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遗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24本章字数:1722字

    过了一会,才见江公望从门外走进来,手里托着一个长方形浮雕紫檀木盒。面色凝重地对着师师说道:“这便是王兄交给我的,十数年了。”说着仿佛陷入了深深地回忆中去了,过了半晌,才听得江公望长叹一声道:“物是人非呵,不过得见故人之子,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师师你且看一下。”师师心中越显紧张,见江公望如此,她盈盈地站了起来,郑重地施礼后道:“江叔叔高义,师师必铭记在心。家父在天之灵看到如此,也必是欣慰的。”说罢再也禁不住,嘤嘤地哭出声来。

    江公望不由地轻拍师师的背道:“我总算不负所托,令尊遗物终究交付于你了,于王兄算是了了一番心愿了。”师师就这么苦了一会儿,才慢慢平静下来,说道:“江叔叔,师师想看一下先父遗物。万一有些东西与先父案情先关,或有转机也说不定。还请江叔叔帮师师参详一二。”江公望稍一点头,道:“这样也好。你就看一下罢。”说着将那木盒交到师师手上。

    师师捧着木盒,心里不禁心潮起伏,想着出生母亲去世,自己幼年之时父亲又离她而去,可算得是命运乖蹇了。总算李姥把自己当做女儿来养,自己方长大成人,可算得上是异缘了。这小小的一方木盒,于师师来说,实不异于自己过去生活的全部内容了。

    想罢师师慢慢地扭开木盒的消息儿,轻轻掀开木盒。首先是一块方形佩玉,这是师师识得的东西,李姥曾经跟师师分说过,说这块玉佩是师师父亲生前所用之物,据说是母亲送给父亲的。也许是放得久了,玉佩失去了原先的那种莹润亮泽的光彩,变得有些黯淡。师师拿起玉佩,触手生温,正面整齐地镌刻着一行小字:心间自在,莫问方圆。这也算是母亲对父亲的一番劝勉之情罢,师师想着。

    和佩玉放在一起的是一块不大起眼的鹅卵石,上尖下圆,大小正好可握在手心里,只见石头上有两条细细的血色的脉络,分别从石头的左右下方,延伸到石头顶端交合在一起,在交合的地方刻着小小的一个“谐”字。师师看着稀奇,但又半点摸不到头绪,因自己小时候从没见过这块石头。

    玉佩和那块石头下面,压着一本褪色的记事本子,深蓝色的封面,暗黄色的纸。也许是搁放的时间太久了,这本子的纸仿佛脆弱地不堪翻阅。师师小心地翻看记事本,就看到了父亲久违的笔迹。

    记事本上写的东西认真细致,有师师小时候的事儿,也有许多自己全然不记得或不知道的事情。翻了十来页,才看到自己小时候舍身宝光寺的事情。上面写着:得女失妻,忽喜又悲。然孩襁褓之中不啼,心内惴惴。东京旧俗,凡生男或女儿,父母怜爱,必舍身于佛寺之中,以求平安喜乐。故抱女子往宝光寺舍身求愿,在寺中,慧明上师轻摩其顶,女子忽啼。大奇之,岂此女子与佛有缘?吾妻生前虔诚礼佛,当日曾笑其痴。今日此来宝光寺,回想往事,不禁唏嘘,是为记。另:清渊师兄为此女子名为师师。

    师师看到这里,想到当时自己母亲去世未久,父亲又独立抚养自己,这事何等的孤独和难过。想罢不禁感激自己父亲,对父亲的事更加在意。

    师师又翻了几页,记事本上写的大多是自己父亲与别人诗词相和的趣事及其他。但没有任何与父亲案件相关的事情。师师不禁合上本子。静静地站了一会。转身对江公望施了一礼道:“江叔叔,今日师师实是高兴得紧。还要多谢江叔叔高义。”说罢郑重地拜了下去。江公望赶忙上前一步,躬身扶起师师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王兄有女如此,真不虚了。只是如今案子不明,致有余恨,想起来真是痛心。”说罢不禁满面萧索之色。

    师师听得,颜色也是一黯道:“先父既有女子在世,此事便由女子服其劳,定会让先父在天之灵瞑目。”说着有躬身一礼,对着江公望说道:“江叔叔,今日就告辞了。”江公望微一颔首,道:“我不留你了,有什么事一定跟江叔叔说。”师师应了,便带着小晴走了出去。

    到得路上,小晴才问师师道:“师姊,王伯的事是怎样?”师师自己也全没头绪,想着自己先回到家,好好地看了自己父亲的笔记,有没有和案件有关的事项。又或者是江公望探听到今次自己父亲不能翻案的消息,如此变会好做许多。这又如何给小晴分说,只答道:“此事很复杂,且理出头绪来。若是清白,自会昭雪,也没什么担心。”小晴听了,赶忙点头道:“这就是了。往日常听李姥说王伯是极好的一位先生,人好学问好,什么都好。肯定是清白无辜的,肯定会翻案的。”看着小晴认真的样儿,师师不禁心头一暖,也没多说什么,只微微一笑,就又往巷子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