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桥别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24本章字数:2886字

    师师第二天一早起来,洗漱毕,只用了些粳米粥便急急地出了门,直往南门新桥处走去。在路上,师师心里想着昨天赵佑羽喝醉时的话,多半是想着昨日就算是道别了罢。今日过去,他肯定猜不到自己会来给他送行,想到赵佑羽看到自己时的表情,师师不觉笑了起来。因漆涛跟师师说在辰时,自己赶早起来,在路上走得急了些,额角都微微见汗了。

    到得新桥,除稀稀疏疏的几个行人进城贩卖新鲜蔬菜,整个南门新桥处倒显得清静。因时辰尚早,桥边的烟柳上面还沾着些露珠,旁边坡上的小草亦在早上显得翠绿可爱。虽已入夏,但在这样的早晨,看着如此的景色,师师倒觉得神清气爽。见赵佑羽还未到,师师就在柳树下拣了个安稳处坐了下来。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就听得有个声音,由远及近慢慢地传了过来:“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

    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须多。

    不见篱间雀。见鹞自投罗。

    罗家得雀喜。少年见雀悲。

    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

    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

    还未到近处时,师师就听出来是赵佑羽的声音。还是那么爽朗不羁,即使一个人的时候,也是且歌且行。听到他诵曹子建的诗,师师不由地想起第一次见他时候的情形。他可是一点没变,自己可变得多了。那么短的时间里,自己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像是长大了,又像是走进了一个全新的而且是只属于她自己的世界。自己在其中或喜或悲,都与其他人不相干的。

    师师正双手托着下巴,出神地想着自己的变化,忽然听到“啊”的一声,其中充满了十足的惊喜和意外之意。师师才慌乱地站起来,过来的时候该有马蹄声的啊?这人,竟然下马走着过来的!师师赶紧见了礼,就看见赵佑羽的眼睛更亮了,那是注入了幸福猝然降临的色彩。只见赵佑羽一手拉着缰绳,一手背负在身后,真个人像呆住了,只直直地看着师师。

    师师被赵佑羽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只轻轻地说:“三曹的诗多慷慨激昂,一派自然生机,大有古风。你……你读起来是相得益彰。”赵佑羽只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自从清明相识,到潘家园喝酒论诗,再到州桥夜色偶遇,一步步地走得越来越近,自己本来赴京是为了大选之年赶考来的,谁曾想到有这样的机缘?平素不语怪力乱神的赵佑羽,此时禁不住在心里祝颂遍了九天诸佛。

    见师师俏生生地站在那里,有些慌乱,当然更多地是欢喜的神色。赵佑羽不禁心里一热,道:“少安(漆涛的字)告诉你的吧。此举虽有些促狭,但也算解意。我原意是单身回去,免去这分别的场面,省得各自麻烦。但是你来,师师,我很高兴。”师师听得赵佑羽第一次叫她的名字,说不出地自然,心里也是坦然。只笑了笑,对赵佑羽说道:“此去江南,至少要三日路程,路上你要小心。”说完不禁有些羞赧,觉得像临行嘱咐亲人一般。赵佑羽不禁感动,对着师师缓缓地说道:“奎文阁里的小字帖,师师你可记得?”见师师点头,赵佑羽接着道:”我用了半天时间把所有的泥金纸都看过了。我最相得的一张是这样的‘缺月舒桐,高楼上,是我;看着你,提着百褶裙,走过灯火’。那天晚上在州桥,我就是这样的看着你在杏花天影下,你那时叫我叫你的名字。当时我便知道,原来邂逅是两心相交的时刻。师师你懂我说的吗?”说完之后,满脸希冀之色的看着师师。

    师师突然听到赵佑羽似自语又似倾诉的表白,心里顿时慌乱起来。谁真正面对过这样的情形呢,这该怎么回答他呢?

    见师师不答,赵佑羽不禁有些紧张,停了下来,松掉缰绳,任着马儿旁边吃草去。只得看着师师说道:“师师你是知道我的,我……我不是倚马斜桥的人物,也不会去笑傲风月场。我只是……只是……”看见赵佑羽急成这个样子,师师不由地噗嗤一笑,但心里确着实感动。两人不作声走了几步,就见师师停下来,直迎着赵佑羽的目光,缓缓地说道:“宜雪挂牌那天,只对我说‘像是个梦’。我倒不是怕你……逢场作戏,只怕你一去江南,从此我也像做梦般过活着。纵使如此,我也可以等,但就怕梦醒了,破碎了……”见师师表明心意,赵佑羽不禁狂喜。忙说:“决然不会师师,我一定不负你。今次原本不想走那么早,只是母亲近期染病在家,加上回去还要去蜀地兴义仓,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我还要去的。只是现在我……心有所寄,你放心,少则一月,最迟半年,我必禀明父母,来迎娶你……”

    师师听了,只觉惊喜交加,半晌说不出话来。只脉脉地看着赵佑羽,仿佛整个天地都旋转起来,风儿轻柔地吹过自己脸庞,将喜讯传给柳树,连地上的草儿也跟着点头祝贺,师师感觉要融化在这初夏早晨的光景里了。

    过了好大一会,师师才轻轻地说道:“我就每月给你做个香袋,等着你。”赵佑羽慎重地从怀中取出一柄折扇,打开来一看,凝霜纸的扇面,雪白的扇面上写着一首小楷《何当行》:同声自相应。同心自相知。外合不由中。虽固终必离。管鲍不世出。结交安可为。系着一个和田青的白玉坠儿,整体十分的素净雅致。赵佑羽把这个扇子交到师师手中,才说道:“这是我自己做的扇面,同心自相知,但愿你我也是如此。”师师接了过来,说道:“你有事情,我等着你。只是你从江南又去蜀地,那边事情很多么?”话中已有依恋的意味,赵佑羽一笑道:“往日只是借着我们流云阁的钱物去赈灾,自是月余就办完了的。只是今年还有一桩事,就是官家从各地要收集奇花异石,以充大内赏玩。这原是劳民伤财之举,这次我回去,第一件事便是禀明父亲不要掺杂其中,有过无功的事情。若没了此事,最多两个月我就可回来了。”说罢微笑着看师师。

    师师被看地有些羞怯,只说:“横竖我等着你,若我做了六只香袋你还未来。我便拿着这些香袋和这扇儿找你去。”话中充满了坚定的语气,赵佑羽听得感动,只轻轻地攥住师师的手。师师“啊”的一声,只觉得自己又走进了自己的那个世界,满是阳光、花香,赵佑羽的手像是施了魔法一般,将师师的这个世界变得更耀眼、也更迷离了。是啊,邂逅始于两心相知,这两只手握在一起,这两个人的心也便绑在一处了。从此,杏花烟雨江南,白马秋风塞上,便都可以一起去领略了。

    有过了一会,路上行人渐渐多了,师师有些不舍地挣出自己的手,轻轻说道:“你该走了。”赵佑羽刚才和师师并肩坐在坡上,携着手看行人往来,全然忘掉了时间。听师师说罢,赵佑羽惊觉道:“我是该走了。”接着转过身来,对着师师说道:“此次京华之行,实是上天厚待于我,教我遇见了你师师。今后,我来京华便不再是个过客,而是个归人。等着我,想着我们的事情师师。到哪里我都会给你信的。”师师点了点头,道:“你来,我便跟你走,哪里都去。”说着脸红了一下,只笑着说:“现在,我只愿你早些离去。”赵佑羽听出这句话的意思,那是“早去早归”的意思。不禁长笑着说道:“好。我们不要忸怩作态,我便去了师师。”说罢便拉过马来,跨了上去。师师也站了起来,赵佑羽又深深地看了师师一眼,一声清啸,便打马跑了出去。待师师回过神来,赵佑羽早去得远了,只隐隐地听见歌声从远处传来:游目四野外。逍遥独延伫。

    兰蕙缘情渠。繁华荫绿渚。

    佳人不在兹。取此欲谁与。

    巢居知风寒。穴处识阴雨。

    不曾远别离。安知慕俦侣。

    师师知道这是赵佑羽的声音,只站住了凝神听着,听到‘不曾远别离,安知慕俦侣’时,不禁笑了起来。是啊,他们的分别只是为了更好的相见,何愁之有呢,充其量不过有些羡慕其他在一起的情侣罢了。想到这里,师师不由地嘴角又扬了起来,迈着轻快的步子往回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