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八章 讨价还价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26本章字数:4969字

    大门打开的一刹那,夹杂着灰尘的阴风就扑面而来,那风中有一股千年尘土所散发出的古老、阴冷的气息,令人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

    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条长得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走廊,这条走廊阴寒潮湿,寒风瑟瑟,每隔几步,就有一盏挂在墙壁的蜡烛燃烧着暗淡的烛光,照亮眼前的道路。走廊两边,雕刻着精美古老的浮雕壁画,如同敦煌莫高窟的飞天壁画,充满神话色彩。可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这里面所画的所有仙女、战神、金刚、罗汉等,全部是残缺不全的,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缺眼睛少耳朵,他们脸上挂着扭曲的,阴森的微笑,如疯如癫,似傻似狂,令人看了不寒而栗。这条走廊,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处壁洞,壁洞里摆放着如罗马雕塑一般栩栩如生的人体塑像,这些雕塑全部赤身裸体,身上肌肉线条分明,姿势造型妖异却充满力量,在烛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古铜色金属光芒,可令人感到诡异的是这些雕像要么如同连体人,共用一个身体却长着两三个头,四六条胳臂,四六条腿;有的脸上长着好多眼睛、嘴巴、耳朵、鼻子,杂乱地堆砌在一起;有的手掌脚掌上密密麻麻长着远超过五根的手指、脚趾;有的扯开自己的肚皮,露出里面的多个心肝脾胃肾……虽然这些雕像拥有比常人多得多的组织器官,可他们却绷着脸,脸上的表情狰狞、严肃、痛苦,令人看了不觉脊骨发凉。

    “这里是墓穴吗,这么阴冷!”炎爵皱着眉头,打了个响指,墙壁上挂着的蜡烛陡然燃烧起了明亮的火焰,让这条阴寒的走廊多了一份温暖。“这里的确是墓穴,人生的墓穴。”笑宇面带着温暖却又冰冷的微笑,淡淡地说了句,就走进了这条走廊。我们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走在这条走廊里,脚踏在石板路面上,发出沉闷悠扬的脚步声,更增添了一份孤寂凄凉。那些壁画、雕塑仿佛有生命一般,居然随着我们的移动,缓缓转过头来看我们,他们的眼睛空洞而又无神,看得我头皮发麻,脊骨发凉。

    “真想一把火烧了这里,真叫人恶心。”炎爵眼神冰冷,这里也让他感到很不舒服,“还是让我来吧!”阿摩嘉熙缓缓伸出手,黑色的能量就在他手上升腾而起。“你们还是克制一下吧,我知道,越是像你们这样的强者,对这里越是反感,这条走廊就是一杆秤为你们这些强者创造的艺术品,我还专门问了一下一杆秤,他说这条走廊是有名字的,叫做‘代价’!”笑宇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更加温暖,更加冰冷。炎爵和阿摩嘉熙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有再说话,跟着笑宇继续向前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我们终于到了走廊的尽头,那是一个巨大的黑暗储藏室,储藏室里悬浮着造型各异的天秤,天秤的两端摆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天秤左右两端摇摆着,永远无法平衡。储藏室的最尽头,摆放着一张巨大的古木方桌,方桌的另一边坐着一位蜷缩着身体的男子。

    这个男子,一身深棕色皮肤,身材矮小,骨瘦如柴,一幅弱不禁风的样子。他有一头古金色的头发,刘海长得遮蔽了眼睛,只能看到鼻子的一小部分和苍白得毫无血色的嘴唇。他弓着腰,伸出皮包骨头的胳膊,不停摆弄着古木方桌上的天秤,试图让天秤平衡,可是不管他在两边如何加东西减东西,却永远无法让它平衡。

    “一杆秤,我来看你了!”笑宇笑嘻嘻地对那个男子说道,然而那个男子却好像根本没听到,继续捣鼓他的天秤。“一杆秤!”笑宇提高了嗓门又喊了一次。“嘘!”突然,一杆秤把手指放在嘴唇边,让笑宇不要说话,“你们的呼吸会打扰到平衡的。”笑宇愣了一下,脸上依旧充满微笑,转过身去,对炎爵和阿摩嘉熙说道:“你们还是把这里毁了吧!”炎爵和阿摩嘉熙听了,都冷笑了一下,两股可怕的霸魂顿时升腾而起,把周围的天秤震得摇摆不定。

    “你们毁了这里,可是什么都得不到了哦!”一杆秤根本没有看我们,自顾自地说道,手上依然摆弄着天秤。“哦?你知道我们来这里的原因?”炎爵眉毛一挑问道。“不知道,不过来我这里的人,都是想得到什么。我说的对吗?”一杆秤说到这里,才缓缓抬起了头,当他看到我,突然愣了一下。“原来主人格也来了,那你们快坐吧。”一杆秤手一挥,几把造型仿佛天秤的板凳就漂浮了过来。阿摩嘉熙看到一杆秤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表情微微有些不自在。

    “说吧,你们找我有什么事?”一杆秤平淡地问道。“我们想找你帮忙,用炎爵以后或现在学会的招数交换万象泯灭。”笑宇平静地说道。这一句话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笑宇到底在说什么?我看了看炎爵和阿摩嘉熙,发现他们好像都听明白了。“对我有什么好处?”一杆秤声音没有丝毫起伏,根本听不出情感变化。笑宇听到这里,脸上是一幅该来的还是会来的无奈表情:“如果你不帮忙,我们都要死。”“你这话是想威胁我还是说服我?你们来到这里,不就是因为不想死吗?你们不给我好处,我为什么帮你们?我是个生意人,可不会白帮忙。”一杆秤依然不动声色。“你这家伙不能趁火打劫啊!”笑宇还是一脸微笑,“能捞一笔是一笔,等价交换,零和博弈已经是我的底线了,我希望大家能够双赢,你们能活命,我也能得到好处。”一杆秤平静地说道。“好吧好吧,别废话了,你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炎爵不耐烦地问,“我要主人格的身体。”一杆秤此时脸上才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一杆秤此话刚一说完,笑宇的眼睛陡然瞪大了,也就在此刻,我的灵魂深处也猛烈震动起来,我的所有人格都在此刻暴怒了。“欲理,这个玩笑,可不好笑。”笑宇此时此刻,终于不再说一杆秤这个外号了,原来一杆秤的真名叫欲理。“大家冷静一下,我说的是借用,一年就够了。”一杆秤看到情况不对,赶紧改口道。“一年?”笑宇脸上的微笑变得杀气腾腾,“你难道忘了我们的规矩了吗?只有主人格的情绪和我们相匹配时,我们才能……你这家伙虽然是我们当中最有理性的,可也是我们中欲望最强烈的,你好大的胆子!”“喂喂喂,你们现在找我来可是让我救你们性命的,用一年换你们的性命,应该不亏吧?”一杆秤摊了摊手说道。“你别忘了,救主人格的性命,也是救你自己的性命,你就是抓住了我们不想死的心理,才在这里坐地起价,我就不相信你不怕死。纵使主人格答应你,你认为其他人格会放过你吗?他们受得了这气吗?我想你还来不及控制主人格的身体,就会被其他人格肃清了吧!”“可你要明白,让我白干我也肯定是不同意的,那样我宁可和你们去死,而且我也肯定你们不想死,所以我也不会放弃争取自己的利益。”一杆秤脸上挂着冷笑说道。“这样吧,你换个其他的要求怎么样?”炎爵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翘着二郎腿说道。“对现在的我来说,这是我最想要的,其他的一切我都不放在眼里,这样吧,半年总行了吧?”一杆秤说道。笑宇摇了摇头,对炎爵说道:“抱歉,我帮不了你了,你还是堕化吧!”炎爵耸了耸肩,平淡地笑了笑:“我本来就没指望别人。”“唉,可惜喽,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我凭自己本事也能出去,就是要耗费点时间罢了。”阿摩嘉熙也笑了笑。“等等等等,一个月,一个月总行了吧?这已经是底线了!”一杆秤看到买卖要吹,赶紧伸出一根手指说道。炎爵和笑宇冷笑了一下,站起身来转身就走。“唉,你们先别走啊,身体是主人格的,你们好歹听听主人格的意见啊,你说呢,龙晓会?”一杆秤将头转向了一脸呆滞的我。“啊,我……”其实我心里是很不想让炎爵堕化的,如果借用我身体一个月能救大家的话我是可以接受的。“主人格,你不用回答,这家伙就是个坑蒙拐骗的主,咱们走!”笑宇拉着我,根本不让我说话。“一个星期,就一个星期!再不行你们就走吧!”一杆秤好像顿时没了脾气,瘫倒在了椅子上。“咱们就答应他吧。”看到炎爵和笑宇还想走,我赶紧拉住了他们,怕他们真走了。笑宇和炎爵停下脚步,笑宇先微微叹了口气,转过头来笑着对我说:“主人格,你急什么,本来还可以再讨价还价一番的,你这一说,他岂不是死活都不会改价了吗?好吧好吧,就这样吧,诸位都没有什么意见了吧?”笑宇说到最后,突然仰天大喊了一声。笑宇的声音在灵魂深处悠悠回荡,整个灵魂深仅仅传来了几声冷哼,就再没有别的动静了。“好吧,成交!”笑宇笑了笑,对一杆秤说道。一杆秤听了,脸上也出现了莫名的微笑。“但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什么时间可以控制龙晓会的身体决定权在我们这里,你不能擅自代替龙晓会,听明白了吗?”炎爵微眯着眼睛盯着一杆秤,“……好吧,只要你们能遵守诺言。”一杆秤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龙晓会,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别说一个星期,就是能夺取你的身体一天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可能对你来说这都没什么,可对我们其他人格来说让欲理如此放肆也真是奇耻大辱了。”笑宇微笑地看着我,一本正经地说道。“毕竟如果让他们在世界上存活哪怕一天,都可能给世界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啊!”阿摩嘉熙也呵呵一笑补充道。“不好意思,我没沉住气。”我很愧疚地低下头。“主人格,你也不用难过,这就是交易谈判,谁能争取多大利益,全看自己的本事和手里的砝码。谁都有吃亏的时候,等逐渐掌握了谈判技巧,学会了讨价还价,就能占到便宜了。”一杆秤心平气和地教育我。“呵,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安慰人了?”笑宇装出一副大吃一惊的模样,“安慰人?我只是嫌主人格太傻了,实在是看不下去,所以点拨两句,要不以后他被卖了还在为别人数钱呢!”一杆秤撇撇嘴。

    “好了,赶紧办正事吧!”炎爵早就不耐烦了。“那行,黑帝,你准备一下万象泯灭,炎爵,你准备一个和万象泯灭差不多厉害的招数,我要进行等价交换。”一杆秤终于认真起来。“抱歉,我怕现在没有能和万象泯灭相媲美的招数,我的力量基本上都处在封印状态,只能使出龙晓会现在会的招数,和用龙晓会的力量能施展的招数。”炎爵如实回答。“那笑宇,你就让我看一下炎爵未来会的招数,我从未来挑选吧!”一杆秤不慌不忙地说道。笑宇点了点头,就把双手分别放在了炎爵和一杆秤的肩膀上,顿时橘红色的光芒就把两人笼罩了。一杆秤沉默了片刻,说道:“炎爵,你的万火归烬我拿走了。”“什么,你等等,那可是我的成名技啊,是我最擅长的招数,你说拿走就拿走了?”炎爵大吃一惊。“我看了半天,也就这个招数最合适了,弱一点的根本无法正常交换,再强一点的就有点亏了。”一杆秤也如实说道。“你的意思是炎爵还有比我万象泯灭更强的招数?”阿摩嘉熙听到这里,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了,“哎呀,那都是未来以后的事情了,你急什么?”笑宇笑着说道。“给句痛快话,到底换还是不换,还有就是提醒一句,你即使换了万象泯灭,如果现在使用,也只能使用一次,以后也不可能再使用了,你自己决定吧!”一杆秤干脆地说道。炎爵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用自己顺手的必杀技换只能使用一次的万象泯灭,让谁都会感到肉痛,可最后,炎爵还是一咬牙:“少废话,趁我还没有改主意,赶紧换!”

    一杆秤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会心的微笑,随后他猛然伸出双臂,然后向上一抬,顿时一杆巨大的黄金天秤直接拔地而起。“你们两个,站在托盘上吧!”一杆秤指挥道。炎爵和阿摩嘉熙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同时一跃而起,飞落到了天秤的托盘之上,缓缓闭上了眼睛。“笑宇,时刻联系着未来,不要中断了,否则没有办法进行正常交换。”一杆秤又对笑宇说道。“你放心吧。”笑宇的手上橘红色光芒闪烁,一条光带连接着炎爵。

    “三密加持•万世换——众轮回转!”一杆秤猛然手结印契,口诵真言,心观神佛,黄金天秤也随即产生共鸣,圣光万丈,梵音回荡,一座万彩虹桥连接炎爵和阿摩嘉熙在天空中高高悬挂。奇观足足持续了五分钟才渐渐消散,等虹桥消散的一刹那,炎爵和阿摩嘉熙陡然睁开了眼睛,在炎爵赤红色的眼睛中黑光闪耀,在阿摩嘉熙的眼睛中万火奔腾,也就在此刻,黄金天秤陡然爆碎成金粉随风飘散了。

    “大功告成了!”一杆秤呵呵一笑,拍拍手说道。“这就是万象泯灭的奥义吗?阿摩嘉熙,我对你可真是肃然起敬了!”炎爵深呼一口气,由衷地说道。“我也很佩服你,万火归烬可是我见过的最华丽实用的招数了,你有如此奇招,为什么不用来抵抗黑魔斯达的万象泯灭呢?”阿摩嘉熙疑惑地问道。“虽然我的万火归烬和你的万象泯灭效果差不多,可我的招数消耗的力量超不多是你的十倍还要多,现在我的身体根本吃不消,万象泯灭运用方式更加简洁精密细致,所以还是用你的万象泯灭更靠谱。”阿摩嘉熙听到炎爵夸奖自己的招数,自然非常高兴。

    “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吧,虽然现在你们互相失去了自己的成名技,可是只要多加训练,还是能找回自己的招数,今后就看你们的造化了。那么,祝你们好运了,还有就是,记住你们的承诺!”一杆秤说完,一股奇异的力量就直接将我们送出了他的心室。

    “既然万事俱备,就让我们再会会黑魔斯达吧!”炎爵冷笑着,眼睛中黑芒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