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世态炎凉(4)卑躬屈膝求爷告奶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37本章字数:1191字

    那间破旧的平房紧靠在仓库门房的背阴面,里面阴暗潮湿,墙角和家具上结满了蜘蛛网。仓库工作人员很少,有事才有人来,没事时就剩下门房里一个看门的老头。关若云在库房里找到了自己家的家具,尽管少了许多,好在还有一张桌子一个板凳,一张床板。桌面油漆暴裂,木板也炸开了口子,但还都能凑合着用,比没有强。最让她欣慰的是她留下的几只装衣物的箱子还都在,这解了她的燃眉之急。她和儿子可以换下羌族衣服,回归本来面目了。

    最让她为难的是没有炉子没有锅碗瓢盆。买吧?没钱,不买吧?没有用的,连壶开水都烧不成。看门老头见关若云愁眉苦脸的样子,主动提了壶开水过来。

    取出担子上的茶缸喝了几口开水,精神稍微好了些,又开始饿得难受。从山里带出来的东西早就吃完,下火车到现在一口食没进,别说打扫卫生支家具铺床,连动一下都冒虚汗。万不得已,关若云让泉水把担子留在屋里,陪着她拖着疲惫不堪的双腿一瘸一拐地再次返回电管局向革委会那些人求助,要求先补发一部分工资救急。

    泉水不愿意进局办的门,他说他情愿站在门外等妈妈,他懒得看那些人的嘴脸。

    快到下班时间了,那些人的态度有些不耐烦,他们不耐烦的态度让关若云很内疚,但饥饿迫使她不得不厚着脸皮向他们说明自己目前实在是没有一分钱,从上午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一口东西呢。“麻烦你们了,麻烦你们了。”她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连她自己都听出来自己的口气跟要饭的叫花子差不多。

    一个关若云原先认识的人终于叹了口气,说:“补发工资不是那么简单的,是要层层批的,一两个月能批下来就不错了,拖个一年半载的也不是没有。唉,看你们娘儿俩可怜,也看在咱们老同事的份上,我个人先借给你五块钱买点东西吃吧,回头补发了工资记着还给我就行。我也不容易,一个月六十几块钱要养活六口人,一个人才平均十块钱多一点。”

    关若云的心上好像被狠狠地插了一刀,她觉得全身的血都涌到了脸上。她觉得自己不是像个乞讨的叫花子,简直就是个叫花子。她仅仅迟疑了一秒钟,还是伸出手去接过了那张五块纸币,嘴里连声说了两个谢谢。

    “好了好了,你先走吧,我们要下班锁门了。”旁边的人催促道。

    关若云刚走出去,就听见身后的门“啪”的一声带上了。

    “儿子,走,咱到饭馆买吃的去。”关若云笑着对坐在门口水泥花坛上两手蒙住头的泉水说。

    泉水抬起头望着妈妈不说话。

    “咋啦你?饿坏了吧。”关若云笑得很开心,低下头小声说,“里面有一个老同事,人挺好,主动借给我五块钱,我不要都不行,嘻嘻。”她说话的时候带着夸张的得意。

    “妈妈!我都听见了。”泉水叫了她一声。

    关若云看见儿子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那人说的没错,补发工资一两个月能批下来就不错了。关若云的补发工资拖了很长时间,关若云拿到补发工资的时候已经是春天了,而且只发半年的,其余的以后再发。跟补发工资表一块下来的是一张通知书,通知书上说,鉴于她目前的身体状况,她已经不适合做原来的工作,为了照顾她的身体,派她就地担任北门仓库门卫工作。