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反恐利剑之实战收复K城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6:13本章字数:4430字

    初冬的x区,已经很冷了。我们裹着厚厚的皮大衣,坐在特战车里,前往集结地域。大家都蜷缩着,不愿意说话。有的战士索性打起了呼噜,还说着梦话。这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行军,虽说是摩托化开进,但也累人。

    鼹鼠幽幽地说:“排长,你不是来过这里吗,有什么好吃的?”。还没有等我回答,黑虎操着他浓烈的山东口音笑着说:“老鼠,你终于出洞啦?是不是饿坏了,出来找东西吃啊?这大雪天的,没有老鼠吃的大米咯!”

    喧闹开始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开涮,这车厢里,倒也生机勃发起来。看着窗外白雪薄薄的覆盖着戈壁和远处的群山,心里涌起了一种惆怅。开始想念青青了,似乎又看到她甜甜的微笑。

    自从归队后,睡觉前都会看看她写的信和日记,像是一种例行程序,不然,会睡不着觉。摸摸左胸前的口袋,我和她的合影就在里面,这是一种奇异的感觉,感觉她就在我怀里。

    接到任务后,曾经犹豫过,要不要参战。因为自己这恍恍惚惚的精神状态,害怕影响任务的完成。但大队长说,是男人,就得学会打掉自己的牙齿往肚子里咽。

    说的也没有错,牢记自己的使命,无论如何都是第一要求。想必,青青也是这样想的,不然,她不会在休假报告批下来后,还要求上高原为那里的基层官兵演出。

    想到她将和我并肩作战,心里翻腾起一股热血,恨不能马上就宰了那些杀害无辜百姓的E组织恐怖分子。

    这次任务,应该说非常艰巨,也是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次战斗。在和平时期,在祖国日益繁荣,蒸蒸日上的今天,恐怖分子竟然攻占了k县的县委县政府,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被严重损毁,目前只有9名武警战士和10多名公安干警还坚守在公安局看守所。无辜百姓和我公务人员死伤数目不详,据说E组织还把自己的旗帜插在了县政府楼顶。如此恶劣的武装叛乱,建国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次。

    据先期到达的部队情报反馈,恐怖分子大约四十六人,装备有自动步枪和手榴弹等武器,目前聚集在县委县政府,不肯投降。

    总部及公安部调集了五省区机动部队共5000余人,前往事发地域,除了当地部队已率先到达,其余部队都在途中。由于下雪导致的气候不利因素,各部队开进速度很慢。总部决定利用直升机先将特警部队投送到作战地域。

    我们在l城分批登上解放军某陆航团的直升机,前往k县城。K县是位于边境的一个小县城,其整个西线与邻国A国相接壤。县城也不大,充其量也就是内地的一个乡镇驻地。毕竟人口还不到二十五万,而且都是从事畜牧业,虽然土地面积很大,但人烟稀少。

    到达现场后发现,虽然恐怖分子攻占了县委县政府,损毁了执法机关,但由于县城较小,整个战毁状况不是很严重,人员伤亡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惨烈。但恐怖分子的恶劣行径也确实令人发指。

    在三个特警中队到达后,总部定下作战决心,用150名特警力量,摧毁该恐怖团伙,解救被其劫持的人质。我中队被定为担负主攻任务,要进入楼内搜索恐怖分子,并将其消灭,解救出人质,其余两个中队由东西两翼策应,还有近六百人机动部队的兵力封锁外围。

    大队长和我由于不放心前期部队的侦查结果,继续派出侦查组对恐怖分子所占据的县委大院作了仔细侦查。果然不出所料,恐怖分子在进入大院的围墙上,进门口等都铺设了爆炸装置,而且在院内四个楼上都安排了狙击手,占据了有利的作战位置,可谓是个铁桶阵。

    恐怖分子看到楼下有人活动时,哒哒哒,就是一阵扫射,还扔了好几个手榴弹,战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根据红外侦测情况,我们迅速将人员分组,细化每个战斗动作及每个人的战斗任务。为了做到集中优势兵力,总部将其它两个特警中队的人员混编补充到了我中队,以形成三人对一人局面。

    此次攻击发起后,只能前进,不能后退,这是总部的要求,也是人质生命安全的要求。恐怖分子显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他们将人质分别关押于四个楼中,这对我们的作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稍有闪失,多数人质将会被杀害。为了做到积极稳妥,我们弄清了人质的数量及构成。总部也多次尝试和恐怖分子谈判,但都被以子弹的方式给打了回来。

    恐怖分子的嚣张,让大家都感到无比的愤怒。但战争不是光有愤怒和报仇的激情就可以的,这是一个高度斗智斗勇的艺术。

    E组织的恐怖分子,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人质劫持犯,也不是穷凶极恶的越狱犯,他们是一个有着高度精神认同的,受过专业武装技能训练的恐怖组织,是一个装备精良的准军事组织。

    如何拿下他们,解救人质,指挥部里大家都愁眉不展,现在要紧的是如何进去的问题。院子里到处是爆炸装置,如果进去拆除这些炸弹,就会被恐怖分子的狙击手发现,继而引起战斗,他们会杀害人质,我们的拆弹人员也会面临生命危险。怎么办?每个人都在纠结。

    我提出用直升机绳降,直接到达楼顶,因为我们补充侦查时发现,恐怖分子在楼顶没有设置炸弹和控制点。但很多人指出,这么多人,要在最短五分钟内将上百名队员投放到四个楼顶上而不让恐怖分子察觉是不可能的。

    最后大家反复讨论,决定用大量烟雾弹,让恐怖分子看不到楼顶发生的状况。而地面则由工兵分队使用无后坐力炮轰击院内及围墙,同时引爆院内设置的炸弹。恐怖分子在遭到烟雾和炮击的状况下,势必会陷入短暂的混乱,不可能马上杀死所有人质。而就在这个时间段内,八架直升机分两班次将作战人员投放到屋顶,先期到达的部队则迅速通过直绳下滑、从楼顶入口等方式攻入各个预订攻击目标。

    考虑到协同和组织有序,我们在县城外的一个楼上进行了模拟演习,使作战人员能够充分熟悉每个程序。为了人质安全,我们重点强化了对进攻人质囚禁点的兵力及攻击程序。以确保人质不受任何生命威胁,总部司令员提出,即便是特警队员战死,也不能让人质死亡的作战要求,并特别指出不能手软,如果恐怖分子拒不投降,就要立即予以击毙。

    在下午三点左右,所有参战部队到达,总部首长,公安部领导等做了战前动员。所有参战官兵精神饱满,斗志昂扬。每个人都进入了亢奋状态,这对我们完成任务来说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

    为了防止有恐怖分子增援的可能性,先头部队在到达后就屏蔽了所有的通信讯号,总部还派遣了各机动部队前往各个进入该县的交通要道,设置第一道堵截关卡,尤其增派了边境巡逻人员,以加强对边境的控制。县城及所属各乡镇都派驻了部队,以免有增援。

    下午五点整,攻击命令下达。工兵及技术分队开始释放大剂量烟雾弹,霎时间,整个县城烟雾笼罩。根据事先发射到楼顶的光源引导,我们迅速绳降到了楼顶,并按照任务分工,在工兵炮轰围墙和大门的同时,我们对楼内各自目标发动了攻击,首要任务是解决人质关押的4个目标,保障人质生命安全是使命要求。

    我和黑虎突入的是三号攻击点,屋子里共三名恐怖分子,六名人质,我们同时垂直下滑到窗户上边观察时,正好赶上两名恐怖分子跑到窗口来看院子里突然发生的动静,我们不费吹灰之力,隔窗将他们爆头,并迅速破窗投入爆震弹,剩余的一名恐怖分子可能是想跑到窗口增援同伙,没曾想,爆震弹正好投入了他怀里,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将恐怖分子掀到了对面的墙上,而爆震弹的巨响则让他瞬间散失了任何人体功能。

    我们没有将其击毙,而是把他捆了起来。并迅速将人质安顿到墙角,显然人质受到爆震弹的闪光和巨响的影响,都迷迷糊糊的,没有反应,我们只好把他们拖拉放在一起。后续进来的队员则开始照顾人质和担负警戒。

    一时间,整个大院内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真的和电影里的战斗场景差不多。

    我们负责恐怖分子人数最多的3号楼,此楼共四层,恐怖分子主要集中在四楼和一楼,四楼除了三名看管人质外,还有四名在各自的房间,估计是承担狙击任务,由于之前我们有分组,有四个小组的特战队员攻击这四名歹徒,此刻都已经传来了已解决的报告。

    我和黑虎迅速冲到楼下,参与对一楼7名恐怖分子的清剿行动。

    冲到一楼时,从二楼破窗进入的战友已经与一楼的恐怖分子交火,恐怖分子将枪伸出门外,对外胡乱扫射,特警队员们也只能对着两个门找机会射击。但由于恐怖分子在南北两个屋内,一边一个,霎时间楼道里形成了一个火力交叉网,我们都被堵到了楼道入口处,只好暂时掩蔽与楼道两遍的墙角。恐怖分子打出的子弹,瞬间将两边的墙打成了马蜂窝。

    靠最里面的房间的恐怖分子在哇哇乱叫,估计是工兵分队炮击引爆了恐怖分子自己安装在窗口的炸弹,把自己炸伤了的原因。为了不误伤楼内的我们,我叫停了工兵的炮击,他们改为排雷弹引爆院内的爆炸物。

    由于无法突入楼道,我将受阻状况通报了总指,总指决定先将已营救出的人质通过楼顶用直升机救出,让我们做好警戒和保护工作。

    大队长带领的四楼攻击组已经顺利将四名恐怖分子击毙,不幸的是队员鲨鱼胳膊中弹,好在没有生命危险。我将楼下的攻击组重新编组,抽调十人参与运送人质。我和黑虎、鼹鼠分别带领三个组,控制楼道口,四号楼后门,四号楼前门。

    工兵分队的炮击已经停止,我们请求总指用防爆装甲车对一楼的恐怖分子实施炮击,为了便于战车进入,工兵分队已经通过爆破器材引爆后开辟了一条通道,但楼上的人质运送还在进行,为了照顾到人质运送的安全,总指决定在人质完全送出后再实施炮击,并命令我三个攻击组原地待命,封堵恐怖分子逃跑之路。

    为了围控一楼的恐怖分子,我命令各攻击手从楼前楼后的窗户向恐怖分子射击,并用发射器投入催泪弹,爆震弹。由于催泪弹的延时,有几个被恐怖分子扔了出来,但不影响我们的围堵任务。

    人质运送完成后,四台战车顺利进入大院,分别对楼内已经被定位的恐怖分子实施炮击。由于炮击的威力有可能破坏建筑物的结构,影响楼内我作战人员的安全,炮击开始前我们已经撤出楼外。第一轮炮击后,恐怖分子的枪声停止。为了肃清残余,我们进入楼内搜索恐怖分子残余。

    进入楼道后,我们交替掩护,查看恐怖分子的伤亡状况,其中四人已被炸死,有两名被因炮击而落下的水泥板压在了下面,还有一人被炮弹炸断了一支胳膊,投降了,基本上我们的作战单元内没有遇到抵抗,我命令攻击队员清理战场。

    但担负1号楼作战任务的某省特警队遇到了麻烦,他们在突入1号楼三楼楼梯时,触发了恐怖分子设置的炸弹,四名队员不同程度受伤,而恐怖分子则躲在了楼内一间办公室里,不断向楼下开枪和投掷炸弹。总指通过喊话劝其投降,但恐怖分子依然负隅顽抗。

    总指命令所有参战人员撤退,十分钟后对拒绝投降的三名恐怖分子实施集群炮击。我们迅速带上被俘人员,交替掩护向抵抗的恐怖分子射击,撤出了大院。十分钟后,六辆战车对1号楼三楼恐怖分子躲藏的房间实施了齐射,恐怖分子所在的房间被炸开了南北通透的一个大窟窿,没有任何生还可能。

    战斗结束后,工兵分队再次进入院内,对残留的爆炸物进行清除,外围警戒部队对楼内实施了彻底清查,未发现恐怖分子生还。

    夜里,总指召开了总结会,我方战斗人员受伤六人,恐怖分子除六名被俘外,其余人员被击毙。就我方参战人员受伤问题,各作战单位作了仔细总结,吸取经验教训,总体来说,这是一次成功的战斗,我们成功解救出了全部人质,人质无一人伤亡,有效对恐怖分子进行了打击,维护了边疆的和平与稳定。

    事后通过对被俘人员的审讯,得知A国Q组织一名分支骨干参与了此次恐怖活动,并在战斗中被击毙。

    次日,总指召开了关于全面清剿恐怖组织的作战动员,我们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防恐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