,只要有了这个火焰,无论敌人多么强大,只要毁掉他的血灵纹就可以了。”炎爵一伸手,一团比鲜血还深红、诡异的幽红色火焰就出现在了他的掌心。“这个世界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火焰!”斯达眼睛颤抖着,看着那团红得诡异的火焰,心中既有畏惧,又有说不尽的贪婪。“这种火焰使用,一定有什么条件或者代价吧?”斯达眼神中放射出前所未有的狡黠光芒。“斯达啊,斯达啊,都死到临头了还在打歪主意,也真是有你的。”炎爵冷冷地一笑,一把将自己手中的火焰捏碎。“你不也是吗?故意在这里和我说话拖延时间,你又在打什么歪主意呢?”斯达并没有惊讶,而是一脸狡诈地盯着炎爵。

    炎爵微笑着看着斯达,随后缓缓向后退去:“为了将你完全杀死,我不蓄力弄个大招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炎爵刚一说完,天空之上突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斯达艰难地望向天空,随后他的眼睛由于惊恐渐渐瞪大了。

    如今的天空,被五颜六色的火海覆盖,火海熊熊燃烧,发出震天动地的轰鸣声,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火海中翻腾咆哮。下一刻,无数把巨大犹如山峰一般的刀刃从火海中轰然钻出,携带着滔天巨炎朝大地坠落而下。

    “天火孕刀世——悲尘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