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约黄昏后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24本章字数:2627字

    师师自给赵佑羽回信之后,自己反倒坦然了。因自己毕竟非寻常人家姑娘,能觅得个好夫婿,平安喜乐地过完一生。虽李姥也是想叫师师做个寻常女孩,师师先时亦曾存着这样的念想。但随着年龄的增大,眼之所及,看来自己像是生活在一方小天地里,实则自己与这繁华都城瓜葛多着呢。因李姥身属教坊乐籍,自己又是李姥独自抚养长大,兼之自己身世又是不可说的。所以,只要官家一时起意,教坊司必定寻了来,自己也是无可奈何的。京华风云,自己多半是想躲也躲不开的。除非,自己早早地寻到户人家,嫁了出去,也就算是脱离了这一门。寻常人看来,自然是此法最为理想不过,但师师自幼遭遇大异于人。在她看来,教坊乐籍生活不见得差了,有时更胜于那寻常人无常的活法呢。

    师师想到这,心里略略轻松了一些。就想着宜雪的事情,若宜雪就这样嫁出去,怕是要少一个说话的伴儿呢。不由就想起两人小时候在一起学舞、学唱词的时候。刚开始因为宜雪要小一些,总是跳不好那一支‘寻梅’,常常受徐夫人呵斥,每次练完时候就拉着师师衣角哭,要几番劝解才得好。这一晃眼的功夫啊,不想昔日性格软弱的小丫头竟长成个敢爱敢恨的女子。自己虽说对于终生之托释然了一些,但这份心思正如缺月一般,虽愈见明朗,但自己总觉多有抱憾,真个是无计可消除了。

    又过了两日,师师在家闲坐无事,随便拣了书来读,往往也就再扔回去,有点坐立不安起来。小晴看得有趣,不禁低着声说:“师姊有心事了?”说罢笑吟地看着师师,像是早知道会这样。师师感觉像是被看破了心事,微露羞赧之色。因自己确实在想着赵佑羽这个人,想着他那懒散的笑容,有时在嘴角,有时也会挂在眉梢,就这么看着自己,仿佛下一刻就会说出话来。师师知道,眼下大考在即,全国各路云集而来的学子谁不想雁塔留名?所以自己才硬生生地推辞掉赵佑羽的邀请,也好留心温习功课,也算是尽自己的一份心了。但如此春光,杏花已大开的时节,竟只由得清风拂却美人面?师师猛然一惊,觉得自己多了些以前没有的东西,似是情思又不全然是,里面还夹杂着其他说不上来的东西,就那么掰碎了揉在心里,反而是愈发乱了。

    待晚饭后,师师看着月色刚好,伴着些许微风,就叫着小晴一起,去州桥夜市走走。小晴自拍着手答应,给李姥说时,李姥想了一下,也就应了,只说叫着宜雪一起,也好照应。待出了门,见小晴就朝宜雪住的那条街走过去,遂叫住了她,说道:“不要叫她了,就我们两个,转一转也就回来了。”停了一下,又笑着说道:“往日你不是老缠着我要逛一逛州桥?今日我们就去看看,还有你夸赞的梅花糕和甘草冰汤,让你饱饱口福。”小晴听了,只连连点头,又细细地跟师师说州桥夜市的旧事。哪里好玩,哪里景致好,哪里吃食最精等等。两个人一说一笑地走了有盏茶的时间,就到了州桥。路口处多是没有摊位的小贩,叫卖些小玩意和零食冷饮,见得人来,不只当街叫卖,有的走到行人面前兜售。师师一下子就放松下来,随便给小晴买了些零嘴,两人就信步往南走了过去。街两旁多是就地上铺布作摊,大多是小玩意并花瓶字画等物,也有些香料并绣线荷包摊子,小小的摊子上摆满了东西,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师师不像其他行人一样,大多忙着买些东西,不断地挑拣货物并还着价格,只拣了一幅没裱过的画买了下来,就带着小晴慢慢地在街上走着玩。又走了几步,就看到一座名为东华的酒楼,足有三层高,拱门飞檐,红柱琉璃瓦面,最妙的是每层檐角上都挂了灯笼,愈发光彩四溢。酒楼两旁皆有一座小亭,因临着河,故也挂了几盏灯笼,只不如东华楼上明亮罢了。小亭旁边靠着河岸,稀落着有几株杏树,在月色下,虽不像白天那样盛开,但月色溶溶,这杏花竟也有几分温柔姿态。师师心底不自禁地赞了一声,回头对小晴说道:“到小亭子里歇一歇罢。”

    两人拣了没人的地方坐下,小晴慌不迭地举过手上的梅花糕并枣儿给师师吃,师师拗不过小晴好意,拣了两个枣儿吃了。仍旧坐着,只转了身去看那河上的风景。只听得一声‘师师姑娘’,转过头来,就看到了赵佑羽,晦明不定的夜色下,眼睛里闪着光芒,嘴角上的笑意在脸上慢慢地蔓延开来。师师赶忙起身施礼,小晴也放下东西,施礼之后只冲着赵佑羽笑。只见赵佑羽也笑着冲小晴道:“小晴姑娘也来了。”小晴眼珠一转道:“恩,不过我又要走了。”说罢冲着师师扮了个鬼脸,举着一包枣儿,又挤到街上人群中去了。只剩师师并赵佑羽站在原地,做声不得。像是怕师师责问似的,赵佑羽赶忙又说:“闻得京师夜市不仅热闹非凡,兼且别有景致,今日来了,才知果然。月色杏花,微风临河,只此就不虚此行了。”师师心中不禁一动,其实自己也是觉得夜市此处最好,只不好直说。只浅浅一笑道:“赵公子好闲适,竟还知道这汴河八景。”赵佑羽如何听不出师师略带嘲讽的口气,那是有责怪自己春闱在即,却还有心思出来闲逛了。但是又不好分辨,只苦笑了一下作罢。师师见赵佑羽不语,自己不禁有些慌乱,话便脱口而出:“公子春闱大选只在眼前,还来此地闲逛。怕是忘了师师前几日的信中的嘱咐了。”话一说完,师师不禁满脸通红,那是自承心事了。赵佑羽听得师师语气,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一般。对着师师低声道:“大选之事,准备已差不多了。只因……心有所思,难以自遣,才来这里随便走走。”见师师只低着头,愈发红了脸,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便又说道:“师师,恩,姑娘,你呢?”说完直盯着师师,激动之中带着希冀的神色。师师此时哪还能直面赵佑羽,只得转过身去,扶着亭柱,看着旁边的杏花,待心情稍一平复,才说道:“我也是第一次来,只是带着小晴闲逛罢了。倒没有什么特别心意来看这里的景致。”赵佑羽沉默了好大一会子,才慢慢说道:“这……也是好的。这里的杏花确实很美的,但和我家乡的有些不一样。这里的杏花仿佛就是伴着月色和华灯的,有些温柔,又有些雍容,看见时就俗事顿消,什么也不想了的。家乡的杏花好像都和春雨在一起似的,会觉得清新,又有些伤感,一看到时好像什么事都从心里头走出来。真真是奇怪的。”师师听着赵佑羽似喃喃自语又似回忆般的叙说,不禁痴了。又细细咀嚼了一下其中的意味,才慢慢地转过身来,露出向往的神色来,只叹息般地说着:“那是什么样的景致啊,杏花烟雨江南,真想看一下。”赵佑羽听罢大喜,连忙说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师师听了,不禁噗嗤笑了起来,刚才的那点尴尬也就无影无踪了。恰在这时,小晴又走了回来,师师深吸了一口气,低低地对着赵佑羽说道:“恩,你以后唤我师师罢。”便拉着刚走过来的小晴匆匆告辞了,只留下狂喜的赵佑羽,呆呆地站在杏花树下,看着师师和小晴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