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反恐利剑之开启爱神之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6:12本章字数:4047字

    这里不不是家,但却比家更有安全感,疲惫的身心在进入营区大门的那一刻,顿时舒然起来。也许,人都追逐一种安全感吧,部队营区,应该算是安全的堡垒了。

    通信员乐颠颠地冲进我的办公室,调皮的冲我开玩笑,要我请他吃饭。一般说来,通信员是不敢和干部这样开玩笑的,除非他有什么喜事要通知,而且不会激怒干部,我自然是很快应承了的,吃不了几个钱,况且,他也只是说说。

    他把一大沓信件递了过来,看这我有些迷惑,他却高兴的揶揄着,还欢呼着跑到楼道里喊:“排长有对象咯,我们有嫂子咯!”,一时间,呆在班里的战友们都涌到了我房门前,没有办法我只好赶他们回去。

    一看信封,我就想到是她了,每一封信都充满了女性化地特色,那些漂亮的装饰和各种颜色的信封,显示了她的性格。

    每一封信都有编号,一共二十六封,我有些惊讶和激动,小心翼翼地拆开了第一封,打开信纸,芳香扑鼻而来,那些略显斟酌后的问候和漂亮的字体,应该说是具有女孩特色的字体,像是会跳舞似的,让人心情愉悦。

    能看得出她写信的心情,似乎也能被她感染,尤其是那些精心使用的各色荧光笔,还有俏皮可爱的表情符号,好像她就坐在你面前和你说话,不由得你不高兴起来。

    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女孩写给我的信,我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读这些信,反正休整五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睡觉,去处理自己的私事。

    她的信从开始的谨慎措辞,到最后一封信的直接表白,无外乎都在描摹她自己的内心。她是用心的,她的思念我也知道,也能感受到,只是自己有些不知所措,不懂该如何处理。

    整整三天,我都在思索如何给她回信,如果让我写二十六封信,恐怕是做不到的,何况我也写不了那么好,不像她会写小故事,小的诗,或者笑话,我没有那么多内容来写。

    自从回家和执行任务以来,我还真没有怎么想到过她,心里的感受也不是很多,我肯定写不出什么思念啊,I love you之类的话的。

    思前想后,给她打了个电话,她显得有些诧异,又或者是害羞吧,不怎么说话,这是我第一次给她打电话。她问我为什么不回信,我只能编个理由说到下面得工地干活了,那里很偏远,回到公司才收到,乱七八糟的聊了些,总感觉好像没有信里说的那么自由和坦白。

    我想我是喜欢她的,要么为何一遍又一遍的看那些信,看她信里寄来的照片,这似乎成了每日必修课。我喜欢她来信的日子,几乎都是每日一封的速度,如果哪天没有收到,就觉得少了什么似的,让人不安。

    从她的信里,我知道他们部队的情况,知道了她的好姐妹都有谁,都是什么性格,知道她一天都干了什么,或者偶尔的会提及那些追求她的人们。

    我也给她写信,但开训后,就没有了时间,每天都很累,不想写,一动笔就困。她倒也理解我,不说什么,只要一个周给她写一封信就很满足。在信里她总说我不像是个包工头,说我受过教育,女孩的直觉,有些时候是对的,心里惴惴不安起来,估计有一天,这个谎言会被揭穿。

    这段时间,我们参与处置了几起小规模的群体事件,一次是某钢铁公司的下岗工人闹事,搞些卧轨自杀等极端方式。另外的是法轮功在省政府广场前静坐绝食,出租车司机集体罢工堵塞交通等,参与这些任务,我都秉持一个理念,礼貌执法。毕竟他们都是普通百姓,都是自己的父母,何况像那些练法轮功的老人家们,你只能请他离开,而不能动手,否则是会死人的。

    说起法轮功,不由得让人倒吸一口凉气。如此庞大而复杂的组织,如此严密的管理,我们闻所未闻。幸亏发现还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只是奇怪那些大学的教授们,政府的官员们为何也会参与其中,按照他们的学识水平和对事物认知的能力,这么荒谬的宗教是不可能被他们信仰的。也许,现实的世界已经让他们无所适从,科学的真理似乎也一文不值。

    一个周末的下午,我照惯例给青青打电话,她说要休假一个月,想过来看我。我的第一反应是拒绝,因为害怕露陷。她说不管我同不同意,她都要来。

    我的心里在打鼓,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已经开始喜欢上她了,虽然没有面对面的交流,但通过信件,电话的方式,我们已经了解了彼此,嘴上说拒绝,心里还是期盼她的到来。

    我知道她是个说一不二的女孩,说来就真的会来,我开始期盼她的到来,却又害怕她来,真是矛盾极了。前思后想,还是实话实说吧,如果她生气不理我了,那就算了。自认为她是个通情达理的姑娘,应该会没有问题的。

    五天后,她来电话了,让我去火车站接她。那是一个训练日,我忐忑不安的找大队长请假,却找不到理由。大队长看着我的窘迫和羞愧,早已揣测到了请假的原因。他哈哈大笑着,告诉我好好陪人家,训练的事儿不用操心,但是得带她回来给他和嫂子看看,要请她吃饭。

    我拿到了黄金令牌,自然高兴之极。直奔火车站,由于走得匆忙和高兴过头,连作训服都没有换。到了火车站的肯德基餐厅,一眼就看到了青青坐在临窗的位置上,正看广场上的人呢,估计是在找我到了没有。

    由于穿着军装,我估计不在她搜索之列。当我走到她面前时,她看都不看一眼,还是看着窗外。直到我问这里有人吗,她才回过头来。

    她一脸的诧异,我只好尴尬的笑着。她起来就往我胸口擂了两拳,说我讨厌。要打就让她打吧,我很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不过,她也没有大发雷霆,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我看,上上下下的大量,末了,冒出一句:“你还有什么骗我的?你哪里是真的?”。

    我指了指心的位置,她芫尔一笑,乐了。

    我带她回到部队的招待所,安顿好住的地方。和她聊了起来,也许是有信件和电话的铺垫吧,一点也没有觉得拘束或者生分。只是,这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心跳得厉害。

    我们显得都很兴奋,我甚至都不敢看她的眼睛。她说要在这里呆到月底再回部队,我给她计划游玩的行程,但她似乎对旅游不感兴趣。她说只想每天看到我。但这是不行的,我们每天都要训练,我只能在中午和晚上过去陪陪她,或者周末陪她去玩。而我们训练的时候,她是不能在场的,这是部队的规定。

    她很不听话,是个刺头兵,和我前几年一样。她说让我不要管她,得,那就不管了,只要她高兴就行。

    大队长很在意她的到来,我到招待所不久,他就来呼我了,问我接到没有。我回了电话,他说晚上请我们吃饭。

    大队长一家安排了河边的一个酒店,那个阵势有点严肃,也许是因为酒店的高档吧,从来没有见过大队长请谁吃饭到这种地方来。嫂子拉着青青,不停的问长问短,大队长则一脸赞赏的表情偶尔看我,和我聊聊下一步训练的事儿。

    吃晚饭后,大队长说让青青住他在营区的家属楼,反正他不住营区,那个房里设施都全,空着也是空着,招待所条件有限,还是到家里住舒服。我也没有推辞,第二天就把青青带到了营区。

    大队长的房子就在训练场边上,虽然隔着一道围墙,但站在五楼的阳台上还是能看到我们训练的。青青每天都会站在那里,看我出来训练没有。我一到中午休息或是晚上,就过去陪她,聊天,看电视,晚上九点十分再回队里。这样的日子,真的是很幸福,第一次感觉到,有人这么在意你的存在和所作所为。

    青青觉着闲着没事儿,就开始给我做饭。我完全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干部家庭中长大的小公主,怎么学会做饭的。那是地道的南方菜,比起队里的饭菜好吃多了。她看着我每次都把盘子里的菜吃得干干净净的,就会很高兴。那种眼神和老妈一样,但又有点不一样。

    问她怎么学会做饭的,她说是个人爱好,不为什么。吃饭的时候,她会给我擦汗,给我擦嘴,那种纯纯的爱意,真的让人温暖。怪不得老妈说:女人通过男人征服世界。看样子是有道理的,那些帝王将相不也落入温柔乡吗?有些甚至是不爱江山爱美人,现在我是懂了。

    来了一周后,青青可能是熟悉了,会大胆的走到训练场边,看我指挥队员们训练,当然她很聪明,也穿上了军装,这让我们都眼前一亮。

    队友们总会打趣说,排长,这个女干部好漂亮啊,是不是新来的?其实,他们是知道的,在我们特警队有一个规矩,就是谁都没有秘密。由于任务的特殊性,要彼此充分信任才行。

    战友们也很会来事儿,谁出去公干什么的,都会带点水果回来给我,其实是给青青的,他们开玩笑说要巴结好未来的嫂子,不然今后没有饭吃,没有媳妇。确实的,在部队里,嫂子是一道特别的风景线,是一种别样的文化。她们像姐姐,又像妈妈一样,照顾着我们这些离家的孩子。

    和青青在一起,我经历了很多第一次,那些像蜜糖一样的日子,时至今日,还会不断涌现在脑海里。周末逛商场、逛公园,正课时间我就训练,青青在家里做饭,等着我回去吃饭。我好像步入了婚姻的情境中,对她的情感,也就更多了起来。

    离别,总是要到来的,我们都是军人,没有人会不服从纪律。她总说时间过得太快了,太快了,再慢一点就好了。在她要归队前一星期,她天天都跟到训练场上,傻傻的坐在训练场边的树荫下,看我训练。看着训练间歇要休息时,她飞快的跑回家,给我拿一瓶冰水。我除了感动,再没有什么了,有些时候看着她满头大汗,红扑扑的脸蛋,会有想流泪的冲动。

    我开始变得越来越感性和敏感,就如书上说的,我真的恋爱了。支队长和政委分别找我聊过天,问我和她的事儿,他们也都分别做东请我们吃饭。支队长说,这个女孩不错,又是部队系统的,要我好好把我机会,如果青青同意,他帮我操办婚礼。

    可这些,有点太快或者说是太早,我没有想过结婚,青青也没有想过,但或许会有那么一天的。

    在离别的站台上,我们相拥着哭泣,不知道为什么会哭,现在想来,那个样子肯定是难看极了。估计当年老妈送老爸上战场也是这样的场景。婚姻,其实也不远。

    离别的列车,徐徐的离站,随着列车奔跑的心情,犹如泪水一样狂放。彼此的名字,在火车和铁轨的卡擦声中,像一首歌,唱着难舍的情歌。永远记得,她把脸贴在车窗玻璃上的样子,泪水顺着玻璃往下留,硬生生的形成两道痕迹,那是爱的烙印吗?

    回到队里,看着她呆过地方,穿着她给我洗好的衣服,心里只有深深的思念。爱是一种孤独,爱是一种寂寞,爱是一种伤痛,我的世界里,似乎没有别的声音,只有她的存在。在茶不思、饭不香的日子里,我知道,我已爱上她。

    大队长和嫂子是非常满意的,不断怂恿我抓紧时间展开攻势,早点结婚。可这些美好的愿望,就在青青收假归队后,变得遥远起来。

    一纸命令,总部直接将我派到了中国反恐的第一前沿,开始融入了血雨腥风的反恐战场,我的生命,变得更加脆弱起来。而未来,也开始风雨飘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